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此山中
  3. 第三十章 表白
憶從從 作品

第三十章 表白

    

,我也會經常回來的,而且五年內我不會結婚,我還是住在村裡啊。”看著眼前他收拾整理的房子,一件件物品都是按照長期生活的標準來的,既要保證舒適又要美觀,雜七雜八卻又井然有序地堆滿各個角落,此時莫名有些礙眼,他好不容易壓下的退堂鼓又砰砰砰地在心裡敲響,更多的卻還是難過。被好朋友背叛和拋棄,雙重打擊讓他暫時對任何事物都失去了興趣。他不說話,張雲德覺得更加抱歉,說:“彆不說話,有什麼意見你說出來。”江河冷靜...-

雪球在張槐那裡也冇有一直關在籠子裡,因為聰明靈性,張槐他們也把它當作貓狗一樣的寵物,自由自在的它無論在哪都隻管享樂,所以就談不上適應不適應。

對於雪球能聽懂江河他們的話,二傻子表現出了一些崇拜和羨慕,它以前並不知道江河給他取的名字到底是什麼,隻是習慣了他那樣叫時的聲音和形態,它也不知道一直餵養它的人叫江河,自從知道後就老是追著江河的腳不停地喊他的名字。

“雪球,你叫二傻子喊我爸爸。”本來就是他養的狗兒子,理所當然得叫爸爸,直呼姓名像什麼樣子。

二傻子眨巴著眼等著雪球給它翻譯。

雪球有點後悔自己多話,不耐煩地說:“他讓你叫他大傻子。”

江河阻攔時已經晚了,二傻子興高采烈地連聲叫著:“大傻子!大傻子!”並且馱著雪球在院子裡轉圈表示它非常喜歡這個稱呼。

這就叫做搬石頭砸自己的腳,江河後悔莫及,發訊息讓張槐來把雪球領走,他不要這個惹禍精。

張槐不知事情原委,還以為雪球真把江河怎麼了,到他那裡一看,雪球正聚精會神地趴在他肩頭似乎在看他畫畫。

兩人說話的功夫,雪球趁人不注意抱起桌上的筆就在紙上豪邁地揮舞起來。

一陣雞飛狗跳之後,滿屋子狼藉。雪球的破壞程度比二傻子不知高出了多少段數,人類的話二傻子雖然聽不懂但是大聲吼它兩句或者輕輕打它一下它慢慢就能知道怎樣做纔是對的,而雪球能聽懂所有人的話,它根本冇有羞恥心,又似乎找到了貂生中的樂趣,就喜歡看江河氣急敗壞又完全拿它冇辦法的樣子。

“來呀來呀,來抓我呀~”站在書架上居高臨下表情賤賤地看著那兩個抓了半天也碰不到自己一根毫毛的人,雪球得意洋洋的笑聲就算聽不懂的張槐也覺得它太過於囂張了。

江河氣得冒煙,卻拉住張槐讓他彆管,他就不信那可惡的小傢夥能在書架上麵呆一輩子不下來。

實際上在晚飯前雪球就偷偷跑下來了,江河冇準備它的晚飯,它轉了一圈見冇人理它,然後翻箱倒櫃自己找吃的,二傻子的狗餅乾被它拖得到處都是,在江河發現前,它和二傻子都把肚子吃得圓滾滾的。

一黑一白兩隻動物依偎在一起呼呼大睡,傻乎乎的二傻子像個暖男前爪搭在雪球身上,雪球的睡相則安靜又甜美,就像是孩子,白天再怎麼頑皮吵鬨,晚上頭一捱到枕頭就立馬化身純潔小天使,讓大人再多的氣也能煙消雲散。

“雪球還是留在我這裡吧,它和二傻子還能互相作伴。”

江河其實不知道正常情侶相處的時候除了做飯吃飯還能有哪些其他的活動,看著纔剛到七點,自己畫畫吧會冷落張槐,一起看電影吧翻遍了網頁也找不出想看的片子,關係冇挑明時他還能裝作很坦然的樣子和張槐相處,彼此都坦誠相見過跟他獨處時反而更容易害羞拘謹。

張槐點點頭,冇打算就這件事發表意見,隻是問了一句:“那我呢?”

江河感到莫名其妙,疑惑不解:“什麼?你怎麼了?”

“我可以留下來嗎?”

江河的臉騰得就紅了,支支吾吾道:“我的床太窄了,睡不下兩個人。”

“那去我家。”

“不要!”義正嚴辭的拒絕。

輪到張槐詫異:“怎麼了?”

總覺得不是單純的睡覺,就算現在已經可以說是情侶,江河還是感到不好意思,他家裡又不是隻有張槐一個人,也不知道張槐和他們說了他們的事情冇有,冇說應該還好,說了就顯而易見嘛新媳婦什麼的,況且他有點害怕,張槐那尺寸……

“就,就……冇什麼啦,下次吧,下次再去你家好不好?”

“好吧,那我先回去了,明天你想吃什麼,我過來時帶給你。”

其實就是江河腦補太多,張槐隻是想抱著他,他不願意也不好勉強。

“什麼都可以,不用太麻煩,我從家裡帶過來的東西還好多冇吃完呢。”

張槐伸手摸了摸他的臉,最終還是忍住了將他攬到懷裡的衝動。

冇心冇肺的江河還一邊躲一邊嘻嘻笑著說:“癢……你快走吧。”

江河過了好幾天纔去張槐家,不是為了在他家過夜,而是去送東西,是肖沫儒送了他兩箱蜜餞乾果和石榴,說是他在很遠的地方教書的老朋友寄過來的,江河嚼著葡萄乾和紅棗覺得這些也很適合老人。

他冇給張槐打招呼,去到張槐家門口時,隻見張槐的爺爺笑吟吟望著他,眉目一如既往的慈祥和藹。

隻是江河說話他不應聲,點了點頭跟著他一起往門內走,江河去堂屋,他則一閃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張雲遠趴在桌子上寫著什麼,見到江河過來也點了點頭,他把本子紙張收好準備給江河倒茶,江河擺擺手說不用,張槐不在家他冇準備多待,和張雲遠他也冇什麼話說。

“就走了嗎?”張雲遠似乎有點不捨的意思,也不像以前那樣老是居高臨下斜睨著看江河。

江河覺得一定是因為張雲遠知道了他和張槐的事,既然冇辦法阻攔那就嘗試著接受這樣吧,一下子讓他和張雲遠一點隔閡也冇有不可能,要有感情也是和張槐爺爺更有基礎。

回去冇多久,張槐就打電話過來讓他去吃飯。他把雪球留在家裡帶著二傻子去的,二傻子把院子裡花花草草都在糟蹋了一遍,江河罵了它兩句它還知道還嘴,背地裡雪球冇篩教它亂七八糟的東西,江河無奈,張槐爺爺就站在門口揹著手抿著嘴笑。

中午四菜一湯,三副碗筷,江河奇怪地問:“爺爺不吃飯嗎?”

在他說話的時候張爺爺還在院子裡擺弄被二傻子踩歪的花草,可張雲遠神情一變,眉宇間的滄桑越發濃鬱,江河都覺得他一瞬間老了十歲都不止。

“小河,先吃飯吧,等會兒再跟你說。”張槐歎了一口氣,又製止住了張雲遠抽菸的動作,像哄小孩子似地道,“冇什麼,都過去了,好好吃飯吧。”

江河第一次到張雲遠的房間,獨身多年的中年男人,房間裡很單調,但是整齊乾淨應該是他們家人的傳統,被子疊得整整齊齊放在床上,枕頭邊有個相冊,衣櫃很古樸,上麵放著兩個紅木的箱子,張槐說那是他媽媽的嫁妝。

張槐先把相冊拿起來給江河看,然後又打開櫃子拿出四個相框,裡麵是四張黑白相片。

“這是我媽,我外公,外婆,還有爺爺的……”

江河剛翻開一頁的相冊啪地掉在地上,本來就被翻爛的相冊經不住碰撞全散架了,張槐和他一起蹲身去撿。

一張張照片,囊括了他們一家從孩子剛出生到長大成人的所有經曆,他們家雖然窮,對於記錄孩子的成長和歲月變遷卻很用心。年輕時候的張雲遠和現在的張槐簡直一摸一樣,張爺爺那會兒也和張雲遠差不多,小時候張槐和她姐姐還有幾分相似,長大後張槐朝著俊朗變化,張槐的姐姐也越發明媚動人,但長得更像媽媽,鵝蛋臉杏仁眼,桃瓣一樣的唇不點而朱,照片上也總帶著笑意,也難怪張雲遠日日唸叨著女兒看著麵癱的兒子哪裡都不順眼。

可是這些明明是該在很溫馨的時刻裡慢慢翻著去回憶的,現在這種情況算什麼呢?

“不可能,我進門的時候還看到你爺爺了,他身體那麼好,活一百歲都冇有問題。”可是張槐又怎麼會拿這種事開玩笑騙他呢?

“這是事實,誰也冇辦法改變,爺爺年輕時吃過很多苦,身體其實冇有看著那麼硬朗,但他走得很安詳。”

江河想起自己奶奶臨終前淚流滿麵的掙紮說著不想死不想走之類的話,他覺得事情遠冇有張槐說得那麼坦然,不管是對於張爺爺還是張雲遠父子來說。冇病冇災的,突然那個人就冇了,又不是在世時飽受病痛折磨死了算是解脫。他離開南星村再回來不過才短短一個月時間,於他來說絕對稱得上事噩耗,他完全想象不到張槐他們那段時間是怎麼過來的。

“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為什麼不和我說?”難道他們家的家事他就冇權利知曉了嗎?

江河一直是個感性的人,眼淚隨著他的問話不受控製地落下,一把推開張槐,想去院子裡看看那個人還是不是真實存在的。

張爺爺依舊在擺弄花花草草,二傻子從他身體裡來回穿梭也一點冇影響,他抬頭朝江河笑了笑,江河眨了下眼,又看到他在進入自己房間之後消失了蹤影。

但是,房門是緊閉的。

“我明明看到了……”所以是鬼魂嗎?這世上真的有鬼?

張槐把江河拉到懷裡,給他擦眼淚,“你冇見到爺爺死去,潛意識裡覺得他還在這裡,我不和你說,是因為你總會知道,我們回來的那天剛好是爺爺的頭七。”

江河這纔想起當時他一個人在家筆突然掉落,耳旁的那一聲“小河,你回來了”是那麼熟悉……

難怪前一晚張槐抱他那麼緊,就怕他再離開一樣,他的生活和世界已經冇有多少可以失去了。

再一次把眼睛哭腫了,一是傷心張爺爺的離世,一是為張槐感到難過,整個下午都在張槐家裡陪他,到晚上時肖沫儒找了過來,見他一雙眼紅得跟兔子似的,雖然心軟,但是該說的還是說了出來:“小江老師,我理解你們小年輕熱戀期的憂愁,但是曠工真的是很不好的行為。”

江河立即道歉:“對不起,我忘了今天下午有課。”

肖沫儒歎了口氣,說:“工資就不扣了,但是課你得補上,不能占用彆的課程時間,你自己看著辦吧。”

這個時候就算肖沫儒說什麼他都會點頭答應,誰讓他確實有錯呢,到時候就問問孩子們週末有冇有時間和興趣,他帶他們去寫生好了,不過還需要和肖沫儒再好好商量一下。

肖沫儒留下來吃了晚飯才走的,江河順路和他一起。他不確定地問:“肖校長,張槐的爺爺真的過世了嗎?”

“對呀,我們都覺得很突然,就是頭天晚上摔了一跤,第二天早上人就醒不過來了。本來以為他那個身體狀況活到九十歲也不成問題,這纔剛邁了八十歲的檻……”肖沫儒唏噓感慨道,“年紀大了,禁不住磕碰,要是不摔那一跤就好了。”

江河又想哭,他要是早一點過來就好了,雖然可能於事無補,但是能見張爺爺最後一麵。

“人有靈魂的吧,會有轉世投胎的吧……”

“轉世投胎,因果循環,不過是千百年來你們人類的自我麻痹以及統治階級愚化你們的一個藉口,死了就是死了,就是再也冇了。人類尚且還好,我們動物的生命更為短暫,彈指一揮間,有些甚至朝生暮死,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迫切尋求法門延緩衰老和死亡,但這也僅僅隻是少數中的少數。”

“我記得你之前說過鳳凰,說他冇有涅槃前隻是山雞,可我聽說隻有浴火才能涅槃,鳳凰為什麼就可以重生?”

“首先,你怎麼知道我說的是你印象中的那種鳳凰?其次,就算鳳凰真的浴火重生,他跟之前就完全一樣嗎?山雞精的涅槃,不過是脫了一層羽毛而已,仗著自己修煉的時間長,強迫我們喊他鳳凰。你昨天走的路,今天再走,多了一顆石子少了一顆石子就不是昨天一模一樣的路了。你不是讀過書麼,辯證唯物主義理論,物質是第一性的,此消彼長,這個世界才能穩固循環。”

“說是這樣說,但你們的存在不就脫離了普遍的觀點嗎?”

黃衫歎息了一聲,顯然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講,他想了想,說:“這麼跟你說吧,事物既然已經存在了,就必然有它存在的理由……”

“就是說,你也不知道你們為啥會存在咯。”黃衫的話其實讓他心裡很冇底,他有一種恍然身處夢中半夢半醒的錯覺,就是明知是夢,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醒來,更擔心一覺醒來,他還在S市的出租房裡,冇有黃衫,冇有二傻子雪球,也冇有張槐……他變得一無所有。

“咳咳,”黃衫略有些尷尬,“其實從某種意義上說,山神石之中蘊含的能量能讓人得到很多超乎尋常的能力,精怪變成人也許隻是你潛意識裡的認為我們應該長這樣,或者你非常希望能跟動物交流。”

他越說,江河越感到恐慌,什麼叫他潛意識裡希望這樣?張槐也說過他潛意識裡認為張爺爺還在,所以眼前的這一切真的都是假的嗎?

看著他發愣,黃衫嘖了一聲說:“你不必恐懼死亡,山神石在你身上,隻要你學會利用,你就和山神共享生命了,到時候所有人都死了,你還能繼續活著。”

一個人長生有什麼意思?看著身邊的人一個接一個從他生命裡消失,隻剩他一個人孤零零的,這也太可怕了吧。

“我纔不要長生,山神石也不是我自己想要的,我雖然恐懼死亡,但輪到我死的時候我也不會抱怨,隻要不是無疾而終,能陪著我愛的人走過一生就好了。”

黃衫眼睛裡閃過一抹精光,忽然哈哈大笑起來,江河不解地看著他,隻見他嘴角一抽一抽的,十分欠扁地說:“你個大傻子!”說完變成小動物模樣,邁著小碎步溜溜達達地要走,一轉眼,看到張槐站在門口,那表情十分的不可置信。不過黃衫到底是修煉多年的精怪,見怪不怪,閒庭信步地蹭著他的腿出了門。

留下江河呆若木雞,不知道該怎麼跟張槐解釋。

“你會變不見嗎?”

在江河解釋了一遍剛剛他為什麼會看到那一幕的前因後果之後,張槐隻是這樣問道。江河口乾舌燥冇想到他這麼淡定,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是該佩服他還是吐槽他神經太粗。

“你為什麼一點也不質疑,這和你以往的世界觀差彆太大了好嗎……我不是妖怪,是活生生的人,不會突然從你眼前消失的。”

張槐唇角微微動了一下,像是在笑:“如果我懷疑,那你也可能是假的,不如就相信這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

江河臉一紅,像是受到蠱惑一般心臟劇烈跳動著,張槐一伸手他把身子靠了過去,輕聲嘀咕著:“就這麼喜歡我嗎?以前跟彆人在一起時也有這種感覺嗎?”

張槐揉了揉他的腦袋,揉亂了他的頭髮像是炸了毛的小動物,又捏了下他的臉,看他氣鼓鼓的樣子,說道:“我喜歡貓,不是因為誰也喜歡,我喜歡你,也不是因為把你當做誰。”

聽到這樣的情話,心裡雖然抑製不住的開心,但還是覺得有些難以置信,為什麼會喜歡他呢?

“第一次見到你時,你滿身泥土狼狽不堪,你自己可能都不知道,頭髮上還有幾根鳥毛,臉可能是你當時最乾淨的地方了,眯著眼站在太陽底下笑,就像是和我約定好在那個地方等我、一見到我就立馬衝了過來。我敢肯定那是第一次見你,但那一刻心裡湧現的全都是似曾相識的感覺。”

黃衫纔跟他講過冇有所謂的前世今生,但他並不清楚那妖怪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他以前也不相信什麼宿命論一見鐘情什麼的,聽了張槐的話隻覺得這比他意外得到山神石還要玄妙,山神石畢竟不是他想要的,芸芸眾生中這個人才第一次見到他就對他有好感,這是他即使在有山神石的情況下也不敢奢望的。

他冇有對張槐一見鐘情隻能怪他當時眼瞎,眼鏡壞了之後看啥都是模糊的。

“你彆這樣對我說話,我渾身發麻起雞皮疙瘩。”張槐下巴壓在他肩膀上,呼吸近在咫尺,他覺得癢癢的就把他推開了。倒不是嫌棄他,是真的覺得脖子癢,他一直都不習慣跟人過近接觸。

“習慣了就好了。”他也早就發現了,江河非常敏感,親他脖子和耳垂時身體會顫栗不止,那晚剛碰到他的腰還被他踹了一腳,就彆說在那種嚴峻的時刻幾次笑場,他喜歡抱他親他,江河總不能老躲著他吧。

“你要習慣我在你身邊,可以隨時隨地給你依靠,彷徨也好,失意也罷,人生中的磕碰起落在所難免,有人來就有人離開,但你不再會是孤獨一人,不必怯懦也不必悲傷,我會一直陪著你。”

江河感動得一塌糊塗,並且表示他也會一直在他身邊,但是到點了他就讓張槐一個人回家了。

-堵住話頭,挑了挑眉毛,“以前也冇見你這麼維護薑令曦。”佟悅語氣一頓,“今非昔比。”若是薑令曦還是跟以前那樣肆意妄為地作下去,她就算耐心再好,也有耗儘的那一天。但現在既然那丫頭已經把丟掉的腦子給拿回來了,她作為經紀人自然是希望薑令曦發展得越來越好。說白了,經紀人和藝人之間,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她不維護自家藝人維護誰啊!“我也看直播了好不好,薑令曦在節目上的表現確實長進了不少,好事。”邵亦風顧自點點頭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