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茶香 作品

第 3 章

    

起寶石,吹了吹塞入袖中。婚服緊束,她難以舒展身體,扭了扭腰肢,將婚服弄得稍鬆了些。她到現在都冇吃上一口飯,也不顧忌諱,隨手抓著棗子和花生就吃了起來。饑餓感漸漸消退,卻又覺口渴難耐,可屋內隻有酒冇有茶,她想了想自己一杯倒的光榮事蹟,隻能強忍口渴,在房內踱步消食。忽聞腳步聲響起,葉思文連忙坐回床上,以扇遮麵。林懷仁此時已回到洞房,身上帶著濃烈的酒氣,此場婚姻不是林懷仁所願,他瞥見葉詩文,不禁冷笑一聲:...-

林懷仁警惕道:“何人。”

王府深處,若非他親自邀請,無人敢擅闖。

葉思文清了清嗓子,自知冒昧,語氣柔和道:“是我,葉思文,葉大小姐。”

她未以王妃自居,深知這婚姻如鏡花水月,終難長久,故無需過分強調身份。

書房之內,空氣凝滯。盼春見狀,心生憂慮,輕聲勸道:“小姐,此處乃王爺書房,不宜久留,不如先回清苑吧。”

葉思文心知已被拒於門外,然她不願就此放棄,決心另尋他法展現才華。

正欲轉身離去,卻聞林懷仁低沉的嗓音,“進來。”

那兩字猶如重石,壓在葉思文心頭,她內心的平靜瞬間被打破,波瀾四起。

林懷仁補充繼續道:“隻需一人入內,丫鬟在外候著。”

盼春聞言焦急,緊蹙眉頭,雙眼滿是焦慮,輕聲道:“小姐,王爺不會是想欺負你吧?”

儘管之前的種種讓她認為這是一樁不錯的聯姻,但是王爺的前科還曆曆在目,不排除對方仍然有不喜小姐的想法。

葉思文輕笑一聲,以指輕戳盼春額間:“你這丫頭,如今我身為王妃,何須擔憂?你且回清苑,為我準備些點心,我稍後便歸。”

她心中暗喜,此等機會難得,若能藉此立功,再得聖上召見,自由之日便指日可待。想到此處,那絲緊張也隨風飄散。

葉思文推開書房之門,映入眼簾的並非尋常書卷,而是一幅沙盤。這沙盤,葉思文曾隨閨蜜玩耍,但皆是模擬基建,而眼前這沙盤,卻是實實在在的軍事地圖,棋子與陣法,皆與戰事息息相關。

她心中暗忖:朝廷將起戰事?還是林懷仁想要造反?

心裡想著俏皮話,葉思文不敢說出口,這種造謠的言語要是說出來怕不是要被治罪。

她抬首間,見林懷仁立於沙盤之旁,身姿挺拔,左手負後,右手持一稻草人,神態肅然。

“見過嫂嫂,嫂嫂日安。”

這時葉思文才發現蘇恒遠的存在,隻瞧上一眼便感覺自己被喊老了。

此人乃是少年將軍蘇恒遠。他膚色黝黑,笑容燦爛,露出潔白牙齒,眼中卻透露出剛毅之氣。雖為將軍,衣著卻簡樸,不似權貴之家的奢華。

偏生這位少年郎,鬍鬚未褪,令人難辨其真實年歲不過二八。

葉思文不識蘇恒遠,隻能含糊地打了個招呼,索幸蘇恒遠並不在意。

她目光轉向林懷仁,後者亦放下手中的稻草人,將手掌平攤到蘇恒遠身前介紹道:“此乃蘇大將軍,蘇恒遠。”

葉思文雖未曾謀麵,但對蘇恒遠的威名早有耳聞——常勝將軍,鐵麵無私,甚至說惡煞形容也不為過。

惡煞自然不是百姓所說,而是戰敗的敵人所認。

隻是瞧著,和傳聞不太一樣啊……

“見過蘇將軍。”葉思文微微施禮,舉止得體。

林懷仁不欲多言,直接問道:“你來此,所為何事?

葉思文走上前,觀察了沙盤的地形圖,他們所處區域為中原,地大物博,自然招得其他地方眼紅,眼下局勢看來,匈奴勢要南下,大戰不可避免。

葉思文挺直腰板,麵部冇有任何表情,隻是眼神閃著堅定的流光,“我願助王爺一臂之力,增強我軍戰力。”

林懷仁淡淡道:“行軍打仗,莫要胡鬨。”

葉思文聞言指著沙盤道:“我雖為女子,然亦讀過兵書,深知戰爭之道。有信心能為王爺出謀劃策。”

林懷仁還未做出反應,蘇恒遠聞言,不禁笑出聲來,但見葉思文態度堅決,便收斂了笑意。軍事力量的提升乃國之重事,誰能輕視?

可眼下葉思文隻是位深閨小姐,卻大言不慚說出此話。

“嫂嫂果真有膽識,然軍事之事非兒戲,嫂嫂還是回清苑品茶賞花為妙。”

葉思文冇有開玩笑,婦人又如何,女子不輸男子,她苦讀詩書多年自然不比男子差,“我所言非虛,願以兵法為證。”

林懷仁低聲斥責,“莫要胡鬨。”

葉思文硬著一口氣道:“王爺尚未問我為何如此說,也未問我是否有良策,怎可斷定我是胡鬨?”

她語氣堅定,毫無玩笑之意。蘇恒遠本想再言,卻被林懷仁製止。

林懷遠走到沙盤前,拿起幾個假人,隨手放入沙盤,眼神抬起,饒有興味地問道:“讀過《孫子兵法》嗎?”

葉思文點頭,“略懂一些。”

她冇有說謊,瞭解但不精,自然比不得他們常看的人。

“讀過?”

葉思文回憶了自己的教育生涯,努力想著,“自然。”

“摧其堅,奪其魁,有何見解?”

“士氣多與將領相關,將領強則士氣盛。若擒住敵軍主力,其士氣自然瓦解。”

剛剛說完,蘇恒遠聽後,不禁鼓掌稱讚,“嫂嫂好生厲害。”

葉思文尷尬的笑了笑,她隻記得這是學過的一篇文章,自己也隻不過會背下來罷了,真要說懂不懂,那自然是不懂的。

“多謝多謝。”

葉思文謙和一笑,心知高帽之下,往往暗藏險峻,遂告誡自己,不可因一時讚譽而忘乎所以。

林懷仁也很滿意這番回答,可是對於葉思文所說的仍然不相信,“久聞葉大小姐才情不彰,今日看來,似乎另有乾坤。”

蘇恒遠聞言,連忙插話,言語間帶著幾分詼諧:“王爺此言差矣,江湖傳言,豈可儘信?嫂嫂不過深藏不露罷了。”

武將的腦子不會去思考一介婦人為何會知曉孫子兵法的內容,甚至於有一些自己的理解。

葉思文心裡其實還在嘟囔,彆再考了再考可能真的說不出來了。

林懷仁緩緩走近,俯身審視葉思文,見她麵上毫無驚慌之色,與往昔見到自己便躲閃之態大相徑庭,心中不禁生疑:莫非她真的藏拙?

為了一探究竟,林懷仁突然出手,輕輕鉗住葉思文的手腕,試圖測試她的武功。然而,未等他感受到任何反抗之力,便聽見葉思文一聲慘叫。

葉思文心裡也屬實委屈,自己隻是回答了幾個問題,怎麼就捱上揍了,這婚,非離不可!

“你……你意欲何為!”到口的罵話嚥了下去,思量到對方的身份,葉思文隻能換了個說法。

林懷仁急忙放手,雖然用的勁不大,但疼痛多少是有的,驚訝道:“你竟不會武功?”

葉思文心中生疑,此問莫非是試探她是否私學武藝?她心生不悅,直言不諱:“我何曾透露過半分武藝之事?”

蘇恒遠見狀,忙打圓場:“嫂嫂莫急,王爺的力道並不足以造成重傷,休息兩日便好。”

他的語氣匆匆,生怕夫妻二人因為這個懷疑而生出嫌隙。

林懷仁自然不會一下子相信,他所獲得的訊息中可不包含葉思文會兵法一事,“既不會武功,又何以習得兵法?況且,你出身商賈之家,又是從何處學得兵法?”

被懷疑是正常的,但是這個試探的做法讓葉思文內心不斷怒罵,她冇好氣地回道:“兵法乃我自學而來,我爹並不知情。”

至於為何敢這麼說是因為她看了律例,妻有錯,夫同擔,林懷仁自不會因此揭發她。

林懷仁仍心存疑慮,卻也不得不暫時按下,“軍營之中,不乏熟讀兵法之人,你不必為此冒險。”

他想起葉思文之前提及的和離之事,難道這便是她的籌碼?

葉思文搖頭,她誌不在此,她欲以科技之力助國昌盛,最終求得聖眷,“我有他法,可助你們提升實力。”

若是剛纔,他們可能會不信,但是此刻,還是會思慮一下,“如何幫助?”

如今局勢險峻,若是真可以提高軍隊的力量,這可是及時雨。

“王爺,倘若我能如願以償,還望您能銘記昨夜之事。”旁邊還有人,葉思文自然不能傷了他的麵子,言下之意,他應該心知肚明瞭吧。

林懷仁的目光在葉思文身上徘徊,心中五味雜陳。昨夜之事,是指強迫聯姻的事嗎?明明是她主動求來的姻緣,卻大婚之日反悔,即使林懷仁不喜這位葉大小姐依然有種被打臉的感覺。

他盯著葉思文,麵色陰晴不定,終是點了點頭,道:“好。”

聽到這話,蘇恒遠自然迫切的想知道如何提升,虛心地低下了頭,請教道:“嫂嫂有何妙計?”

葉思文微微一笑,低聲吐出四個字:“科技強國。”

二人聞言,皆是一愣,不解其意。葉思文見狀,心中暗自得意,她深知自己的提議在這個時代是前所未有的。

她繼續道:“我自有辦法,能助你們提升武器之威,讓大梁軍隊所向披靡。”

林懷仁:“此言何解?具體如何施行?”

葉思文得意道:“憑我之智,你隻需拭目以待。”

她以為林懷仁已經默許,臉上露出欣喜之色,但是下一秒卻被嚴詞拒絕。

“這就不必了。”

“什麼?”葉思文驚了一下,趕忙追問,“你不是同意了嗎?”

“本王何時說過同意?”林懷仁揉了揉太陽穴,剛剛那番言論在他聽來不過是故弄玄虛的說辭,“你那些話,不過是空談,並無實際用處。”

蘇恒遠撓了撓頭,看著林懷仁不解道:“嫂嫂精通兵法,必有良策助我軍威。”

林懷仁擺擺手,示意對方不要再說下去,“讀過兵書之人,誰不知兵法?但紙上談兵,又有何用?更何況她出身商賈之家,又能有何高見?隻怕這不過是她為了和離而編造的藉口罷了。”

那些聽不懂的詞語,林懷仁認為不過是對方杜撰的,為了和離不擇手段。

“我大梁軍隊,豈能依賴一介女子來提升實力?”

這番說辭讓蘇恒遠高昂的心落了下來,細細思索也確實如此,僅僅憑幾句言論便將大事交給女子,即使是王妃也屬實草率。

自己還是過於急切了,蘇恒遠懊惱地皺了眉。

“你!我自然有我的方法。”葉思文不甘心一個到手的機會跑走。

“你!我自然有我的方法。”葉思文不甘心一個到手的機會跑走。

“你若真有方法,便寫出來呈上。空口無憑,本王不會輕信。”林懷仁不想聽這些冇用的狡辯。

“好!我定會給你一份滿意的文書。”

既然有了一條通路,葉思文也知自己不能再多言,看了林懷仁一眼,她便離開了書房。

等著吧!

葉思文憤憤地踏著步子回到自己的廂房,盼春麻利且小心地倒了一杯水,葉思文一口喝完。她一定會讓林懷仁刮目相看!

-。她精心翻閱,眾多典籍之中,諸多是她未曾見過的。忽然,角落裡一本落了灰的書本引起了她的注意,孤零零的,與周圍的書卷格格不入。葉思文心中生疑,走上前去將灰塵擦去。書頁之上並無署名,翻開之後,隻見一幅幅奇異的圖案映入眼簾,似是太極八卦,卻又與之大相徑庭。每一頁都是不同的圖案,卻未有隻字片語。她好生奇怪,皺緊眉頭,招呼來一旁安的盼春,問道:“你可識得這上麵所畫之物?”盼春茫然搖頭,不解地說:“小姐,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