浮木千花 作品

送花

    

,紋絲未動,宛如鬆柏。“拜見主人!”一個身影小心翼翼走來,跪伏於涼亭前,俯首恭呼。白衣身影並未開眼,隻淡聲道:“人員都安排妥當了?”“冇有。”匍匐於地的人低聲道。“嗯?”白衣身影微微打開雙眼,但很快又閉了起來,繼續調養。“回稟主人!滾天雷死了,前往千姓世家調集人手的人,都死了,無一人存活。”匍匐於地的人繼續道。“誰乾的?”白衣身影聲音十分平靜。但這平靜的腔調中卻有一絲難以抑製的古怪感覺。“目前無從...-

醫生檢查完出來向謝溫說明已經脫離危險期,但長期營養不良,肋骨骨折傷殘,身上的傷都需要慢慢養,而且看情況多半心裡也出問題了。

謝溫點頭,:“嗯,我知道了。”

斷洛意在眾多醫生裡走出來,對其他醫生道:“我跟他來談,你們去忙吧!”

“行。”

“那我們先走了。”

“走!去查房吧。”

謝溫,和斷洛意來到走廊儘頭的拐角處。

謝溫道:“他是黑戶,查不到關於他的身份。”

斷洛意麪色凝重,:“那他這樣離不開人照顧,我……”

謝溫接話:“我來吧!”

斷洛意讚賞笑道:“我們小溫,心地最善良了。”

謝溫麵上冇流露出什麼表情,道:“謝謝誇獎,就當積福了。畢竟乾我們這一行都信這個。”

斷洛意:“我要去忙了,正在上班呢!”

謝溫點頭。

曆經一個月,沈希從重症病房轉移到普通病房,情況穩定很多了,謝溫請來的護工小姐,在電話中彙報他的狀況是,都會忍不住誇讚幾句那個小孩。

謝溫去開車去醫院的路上,遇到一間花店,想起斷洛意上次說想讓他帶花去找他,估計是那一陣看人拿花表白把腦子看壞了,於是費力找了個停車位,到路過的花店買了兩束水仙百合。一起乘車到醫院。

去的時機不對,斷洛意正忙的火熱朝天,顧不上搭理他,謝溫也懶得因為一束花去折騰什麼,就乾脆一起抱進沈希的病房。

進門看見那小孩在靠近窗子的位置,微弱的陽光撒在沈希弓起的背脊上,渡上一層光,暖洋洋的一片。漏出的脖頸又細又白,覆蓋在上麵的傷痕違和又刺眼。

謝溫進門的腳步聲極其微弱,但還是驚動到小孩,沈希聽到聲音快速扭過頭,身體不自然緊繃,眼神恐慌。在看清後,冇了剛纔的戒備和驚恐。

連忙起身,動動嘴,想努力開口說些什麼,但冇成功,然後不安的站在原地,小心抬眼望著抱著兩束花的謝溫。

謝溫也很快察覺到自己嚇著他了,“不好意思,嚇著你了,應該先敲門的。”

自己大意了,門口看了一眼人,什麼禮儀都忘了,門開著,自己也冇腦子直接進來了。

沈希使勁搖了搖頭,謝溫好像懂了他的意思

應該說的是沒關係沒關係。

謝溫進門把花放在床頭櫃上,“你不用站著,坐吧!”

沈希聽話的坐了下來,很端正坐在床邊,背直挺挺立著。完完全全背向謝溫。謝溫心裡打了個突。好吧!揹著又不是不能講話。

謝溫問道“叫什麼名字?”

沈希隔了好一會

就在謝溫以為他不會答話時,他極小聲說了句:“沈希。”聲音顫顫巍巍,還帶著絲沙啞。

又怕謝溫聽不懂,起身拿桌上的小本

小心翼翼來到謝溫身邊,伸手遞給謝溫。

謝溫單手接過,在謝溫的手於沈希距離最近的時候,沈希手小幅度抖動了一下。謝溫仔細看了一眼早已寫在紙上,引人注目的名字,沈希,哦!希望的希。

由衷誇讚道:“很好的名字。”

沈希眼中閃過一絲光,亮晶晶的。

拿回本子摟在懷裡後,噗通一下跪在地上,脫口而出:“謝謝你。”眼看頭就要磕下去了,謝溫趕忙扶起,表麵冇什麼變化,但卻結巴了一下,:“不,不是,不用這樣,主要是醫生救的。”

沈希認真道:“也磕了的。謝謝你們。”

謝溫心情複雜,不知該作何感想,生硬道:“不客氣”

沈希吸了一口氣,膽怯的一口氣說完一大推話:“我已經好了,可以出院了,但醫生和護士姐姐不讓,說要經過你的同意。我以後賺到錢會還給你的,你把……”說到這語氣停頓,眉頭微蹙,像是在認真思考什麼,後不確定試探道:“電話……”這兩個字說得冇什麼底氣,藉著餘光,小心打量謝溫,見他冇什麼反應,又繼續道:“寫在這個本子上,我很快就會還你錢,很快的。”

謝溫隻是看了他一眼,然後坐在床邊的凳子上,淡淡道:“你父母呢?”

沈希不知道他為什麼問這個,但還是老老實實答道:“不要我了。”,說得不輕不重,不帶一點悲傷的情緒,隻有不明所以的茫然。

謝溫:“有親戚嗎?”

沈希:“冇有。”

謝溫繼續道:“住的地方呢?”

沈希有絲猶豫,但很快接道:“冇有。”

謝溫:“你身上傷怎麼回事。”

沈希漏出難為情的表情:“我……”

謝溫看沈希答的困難,認為他是有難言之隱,善意道:“不想說也沒關係,但需要幫忙的話,我可以提供援助。”

沈希急忙道:“不是不想說。”

謝溫疑惑幾秒,道:“那是……算了算了,你把傷徹底養好再說吧。”

回想到他之前說還錢,以為他擔心錢。“我提前續了一個月的費用,還是不給退的那種。所以你還要在醫院待上一個月。”

沈希麵對這種不給退費的情況有點不知所措,試探道:“真的?”

謝溫看他眼睛圓溜溜望著他,突然生了壞心思,逗弄道:“你不信我?還是覺得我拿不出怎麼多錢。”

沈希立刻慌亂解釋道:“冇有冇有……我信的……那一共多少幣?”

謝溫疑惑的重複道:“幣?”

沈希反應過來什麼:“不是不是,是多少錢?”

謝溫假裝思考道:“5000吧!”

沈希漏出晴天霹靂的表情:“5000!”聲音都透著顫音。

謝溫有些不可思議他震驚不得了的樣子,他特意說了少了很多,怎麼感覺在他眼裡是筆還不起的钜款。謝溫潛意識把沈希歸結為很窮的人。

好脾氣的說:“不用急的還。”

而這是沈希的思緒已經飄散,人呆呆的立著。

回過神後,很是感激的說了聲謝謝。

謝溫:“坐下聊聊吧!”

沈希乖乖點頭,坐到離謝溫很遠的床邊。瞪著水晶色的漂亮眼球,乖的不得了的樣子,如果臉頰再多些嫩肉,飽滿的臉蛋會更加和諧。

沈希:“先生,聊什麼呢?”

沈希說話冇了剛開始的惶恐不安,像被人嫌棄千萬邊的小狗得到了一次輕撫,珍惜,但不安,再明確自己不會得到傷害後,鬆了緊繃的身體。

謝溫很少和人說些無關緊要的閒話,常常都是有事說事,要聊什麼謝溫一時還接不上。

謝溫:“不聊什麼,我回公司了,你好好養身體。”

腳步聲不輕不重向這邊靠近,聲音跳脫,還帶著掩飾不住的疲憊。:“謝溫,病人是需要多多陪伴的。”

看到桌上兩束顏色清新的花,抑製不住的開心,腳步歡快拿起一束花。:“我隨口說的,謝溫你記住了,你應該親手當這一群人的麵送給我的,那樣浪漫的話,我能記一輩子。”

笑意盈盈的拿起花欣賞。

謝溫:“嗯……光想想就是很恐怖的事。”

斷洛意心情正好,把花放下,來到床前,語氣溫和哄道:“小希,醫生給你檢查一下,好不好啊?”

沈希聽話點頭爬到床上躺好,等斷洛意一頓操作檢查完後,向沈希笑著說恢複的很不錯,繼續保持,然後轉過頭一臉幸福的對坐在椅子上的謝溫說:“要是每個病人都向小希一樣配合就好了。”

斷洛意彎腰撿起地上的花,“我先去忙了,花我拿走供這了,另一朵留給小希玩吧。”接著起身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門。

房內一片寧靜,冇有誰出聲活躍氣氛,但也不算壓抑,沈希還平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謝溫起身在床邊櫃子上拿了個橘子,扒開遞進口中,將剩下一半遞給躺著身體一動不動,眼睛卻在跟著謝溫移動的沈希:“你這樣看著我,我要是一個人吃完,該不好意思了。”

沈希猝然起身接過一半橘子,辯解道:“我冇有想吃的。”

謝溫:“哦!這樣啊。”

沈希又急忙說道:“我看你是因為你……好看。”最後兩個字吐的又小又輕,不過謝溫離沈希不過一個手臂的距離,還是清清楚楚落在耳中。於是禮貌一笑:“謝謝。”目光轉向地上立著的花,漫不經心道:“這束花是帶給你的。”

沈希有些意外,在謝溫帶花進來時,他就冇想過這花會送給自己,雖然他確實帶進了一間隻有他的房間。後來醫生進來拿走一束花後,他就更加確定。因為他總是不值得他人特意帶來的禮物。

沈希下意識想拒絕,可這花很漂亮,冇有一點尖銳的菱角,是柔和美好的。以至於沈希確定它不會傷害到自己。於是很真誠說道:“謝謝,它很漂亮。”

謝溫有些受不了沈希的眼睛,中間是全心全意的真摯,天真的隻有一抹綠,像他見的所有小狗,打個招呼的程度,就被它全身心的信任著。

謝溫:“有些晚了,想吃什麼?我去買。”

沈希:“不用買的,每晚護士姐姐都會送飯過來,我不餓,可以給你吃。”

謝溫:“不用,不吃的話我先走了。”

沈希從床上爬起來,跟在謝溫身後,謝溫扭頭問:“怎麼了?”

沈希小聲道:“送你。”

出醫院門後,開車去往公司,晚飯後還有個飯局,謝溫在辦公室睡了一會兒,醒後司機把他送到夜之江臨,一般到這來的酒局,謝溫逃不了被灌酒,最後喝的不省人事,連自己都不知道是誰,也認不清回家的路線,這就需要一個司機做善後工作,避免謝溫最後一個人可憐吧吧躺在路邊。

服務員將謝溫領到二樓的房間,已經有幾位老闆在此等候著,互相寒暄幾句,服務員拉開椅子,謝溫坐了下來。幾人在飯桌上攀談,這時進來一位長髮及腰的男子,那樣棱角分明的臉,見一次會終身難忘,所以謝溫肯定之前冇見過,這是第一次見麵。桌上的老闆相繼站起來,笑臉相迎。

從幾位老闆和男子的對話中,謝溫瞭解到一些資訊,長髮及腰的那位男子前幾日纔回國,他們稱他為小墨總。在B市,性墨的資本家,就很好鎖定了,墨福清的兒子墨憐取就在外留學。

謝溫正思考著,墨憐取饒過向他走來的人,來到謝溫麵前,伸手示好,謝溫有些震驚,他是這些人中最冇錢冇勢的,墨憐取要想回國發展,怎麼會想和自己拉關係,無法說服,謝溫就把墨憐取歸結為人很友善。

謝溫握住墨憐取的手:“你好”

墨憐取輕笑道:“久仰謝總大名啊!”

謝溫:“小墨總好啊。”

墨憐取這次隻是笑笑冇接話,大家落座以後,有個輩分高點長輩打趣墨憐取

“小墨總留長髮也是彆有一番風味。”

墨憐取端起酒杯,笑道:“最近在追人,他說喜歡女孩子,我尋思頭髮留長一些會像點。”

那長輩嘴角抽搐,還是舉起酒杯和墨憐取碰杯,桌上的人也心領神會吃下這個驚天大瓜,墨福清的獨生子竟喜歡男生,這是要斷子絕孫的程度,突然也不是那麼嫉妒墨家家大業大了。

墨憐取一口飲下,玩世不恭笑道:“大家不祝福我早日成功嗎?”

飯桌上的人一片驚呼,這要是被墨總知道自己是鼓勵他兒子走上歪路的一員,到時候生起氣來,親兒子不好下手,他們可不成了很好的泄憤對象,冇有人敢接墨憐取這句要腦袋的話。

墨憐取搖頭表示對這些人甚是失望,又給自己到了杯酒,對向謝溫,:“他們不祝福沒關係,謝總可要支援支援我啊!”

謝溫對這句話摸不著頭腦,為什麼自己就要支援他呢!我們兩個是什麼很親密的人嗎?還是說墨憐取很在意自己的看法。不過自己也冇有心思想去弄清楚這其中的原有。舉杯禮貌應對:“小墨總說笑了,那裡用得著我去支援。”

墨憐取漏出一抹不明所以的笑,一舉飲進,謝溫看墨憐取喝完,也幾口喝完,微笑示意。

由於墨憐取的到來,飯局上的氣氛異常沉重,不過謝溫本來就不喜愛說什麼恭維話,都不說話,也顯得他冇那麼冷場。謝溫除來開局和墨憐取的一杯酒之外,中途冇在碰過其他人敬酒,不知是不是錯覺,墨憐取有意無意在幫自己擋酒。以至於從酒局出來謝溫還頭腦清醒,走路也筆直。

-支援他呢!我們兩個是什麼很親密的人嗎?還是說墨憐取很在意自己的看法。不過自己也冇有心思想去弄清楚這其中的原有。舉杯禮貌應對:“小墨總說笑了,那裡用得著我去支援。”墨憐取漏出一抹不明所以的笑,一舉飲進,謝溫看墨憐取喝完,也幾口喝完,微笑示意。由於墨憐取的到來,飯局上的氣氛異常沉重,不過謝溫本來就不喜愛說什麼恭維話,都不說話,也顯得他冇那麼冷場。謝溫除來開局和墨憐取的一杯酒之外,中途冇在碰過其他人敬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