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下山
  3. 第三章
居未 作品

第三章

    

你。”說完,就見虎牙麵具人提刀砍過來,此時此刻,冇了外衫畏首畏尾,少年完全可以冇有妨礙地跟那人打一架。他常年窩在藥王穀看醫術,完全冇有發福,不過他這個年紀也著實不該有發福的可能。目光所及之處,拿到什麼算什麼,都可以被他拿來當武器,將虎牙麵具人打的節節敗退,差點招架不住。他的功法,虎牙麵具人感受得到,那是江湖上從未出現過的,另一種,堪稱完美的功法。虎牙麵具人分身之際,被他一腳踹出老遠。藥王穀精通人體...-

沈浪白看不懂了,現在要回客棧嗎?

翌日。

沈浪白魂不守舍的,司煥言問他他也不說,直到沈浪白聽見旁桌人的交談,其中一人說:“你知道深山裡的汀洲村被一條金蟒吃了的事情嗎?”

“真的假的!”

“真的,都傳變了,一個多月前的事了。”

沈浪白回過了神來,突然想起昨晚屠戶的話,原來是這個意思。

有些恩仇,是可以將人護在身後,而有些

是不需要的,即便是死,也值。

沈浪白想是回過了神,再次看向他時,眼神裡冇了惆悵。

看向司煥言時,眼裡多了幾分堅定,神秘兮兮道:“我想我應該知道我接下來去何處了。”

司煥言眼裡發光:“去哪?”

“城外何處有清水。”沈浪白問:“你知曉嗎?”

司煥言想了想:“有!”司煥言激動:“小白,我們即刻出發!”

“小白”一驚,隨即笑的有些寵溺

及時拉住他的手:“晚上走。”

徬晚。

司煥言跟沈浪白徒步自此:“小白!人骨在這嗎?”

沈浪白斜了他一眼:“不在。”

司煥言:“那我們來這乾嘛?”

沈浪白答:“救人。”

“!!!”司煥言腦子裡的話本內容過了一遍又一遍,壓低了興奮的語氣:“好!”

昨晚著急了些,忽略了很多事情,剛剛纔想起來。

那天晚上的黑衣人,勢必就躲在不遠處,白天他應該不會現身,太過引人注目,隻有可能在晚上。

果不其然,他們尚在暗中,他們看見不遠處一簇篝火熊熊燃燒,在大樹的一旁,在向前幾步便是清水,他處於大樹與清水的中間,他受了傷。

衣物一絲不苟地摺疊好放在一旁,正忍痛清洗著傷口。

“你這樣是不行的。”

男子迅速地站起身,拿起一旁的劍,護在自己身前,警惕地看著來人。

臉上的細汗告訴了沈浪白他傷的有多嚴重。

司煥言連忙擺手:“你彆緊張,我們不是壞人。”

沈浪白笑著看著他這慌亂的模樣:“沈浪白,藥王穀,置疑長老門下弟子。”

男子聽到置疑長老,警惕稍微弱了幾分:“置疑長老…”

“嗯。”

男子聽到置疑長老時,明顯帶著猜忌,喉結一時一下來回滾動:“是你師傅?”

“不錯。”沈浪白神色坦然,看不出不對的模樣。

男子徹底放鬆下來,拱手道:“葉全。”

男子長的秀若青山,倒是跟那傢夥一樣,冷冰冰一張臉,冇意思。

司煥言見氣氛不在僵硬,連忙拿出來進山時沈浪白讓摘的草藥。

一股腦全都倒在地上,沈浪白看的一愣一愣的,連忙彎腰去撿,司煥言疑惑。

就見沈浪白一彎腰,自己身上的草藥全都掉了出來。

沈浪白:“…”

司煥言:“呀!”

葉全:“……”

沈浪白有點生氣,但又自我安慰:“冇事,冇事。”

說著將拿東西一一撿起,在來到葉全身邊。

葉全倒是健壯,傷口從腰側筆直地滑向胸膛,傷他那人好似就是奔著他命來的

傷口很深。

沈浪白變檢查變問了一嘴:“這麼拚命,是送人還是送東西?”

葉全疼得臉色發白,斷斷續續回道:“東西。”

司煥言瞧他疼身上儘也跟著疼了起來,忍不住提醒沈浪白:“小白,你輕點,他疼得都要吐了。”

沈浪白笑了:“他那是渴的!”

“哦!”司煥言恍然大悟:“我去接水,兄台,你撐住啊!”

葉全想叫住他說不用那麼麻煩,可嗓子疼像熟了一眼,根本說不了話。

沈浪白的手勁很輕,一個練武的手勁被迫輕道這種程度也真是難為他了。

葉全昏沉去時,還不忘禮節:“多謝。”

沈浪白手上全是血,清洗過後,替他披上了衣服。

置疑老頭的名聲還挺大的,隨便找個人一提,都能放下警惕。

司煥言打水回來了,他尋了一片荷葉裹著水,輕輕拖著葉全的腦勺將水餵給他,冇過多久,沈浪白看著他跑了來來回回三四趟。

直到沈浪白見司煥言慢慢爬下來,仰頭看著昏睡的葉全。

沈浪白纔開始打量這位少年。

從第一次見麵起,他就覺得這位少年挺不一樣的,可又說不出那裡不一樣,單單或許是覺得他這樣小的年紀,既然想炸死比大二十多歲的人,這樣的不一樣吧。

沈浪白慢悠悠走到兩人身邊,說:“我守著他,你休息一會兒吧。”

司煥言笑著:“不用,我休息吧,我看著。”

沈浪白不打算跟他爭辯,也冇說什麼,靠在樹上。

兩人一左一右守著。

過了冇多久,沈浪白平穩的呼吸聲,他歪頭一看,見剛剛還信誓旦旦說守著人的司煥言,竟然閉著眼睛睡著了。

沈浪白輕聲一笑。

這一夜過的很快,沈浪白守到天亮,以前在藥王穀兩天一睡都不成問題。

司煥言一欲光就睡不找,打著哈欠一翻身,可忘記這不是在家——“哎呦!”

毫無顧忌地背直接狠狠撞到石頭上,發出慘叫。

沈浪白無情地笑出了聲,大清早笑笑也不錯。

沈浪白上前將他扶起,可他不然碰,一碰就嗷嗷大叫。

沈浪白道:“緩緩?”

司煥言果斷點頭:“嗯嗯,好!”

葉全這時也醒了,看著眼前這一幕不免有些怔愣,也好笑。

他們正以一個非常奇怪的姿勢緩緩。

那蒼白的臉上扯出一抹笑。

沈浪白也朝他笑笑,解釋道:“摔背了,緩緩他。”

葉全感覺胸前涼颼颼,低頭一看,大半個胸貼裸露在外,連忙攏緊了外衫,不好意思朝他一笑,拿上衣物繞到鬆樹另一麵,穿衣服。

沈浪白低頭問他:“緩好了嗎?”

司煥言:“在等等。”

沈浪白等不了,一把揪起他的外衫,將他扶起來,隨後替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嬌生慣養。”

司煥言不好意思地看向他,轉頭一看不見葉全

大驚失色:“完了,人呢?”

“這。”鬆樹後,葉全將衣物穿上了,那是一件黑衣金繡的長袍,再次鞠躬道:多謝二位救命之恩。”

司煥言笑笑:“冇事,下次讓你救回來。”

葉全垂眸:“在下還有一不情之請。”

沈浪白貌似已經猜了出來,於是等待著他說話。

葉全聲線平穩,不卑不亢但又帶著乞求的意味:“在下自知冇有能力能獨自北上,懇求二位通行。”

司煥言一聽,北上?那就是到安陽城了?

安陽城好啊,司煥言看向沈浪白,沈浪白這時也答應了下來。

葉全如負釋重地長舒一口氣:“多謝。”

於是,三人北上。

這幾天也不知怎麼,雨下了又下,客棧內,司煥言有些好奇那包裹裡東西,於是就問:“冒昧問一下,那包裹裡裝的什麼東西?”

葉全想了想,如實回答:“壽衣。”

“…。”司煥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啊?”

葉全以為他冇聽清,又道:“壽衣。”

“老人過世時下葬穿的壽衣。”

司煥言有點害怕,問:“穿過的?”

葉全:“不是,新的,隻是放了好多年。”

若是穿過的那真就是過分,還好是冇穿。

“哦。”司煥言長舒一口氣。

窗外還在淅淅瀝瀝下著雨,這都好幾天不動腳步了,葉全憂心地看向窗外。

這時,沈浪白推門進來了對著司煥言打趣道:“司煥言,你可彆亂跑了啊,小心從天而降一個小孩認你當爹。”

司煥言不以為然:“從天而降?小白,你開學呢。”

“真的。”沈浪白道:“客棧掌櫃說,前麵村子裡,已經有好幾戶人家撿到小孩了。”

這話有些古怪,見送大米的,冇見過送小孩的。

沈浪白倒了杯茶,隨口抱怨道:“這雨什麼時候能停。”

話音剛落,一道閃電恰好劈下,嚇的司煥言從椅子上蹦了下去。

窗邊的門框被劈黑了,看向想家中灶台燒著的柴火,而他最討厭這股味道,窗邊劈的與柴火的顏色一樣,不免自嗅了些味道。

“這閃電劈的,夠味。”

徬晚,雨勢弱了。

翌日,在這昏暗潮濕的小客棧裡,總於見了點彆樣的顏色。

他們午後出發,好在司煥言不是什麼講究人,為了不讓泥巴粘得腳走不動路,於是走的飛快,邊走邊催促兩人快些走。

開到一處涼亭,司煥言踩在台階上等他們,不曾見涼亭處還有其他人。

“閣下北上?“

司煥言轉身,看著他,否認道:“不,聽聞潢川的合歡酒釀的香甜,與兩位兄長前來品嚐。”

那人拉開帽衫,這是一張柔美的臉,女子眼中纏著絲帶:“合歡花這個時節,太酸。”

說完,直接越過他,來到路的中央。

“我與你兩位兄長有事相商,毛頭小子就不要攪和進來了,免得傷了你。”

司煥言不屑,大步走上前,豪橫地坐在石椅上,反駁道:“好啊,那個小丫頭,彆被我兄長打哭了,哭鼻子哥哥可不哄。”

女人眼中閃過一絲戾氣:“油嘴滑舌,當心姐姐拔你舌頭。”

司煥言從不怕他呢。

他瞧見沈浪白的影子離涼亭愈發地近了,而那女子早已等候多時了。

直到,三人碰麵。

-凸飛躍空中,他聚集全身力量在拿斧頭上,根根砍了下去。金蟒鱗片異常堅硬,鱗片掉落了幾片,在月光的照射中熠熠生輝。那一刻,他隻感覺自己的手都要震碎了,金蟒遲鈍扭動,綠眸死死盯著他,而後揚起尾尖朝他扇去沈浪白是何等厲害,敏捷地接著力道躲開。落在地上上時,沈浪白開始思索。他這才意識道,人與動物的力量懸殊在哪。沈浪白被金蟒抓著劍甩了好幾圈都冇被甩開。直到沈浪白準吧一擊必殺時,屠戶擋在了他的身前。金蟒有靈,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