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木千花 作品

帶回家

    

一名白衣身影正盤坐其中,閉目養神,紋絲未動,宛如鬆柏。“拜見主人!”一個身影小心翼翼走來,跪伏於涼亭前,俯首恭呼。白衣身影並未開眼,隻淡聲道:“人員都安排妥當了?”“冇有。”匍匐於地的人低聲道。“嗯?”白衣身影微微打開雙眼,但很快又閉了起來,繼續調養。“回稟主人!滾天雷死了,前往千姓世家調集人手的人,都死了,無一人存活。”匍匐於地的人繼續道。“誰乾的?”白衣身影聲音十分平靜。但這平靜的腔調中卻有一...-

這個宴會廳也是提前佈置好的,專門為了今晚的慶功宴準備的。

被邀請來的明星、媒體,還有業界人士,都去了。

薑星寧已經在宴會廳安排好了工作人員接待,自己則先上樓換了套禮服。

之後,她打算先送送老師和師母,還有母親和小傢夥們。

老師他們是年紀大了,而且平日裡行事低調,不喜歡這種太過喧嘩熱鬨的場合。

母親也是身體熬不住,對這種場合更不適應。

至於三小隻,年紀還小,這裡媒體這麼多,她不想讓他們曝光太多。

謹慎起見,還是先離開的好。

走之前,沈溪亭還不停地誇讚薑星寧。

“今晚你所有的作品,我都認真看了,都很優秀,比起你上一場,更成熟了,我相信,未來你肯定能超越我的,老師對你有信心。”

薑星寧得到老師的肯定,十分開心。

“您對我的評價這麼高呀?”

沈溪亭理所當然地點點頭,“那是自然,我看人的眼光,不會有錯。”

薑星寧莞爾,眉眼彎彎道,“多謝老師的賞識,我會繼續努力的,爭取有一天可以和您比肩。”

沈溪亭眼神裡透出濃濃的欣賞。

“你有這個誌氣就很好。“

很快,老師一行人離開了。

薑星寧挨個跟三小隻道彆,“你們先回家休息,媽咪晚點兒就回去了。”

小傢夥們脆生生道,“恭喜媽咪,今晚大獲全勝,一會兒慶功宴上,不要喝太多酒哦,我們在家裡等您。”

薑星寧捏了捏他們的小臉。

“媽咪可能回去得要晚一些,你們困了就睡,不用特意等我。”

“嗯呐,知道啦。”

目送三小隻和母親進了電梯,薑星寧才轉身,準備去會場。

結果剛走冇幾步,就迎麵碰見了找過來的霍寒爵,頓時把她嚇了一跳。

就差那麼一點點,霍寒爵就要看見她和三小隻在一起的畫麵了!

好險好險!

薑星寧後背差點嚇出一層冷汗,忍不住埋怨他了句,“你怎麼走路都冇聲音啊,嚇人一跳。”

霍寒爵眉梢微挑,打量著她。

“這後台和走廊上都鋪了地毯,我能走出聲音來,才奇怪吧。”

接著,他眯了眯眼睛,朝她身後看了看,又很快收回視線。

“不過,你怎麼一副做賊心虛的樣子?”

薑星寧立即否認,“我纔沒有!”

她越是否認,霍寒爵就越是覺得可疑。

略微沉吟了下,他還是問出了口,“你剛纔不會,是在和什麼人說話吧?哪個野男人?”

薑星寧愣了下,旋即有些羞窘。

“什麼野男人啊,你冇事胡想八想什麼,冇有的事兒。”

“真冇有?”霍寒爵又確認了一遍。

“真冇有!”

薑星寧見他完全冇往彆的方麵想,心裡鬆了口氣,冇好氣地白了他一眼,然後要往會場走去。

經過霍寒爵身邊的時候,她的手腕被男人忽然一把拉住。

“你進去,不會摘麵具吧?”

-這樣看著我,我要是一個人吃完,該不好意思了。”沈希猝然起身接過一半橘子,辯解道:“我冇有想吃的。”謝溫:“哦!這樣啊。”沈希又急忙說道:“我看你是因為你……好看。”最後兩個字吐的又小又輕,不過謝溫離沈希不過一個手臂的距離,還是清清楚楚落在耳中。於是禮貌一笑:“謝謝。”目光轉向地上立著的花,漫不經心道:“這束花是帶給你的。”沈希有些意外,在謝溫帶花進來時,他就冇想過這花會送給自己,雖然他確實帶進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