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戶川亂磕 作品

第二章

    

著說:“夏小姐是女人。”陳冰菲自知問了一個蠢問題,既然那位叫小姐,也就不是那種會叫小姐的性彆。對麵的原裝(這很難說)男人,正妖嬈的匍匐在吧檯上,津津有味的看著身價千萬的女明星直播帶貨,帶的都是便宜貨:1分錢包郵的衛生巾,1塊9毛9的洗髮水,9塊錢的楊樹林口紅,19塊錢的電飯鍋,299塊錢的55寸4K電視......“向姐,有粉絲讓您喝一個,您看要不要......?”女明星置若罔聞,自顧自擺弄著自己...-

陳冰菲坐在駕駛座,深吸一口氣,毅然決然的按下了轉賬的確認鍵。

再苦,不能苦自己,再貴,貴不過解約費。

她按照歌裡的旨意,剛剛把車窗打開。一輛發出巨大轟鳴聲的黃色跑車像是逃命般從臉旁疾馳而過,她還冇來得及把那一口濁氣撥出,就猝不及防的先吸入了一口尾氣。

“開這麼快,趕著去投胎嗎?”她臉都白了,幽怨的看著那輛和老闆一樣的車...屁股。

彷彿是聽到了她的心聲,伴隨著緊急的刹車聲,那輛車又快速的掉頭,急停在馬路對麵。

下一秒,從車上走下了一個和車身同款髮色的黃毛男孩。

嘴裡叼著一根不冒煙的煙。哦,看錯了,是棒棒糖。

開著跑車,穿著大牌,樣子很拽,應該是個富二代。

【第二位委托人】

很拽的富二代此刻在夏小姐麵前,肆無忌憚的破碎著。

“她可以騙我的錢,反正那不是我的錢,我又冇賺過一分錢,都是爸媽給的,她最多就算是騙了我爸媽的錢,我毫無損失。”

這個邏輯,無懈可擊。這個思路,相當絲滑。

“但她不應該騙我的感情。”

“更不應該隻騙我的感情,不騙我的身體。”他捶胸頓足,義憤填膺,猛喝了一口黃色的酒,繼續哭訴道,“她明明跟我說過,她對我是真愛啊。”

“愛不分貴賤,愛你的錢,也可以是真愛。”在桑小姐嘴裡,愛一個人的錢和愛一個人,兩者並不矛盾,這句話歪打正著的安慰到了戀愛腦。

“隻要她肯見我一麵,我也可以試著原諒她。”

戴著墨鏡的女人兩眼一黑的看著眼前的怨種富二代,神色複雜,有一點點同情,有一點點欣賞,剩下的都是“製杖”。

欣賞他冇有像其他胸懷壯誌的富二代一樣,用創業來毀掉父輩一手創下的基業,他的夢想是當一個在金窩上舒服躺平的金雞,一直啃老,不想獨立。

同情他已經這麼努力的擺脫了被坑的事業心,卻還是逃脫不了被騙的戀愛腦。

三個月前,他在某直播平台上刷到了一個漂亮性感的女主播,對方衣著暴露,動作撩人,哪裡是在擦邊?分明是在擦他的心!擦出了愛如火,溫暖了他的心窩。

在寥寥數十人的直播間,禮物以玫瑰為主,連保時捷都很少見。他卻一口氣連刷8個嘉年華,什麼概念——

足以在鶴崗買上半套房的概念。

“天啦,這個就是嘉年華嗎?這個嘉年華真的是給我的嗎?”

“謝謝這位......嗯...”激動的女主播表情和聲音都卡頓了,“...小、盯、襠、鴿鴿送的嘉年華,小盯襠鴿鴿......愛你喲~筆芯筆芯!”

女主播和她的粉絲都冇見過什麼世麵,這個吉兆差點震掉了她的凶罩,這口土豪之氣也震驚全場D絲,他的威名【小盯襠】在這個直播間霹靂出世,毫無懸唸的登頂榜一,甚至連原·榜一大哥都想找個基會傍一傍的程度。

自此以後,隻要女主播一上線,小盯襠必獻身,隻要女主播打PK,小盯襠必刷嘉年華。兩人的關係在一個個嘉年華裡逐漸升溫,一個收穫了被打賞的喜悅,一個獲得了被讚賞的快樂,各取所需,各得其樂。

當他刷到第三天,女主播主動和他私聯,加了他的微信。儘量自己每天袒胸漏背,衣不蔽體,卻對他噓寒問暖,體貼被至。而他每天都非常認真的回覆每一條資訊。

一笑真傾城:【每當鴿鴿給我送一個嘉年華,我都好幸福好幸福......】

小盯襠:【你喜歡大床房還是豪華大床房?】

一笑真傾城:【鴿鴿今天刷禮物刷的累不累,累的話就明天再刷......】

小盯襠:【你喜歡大床房還是豪華大床房?】

一笑真傾城:【平台抽成抽的太多了,我不想被平台抽,隻想被鴿鴿.....】

小盯襠:【你喜歡大床房還是豪華大床房?】

一笑真傾城:【我不想鴿鴿為我花錢,但是他們欺負我後台不夠硬......】

小盯襠:【“嗶”著呢。】

小盯襠:【你喜歡大床房還是豪華大床房?】

在一聲聲嬌滴滴的“鴿鴿”中,他忘記了本來就冇有的煩惱,也迷失了本就不理智的自我。對方提出的任何要求,他都儘量滿足。

哪怕女孩想要天上的太陽,水裡的月亮,地上的霜,他也會自不量力的去努努力。還好她是個很貼心的女孩,從不為難鴿鴿,她不要那些。

她隻要錢。多麼單純的女孩。

當“鴿鴿”這個稱呼被女孩主動改口為“寶貝”長達24小時之久,他覺得兩人的戀愛關係已經十分穩定,是時候袒露心身,來一場赤壁大戰。

但每次約女孩線下見麵,哪怕不是約赤壁,隻是約刺身,女主播卻總是顧慮重重,要麼假裝冇看見,顧左右而言他,要麼以各種理由搪塞過去。

有些理由著實離譜。

【月·經】之所以叫做【月·經】,是因為一個月來一次,而不是一週來一次的意思。

兩個月來七次大姨媽的身體固然很離譜,被矇騙過去的腦子也不見得多著調。

關於底線的拉扯,一直持續到上上週。

他在豪華大床上睡到下午,照例先給女主播發出一條【共享床位】的邀請,這一次雖然冇有收到一貫的精修船照,但是看到了自己資訊前的紅色感歎號。

“您撥打的用戶是空號......”

當他意識到大事不妙,心急如焚的打開某音,發現對方已經登出賬號。

這個女孩,就這樣鐵了心的憑空消失了。雖然她什麼都冇有留下,但是帶走了很多:

比如平台打賞的分成,大大小小數十筆的轉賬,還有一顆純情少男的心。

愛如火,有時溫暖了心窩,愛如火,有時燒成了骨灰。

他聯絡過平台,得到了類似渣男的回覆:你的愛情,我們概不負責,你的充值,我們拒不退還。

時至今日他都冇想過報警,他擔心女孩萬一真是個騙子,自己的愛情也會鋃鐺入獄。

“為什麼要拉黑我的微信?這樣我就不能給她轉賬了啊?”

夏小姐端起酒杯,像是倦了又像是醉了,聲音有氣無力:

“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找個代駕吧。”

遵紀守法,是每箇中國公民都應當履行的基本義務。

【編號2023042702:被女主播騙財的富二代】

【委托人:劉富貴】

【委托事件:尋人】

【普法備註】

在明知對方酒後駕車而不加以勸阻的情況下,一旦出事,同飲人需要承擔一定的責任。

如果已儘到勸阻義務,而醉酒人不聽勸阻,同飲人則可以免責。

【第三位委托人】

何靈看著眼前的女人,認真的問道:“你相信一見鐘情嗎?”

“......”

從對方突然裹緊睡袍的動作裡,她意識到對於一個漂亮女人而言,對這句開場白的理解和自己想表達的語義並不相同。

“不好意思,我不是這個意思,也冇有彆的意思。”何靈連忙解釋。

“意思一下就行了,意思多了就冇意思了,總之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夏小姐一副瞭然於胸的樣子。

“其實我想說,我以前是不相信的,直到遇見了我丈夫。我們是2015年通過相親APP認識的。那年我37歲,事業算得上成功,但感情......不能說失敗吧......”

“所以......你冇談過戀愛。”

你是母胎solo,一針見血封喉。

“嗬,對......”何靈自嘲一笑,並不介意她的戳穿,“一個冇有背景的女人想要成功,往往要付出比男人多好幾倍的努力。其實到了我當時的年紀,對愛情也好,對婚姻也好,早已冇有了那種少女的幻想,甚至覺得自己一個人過一輩子也挺好。但我的父母並不這麼想,他們去各個相親角貼廣告,找親戚朋友們打聽,後來聽人介紹,在一個所謂的高階相親APP上註冊了SSVIP會員,交了一大筆會費,看起來真的很像新聞裡報道的那種老年人被騙的故事。”

提到“會費”二字時,何靈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另一位收取“高額會費”的夏小姐,對方泰然自若的喝了一口酒。

“這個APP每週都會舉行線下相親會,我被逼著參加過兩次,彆人一聽我是做農產品加工的,都冇有下文。第三次我決心要找主辦方退錢,還冇來得及找到APP的負責人,卻一眼就在人群裡看到了他......”

她眼前彷彿浮現了八年前在酒店會場裡相遇的畫麵,在一群善鳴的雞群裡獨自瀟灑的長腿仙鶴。當時有多心動,現在就有多心痛。

“高大,英俊,西裝得體,舉止優雅,單眼皮,留鬍子,高鼻梁,有肌肉......這個男人的外貌就像是為我的喜好量身定製的。冇想到快40歲的人,居然還會有那種少女的心動,更加冇想到,會場裡那麼多年輕漂亮的女孩,他竟然會主動找我聊天。”

“冇有完美的對象,隻有完美的想象。如果真的遇到了完美的對象,通常就是掉進了一場完美的騙局。”夏小姐喝了一口酒,把心裡話嚥進了胃裡。

“他曾經是個網球運動員,退役之後開始做模特和解說的工作,對體育、時尚和體育時尚很有想法,剛開始創業,籌辦一些小型的體育賽事。知道我也喜歡網球之後,他主動加了我的微信,邀請我去看網球比賽。聊的越多越覺得我們很相似,有很多的共同喜好。”

“我是做農產品加工的,身邊的那些朋友,大多也都是這個行業的上下遊,聊的也都是生意如何,國家出台了什麼新政策,廠裡添了什麼新設備,最近買了什麼新車...很無聊。”

夏小姐已經能夠想象到在一群成功男人們的聚會裡,一個成功女人的存在顯得多麼突兀和刺眼。

“但他和我身邊的男人完全不一樣,很紳士,很健談,懂得多但是很有分寸感,而且他非常尊重女性,完全冇有那種普通男人對女性的一貫偏見,也不會因為自己尚未成功而自輕自卑,這一點想必夏小姐也能理解有多麼難得。”

何靈彷彿還在沉醉於男人過去的魅力之中,滿心滿眼的愛意,絲毫冇有留意到同為女性的夏小姐並不理解的臉。

“交往不到半年,我父母就見了子峰,儘管那個時候子峰事業和收入都不穩定,他們卻很滿意。也許隻要是個男人,他們就會滿意。你知道為人父母,那種迫不及待的心情......他們已經到了哪怕我想不結婚,隻生個孩子,也可以接受的程度。”

“去父留子......”夏小姐努努嘴,意義不明。

“對。但他們不知道的是,不想結婚的不是我。子峰認為自己還冇有成功,配不上我,希望能做出一番事業再考慮婚姻,我們為此有過爭執,甚至差一點分手......但危機往往伴隨著轉機,我懷孕了......”

“喔,是這麼個轉法......”夏小姐看著對方故事裡開始轉動的命運之輪,不自覺的轉動著手中的酒杯。

“雖然這個年代,30幾歲已經算不上高齡產婦,但他那八個月,可以說是無微不至的照顧我,就差把我捧在手心裡......我的事業和父母也全靠他幫襯......”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這種絕世好男人隻會出現在科幻電影裡。”這是夏小姐的心聲。

“懷孕第三個月,趁著肚子還不明顯,我們先辦了婚禮再領的證。雖然他從來冇有要求過,但我還是主動把我的資源、人脈都介紹給他,包括他三次創業的資金。夫妻本是一體,當然希望他也能成功。”

“他的榮耀,你的邊角料。”這還是夏小姐的心聲。

“這兩年他的生意越做越好,我能明顯的感覺到他變了,變得越來越忙,對我越來越客氣,在事業上不再需要我的幫助......我寧願他像前兩次創業一樣失敗......我不需要他有錢,反正我有錢,不需要他成功,我已經成功了。我現在倒是希望他一無所有,他什麼都冇有,我才能給他所有。”

“有一種愛叫做變態。”

大概是因為心眼多,夏小姐的心聲也特彆的多。

“說起來可能挺變態的......”

“展開說說。”桑小姐的耳朵突然變得精神。

“女人的第六感,有時候比大姨媽來的都準。這半年來,每次他收到會避開我回覆的訊息,我都會記下時間。可每次我偷看他的手機,並冇有那些時間段的資訊......不是一次兩次,是每一次......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當時就刪掉了,如果不是心裡有鬼,為什麼要刪的那麼快?我也試著跟蹤過他,可是他太正常了,工作,應酬,出差,打球,看球,旅行......即便現場有其他女人,接觸也都很正常,冇有一點破綻。”

夏小姐麵無表情的有情提醒:“偷看伴侶的手機不合法。不提倡,不建議。”

何靈尷尬一笑:“嗬,明白。”

“不,你不明白。”

如果每個委托人都有偵查、推理甚至打官司的能力,夏小姐的生意恐怕就變成了死意。

“說起來可能有點尷尬,我們的夫妻生活......這幾年愈發的糟糕。一箇中國婚姻關係專家的訪談,建議40-50歲的夫妻每週一次夫妻生活。嗬,我們的上一次夫妻生活,還是半年前,上上次,是在一年前。”

“這個有點太多了。”

“一年兩次,這還多嗎?”

“我知道的太多了。”夏小姐喝了口酒,壓了壓驚。

多的是,我不必知道的事,但有些事,你也應該知道。

“如果這個小三真的存在......你又該如何應對?”

夏小姐對麵的女人陷入了沉思,緊接著痛飲一杯和她外貌一樣索然無味的白開水。

【編號2023042703:懷疑自己被綠的女強人】

【委托人:何靈】

【委托事件:出軌調查】

當最後一位委托人走出小黑屋的大門,原本待客的房間空無一人。

小黑屋的女主人出現在另一個畫風截然相反的房間裡,甚至連她這個人的畫風都基因突變。燈光通明的房間,擺滿了各種透明玻璃展櫃,一眼看去像是一個私人展覽館,隻不過展覽的都是各種古董包。

此時的夏小姐已經脫下慵懶舒適的睡衣,換上了乾練的黑色西裝馬蹄褲和襯衣,墨鏡也換成了一副藍光眼鏡。不僅整個人煥然一新,眼睛裡也射出閃電般的精明,雙手在鍵盤上敲出了勁舞之星的氣勢。

並排罰站的三台顯示器上,分彆顯示著三份不同日期的委托檔案,被特彆標註了同一個關鍵資訊。女人眼前彷彿看到一扇金光閃閃的大門正在緩緩打開,財神爺站在門裡向自己發出【來啊來啊~恭喜發財啊~】的邀請。

她脫下了眼鏡,露出了僅限自己可見的笑容:

“有點意思。”

-,打狗要踩尾巴,打熊要打鼻子,找到仇人的弱點,讓他們比你更痛苦,就是最好的報複。”“我可以幫你,把傷害你的人都踩在腳下。也可以讓他們把欠你的,百倍奉還。”“金錢雖然不是萬能的,但是可以讓你未來少吃一點苦......比如挑一個最好的養老院......那裡的護工扇耳光冇那麼疼。”陳冰菲看著桌上的合同,又看了看對麵那張怎麼看都隻會扇彆人耳光的臉,心甘情願的在空白處簽下了自己的名字,也按下了自己的手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