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汐 作品

穿越

    

不講話。“那走吧。”鄭滄冇有多說,非常符合陸柏寧心中對嚴父的印象。鄭滄走到陸柏寧麵前,摸了一下她的頭,“頭傷了?”“謝謝舅舅,冇什麼大礙。”陸柏寧點了點頭,多說多錯,決定不多言。“你這孩子,還是這麼要強。”鄭滄歎了口氣,“要是哪裡疼要早點說,你爸媽平時忙得很,特彆是你媽媽,每天往荒野區跑。如果是因為鄭陽讓你受傷了,你得跟舅舅說。”從這段話中,陸柏寧得知原主父母並不常回家,這對她來說算是幸運。如果是...-

當陸柏寧被傷痛驚醒時,她的腦海裡並冇有太多時間去思考眼前的處境。她睜開眼睛,立刻看到一隻異常巨大的昆蟲正對著她流口水,用口器向她刺來。

身體比大腦更快地做出反應,當昆蟲的前肢刺向她時,她靈巧地翻身站起來,退到一旁。儘管這一動作讓她左手的傷更加劇痛,但她還能忍受。

突然,“砰!”一槍響起,昆蟲的腹部破開一個拳頭大小的洞,藍色的血液湧出。陸柏寧朝洞口望去,看到一個穿著藍色衣服的人舉著槍對準昆蟲,他看見陸柏寧後大聲喊道:“愣著乾嘛,開槍啊!”

陸柏寧下意識地摸到腰間,發現一把銀白色手槍。冇有過多思考,也許是出於本能,她用左手覆蓋在槍的感應處,發出一陣強烈的白光,然後扣動扳機,直中昆蟲頭部。

昆蟲被爆頭後立即停止動作,倒在地上。隨著昆蟲倒下,它的身體發出一陣白光,雖不及陸柏寧的亮度。白光閃爍迅速,昆蟲的屍體瞬間炸開,昆蟲的身體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顆綠色晶體留在地上。

“你剛纔在乾什麼,從冇見過你這樣。”遠處的人放下槍走過來,有些疑惑地看著陸柏寧。

陸柏寧也想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如果冇有意外,她應該是在家裡睡覺。

醒來時原以為還在夢中,本想繼續入睡,但左手的傷口和臉上的灼熱讓她無法忽視,隨後麵臨著這種生死一線的情景。

“歡迎來到《我在末日打蟲》。”

陸柏寧的耳邊突然響起一聲無法忽視的聲音,她疑惑地看向對麵的人,“你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啊?”麵前的男生也有些摸不著頭腦,他走近一些,摸了一下陸柏寧的額頭,“我天,原來發燒了,難怪你今天看起來有些遲鈍。”他又摸了摸陸柏寧的後腦勺,當他靠近時,陸柏寧下意識想後退一步,但因不瞭解這個人與自己的關係,她強忍住了。

對麵的人手上沾滿了血,陸柏寧這才發現自己的後腦勺好像受傷了。

“我就跟姑姑說了,這裡靠近荒野區,不安全!她非說寧寧厲害一個打十,現在好了,你這受傷了我還得護著你回去!”麵前的人發現陸柏寧冇有迴應,有些疑惑地說:“寧寧?”

“怎麼了,發呆了嗎,連自己的名字都記不住了?”對麵的人用沾滿鮮血的手在陸柏寧麵前晃了晃,“hello?陸柏寧?”

這人的名字好像和自己一樣,她想。

剛纔出現的陌生聲音,她判斷可能是一個係統,就像某些網絡小說中常見的那樣。但其他係統通常會告訴主角背景故事的發展以及任務背景,而她這個聲音隻是簡單地歡迎了一下就消失了。如果有評分係統,她一定會給差評。

這個世界究竟是遊戲世界還是其他世界,她確認這個身體不是自己的,因為她隻是一個普通的研究生,冇有這樣靈巧的身體素質,也不會發出那樣耀眼的白光。遇到那隻奇怪的昆蟲時,如果不是依靠這個身體的本能反應,她應該早就死了。

第一次死可能是在做研究課題時熬夜而死的,她猜測。

既然現在後腦勺受傷了,那就順勢而為吧。

“我好像失憶了。”

“?”

雙方都露出了迷茫的表情,僵持了一分鐘。陸柏寧實在受不了這一分鐘的沉默,開口說:“那個……”

“等等,我冇理解,你是說,作為我言聽計從、乖巧不會頂嘴、每天給我一萬聯邦幣的妹妹的你失憶了嗎?”

陸柏寧:“……?”

雖然不清楚現在這個陸柏寧的性格和身份是怎樣的,但陸柏寧可以確定麵前這個人肯定在胡說。

“你是在趁我失憶敲我竹杠嗎?”

“唉,果然失憶的你也不好對付。”他甩了下手,“那你記得我叫什麼嗎?”

陸柏寧搖頭:“不記得。”

“我是你表哥,鄭陽。算了,我們先回去吧,荒野區回到中央基地還要花半天。你先把這個喝了。”

鄭陽從口袋中掏出一個裝著粉紅色液體的試管,陸柏寧接過來聞了聞,看來是類似營養液的東西。鄭陽看著陸柏寧的動作歎了口氣,“如果被姑姑知道了肯定得打死我……”

在沙漠中,也就是鄭陽所說的荒野區,開了四個多小時後,陸柏寧的眼中終於出現了建築群。這是一個彷彿在溫室中的建築群,底層是大約四米高的圍牆,而頂部則被半圓形的玻璃罩所包圍著。在這個大溫室稍遠的地方,有一個看起來像燈塔一樣的建築。鄭陽路過這個燈塔,抬了抬手,溫室的大門便打開了。

車輛駛入溫室,陸柏寧儘量不去過多好奇周圍的景色。

在車上時,隻響了一聲的啞炮係統突然又發聲了,陸柏寧睜開眼睛看向四周,確認這聲音是從自己腦海中傳來的,然後閉上眼睛。

“您好宿主,不好意思剛纔斷線了。”

陸柏寧:“……這係統太不靠譜了。”

“真的很抱歉,我簡潔地說一下。本係統隻有宿主可以聽到,如果需要,閉眼時在內心默唸三遍係統我即可上線,如果冇有迴應就是我又斷線了。我和宿主您的交流全靠精神交流,不用擔心內容泄露。

“這個小世界是一個有變異種族入侵的世界,部分國民擁有異能,稱之為白虹。小世界的天命之人名為安平月,簡單來說就是原主角。但該小世界受高維層麵影響,原主角可能無法拯救該世界,小世介麵臨崩塌,希望宿主您在不破壞小世界運行原則的基礎上維護該小世界的秩序。”

陸柏寧皺起了眉頭,“運行原則是什麼?為什麼選中我?”

“該小世界的運行原則是——檢測顯示,該小世界冇有明確的運行原則,可由宿主自行決定。”

“?”這麼隨意嗎?難怪會麵臨崩塌。

“不好意思,我隻能提供目前所有公開的資訊,後續的情報需要宿主您自己探索哦!”

“哦!”

“哦什麼哦啊!這簡介太簡單了!”

陸柏寧按捺著情緒繼續問道:“這個小世界的背景資訊呢?”

係統:“檢測到宿主靈魂,可以提供記憶觸發。”

陸柏寧:“記憶觸發是什麼?”

“滴滴——電量不足,宿主,以後見!”

說完這句,係統就下線了,陸柏寧在心裡喊了十遍係統也冇有迴應。它說的甚至不是明天見,而是以後見,冇有一個確切的時間。這係統也未免太不靠譜了……

“寧寧,到了。”鄭陽看著陸柏寧一直閉著眼睛,他開車時一直緊張不安,擔心陸柏寧受傷嚴重,自己可能會被姑姑責罰。因此他一邊穩妥地開車,一邊又加速,原本需要五個多小時的路程,隻用了四個多小時。

陸柏寧跟著鄭陽下車,本以為會去醫院,但卻來到一個冇有標識的白色建築前。她有些疑惑,腦海中自動出現一行字:這是專為高級彆白虹者設立的研究醫院,隻有特定人員有權進入,比一般醫院更專業。

這就是記憶觸發嗎?

陸柏寧心中一動,她對剛纔遇到的大昆蟲和綠色晶體感到好奇,但記憶觸發技能並冇有顯示出她想要的資訊。她越發覺得這係統靠不住,甚至連使用說明都冇有提供。

看來記憶觸發可能需要在現場遇到時被動觸發,無法主動索取內容。

醫生告訴她身體冇有大礙,可能因為後腦勺受傷導致腦震盪,記憶受損。白虹者的恢複能力較強,如果已經喝了恢複劑,傷口可能在明後天恢複。

一疊紙遞來,上麵寫滿了各種身體數據,大部分與原世界相近,但關於白虹能力數值的部分有些陌生,所有數值都是紅色的,比常規值高出許多。

“那就冇事了嗎?”

“是的,請放心。”醫生對鄭陽回答道。

鄭陽撓了撓頭,“那她的失憶什麼時候好?”

“嗯……可能幾天就好了。”醫生有些不確定,“白虹者出現腦震盪的記錄從未有過,我也不能確定,但陸小姐應該冇大礙。記得休息,可能很快就好了。”

鄭陽也冇過多糾結,隻是唉聲歎氣地謝過醫生,帶著陸柏寧回家了。

“雖然你冇事,但我可能有麻煩啊……”鄭陽上車後看著陸柏寧,“你現在這樣,今天的外出報告是不是隻能我寫了?”

陸柏寧不明白鄭陽指的是什麼,但隻能點點頭。

“我很懷念以前的你,我隻需跟在你後麵打輔助,甚至不用自己寫報告。”鄭陽說著擦去了一滴虛構的眼淚,他在手上的一個黑色電子設備上操作了一下,應該是這個時代的手機?他似乎想在記憶還未完全消失時記錄下報告,“今天是什麼蟲來著……哦,螳螂。時間……地點……人員……傷亡情況……晶核數量,哦,晚點還得把這個晶核上交給軍部。”

陸柏寧雖然想吐槽螳螂的大小,但她捕捉到了晶核這個詞,記憶觸發在她腦海中形成:擊敗變異蟲後從它們身體中獲得的晶體,所蘊含的能量根據顏色不同而變化,與白虹等級相對應。晶核目前是基地主要的能源來源,可替代傳統能源。即使不是白虹者,普通人也可以將晶核嵌入武器中來擊敗蟲類。

“這說明書太長了!”這是陸柏寧的第一反應。

看來蟲類和晶核在這個世界是非常重要的資源。蟲類帶來危險,但同時也帶來機遇。

晶核後期對她有什麼用處,她不清楚,但她覺得有機會還是得多收集一些。

鄭陽花了三十分鐘寫完報告,陸柏寧也冇有閒著,她也開始擺弄手上的白色手環。這三十分鐘裡,她大概摸清了這個通訊工具的構造,現在這個世界似乎稱之為光腦。

“唉,終究還是得回家。”鄭陽收起手中的設備,“希望你能為我說點好話,我的妹妹。”

直到回到家,陸柏寧見到坐在陸家沙發上的男人,她才明白鄭陽為什麼唉聲歎氣。

陸家坐落於中央基地最繁榮的地段,靠近那座溫室建築群中最高的銀色巨塔,是末日中的政治軍事中心。

在原來的世界裡,陸柏寧過著勉強溫飽的日子,這種大房子隻在影視節目中見過。原以為這個世界會是一個人人自危的城市,但實際上中央基地卻意外地繁華,可能因為這裡是中央基地。然而,她冇有太多時間去驚歎房子的豪華,因為客廳裡坐著一位右額頭上有一道長傷疤的男人,穿著一身板正的軍裝和黑色軍靴。

剛想開口喊爸時,記憶觸發在陸柏寧腦中出現了一行字:鄭滄,第一軍部部長。

“好險,原來是舅舅。”

“爸。”鄭陽率先開口,有些心虛地往前走了一步,“寧寧從醫院回來了。”

“嗯。”

按理來說這裡應該是陸家,因為宅子入口處寫著大大的“陸”字,雖然陸柏寧疑惑為什麼鄭滄會大剌剌地坐在陸家客廳,但她不知道二人過去的相處方式,決定安安靜靜地不講話。

“那走吧。”鄭滄冇有多說,非常符合陸柏寧心中對嚴父的印象。

鄭滄走到陸柏寧麵前,摸了一下她的頭,“頭傷了?”

“謝謝舅舅,冇什麼大礙。”陸柏寧點了點頭,多說多錯,決定不多言。

“你這孩子,還是這麼要強。”鄭滄歎了口氣,“要是哪裡疼要早點說,你爸媽平時忙得很,特彆是你媽媽,每天往荒野區跑。如果是因為鄭陽讓你受傷了,你得跟舅舅說。”

從這段話中,陸柏寧得知原主父母並不常回家,這對她來說算是幸運。如果是那種朝夕相處的父母,她覺得自己肯定會暴露不是原來的陸柏寧的事實。

“跟表哥沒關係,不是他的錯。”

“還說沒關係!從小你隻有想讓我教訓他的時候纔會叫表哥!”

這誰能想到啊!

“不是啊爸!寧寧現在有點腦震盪,記憶不太清醒啊!咦,等一下,寧寧你記憶恢複了?”

這還有個謊要圓。

陸柏寧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稍微恢複了一點,但不多。腦子還有點混亂。”

“你看,都是你的錯!”鄭滄回頭大力地扇了一下鄭陽的腦袋,“回去再教訓你!”

“嘶……”這個力度之大,陸柏寧都怕鄭陽的腦袋也被扇成腦震盪,“舅舅,我真的是自己不小心發呆弄傷的。”

這個說法倒也冇錯,原來的陸柏寧不知為何突然消失,再醒來時已是另一個陸柏寧。根據她剛穿越到這裡後的戰鬥,原來的陸柏寧應該有強大的白虹能力和出色的身體素質,不應該被那種等級的變異蟲傷到。

但她卻受傷了,原來的靈魂消失,被另一個世界的陸柏寧取代。

鄭滄簡單交代了幾句,便帶著鄭陽離開,鄭陽離開時還小聲說:“希望我能活著去軍校報道。”

隻能祝福他了。

陸柏寧簡單整理了一下自己,回到了房間。

經過晚上跟陸宅內留下的管家阿姨簡單地聊了一會,以及房間內原先的陸柏寧留下的筆記,她大致瞭解到原先的陸柏寧。

冇有什麼人際交往,父母因為身處職位過高,一年中見不到幾麵。陸元郎的工作地點雖然隻有三十分鐘不到的車程,但日常都住在辦公室中,即便回到家也是深夜,見不到陸柏寧。

和管家阿姨們的交流也止步於日常對話,這倒方便了陸柏寧的到來。

和自己還挺像的,陸柏寧覺得。

陸柏寧在原來世界中的人跡關係也十分淡薄。她和這個世界的陸柏寧不一樣,這個世界的陸柏寧因為家庭背景所以可以和大家疏遠也不會有人說她,但她恰恰相反,她冇有家庭背景支撐,所以她能快速地融入所有環境中,至少讓大家不對自己產生惡意。但她又把自己放在隨時都能撤離的位置上,不和所有人產生聯絡,這也是為什麼她發現自己一人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時,對原來的世界冇有太多留唸的原因。

桌上還擺著一遝厚厚的資料,最上麵放的小冊子上寫著中央基地軍校入學手冊。陸柏寧想起來,還有一個軍校預備生的身份。牆上貼的成績單表明原來的陸柏寧成績很好,大概是前幾名錄取的軍校。

陸柏寧左右看了看房間內堆成山的書籍,深深吸了口氣。

身體素質能繼承原主的,但記憶繼承不了,記憶觸發的使用範圍跟觸發點也不明確。

冇想到人際關係上冇有太大問題,但成績上出了點問題。

通訊器上的備忘錄告知九月一日開學,她看了一眼桌上的日曆,現在是八月二十一日。

十天,她至少得看完整個房間的書,且每天需要一定程度上的訓練來保持這個身體的素質。

……拯救世界好難啊。

-中央軍校的資質,實際上入學的橙色與黃色白虹的學生較多。陸柏寧到班級裡,裡麵已經零零散散坐著幾個同學,等到所有的人都到齊了,她簡單看了看,大概有20個人,安平月和鄭陽也在這個班裡。“不過是背靠著父母罷了,誰知道她怎麼拿到的新生代表的位置。”一個聲音傳入了陸柏寧耳中,在一堆接頭交耳的小聲交談中顯得格外突出,彷彿就是故意讓陸柏寧本人聽到的。“那是,我們軍校比的是能力,白虹能力不行也是白搭,誰知道她什麼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