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心似鐵 作品

第三章

    

恚不甘爆破在心裡。似乎有機械聲在宋皎皎耳邊響起:“...宋皎皎看了一眼賀辰星,她想,人生最後一麵,也應當是轟轟烈烈的告彆。”女人極快地衝到這伴山彆墅的路邊,往下望去,樹木蒼翠成蔭,懸崖無邊無際。“賀辰星,這就是你和葉夕晴的家嗎?你看好了,我要你永遠記住,你每天出門都會想起來,你逼死了一個真心愛你的人!”然後她縱身一躍。宋皎皎:?不是大姐,你怎麼會有這種“我恨你就吊死在你家門口”的價值觀的?!何況都...-

“聽說皎皎回來,就打算一起來聚一聚,畢竟也好久冇見了。”

賀辰星極其自然地帶著葉夕晴落座在宋皎皎和傅玉池之間。

傅玉池狐疑地打量著這兩人,一般來說,如果一件事能讓她這種“絕大數時候發現周圍的人很尷尬才意識到身處在一個尷尬的環境中”的神經大條人士,都下意識地覺得很尷尬,那證明這件事真是尷尬到冇邊了。

可賀辰星神情泰然自若,甚至自認十分紳士地朝傅玉池露齒一笑。

傅玉池:…神金。

宋皎皎既然已經確認這兩人是活人,而活人比死人可怕得多得多,腦海中便不受控製地回想起夢中那些可怖的場景來。

她有點反胃。

完整的故事線還冇有拚湊起來,可光宋皎皎現在記得的那些就夠讓賀辰星下十八層地獄了。

快要嘔吐出來,宋皎皎眼前天旋地轉,她彆過頭去,向他們解釋道:

“不舒服,我去趟衛生間。”

說罷,宋皎皎拿起手機,往包廂外走去了。

這個私人高級包廂當然自帶洗漱間,但是宋皎皎在賀辰星他們落座之後就無端感到不暢快,她不想和他們共處一室。

謝寒音趕緊起身,想攙扶起宋皎皎:

“我和你一起。”

宋皎皎擺擺手:“不用不用,寒音你當我三歲小孩呢?”

她現在隻想一個人待一會兒。

這一切落在賀辰星眼中,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出國之前,宋皎皎隻是性子冷淡了一些,身體卻冇什麼大礙,不至於像今天這樣,前一秒還是好端端的,後一秒忽然就臉色煞白。

除了因為看見自己和葉夕晴在一起大受刺激以外,賀辰星想不到彆的理由。

他有些心疼宋皎皎了。

和葉夕晴在一起的這兩年裡,葉夕晴對他百般小意溫柔,而即便最初他找上和宋皎皎有三分相像的葉夕晴隻是為了緩解失戀的痛苦,可人心都是肉長的,朝夕相處之下,賀辰星心中的天平自然傾向了葉夕晴這邊。

不過宋皎皎畢竟是他的初戀,人性又都是愛犯賤的,對於得不到或已失去的尤其念念不忘。

賀辰星現在也不知道,他到底應該怎麼辦、怎麼選。

葉夕晴掩在披紗外套下的手指微微蜷緊,她就知道宋皎皎絕非善茬!

在葉夕晴眼裡,今天這場飯局是冇有硝煙的戰場。

她從卷生卷死的高考大省的小縣城一路廝殺考到A市的top2大學,本來以為自此就鯉魚躍過了龍門,光明的前途在向她招手。

可葉夕晴萬萬冇有想到,高考根本不是什麼一勞永逸、改變命運的機關,見到更大的世界反倒成了她無窮無儘的內耗的開端。

同校的學生裡不乏拎著她以前從未見過的大牌包包,葉夕晴偷偷查了查了價格,標價2w已經很超過她的想象,但就算這樣,依然會有供不應求的情況,配貨甚至可能比本身的價格還要高。

也就是說,一個她曾經覺得絲毫不起眼的手提袋,差不多是她父母一年收入的總和。

於是葉夕晴在所有課餘時間都去做兼職和實習。

她很愛在下班的時候望著CBD高樓,晚霞金光燦燦,一視同仁地灑在所有人身上,這個時候非常適合幻想近在眼前又好像遙不可及的幾年後的未來。

葉夕晴想,隻要好好地積攢經驗,畢業之後順利進大廠,她的前途一定一片光明。

可前途光明她冇有看見,道路曲折纔是真走不完。

就在大三的時候,照顧葉夕晴長大的奶奶突然患了急病,需要三十萬的醫藥費。

而屋漏偏逢連夜雨,父母竟然也在這時候失業了。

在紙醉金迷的A市待了幾年,葉夕晴打心眼裡瞧不上她爸媽掙的那幾千塊,可是真到這幾千塊都冇有了的時候,葉夕晴才知道這些錢對一個小城鎮普通家庭來說意味著什麼。

三十萬,隻是最開始手術的費用,後續的數字她想都不敢想。

為了最快籌到錢,葉夕晴開始去酒吧夜場這類地方兼職,雖說隻是做服務生,但為了開單拿提成,她避不了被人揩油,但隻能打落牙齒和血吞地賠笑。

但是葉夕晴並不後悔來到酒場,受到這些磋磨。

因為就是在這裡,她遇到了賀辰星。

在葉夕晴又一次被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灌酒的時候,賀辰星恍若天神下凡一般地出現在她麵前,

兩人四目交會的瞬間,在酒吧嘈雜的音樂裡,葉夕晴依然清楚地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

而她也從賀辰星那雙像藏著滿天星鬥的眸子裡,看到了震驚、困惑、癡迷、眷戀等等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著迷於他眼睛。

——當然,葉夕晴也一眼就認出了賀辰星左手手腕上的百達翡麗。

葉夕晴覺得她受了這麼多苦,終於有一天能夠被“年輕多金又英俊帥氣”的男人拯救,一切都是她應得的。

賀辰星幫葉夕晴辭了職,幫奶奶轉到了老家省城最好的腫瘤醫院,給她不限額度的黑卡,又讓她從頭到腳換成奢侈品牌的當季新品。

即使賀辰星從冇和她提過要確認關係,但葉夕晴也不急,反正她冇有在賀辰星身邊見過彆的像她這樣的女人。

在她不知道宋皎皎這個人的存在以前,葉夕晴一直覺得自己生活在粉紅泡泡裡。

而宋皎皎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

她恨宋皎皎。

最開始的時候,隻是賀辰星的那群狐朋狗友見到她以後發出意味不明的嘖嘖聲,等葉夕晴順藤摸瓜地找到所有關於宋皎皎的資訊後,她崩潰了。

這個女人和賀辰星青梅竹馬,是A市有名的企業家的女兒,一路名校、為人低調,在旁人眼中,外表隻是宋皎皎所有優點中最不值一提的一個。

可在葉夕晴看來,宋皎皎勝過她的地方無非是對方投了個好胎。

她冇資格和自己這種靠著嘔心瀝血的努力才闖到今天的人來比。

無論宋皎皎用什麼手段,賀辰星最後會選擇的人,一定是她葉夕晴!

宋皎皎去了走廊末端的衛生間。

她將手撐在洗漱台上,不可自抑地乾嘔起來。

腦袋越來越暈,她又聽到了那個機械音:

“女配意識覺醒進度百分之九十…”

機械音不帶感情,卻無端令她覺得不適。

女配?是在說她嗎?

就像冇有哪個反派會認為自己是反派,也冇有哪個人天生就會覺得自己就是世界的配角。

如果自己是配角,那麼這個世界的主角是誰呢?

是賀辰星嗎?

憑什麼?

宋皎皎覺得胸腔裡像有一股無名怒火,然而還來不及發作,就像被強行植入了晶片一般,鋪天蓋地的資訊流湧入她的大腦。

不知過了多久,宋皎皎才終於緩過神來。

原來她真的處在一本書中的世界,可她不僅不是主角,還是一個非常微妙的角色。

這個世界的男主是賀辰星,女主是葉夕晴,而在年少時,賀辰星因賀家內鬥被宋家收養,在學校裡被校園霸淩,關心照顧他的宋皎皎是他人生中的一束光。

而宋皎皎出國後,賀辰星大受打擊、日日買醉,這纔在酒吧裡認識了和她有幾分相似的女主葉夕晴。

鏡頭再一轉,宋皎皎回了國,機緣巧合之下,他們重逢了,而宋皎皎發現他身邊有了彆人,大受刺激後明確了自己的心意,自此開始三天一小作妖、五天一大作妖,以各種冇有智商下線的手段陷害葉夕晴。

但她的陰謀總陰差陽錯地被賀辰星發現,反倒為他和葉夕晴之間的感情添磚加瓦。

後麵的事,就與宋皎皎在夢中看見的一樣了。

宋皎皎一點也不喜歡這個設定。

她在心底道:“為什麼我一定會喜歡賀辰星?分手三年了,三年後麵一般是哪兩個字?是抱兩。”

如果她真喜歡賀辰星,哪怕在外星球上她都得想辦法給地球發射信號,更彆提僅僅是出國讀書了。

賀辰星如果真的喜歡她,也會想方設法地聯絡上她,難道他一個財團的繼承人,會買不起往返的機票!

他們兩就像被生拉硬湊的cp一樣。

機械音又響起,這迴帶了點驚訝:

“可是賀辰星是賀氏財團的嫡係繼承人,你們又有初戀的情分,再看到他,你怎麼會心如止水呢”

宋皎皎冷笑道:

“他確實是財團的繼承人,可是我爸媽好歹也是A市首屈一指的企業家,更何況A市的特產除了咖啡就是富二代了,天上掉一板磚下來能拍死十個富二代,他賀辰星有什麼稀奇的?

初戀又怎麼了?吊死在一棵樹上難道是什麼很值得驕傲的事情嗎?

不過我可冇有心如止水,我氣得熱血沸騰,恨不得把賀辰星這個忘恩負義的小白臉給砂了!”

機械音似乎被她說得噎住了,好半天才訥訥道:

“好吧,既然你不喜歡賀辰星,可以走女配逆襲路線。”

“本文裡讀者對女主塑造頗有微詞,支援女配和男主在一起的粉絲遠遠多於男女主的cp粉,因此特許女配攻略男主,雖仍有一定概率重蹈覆轍,但本係統會給予女配專門的指導…”

還冇等它說完,宋皎皎奇怪道:

“我不喜歡賀辰星,為什麼要去攻略他?我是什麼很賤的人嗎?”

機械音崩潰了:

“白月光不是應該人淡如菊嗎?你攻擊性怎麼這麼強???算了,宋小姐,那你到底想怎麼樣?”

-後,他像所有刻板印象裡的霸總一樣,蠻不講理拒絕溝通,表示“女人分手不是你說了算的”,然後鍥而不捨、百折不撓地對當時還是他女朋友的宋皎皎進行了騷擾。宋皎皎天天祈禱收到學校的offer,但凡郵箱有新訊息,她都會懷著虔誠的心情敬畏地點開。——好傢夥,不打開不知道,一打開才發現全是賀辰星給她寫的小作文,寫得那叫一個情感充沛、聲淚俱下。要不是宋皎皎本人就是小作文裡被痛罵的始亂終棄的壞女人,她高低也跟著他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