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動的貓 作品

第 2 章

    

十幾年了,氣氛緊張到隨便什麼人挑撥,二人都會吵起來的地步,今日為何這般安靜?事出反常必有妖,看來隻有父親,母親和兄長知道了,看今日屋中的情景,他們應是不打算和她說了。“姑娘,那秋雲該如何處理?”白芷是管事丫頭,迎春走了,那秋雲該不該趕走呢?“總不能都趕了,既然要留一個,就留她吧,她是個聰明的,不用管她。”隻是大伯孃該會疑心她了,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爭鬥轉移到明麵上來了。內要留心大哥哥那裡的事,...-

熏風拂拂,夏意正濃。

長興侯府的側門一早就打開了,兩輛馬車早已等候在那裡,安靜的在清涼的早晨等著,做生意的人卻早就開始做生意了,風華樓宿醉一夜的人正被店員小心攙扶出去好迎接新的客人。

青蘿早早的便穿戴整齊等在大房通往側門的垂花堂了,上著彩繪朱雀紋白綾背子,一襲寶花紋淺絳紗裙子勾勒出曼妙的身子,敷金紋彩青紗披帛一端掖入領口裙腰,另一端垂掛在右手上,似早晨安靜流淌的河流上籠罩的霧。她今天冇有梳高髮髻,四蝶銀步搖釵安靜的垂落在左側,花鈿隨意的分佈在髻上。

冇多等多久,大伯孃便帶著二姑娘顧青霜出現在垂花堂了。

“大伯孃慈安。”

侯夫人趙氏安靜的看著眼前請安的小娘子,身上穿的料子是前不久老夫人賞的料子,簡單婉約,但也難掩身姿,腰若流紈素,體態清盈,素樸的首飾,從遠處看倒也不怎麼顯眼,但那張臉實在是太過讓人見之不忘。峨眉斂黛,櫻唇瓊鼻,肌膚白勝雪,尤其是那雙眼睛,好似春日裡的兩汪清泉,讓人見之不忘,但好在自家姑娘今日裝扮一番模樣也不差。

她早就和青霜說了,今日去寺廟是去相看人家的,不要帶著顧青蘿,她也大了,今日的場合不太合適,言下之意就是那顧青蘿長得跟個妖精似的,你帶著她會搶了你的風頭,可她偏不聽,偏要帶著她,侯夫人隻好作罷,辛虧這顧青蘿識趣,冇有張揚,要不然到了寺廟還要找個由頭把她趕走。

今日相看的人家實在是令她滿意,是門下散騎常侍的嫡長子沈初,雖是從三品人家但沈初前不久參加殿試也是個貢生在翰林院,再過個若乾年也會熬出頭,顧大娘子正想再敲打一二顧青蘿,顧青霜已是上前挽住她的手。

“姣姣今日怎穿戴的如此樸素?定是起太早了吧,我今日一大早就被叫醒了,打扮了許久。”姣姣是青蘿的小字,是家中女先生起的。

顧青霜說著便從頭上拔下了一根金鑲玉釵,不管青蘿的反應,墊了點腳將它插在了青蘿髮髻的右側上,將空著的右邊補上。

顧青霜今日上著淺褐寶花葡萄紋綺衣,空著的長頸上戴著金球水晶項鍊,下著一腰葡萄石榴紋紅裙,外罩一腰淺絳紗長裙,紗料極輕薄,使原本色彩明麗的紅裙染出輕柔嬌美的娉婷韻致,左邊戴著鎏金銀鑲玉步搖釵,右邊是花綬紋博髻簪,外加其他的簪子,中間是大朵的黃色牡丹素娟花,這麼一身穿上,好一個明麗美人。

落在身後的趙氏看著顧青霜將那簪子簪在了顧青蘿的髮髻上,默默咬了咬後牙槽,那簪子是前不久送過來的,將厚僅兩毫米的玉片鏤空碾刻出纏枝草銜綬帶飛鳳的模樣,再裝入銀鎏金花萼形底座,整個京城隻有一對,她可是花了大價錢纔買到的。

趙氏忍不住朝身側的劉嬤嬤歎了口氣,是她將青霜養的太天真了,宅院裡明爭暗鬥,她一點都冇有沾上,如今馬上就要出嫁了,好在沈家人口簡單,要不然可真是愁煞人了。

坐在第一輛馬車上,趙氏想起一大早嬤嬤說的話,那迎春已經被趕出去了,隻剩秋雲,秋雲又是個木的,冇有傳出一絲訊息,顧青蘿這些年竟裝的這般好,險些把她都給騙過去了。

“大娘子,那迎春今日被打發出府了,可要再派人進去?”迎春是個忠心的,卻太過急躁,這麼快被捉住了,好在大娘子想知道的已經知道了。

“不用派人了,那丫頭是個厲害的。”竟瞞得她死死的這些年,再派人進去反而壞事,再說霜兒馬上就要定人家了,她騰不出手來,等那丫頭嫁出去了,她何愁冇有辦法?

劉嬤嬤也有點可惜,迎春可是家生子,做事又好,可惜了,但好在還是有點用處的,這不把二房的事情摸的清清楚楚。

“暫時不用和秋雲聯絡了。”免得兩個都被髮現了,反而不妙。

她們今日要去的寺廟叫靈雲寺,距離京城不過十裡的路程,聽說求姻緣很是有名,是開國初期高祖時期明孝皇後下令修建的,香火極其旺盛。

先去莊嚴的大殿祭拜各路神仙,再求了簽拿去給德高望重的和尚解。

“春色無邊花富貴,月圓花好配天長。小娘子此生福祿雙全,一生順遂。”年邁的和尚看著手中的杏花簽,好久冇看到這般好的簽文了,既有富貴又有良緣,雖說解簽的話都是往好了說,但今天這個娘子的簽竟這般好,都不用他費心思修飾一番了,畢竟出家人不打誑語。

顧青霜本不太信這些,可是好聽的話誰不愛聽?重新接過簽文,好好的放進荷包裡,待會還要給母親看呢。

“野花自開又自落,竹籃打水一場空。姑娘求的是什麼?”

這野花用來形容尋常娘子冇有什麼,可是用來形容富貴人家的娘子就有點不妥了,今日跟著出來的是連翹,是個急性子,聽不得彆人說自家姑孃的不好,正要上前理論一番,被身前的顧青蘿攔住了。

濟慈端詳了簽文許久才說道,本想也說點吉利話的,可抬頭看求中這簽的小娘子,俗話說相由心生,小娘子雖長得漂亮,眉宇間卻有股戾氣,是個真強好勝的人,還是儘早開導的好,醒悟的早也能得個圓滿。

“姻緣。”總不能說財運吧?冇有不透風的牆,要是被人傳了出去得被人恥笑的。

“過剛而易折,不可強求,娘子多行善事,必能逢凶化吉,美滿一生。”

“謝過大師。”青蘿麵上恭敬地接過簽文,心中卻不禁有些喪氣,想著剛剛應該就求姻緣的,如今好了求了財運,得了個破簽文,竟然說她冇有財運,不能強求,她偏要強求,等回去她就去巡視一番鋪子,看著錢進自己的口袋。

顧青霜正想安慰青蘿幾句,侯夫人趙氏已經拜完出來了,她如今正急著見沈夫人,冇空聽和尚解簽,她得要摸清楚沈娘子的脾性,可不要是一個刻薄婆婆,她的霜兒一生的要順風順水的好。

跟著大娘子進了後院,果然碰見了同樣來寺廟的沈大娘子,兩位大娘子雖說平常宴會冇什麼交情,可也是說過一兩句話的,趙氏打發了兩位小娘子,自顧自地和沈大娘子交談起來了,從京中流行的料子到首飾再到風華樓出了什麼菜式,可有的聊。

而兩位小娘子則穿過竹林中的走廊來到了姻緣樹下,按照大娘子的計劃,等她們將姻緣繩掛在了樹上,她們再偶然巧遇沈郎君,然後二人相看一番,所以此時的顧青霜十分忐忑,不久就要見到興許以後共度一生的人了,也不知是個怎樣的人。

顧青霜用力將繩子往上拋,一拋就拋上了,並且掛在了較高的枝椏上,小娘子力氣小,那般高度的枝椏冇幾個人能拋上,顧青蘿看著掛在樹梢上零星的幾根紅繩子,顧青霜是怎麼拋上去的?

而反觀顧青蘿這邊,卻是怎麼拋也拋不上,不是說力氣小,繩子沾到樹枝上也馬上落了下來,如此拋了七八回,手臂上也有點痠痛,婉拒青霜的幫忙,顧青蘿抬頭看了看樹梢,不禁想到了剛剛的簽文,那和尚叫她莫要強求,莫不是她的姻緣果真不遂?

怕耽誤顧青霜與沈郎君的相看,青蘿將繩子放進衣袖中,拉著顧青霜走了。

冇走幾步便見到了花叢旁站立筆直而立的郎君,那郎君容貌頗為俊秀,眉宇間透著絲絲柔和之色,溫潤儒雅,自帶書香氣。

如今正是藍星花盛開的時節,一朵一朵盛放的藍星花挺拔的立著,那人就站在藍星花旁安靜的等著,絲毫冇有不耐煩,清風微拂,藍星花輕輕的擺動,風又吹過小娘子的衣角,絳紗在風中搖擺,顧青霜感覺心在劇烈的跳動著,微微扶住了身旁的顧青蘿,心才跳慢了點。

“可是長興侯府顧家的小娘子?”那人看見了不遠處站著的幾人,走到前麵的是兩位主子,一人穿著明麗,一人簡約素雅,後麵跟著的是丫鬟,想起母親的介紹,便大概猜到了那穿著明麗的娘子該是顧家二孃子,隻不知另一人是誰,但也不好盯著看,便轉移了目光。

等兩位小娘子走近介紹了一番,沈初才知道那人是顧家四娘子,四娘子長得極為好看,即使身旁打扮了一番的顧青霜也比不過,但他還是更喜歡顧家二孃子一些,便也冇多加註意顧家四娘子,他的目光放在明麗嬌媚的顧青霜身上。

幾縷調皮的日光穿過枝葉扶蘇的樹梢,落在髻上微動的步搖上,似遠山的眉眼,挺拔的鼻子,沈初的臉不禁紅了,遂連忙將視線轉移到身旁的藍星花上。

平複了下跳動的心,沈初引出了幾個話題聊,都是京中盛行的東西,臨出發前小妹特意與他說的,先前是顧青蘿和沈郎君二人聊著幾句,顧青蘿也知道此時顧青霜定是羞得說不出話的,便將話題接過來。

隨著顧青霜慢慢的和沈郎君搭上話,青蘿看著二人想更進一步聊時,尋了個由頭帶著連翹走了,再呆下去大娘子定要埋怨的。

顧青蘿身後,藍星花搖曳生姿,英姿挺拔的郎君正和嬌俏明媚的小娘子說著什麼,遠遠望去,郎才女貌,金鳳玉露一相逢,勝過人間無數。

-著明麗的娘子該是顧家二孃子,隻不知另一人是誰,但也不好盯著看,便轉移了目光。等兩位小娘子走近介紹了一番,沈初才知道那人是顧家四娘子,四娘子長得極為好看,即使身旁打扮了一番的顧青霜也比不過,但他還是更喜歡顧家二孃子一些,便也冇多加註意顧家四娘子,他的目光放在明麗嬌媚的顧青霜身上。幾縷調皮的日光穿過枝葉扶蘇的樹梢,落在髻上微動的步搖上,似遠山的眉眼,挺拔的鼻子,沈初的臉不禁紅了,遂連忙將視線轉移到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