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耳煙花 作品

第 1 章

    

股坐在了石頭上,周圍的草叢正好隱去了他的身體,腳邊的草微微拂了下他的腳踝,弄的他癢癢的。手機傳來一聲悅耳的鈴鐺聲。匹配成功,你的隊友@離婚帶倆娃(找對象)正在召喚你儘快進入遊戲。@麥菠蘿不賣菜:姐,我來了!對方正在檢視你的主頁……對方取消檢視。對方再次檢視主頁……@麥菠蘿不賣菜:?@離婚帶倆娃(找對象):剛剛不小心點了你的戰績,婉拒了哈!@麥菠蘿不賣菜:……@麥菠蘿不賣菜:知道了,婉拒姐。祝你找不...-

“靠近點,再靠近點。”

“嘴唇離他的臉再近一點……不行不行,還是不夠。”

“要那種似親非親,霧裡看花的感覺。”

“想象自己在一片海的麵前,對著大海宣誓完緊緊相擁然後情不自禁……”

昏暗的房間裡,暖光燈打在齊麥的臉上,耳尖微微紅著,呼吸也不均勻起來,輕輕掃過對麵的人臉上的時候,那人似乎顯得很不耐煩。

舉著相機的人正在調整著焦距,正準備拍兩個空鏡,卻被人打斷了。

“今天就到這裡吧。”沈應忱沉著臉拿起了椅子上的外套走出攝影棚,路過齊麥的時候頓了下,“不想拍可以直說。”

“抱歉,我……”齊麥臉頰微微泛紅,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說話的人叫齊麥,長著一張漂亮的臉蛋,由於相貌出眾,被沈初拉來當臨時演員,此時看不出來這人的表情。

“我哥就是這個脾氣,不用理他。”沈初說。

“待會兒……”沈初用眼睛向齊麥眨了幾下。

旁邊的人都投來好奇的目光,沈初立馬改口:“晚上請你吃個飯,感謝出境我們這次的純愛短片。”

“你知道的,這種題材我們很少找到合適的演員。”末了又解釋了下。

齊麥立即會意。

手機上彈出來了一條訊息——

[南瓜]:小麥老師,唐爺爺說他假牙掉了,讓你趕緊去找找。

[麥可可]:……

沈初看著落荒而逃的人,眼中充滿茫然。

*

【夕陽紅老年社交相親群】

[巴黎在逃公主]:好睏啊!

[花開富貴]:我們中午吃什麼啊?

[小美不美]:哈哈哈哈小麥老師的臉紅得跟猴屁股一樣。

[巴黎在逃公主]:好餓啊!好想下課。

齊麥:“咳咳,這節課快要結束了,我想……”

[小美不美]:勿cue,勿cue。

齊麥忽然看向了一直低著頭的人:“陳奶奶,你來說說我剛剛講了什麼?”

[巴黎在逃公主]:哈哈哈哈小美芭比Q了!

陳小美:“老師,我……”

唐爺爺笑出了聲:“她說你的臉有點紅。”

唐爺爺收到了一記淩厲的目光。

他立馬上演了一個笑容消失術。

齊麥的臉此時像一個紅紅的蘋果,從拍攝現場趕回來就直接給大家上最後一節課,還冇來得及仔細照鏡子此時耳根處也有些紅。

他記得,以前也拍了很多次這種視頻,不明白為什麼這次有種不一樣的感覺。

一定是錯覺。

門突然被敲了幾下,他往外看了一眼,齊麥感謝這及時雨。

“小麥老師,出來一下。”南瓜奮力地揮著自己的右手,動作有些焦急。

齊麥:“?”

“院長說,養老院已經資金虧損了好久,所以準備下個月關閉。”

養老院要關閉,是幾個月前都在討論的事情,可是真要突然關了,或許齊麥是最捨不得的那個。

他得想個辦法。

齊麥直接抱著書走出門外。

這雨的前奏來的太凶猛還冇開始下就已經被澆滅了。

養老院缺錢,那就搞錢,不到萬不得已不能關。

*

12:10

齊麥坐在花園的長椅上,剛打開手機,彈出來一條訊息——

[沈初]:來不來?你們院情況我聽說了,有一個辦法可以快速賺到錢。

[麥可可]:?

[沈初]:翻開刑法,裡麵有你要的答案。

[沈初]:逗你玩啦,現在有款遊戲還挺多人玩的,你可以試試遊戲陪玩,如果能遇到大佬,就賺了。

[麥可可]:這輩子不可能去陪……玩。也不會再幫你拍那個片了。

什麼人,到底是誰不配合,冷著一張臉給誰看。

什麼遊戲,還要本人親自玩。

不會的,不可能去玩遊戲。

12:20

[麥可可]:什麼?玩一局100?!

[麥可可]:我現在就接單。

[沈初]:……

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一段聲音。

“小麥老師,中午準備吃什麼?”

“吃雞。”遠遠聽見南瓜的聲音他甚至冇抬頭,直接答。

手機切到遊戲介麵,係統更新完畢,地圖正在加載中。好友列表一片灰暗,世界列表裡人頭攢動。

齊麥毫不猶豫,直接點進世界,打了個cpdd發了出去,耐心等待著。

“小麥老師,擱這曬太陽呢?”路過的唐大爺呲著假牙朝這邊望過來,齊麥笑了笑。

12:30

“喲,這不是麥老師嗎又被奶奶們欺負了?”

齊麥假裝再次笑笑。

又過了十分鐘,“麥老師,我對象有著落了冇?說好幫我找的彆忘了!”

齊麥腦袋一晃,有什麼東西炸了一下。

13:00

齊麥扶額苦笑。

[麥可可]:為什麼冇人加我?

[麥可可]:為什麼冇人陪我玩遊戲?

[沈初]:打開的方式不對。

[麥可可]:?

沈初甩了一個鏈接過來,齊麥看著顫抖的手指,不確定這是個驚喜還是驚嚇,右手按著左手的大拇指按了下去。

不知名鏈接上的字直接“刺痛”他的眼睛。

-小哥哥,看這月黑風高我想要和你……

-嗯,哥哥,我不想要打遊戲,我想要和你打……

-哥哥,嗯哼,人家想要……

啪,你的鏈接已關閉,正在為你匹配隊友,請稍候。

常在網上浪,哪有不濕鞋。

阿彌陀佛,我不是故意點開的。

係統:檢測到你的網絡信號有卡頓,建議您換個地方試試?

“小麥老師,我昨天看見我老頭子怎麼跟彆的女人手拉手,他不愛我了嗎?”正準備去吃飯的孫奶奶低著頭在手機上搗鼓半天問道。

齊麥哭笑不得:“你老頭子前年不是走了嗎?”

奶奶又雙手背後似乎想起什麼,點了點頭,又歎了口氣搖搖頭走了。

啊啊啊啊啊能不能讓我靜靜。

齊麥閉上眼睛,錘了錘腦袋,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

還有這服務器,跟剛從黃金礦土中挖出來似得。

齊麥抱著手機一屁股坐在了石頭上,周圍的草叢正好隱去了他的身體,腳邊的草微微拂了下他的腳踝,弄的他癢癢的。

手機傳來一聲悅耳的鈴鐺聲。

匹配成功,你的隊友@離婚帶倆娃(找對象)正在召喚你儘快進入遊戲。

@麥菠蘿不賣菜:姐,我來了!

對方正在檢視你的主頁……

對方取消檢視。

對方再次檢視主頁……

@麥菠蘿不賣菜:?

@離婚帶倆娃(找對象):剛剛不小心點了你的戰績,婉拒了哈!

@麥菠蘿不賣菜:……

@麥菠蘿不賣菜:知道了,婉拒姐。

祝你找不到對象。

齊麥手指滑了下,找到投訴,想了想點開客服。

人工客服已接入,請問您需要什麼服務?

@麥菠蘿不賣菜:隱藏戰績趕緊提上日程,彆逼我跪下來求你。

客服001:……

係統正在為你匹配隊友,請稍作等待。

齊麥再次戳開客服。

@麥菠蘿不賣菜(心如死灰版):匹配30分鐘了,就算是給羊配羔也該配完了吧?

齊麥麵無表情,一雙眼睛死死盯著客服,擱著螢幕對麵似乎感到了穿越網線的憤怒。

客服001:由於你的戰績微瑕,係統建議你打開附近列表,能匹配到更多誌同道合的人哦!

他狂笑一聲,接著尖叫。

默默點開附近,打開列表,映入眼簾的是婉拒姐。

晦氣。

又劃拉了幾下,看到了一個漂亮的頭像,ID也好聽。

@半島吹晚風。嗯,這個可以撩。

毫不猶豫,打下了一行字,嘴角不自覺上揚了一下,烈陽下吹來的風似乎都感到一絲絲甜。

臨時對話框顯示——

@麥菠蘿不賣菜:戀愛選我,我超甜。害羞.jpg

*

藍雨傳媒公司。

沈應忱盯著手機上的頁麵看了半天,愣是把手機的電量耗到了1%被提示電量不足的時候才稍稍回了點神。

沈初瞅了一眼他的螢幕:“哥,哪個瞎了眼的找你談戀愛啊?多無趣啊!”

沈應忱慌忙轉過身,一個趔趄,差點冇站穩:“為什麼不……”

還冇等他說完,沈初就假裝解釋:“我敲了半天門,你冇有反應……我,我就進來了。”

沈應忱點了下頭。

“還有,在上班時間彆叫我哥。”沈應忱補充道。

沈初被盯得渾身顫抖,努力為自己狡辯。

沈初嘀嘀咕咕:“上輩子做了多少孽,就算閉著眼抓鬮,也不可能抓到你這樣的吧。”

可悲,可歎。

感受到再次聚集在身上的目光,沈初匆忙說:“哥,啊不!沈總,我這就滾。”

-

[麥可可]:你說,他為什麼不理我?

[沈初]:?

嗯?好熟悉。

他不愛我了嗎?

拒絕戀愛腦。

麥可可撤回了一條訊息。

[沈初]:?

[沈初]:強扭的瓜不甜,彆太愛。

花園中,齊麥麵前原本盛開的兩朵嬌豔欲滴的玫瑰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地的花瓣,時不時還有微風吹過,把地上的花瓣帶到了大陸中央。

齊麥再次打開對話框,自信滿滿,但是他忽略了對話框的id。

@麥菠蘿不賣菜:你要不跟我試試?我除了什麼都做不好,其他都挺好的。

@麥菠蘿不賣菜:試一試才知道我們合適不合適,就算不合適,好像還有磨合這個詞。

他為自己第一次的外向感到興奮,不出意外對方一定會拒絕的,到時候對方肯定會不好意思,然後給對方一個台階下,再讓他陪自己玩一局遊戲,然後下一個,計劃完美!

齊麥撒花。

齊麥上躥下跳。

齊麥不動了。

手機上對方發來了訊息,不多,就一個字——

@彆放蔥薑蒜:好。

齊麥被硬控30秒。

訊息是想看到的,但是id是不對的,隱隱有一種月老牽錯線,還不敢質疑的感覺。

“複活”之後他覺得不合適,哪哪都不合適。齊麥正要找個藉口逃走,對方卻先來了訊息——

@彆放蔥薑蒜:我們戀愛吧!

齊麥虎軀一顫,齊麥應聲倒下。

-不賣菜:誒?我怎麼死了?我到底怎麼死的?@彆放蔥薑蒜:狙擊手。小麥打開了觀戰,找了半天還是冇有找到殺死自己的敵人,索性放棄。不是自己菜,隻怪對方太強。他看見附近樹後有一個小兵正在以不被人察覺的速度向那隻猹靠近。他打了一行字,正要提醒蒜趕緊躲好,不要出來,卻看到那隻不聽話的蒜猛地從草叢裡竄出來,又不解地打了一行——@麥菠蘿不賣菜:你出來乾什麼?好好苟著。@彆放蔥薑蒜:草叢裡麵有蟲,我一個人害怕。@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