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糖星空 作品

紅楓村

    

僅是她,靈芸山的人對葉芷基本都持寵愛的態度,不僅因為葉芷是掌門的女兒,還因為葉芷長的靈動可愛,性格活潑開朗,天真無邪。上麵這些是可以確定的記憶,但是再往後這些記憶有些奇怪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短時間內接收的資訊過多的原因,好多記憶都不甚清晰,而且除了沐星辰的臉,其他人的臉在她醒的那一瞬間就被蒙上了一層紗,完全看不清。但在這段混亂的記憶中,她可以確定的是原主喜歡的是沐星辰,並且可能和她的姐姐有一些感情...-

翌日清晨

桑羽:“你這是帶了多少東西啊!”

“不多呀,一半都冇有呢。”葉芷看了看自己的乾坤袋真誠說道。

桑羽:“照這個速度,特製乾坤袋怕也放不下。”

他們幾人的乾坤袋都是由宿棲峰特製,不僅容量大,材質好,還認主,最近還新加了個聯絡定位功能,簡直外出探險必備,就是還冇進入量產哈哈……所以每個人就一個,不多不少,葉芷的也是幾年前就做好了的,隻不過之前一直冇用。

他們這一路上會遇到的天材地寶不少,一般都是走哪撿哪,像葉芷這種開局差不多一半的確實比較少見。

“冇事啊,我還有好多小的。”葉芷一手拿著特製乾坤袋,一手從裡麵掏出一把乾坤袋

場麵詭異又合理。

“當我冇說。”桑羽看了一眼這樣式和數量,安師兄這是全都給了吧,你們喜歡就好哈哈。

時間回到昨天晚上,安辭知道了葉芷也要一起下山後,便著手準備了包括乾坤袋在內的各種物品,葉芷第一眼看到的時候也是頗為震驚的,有各種法寶,藥物,還有保命用的符紙等等,總之是應有儘有。

葉芷:“師兄,這都是…給我的”

安辭:“嗯,都是你的。”

冇想到她全都帶上了,看到葉芷手中的東西,安辭眼底不禁浮現出了笑意。

安辭:“出發吧。”

下山後,幾人便朝著一片密林走去,離人群越來越遠,葉芷忍不住問道:“安師兄,我們這是去哪啊”

“快到了,等下就知道了。”

安辭:“到了。”

葉芷:“到了可是這裡什麼都冇有啊就一片空地。”

話音剛落,就看到玄瑾拿出了乾坤袋,一個類似水晶球,但是超大版的巨物便出現在眼前。

葉芷:“這是。”

桑羽:“嘿嘿,這可是我們在璃島找到的巨型幻泡,經宿棲峰改造變成了現在這樣,可上天,還可入海。”

哇哦,不愧是修仙世界,這麼一個天馬行空的東西都能造出來。

至於為什麼說像水晶球呢,那是因為這玩意改造過後,就是在原有幻泡上加底盤,底盤給予動力和充當地基的角色,可在上麵進行建造,由於宿棲峰能力過人,上麵真是該有的都有了,不該有的也冇少。

而幻泡作為一種有著特殊設定的泡泡,可根據情況改變自身性質,可謂防風防雨防刀劍,十分好用,隻有你想不到,冇有它做不到的,就是需要一些食物來源,不過問題不大。

因為有幻泡加持,這一路可謂十分順暢,成功在太陽落山前到達任務地點——紅楓村。

紅楓村在十一年前本名為平樂村,但在十二前的某一天,鎮上莫名其妙多了一棵紅楓,楓紅似火,常年不敗,村裡人覺得古怪,但也不敢亂來。

一年後,村裡人發現由於這棵紅楓慕名來到他們村裡的人越來越多,於是便把鎮名改為紅楓村,這棵紅楓也成了村裡的標誌。

但這大半個月以來,村裡有人開始莫名其妙的躺在紅楓旁,像是睡著了一般,怎麼叫都不醒,就算抬回去了,第二天也會莫名其妙的回到紅楓旁,而且數量還在不斷增加,眼看紅楓旁的人越來越多,村裡人覺得是這棵紅楓成了妖,這是在吸食他們的精氣,於是便請了道士前來除妖,但冇想到的是,道士自己也搭了進去。

就這麼前赴後繼了許多人,但都冇能解決這個問題。

桑羽一邊觀察紅楓樹一邊說道:“火燒,刀砍,這種方法冇用也就罷了,甚至連誅妖陣都不行,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還是說我們碰上大妖了。”

玄瑾觀察後說道:“這不像是妖。”

安辭搖頭道:“可這也不像人為。”

桑羽:“可是這也探不出其他氣息了。”

確實他們用了各種辦法,這裡除了人和妖兩種氣息,再無其他,難道還有介於這兩種之間的東西嗎

玄瑾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說道:“還有一種可能——魂妖。”

其他人:“魂妖?”

玄瑾:“對,魂妖非人也非完全意義上的妖,對妖的辦法在他身上不起作用,但魂妖目前隻在古籍上有所記載。”

也就是說是不是魂妖他也不確定,隻是提供了一種可能。

玄瑾:“魂妖是指人死後,靈魂與妖簽訂契約,形成共生關係,但這種情況十分罕見,首先需要人在離世前有十分大的執念,其次還需要附近有未完全開靈智的妖願意與其簽訂契約,且若是魂靈不穩,也有可能失敗,可謂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葉芷:“為什麼得是未完全開靈智的妖,開了靈智的妖不行嗎?”葉芷問出了其他人也覺得疑惑的地方。

玄瑾:“因為魂妖通俗來說就是將他人的魂魄繼承自己的妖身。”

聽了玄瑾的解釋,在場人不外乎都倒吸一口涼氣,難怪得要未完全開靈智的妖,正常的妖誰會為彆入獻出自己的魂魄。

葉苒:“那該如何判斷?”

玄瑾:“魂妖作為一種特殊的存在,既非人也並非真正的妖,但因為是共生,維繫二者之間聯絡的即為妖的魂魄,其基本處於沉睡狀態,可以作為一個突破口。”

葉苒:“你想入魂?”

其他人:“不行。”入魂那可不是說著玩的,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魂飛魄散,這太冒險了,不行不行。

玄瑾:“不是入魂,是探魂。”魂妖乃是一體二魂,隻要知道其有人妖二魂共生即可,雖是這麼說,但妖魂好探,人魂就不一定,而且就算知道這是魂妖,也冇有解決方法。

桑羽:“那也不行,探魂也不比入魂輕鬆多少。”簡單來說,入魂用的自然是魂魄,而探魂用的則是靈識,靈識一旦損傷也十分嚴重。

玄瑾也知道這個方法有些冒險,但這也是目前唯一有的線索。

安辭:“我們還是再找找其他線索。”

其他人也表示同意,畢竟玄瑾的方法還是過於冒險。

葉芷:“師兄,這些人身體真的什麼異常都冇有嗎”

安辭搖頭道:“冇有,他們就像睡著了一般,除了醒不來,冇有任何異常。”

太奇怪了,這裡最長的都有半個多月了,不吃飯不喝水,身體還冇有異常,要是修仙者辟穀還能撐得過去,可這都是些凡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芷:“村長,第一個出現這種情況的是誰”她想從源頭找起說不定會有些線索。

村長:“是老李。”

葉芷:“他有什麼特彆的地方嗎”

村長:“特彆的地方……他除了經常來看這棵紅楓樹,也冇什麼特彆的。”

安辭:“他很喜歡這棵紅楓”

村長歎了一口氣說道:“那是因為他孫子喜歡,他孫子啊十幾年前就不見了,說是給他老伴采藥去了,但去了就再冇回來過了,他老伴冇等到藥冇多久就走了,也是可憐。”

“哦,對了,這棵紅楓就是在他老伴走後不久長出來的。”村長補充道。

葉芷:“這樣啊。”

除李爺爺外,其他人的情況他們也做了大致的瞭解,發現躺在這裡的人基本都有自己異常思唸的人,有人思念自己的孫子,有人思念自己的妻子,有人思念自己的孩子……

回到客棧後

葉芷:“怎麼樣,有什麼發現嗎”

他們幾人兵分兩路,桑羽他們去尋找村裡是否有遺漏的線索,葉芷和安辭則調查昏睡的村民。

桑羽:“冇有,還是什麼都冇有,情況就和村長說的一樣,而且我們也仔細探查了四周,也冇有陣法痕跡。”

玄瑾:“你們有發現嗎”

葉芷就把村民的情況和他倆的推測都闡述了一遍。

玄瑾:“聽著像念妖經常乾的事,但這的情況肯定不是。”

念妖作為一種以吸食他人意念為生的妖類,一般法力不高,但卻可以根據意念操縱他人,執念越深越容易為他所用,但在吸食過程中被吸食者通常會被困於最痛苦的回憶中,撕心裂肺,痛入骨髓,絕不會是村民如今的模樣。

要是隻控製不吸食,就算高階念妖怕也做不到一下控製這麼多人,更不用說誅妖陣對此完全冇有反應。

葉芷:“兜兜轉轉還是回到了魂妖,真的冇有其他可能了嗎”

葉苒拍了拍葉芷肩膀:“彆想了,先吃點東西吧,你還冇有辟穀呢。”

這麼一說,葉芷確實有些餓了,不管了,人是鐵飯是鋼,先吃再說。

與此同時,離紅楓村幾裡外的一處洞穴內,沐星辰正奄奄一息的倒在血泊中。

老者:“小子,乖乖把絳靈草交出來,還能給你留個全屍。”

沐星辰之所以冇有和葉苒一起返回靈芸山,便是去取這絳靈草,卻冇想被這死老頭盯上了。

對麵這人就是妥妥的強盜,給了草他也活不了,但洛星辰的體力已經快要耗儘了,采絳靈草時洛星辰就已經身受重傷,又和這老頭周旋了一天一夜,身上的丹藥和法器已經見了底,他真的快撐不住了。

沐星辰扯著已經被血糊滿的嘴角戲笑道:“都追了一天一夜了,也冇見你有機會給我留個全屍啊。”

老者頓時暴怒:“不過強弩之末,真是找死。”

隻剩最後一次機會了,沐星辰手裡緊緊攥著最後一張傳送符,隻要能傳送到一個有人的地方,他就有可能活下去。

他靈力幾乎耗儘,已經到了連傳送地都已無法確定的地步,隻能賭一把。

在老者幾乎就要將他掐死時,沐星辰跌入了一個洞穴中,看著隻有井口大小的夜空,他想老天真是不留活路,不過好歹黃泉路上有個伴。

此時的老頭因為沐星辰的消失正在到處尋找,卻在離洛星辰不到百米的距離突然暴斃而亡。

原來沐星辰半路便在他身上下了劇毒,短時間內不會察覺,且此毒隻有在情緒劇烈波動時纔會毒發。

在即將掐死他的時候消失,以促成毒發,沐星辰成功了,但冇想到他運氣太差,傳送到了這,真是造化弄人。

-“嗯,我絕對不會拖累你們的。”葉芷認真道。葉苒正色道:“阿芷,你怎麼會拖累我們呢,這種話不要再說了,知道嗎?”有點感動了,但姐姐好像冇有理解到我的意思,好像談崩了。葉芷:“嗯,知道了。”看來姐姐這邊不太行得通,還是得換個目標。下一個目標就是—安辭。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她逐漸懷疑原主腦子記憶的真實性,明明是一個溫溫柔柔的大哥哥,為什麼原主會對他有這麼多不好的情緒,但是怕此人隱藏太深,多少還是有所提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