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橙甜酸蛋黃醬 作品

第 2 章

    

他們怎麼打起來了!!!虎杖悠姬“噌”的一下跳起來朝球場裡跑去。“不準欺負哥哥和回!!!你們這些壞蛋!!!”球場上剛被虎杖悠仁一腳踹翻才爬起來的小朋友又被趕來的虎杖悠姬一腳從背後踹飛了。到底是誰欺負誰啊!!!被踹飛的小朋友捂著鼻子一臉驚恐,明明是他們捱揍好嗎!那個虎杖悠仁打人超痛的!!!還有這個突然跳出來的女生,她力氣也超大啊!背後胸前都火辣辣的疼,被兩兄妹一人踹了一腳,超痛的!!!他想回家了,不想...-

【pk

延後。】

虎杖悠姬關掉遊戲,將蹲在窗沿上的人一把拉過來,發燙的軀體隨之覆蓋過來,她整個人被攏進懷裡。粉粉的腦袋被一隻河童頭壓著,這隻河童嘴裡還不停的唸叨“晚上一起睡覺吧悠姬。”

“拒絕。”

“哎,為什麼啊,為什麼要拒絕啊。”蜂樂回將她抱的更緊了些。

虎杖悠姬掰開圈在她腰間的手,然後利落的給了河童頭下巴輕輕一拳,“我們已經是16.7歲的高中生了,不是6.7歲”

“因為長大了所以不能一起睡覺了嗎?”蜂樂回被錘的倒退了幾步,眨了眨眼,看起來似乎是有點疑惑。

“那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你不要告訴我你冇有男女意識,我真的會揍你的。”虎杖悠姬覺得自己拳頭又硬了。

“我又不是什麼都不懂的笨蛋。”蜂樂回鼓起臉,摸樣看著頗為可愛,“但是悠姬和我的話,完全沒關係吧。”

她明白蜂樂回的意思,兩人是從穿開襠褲開始的友情,睡覺什麼的也就是單純的字麵睡覺,雖然好像上次大家一起睡覺還是幾年前來著了,畢竟大家都慢慢在長大,稍微還是應該注意一點的...吧。

外麵透進來的暖黃色燈光落在蜂樂回臉上,黑暗中,他的五官被模糊的很柔和。

虎杖悠姬上前一步捧住他的臉,蜂樂回垂在褲腿邊的手指下意識蜷縮了一下,兩人額頭相抵,兩雙相近的金色眸子相望,冇有眨一下眼。

“回,”悠姬開口,柔下來的嗓音在靜謐的房間裡盪開,"我長大了,再也不會害怕了,也不會寂寞。”

騙人。

蜂樂回冷靜的想著。

“可是,我一個人睡覺好寂寞,所以悠姬陪陪我吧。”他這樣說著,臉上適當的表現出落寞。

“區區河童頭就不要撒嬌了。”虎杖悠姬冷漠的將蜂樂回臉上的肉揪起,看著他齜牙咧嘴的樣子樂了,裝的還挺像,她壓根冇用力。

“在此之前,先去把你房間裡的燈給關了吧。”

聽到這話的蜂樂回眼睛亮晶晶的又從窗戶爬回去關燈了。

兩家人的屋子挨的極近,兩人的房間也是挨著,蜂樂回開窗就能直接爬到她房間,幸好房間都在一樓,從來冇出什麼事故。

...

重新爬回來的蜂樂回開心的在虎杖悠姬的床上翻滾。等到他終於冷靜下來後悠姬才上床躺下。

沉默幾秒後,虎杖悠姬開口,“話說回來,現在還早吧,為什麼我們現在就要睡覺?”

“呐,悠姬。”蜂樂回枕著雙手,黑暗中眼睛亮晶晶的,“我今天收到了一封信。”

“信?”

“嗯,是日本足協寄過來的,說是我被選為強化指定選手了。”

虎杖悠姬張了張口,想說些什麼,這是好事吧......隻是她忽然有種莫名的預感,繼哥哥之後,蜂樂回即將也要離她越來越遠了。

“我就知道...”有些壓抑的聲音從女生口中傳出,然而下一秒,聲音轉為輕快,“我就知道回是最棒的。”

這不是虎杖悠姬的所有真心話。

蜂樂回清楚的知道。

他側身抱過虎杖悠姬,像小時候那樣,“我明天就要過去了。”

被抱住的身子僵了一瞬,而後傳來輕輕的一聲“嗯”

“不知道會遇上什麼樣的高手呢?”

“不管遇上什麼高手回都不會輸的吧。”

“既然悠姬都這麼說了,那我肯定不會輸的。”

“很明顯是假話啊。”

“好過分。”

蜂樂回還在那興致高昂的說著,悠姬時不時迴應一下。

回他...很開心,是真的很開心,虎杖悠姬認真看向渾身散發著愉悅的蜂樂回,在那裡,回他會遇到真正和他一樣熱愛踢球的【同伴】。

這也是預感。

所以.…..對於回來說,是件很不錯的事,這樣就很好。

虎杖悠姬回抱住還在滔滔不絕說著話的蜂樂回。

...

第二天。

虎杖悠姬醒來時,蜂樂回已經走了。

她拿起手機想看看幾點了,發現有好幾條未讀訊息。劃開螢幕,印入眼簾的首先是虎杖悠仁的置頂訊息,看時間是她睡著之後發的了,她點進去。

【哥哥:啊抱歉抱歉,今天有點忙,所以到這個時間點纔看手機,我有好好的吃飯哦,悠姬呢?今天也有好好吃飯嗎,現在這個點應該睡覺了吧。】

【哥哥:圖片.jpg,圖片.jpg,圖片.jpg】

【哥哥:我今天發現一家超好吃的烤肉店,下次和悠姬一起來吧。】

她點開虎杖悠仁發來的圖片,是烤肉店裡的照片,看著確實很好吃的樣子,最後一張圖片是虎杖悠仁的自拍,照片上的他笑容燦爛,還比了個V。

很開心的樣子。

為什麼不回來看看我呢。

兩週了,總會抽出哪怕一點點的時間吧。哪怕隱約能猜出一點哥哥在做什麼的虎杖悠姬心裡仍不可避免生出一絲怨恨。

幾分鐘也好,回來看看我啊。

昨晚峰樂回枕過的枕頭被虎杖悠姬抱在懷裡,她麵無表情的回覆著訊息,【創死這個世界:我也有好好吃飯,按時睡覺。】

【創死這個世界:那就等哥哥回來一起去吧。】

未讀,應該還在睡覺。

她又點開另一條未讀訊息,是小剪,也是昨晚發的,在她下遊戲不久後。

【小剪:世界你心情不好嗎?】

和遊戲裡一模一樣的問題。

真稀奇,小剪居然會重複問她問題,雖然隻在網絡上相處過,不過在他們曾經的聊天中悠姬能感覺出來小剪不喜歡麻煩的事情,發訊息也是能簡略發就簡略發。

因為這麼感覺到的悠姬問過小剪為什麼和她組cp,每天做任務不麻煩嗎。【因為想要那個裝備,而且任務很簡單】他這麼回答。

【創死這個世界:是啊,心情超級不好,想要毀滅這個世界。】

訊息很快顯示已讀,大概是剛好在玩手機。

【小剪:那,能在我得到這個裝備之後,再毀滅世界嗎。】

“噗哈哈哈哈哈哈。”虎杖悠姬樂的在床上打滾,她繼續打字。

【創死這個世界:不要,小剪的裝備和這個世界一起毀滅吧。】

【小剪:哦。】

【小剪:如果這樣世界你能開心的話,那就毀滅吧。】

...

凪誠士郎坐在地上看著手機,周圍全是據台上那個眼睛仔所說由他選出來的18歲以下的前鋒,總共300人。

大家都怔楞的聽著台上名叫繪心甚八可以說是殘酷又熱血的發言。

【藍色監獄】計劃,打倒299人,最後活下來的那一個,就可以成為世界第一的前鋒。

多麼有誘惑力的話。

世界第一,誰不想當呢。

凪誠士郎對於這種想法是無所謂的,但他的好友禦影玲王看起來很是震撼,玲王是真心喜歡足球的。可是聽起來就好麻煩,而且很無聊。他環顧一圈後繼續低下頭看手機螢幕上的對話框,新的訊息他還冇回覆。

【創死這個世界:哇,小剪是在哄我嗎。】

哄她嗎?也不算吧,凪誠士郎想著,畢竟如果反駁的話,世界肯定會不高興的繼續發一堆訊息,然後出於禮貌他還要一一回覆,好麻煩,這麼一想的話,乾脆順著她好了,隻要她開心就行了,毀滅世界什麼的,反正也隻是說說而已。

【小剪:是吧。】

發完訊息的凪誠士郎抬頭,剛好與一個河童頭對視,對方愣了一下後朝他露出一個笑容。

凪誠士郎冇有迴應,對方也不在意。

...

另一邊,下午的東京街頭。

虎杖悠姬渾身僵直的看著前方因她抓小偷而被禍及到的男人,即使是被人撞翻倒地,他精緻的臉上依然無任何表情,看著精神狀態很穩定的樣子,如果是她被人撞翻的話,她絕對會衝上去狠狠地揍對方一拳。

男人翡翠綠的眸子直直望著她,擦了一下流下來的鼻血。

要道歉...

“你...”在她即將開口道歉之前,男人搶先開口了,嗓音和他這個人的氣質頗為符合,也冇有被撞倒的惱怒,“踢足球嗎?”

“哈???”

-些。蜂樂回頓了幾秒後一把抱住悠姬,“我也會保護悠姬的。”虎杖悠仁豆豆眼,“回你什麼突然抱上來了。”“給悠姬勇氣呦。”蜂樂回哈哈大笑。“喔,那我也要給悠姬勇氣。”三人抱成了一團,這之後更是成了密不可分的關係。蜂樂回喜歡踢足球,常常帶著虎杖悠仁和附近的小夥伴們一起踢球,悠姬對於這項運動冇什麼興趣,大部分時候都是坐在一旁看著他們踢。然而在其他小朋友看來,蜂樂回太奇怪了。總說些莫名其妙的話,與足球融為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