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木千花 作品

相遇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們冇得選擇,隻能去選擇相信三寨。解決完千姓世家的事,林陽便帶著九寨人率先離開,返回江城。至於二寨主等人,則由他們自行收拾行囊,進行搬遷事宜。聖山。山頂的白玉天亭內。一名白衣身影正盤坐其中,閉目養神,紋絲未動,宛如鬆柏。“拜見主人!”一個身影小心翼翼走來,跪伏於涼亭前,俯首恭呼。白衣身影並未開眼,隻淡聲道:“人員都安排妥當了?”“冇有。”匍匐於地的人低聲道。“嗯?”白衣身影微...-

一切如林陽所設想的那般。

千姓世家決定前往江城,但祖墳與千姓世家的根基不能拋,商榷一番後,決定還是留下一個寨子的人來照看這裡,人數較少,若聖山尋來報仇,眾人也能及時逃離。

而這個留下來的寨子,則為三寨,原因無二,三寨還能照看藥園,為林陽及千姓世家的人提供足夠的藥材。

現如今與聖山撕破臉皮,千姓世家想要活命,就得增幅自己的實力,若是冇了藥園,千姓世家的戰力必然大打折扣。

因此藥園必須保住,且也隻有三寨能夠留下。

不過二寨主等人卻還是心存憂患,三寨之前就考慮投降,讓他們留下來看管千姓世家的基業,倘若三寨人又一度投降該如何是好?

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們冇得選擇,隻能去選擇相信三寨。

解決完千姓世家的事,林陽便帶著九寨人率先離開,返回江城。

至於二寨主等人,則由他們自行收拾行囊,進行搬遷事宜。

聖山。

山頂的白玉天亭內。

一名白衣身影正盤坐其中,閉目養神,紋絲未動,宛如鬆柏。

“拜見主人!”

一個身影小心翼翼走來,跪伏於涼亭前,俯首恭呼。

白衣身影並未開眼,隻淡聲道:“人員都安排妥當了?”

“冇有。”匍匐於地的人低聲道。

“嗯?”白衣身影微微打開雙眼,但很快又閉了起來,繼續調養。

“回稟主人!滾天雷死了,前往千姓世家調集人手的人,都死了,無一人存活。”匍匐於地的人繼續道。

“誰乾的?”白衣身影聲音十分平靜。

但這平靜的腔調中卻有一絲難以抑製的古怪感覺。

“目前無從知曉,對方做的很決絕,所有前往千姓世家的人皆是死無全屍,無法取證調查,對方實力定然十分恐怖。”

“是嗎?若是如此,我倒有些興趣!千姓世家的人呢?他們應該知道些東西,都抓來,好好問問就知道了。”

“是!不過主人,現如今出現問題的不隻是千姓世家,江城那邊,也出了岔子,我們的人前往江城後也在第一時間失去了聯絡,不知所蹤,恐怕....是遭了江城陽華人的毒手。”

“江城?那是什麼地方?”白衣身影似乎很少聽過,不由問道。

“江城便是林神醫的地盤。”

“那個近日來風頭正盛的人?”

“對,就是他!”

“那就下道命令,把他給我從江城召來,告訴他,他來了,有命活,若不來,一樣有命活,但一定是生不如死。”白衣身影淡道。

“遵命!”

匍匐的人抱拳,立刻磕頭,轉身離開。

很快,聖山強者趕到千姓世家,但三寨的人提前布好了眼線,率先藏匿於指定的地點,聖山人撲了個空,隻能將千姓世家的寨子倒毀一空,藥園也被糟蹋的一塌糊塗,方纔離去。

等發泄一通後,這些聖山強者直接調轉槍頭,直奔江城。

三寨人不多,能躲,但偌大的江城,可就躲不掉了。

-到二樓的房間,已經有幾位老闆在此等候著,互相寒暄幾句,服務員拉開椅子,謝溫坐了下來。幾人在飯桌上攀談,這時進來一位長髮及腰的男子,那樣棱角分明的臉,見一次會終身難忘,所以謝溫肯定之前冇見過,這是第一次見麵。桌上的老闆相繼站起來,笑臉相迎。從幾位老闆和男子的對話中,謝溫瞭解到一些資訊,長髮及腰的那位男子前幾日纔回國,他們稱他為小墨總。在B市,性墨的資本家,就很好鎖定了,墨福清的兒子墨憐取就在外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