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豬逐日 作品

第 1 章

    

幾乎就被簡榿一手包圓了,他發誓,彆人照顧小孩也就這個樣了,他小時候偷偷溜進婦嬰醫院觀察過正常的親子關係的!簡榿對他比他爸媽還爸媽!所以還是得管吧,路鶩抱著床上的玩偶滾了一圈,理智告訴他,要明哲保身,彆被麻煩事沾上身,可另一道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大,最終還是壓過了在他世界裡處於絕對優先位的理智。路鶩把埋在玩偶身上的腦袋抬起來,埋了好一會,他的臉都被憋得紅彤彤的,所以,該怎麼管呢,路鶩十分煩惱。最簡單...-

路鶩前幾天摔了一跤,醒來之後腦中多了一本書,主角是他的舍友,路鶩翻看了一遍,好傢夥,還是一本小黃書,裡麵各路人馬把他A轉O的舍友在各個場合這樣那樣。

而他在裡麵的角色,就是充當他們各種亂七八糟的play中的路人,主要起的作用類似於深夜裡熟睡的舍友,被鎖在宿舍外的舍友,三急時打不開廁所罵罵咧咧的舍友等等。

路鶩看了眼做完引體向上後又在做俯臥撐的舍友,那身腱子肉隔著十米遠都能看清它劇烈的起伏,路鶩實在是不能把書中那個哭哭啼啼被欺負的主角受和麪前這個一拳一個小弱a的大猛a牽連起來。

現在的惡作劇已經這麼高級了嗎?路鶩思考了一會,決定把這本書當成無聊的惡作劇,他腦子才摔出問題,想不出來的事情,就不要勉強自己了。

“路鶩,我要出去吃飯,需要幫你帶點什麼嗎?”,簡榿做完最後一組仰臥起坐,拿起手邊的毛巾,邊擦汗邊問纏著紗布,白著一張臉在床上躺屍的路鶩。

路鶩眼前一亮,“燒烤!”,倆字擲地有聲。

“嗤”,簡榿剛換好衣服就聽到自家舍友的菜單,“還燒烤呢,就你這傷,有菜能吃就不錯了,我待會給你打什麼菜,你就老老實實吃什麼。”

行吧,吃不了燒烤就吃不了,路鶩又蔫蔫的躺下了,拿起光腦扒拉了兩下,看到校內論壇在討論二次轉化的事。

路鶩不自覺的又想起那本書了,二次轉化不是什麼稀奇事,聯邦研究所的數據顯示,大約有百分之二十的人在成年後會進行二次轉化,問題是在這百分之二十轉化的人中,百分之九十都是腺體發育殘缺,資訊素在成年前就達不到正常水平,成年後腺體萎縮最後二次轉化成B。

可是,他的舍友那個大猛A,他的A素多到溢位來了啊!他們宿舍的空氣淨化器開到最大功率,還一直冇停過,就這,還一直有人嫌棄他們宿舍資訊素味道太重,一股子酒味,要他們收斂點呢。

拜托,他的資訊素味道是薄荷,一點酒都不沾,而且他腺體雖然發育良好,但是他的腺體資訊素分泌功能有障礙,他的資訊素從來都不會隨隨便便就放出來的好嗎?

這濃到彷彿下一秒就要滴酒的資訊素全是他的舍友!那個不知收斂為何物的超級大猛A的!

而這個猛A在書中竟然會轉化成O,然後被那些平日裡被他踩在腳底下的人抓住機會,利用資訊素操縱他,蹂躪他,這真的可能嗎?

路鶩有點煩惱,雖然他的常識告訴他,這不可能,但是他隱隱又有一種感覺,告訴他,這是真的,那個在賽場上叱吒風雲,左拳一個對手,右拳一個異獸的驕傲肆意的天才,會被人鑽空子,利用資訊素之間的O和A的支配關係,把一顆明亮的星星硬生生從天上拖下來,讓他墮入塵埃,再補兩腳,將他拖進深淵,成為一群渣滓取樂的對象。

路鶩抓起一旁的被子裹緊,要阻止這有可能發生的事嗎?想到原書中簡榿遇上的九九八十一難,路鶩眼前一黑,想想都是一件超麻煩的事。

如果隻是普通的舍友關係,路鶩一向是懶得管他人的死活,可是,從入學開始,莫名其妙的簡榿把照顧路鶩看成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

路鶩床上的被子被套是他套的,人是被簡榿背去醫院,也是簡榿揹回來的,住院時的飯是簡榿送的,陽台上飄著的四件套是他的,也是簡榿洗的,就連桌子上的作業都是簡榿做的。

路鶩張了一張無辜純良的臉,可惜的是心腸隨了他的爸媽,都冷心冷情的,那對夫妻為了自己的利益把身邊的能榨乾的榨乾,冇用的就丟到一旁,小的時候路鶩就看過源源不斷的癡男怨女上門哭訴。

當然,那對夫婦最後也是一拍兩散,就是,拜他們所賜,路鶩也長成了個世界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冇人能踏進他世界任何一步。

除了簡榿這個怪咖,怎麼會有人頂著彆人的一張冷臉乾這乾那的,從他入學起,他的衣食住行幾乎就被簡榿一手包圓了,他發誓,彆人照顧小孩也就這個樣了,他小時候偷偷溜進婦嬰醫院觀察過正常的親子關係的!簡榿對他比他爸媽還爸媽!

所以還是得管吧,路鶩抱著床上的玩偶滾了一圈,理智告訴他,要明哲保身,彆被麻煩事沾上身,可另一道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大,最終還是壓過了在他世界裡處於絕對優先位的理智。

路鶩把埋在玩偶身上的腦袋抬起來,埋了好一會,他的臉都被憋得紅彤彤的,所以,該怎麼管呢,路鶩十分煩惱。

最簡單的就是和簡榿說這件事,讓他自己注意,首先先不說簡榿會不會認為他瘋了,最嚴重的問題是他根本說不出來。是的,他剛剛試了,大腦下達指令到輸出這一步就像是神經錯亂的一樣,寫出來的是亂碼,說出來的也是亂碼。

所以得他去攔下簡榿的九九八十一難,真是個大麻煩,路鶩長歎了一口氣,煩惱得把腦袋再次埋進玩偶裡。

哦,對了,這個玩偶也是簡榿給他的。

*

“你的舍友很健康,我從業這麼多年,這麼健壯健康的患者是很少見的。”醫生扶了扶眼鏡,讚歎的看向簡榿,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勵道,“小夥子,很不錯,好好保持!”

接著,他目光一轉,看向了路鶩,“倒是你,小夥子,你這健康狀況很不好啊,我和你說......”

路鶩一臉麻木的從醫院走出來,今天是他複診的日子,他換好藥後,死皮賴臉的拖著陪他來看病的簡榿一起做了個體檢,簡榿還是那個大猛A,一點問題都冇檢查出來,倒是他,檢查出來一堆小毛病,醫生看著他清秀蒼白的臉,話匣子徹底打開,一頓唸叨,偏偏那個他來做體檢的主因在一旁聽得認真,時不時還點頭附和,醫生越說越起勁,導致他現在耳邊好像都還聽到醫生的碎碎念。

所以到底簡榿為什麼會由A轉O啊?!體檢健壯如金角牛,昨天在訓練場上和教官打得不相上下,所以那本書果然隻是惡作劇對吧。

想是這麼想,但是這段日子路鶩還是一反常態的黏在了簡榿身邊,因為那本該死的小黃書冇有交代簡榿是什麼時候由A轉O的,隻是寫到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在訓練室訓練的簡榿突然資訊素暴走,然後就變O了,資訊素衝突導致他的身體極致的虛弱,剛好訓練室就來了一個被簡榿打敗過無數次看他不爽的渣滓A,然後他就被標記了,這就是噩夢的開端。

路鶩生無可戀的跟在簡榿身邊,簡榿看著他欲言又止,“小鶩,你要不回宿舍休息吧,你傷纔剛好。”,簡榿不知道路鶩最近抽什麼風,一直跟著他,以前除了搏擊課不得不來訓練場,其他時候路鶩都是對訓練場敬而遠之的,但是現在但凡他一去訓練場鍛鍊,路鶩必定跟來,而且即使坐在一旁昏昏欲睡,也一定會陪他到最後。

雖然他是挺開心的,但是他一訓練就忘了時間,小鶩坐著打瞌睡也太不舒服了,簡榿雖然有點不捨得趕路鶩回去,但是小鶩才摔破了頭,還是得好好養著,簡榿心底的不捨被對路鶩的關心狠狠壓製了。

路鶩死魚眼的看向一臉堅定的簡榿。

“我那點傷口結咖了,今天的越野訓練我都上了。”路鶩慢吞吞的拖著腳步朝前走,“而且我也想去訓練場增強一下我的體質,畢竟醫生說了我身體狀況不太好。”

也是,簡榿輕而易舉的就被說服了,即使路鶩去訓練場除了眼睛,其他部位動都冇動過,但他們是好兄弟嘛,他訓練了就是路鶩訓練了,簡榿美滋滋的想著,也拖著步子陪路鶩慢悠悠的走。

啪!啪!啪!

簡榿穿著背心,狠狠的朝前揮拳,肌肉虯結的胳膊甩出了陣陣破空聲,由於長時間的訓練,他的資訊素溢滿了整個訓練室。

路鶩靠坐在牆邊,看似活著,實則已經走了好一會了,雖然他和簡榿資訊素的排斥度不高,但是他一個A泡在另一個A高濃度的資訊素下,也舒服不到哪裡去,路鶩覺得自己快被酒味熏暈了,果然,還是不該管這個大麻煩的。

再這樣下去,即使那本書是真的,簡榿被折磨前,他肯定先被醃入味了。

回去的路上,路鶩悄悄放了點資訊素出來,身上的酒味更好聞了呢。果然他再這樣下去,肯定會被認為是A同的,冇有小O會喜歡他了吧,沉浸在悲傷中的路鶩冇有注意到,在他放出資訊素的時候,走在他身前的舍友腳步頓了頓,悄悄的大口深呼吸了好幾下,耳朵尖悄悄的紅了。

-的,路鶩不耐的抓起衣角扇了扇風。後知後覺的意識到,這個訓練室安靜下來了,他強壯的舍友有段時間冇發出聲音了。路鶩拿下蓋在臉上的雜誌,簡榿半蹲著,臉上大滴大滴的汗水地下,他皺著眉頭,臉色蒼白。路鶩把雜誌一丟,趕忙上前去,“簡榿,簡榿”,他輕輕拍了兩下簡榿。簡榿睜開眼睛,撐出一個笑容,“吵到你睡覺了嗎?我冇事,隻是脖子有點痛,可能是訓練時有點扭到脖子了,我休息一下就好了。”路鶩掀開簡榿的訓練服,他脖子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