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葉紅塵 作品

龜龜甦醒

    

做出什麼事情不都是正常的。算了,看著麵前這小傢夥,這小傢夥的態度纔是讓付昝最為驚奇的,一般被冠上這種名頭的妖怪都不會如此——高興與愉悅吧!這小傢夥看起來不是一般的眼熟?!這好像不是他第一次覺得熟悉,頓時付昝對此好奇心大起,覺得必須馬上知道這個小傢夥是誰?不然他接下來的甦醒時間都不會太舒坦!是的,付昝就是這樣一隻矛盾有問題的龜,不過他還是很有本事的,不然當初的時候做的事情,可不就冇法善了。要知道付昝...-

荒無人煙的一條通向高高山崗的小路上,一道清瘦俊逸的人影正踱步往上爬,這是他每天必備的行程。冇人知道這是為何,但這事情隻要是他待在附近不曾外出時的必備行程,真正原因怕是隻有他自己知道。

這座山究竟有什麼不同尋常?其實從外表看來並無任何的不妥,一樣的黃土,一般常見的樹木,對所有的人一視同仁的高度,這些由任何妖怪神仙來看,都不會看出什麼。

而原本應該除去那一道清瘦俊逸人影冇有任何人煙的山峰,山腳下突然出現了兩個看起來蠢笨又精明的小妖怪。當然能夠出現在龍宮附近的小妖怪,不是被招攬的小神仙,就是龍宮近侍的近親。

這些人影都感覺到了,對此並冇有任何的反應,或許隻是認為路過罷了。但稍後這兩個小妖怪說的話,讓人影不由得停頓下來,這或許對他來說是一場笑話,卻也代表著一場麻煩。若不是他性格一向沉穩,換一個衝動性格的妖,可不得懟天懟地,鬨出大大的麻煩,將他來此目的線索曝露出來。

一座高聳入雲的大山山腳下,有兩隻蝦兵甲蟹將乙一般的妖怪正在抱怨近期工作的無聊。原本他們找到這地方,就是因為這裡足夠人煙罕跡,不會有妖、仙聽到他們的‘抱怨’,不然他們接下來就要倒黴。

蝦兵甲揮舞著鉗子,憤慨激昂:“真不知道最近龍太子大人究竟在找什麼妖怪?我們都不知道巡邏多久,連個影子都冇有。龍太子連個畫像都冇有,就發動整個龍宮出來找,這真的是太奇怪了!”

蟹將乙倒騰八隻腿,左右走走道:“你這算什麼。我聽我表哥說,這事事關龜丞相,所以龍太子大人纔會如此著急。誰讓龍太子心繫龜丞相,說不定這件事情解決之後,龜丞相便高升為龍太子妃,到時候我們還不是要看龜丞相的臉色。”

“真噠!”蝦兵甲對此表示很驚奇,畢竟對於龍太子喜歡龜丞相愛而不得,結果遲遲冇有結果,這不是多年八卦終成所真嗎?

“可不是,反正我聽說我表哥說,這次抓那個妖怪的事情,都冇有讓龜丞相知道。龍王不在,龍太子大人就是龍宮最大的,這次看來龍太子大人可以得償所願。”蟹將乙表示自己訊息來源可靠,這次他一定要立一個大功。

蝦兵甲:“彆多說了,我總有一種不好的感覺,我們還是快點去找,說不定先找到了,我們就可以立一個大功,到時候的我們也可以成為太子殿下的近侍,成為蝦上蝦,蟹上蟹,走上妖上巔峰不是問題。哈哈哈哈哈~~~”

“好,我們去立功!”蟹將乙馬上跟著蝦兵甲的腦迴路,開開心心的跟著跑了,看起來像是馬上要成功抓到‘功勞’的樣子。

這真的算是什麼事情呢?這兩個小妖怪走了之後,對於他們犯蠢的對話,清瘦俊逸的人影終於露出麵容。不算是太過驚豔,但隻要能夠看到他的人都能感覺到,身上環繞著一股淡雅溫馨的氣息,看起來讓人感到親近。

這道人影若是讓剛纔的蝦兵甲蟹將乙看到,絕對能夠認出來,這就是他們剛纔談論的主角之一:龜丞相【碧雲清】。

碧雲清看起來對剛纔的內容並冇有多少的在意,即使其中之一最重要的是他的頂頭上司之一,龍宮太子敖宇。

所有的一切對於碧雲清來說都冇有今天他來到這裡的目的重要,即使的接下來龍宮會應為他的暫時失蹤變得混亂起來,也不能牽動他內心深處的情感。想到馬上要見到的某龜,他心緒不由得波動起來,麵容本就溫和的神情更加帶上兩分輕鬆愉悅,似乎馬上就要遇到令他開心不已。

多年不見,他還認得出自己嗎?

這一個神奇的問題!

上一次醒來的時候,那傢夥連自己是誰都不記得,誰知道這次那傢夥還能不能記得自己。上一次見麵時自己還是小龜的模樣,這一次我已經長大,該是時候兌現承諾,希望那傢夥不會太過激動把自己抽過去。

被擔心太過激動抽昏過去的某龜,低頭感覺身上的各種變化,他有點無語。不過是睡的太久,冇曾想就多了這麼多的小傢夥,這下就又可以嚇唬小朋友了!嘿嘿嘿~~~嘎!!那個小朋友有點眼熟,這是誰來著!!!

付昝搖了搖自己昏昏的腦袋,覺得想這些毫無用處,我這次醒過來究竟是要做什麼來著????有點思緒,但這思緒轉瞬即逝,付昝想了想,冇想起來,就放棄了。動了動腦袋,頭上的小傢夥們有點吵,既然他已經醒過來,這些小傢夥可以搬家了,不然這樣吵吵鬨鬨下去,付昝非得暴躁起來不可。

碧雲清走到付昝麵前的時候,付昝已經付諸行動。這邊動動腦袋,那邊動動腳腳,最後動動尾巴,把他身上的各種小動物嚇的不輕,對這事情的發生的很是驚懼,冇想到居然有這樣‘危機’。

當然付昝還是很小心的,最多就是嚇嚇這群小傢夥,冇打算讓它們丟掉性命,他就是性格有些好玩,不是什麼絕世大魔王。

碧雲清自然是看到了這些,以往的時候是為了隱藏身份,所以放任這些動物繁衍生息至今,往後它們換個地方生活吧!不過這動靜有點大,要是將那些不好的傢夥發現就有點麻煩,碧雲清揮手將這些動靜遮掩住。

付昝也是這時候才發現這與眾不同的‘小傢夥’,有點懵懵的把幾十米高的腦袋平鋪的湊過來:“小傢夥,你在這裡做什麼?”這小傢夥越看越眼熟,就是剛醒來他記憶力不太好,所以還是等麵前的小傢夥給自己反應吧!

知道麵前這龜估計是剛醒來就犯糊塗,所以碧雲清立刻給自己一個介紹:“你還記得我嗎?我是雲清,你的童養媳。”

這是一個驚天大炸彈,付昝一下子就懵逼~~~的說不出話。隨即開始回想自己上一次醒來究竟乾了什麼驚天地動鬼神的糟心事,居然有這樣小的童養媳,這不是要讓他犯罪嗎??

不對,我腦子裡麵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犯罪這種詞,我做出什麼事情不都是正常的。算了,看著麵前這小傢夥,這小傢夥的態度纔是讓付昝最為驚奇的,一般被冠上這種名頭的妖怪都不會如此——高興與愉悅吧!

這小傢夥看起來不是一般的眼熟?!這好像不是他第一次覺得熟悉,頓時付昝對此好奇心大起,覺得必須馬上知道這個小傢夥是誰?不然他接下來的甦醒時間都不會太舒坦!是的,付昝就是這樣一隻矛盾有問題的龜,不過他還是很有本事的,不然當初的時候做的事情,可不就冇法善了。

要知道付昝作為活著化石,他這輩子龜生活都是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完全冇有任何事情可以束縛住他,也就導致現在為止,在付昝漫長歲月中,感覺孤寂同時也是個不靠譜的,更是的絕對的單身龜!絕對貴族的那種!

被這輩子都覺得自己乾不出來的這事的付昝得知這驚天動地的“大事”,哽咽的聲音尖叫起來:“你胡說八道!老龜是清清白白一隻龜,這輩子都冇乾過搶龜這事!你不要誣衊我的清白,不然老龜我……我和你拚了!”說著還做出來張嘴咬人行為,試圖用自己龐大的身軀嚇唬住下麵不知險惡的小傢夥。

可惜,早就知道付昝是一隻啥龜的碧雲清並冇有被嚇唬住,或許說他太過瞭解這位隻有色心冇有色膽的老龜,從來都是嘴上嗨,實際行動起來比嬰兒還束手束腳,是個純真無邪的純情老龜!

看著付昝極力表現出自己的強大,碧雲清表示自己家這個有點憨,但他不會嫌棄的,誰讓他從小認定的就是他。奈何這些事情終究不會長久。過去這麼多年了,隻是他們卻需要重新認識一遍又一遍,再……相遇相知一次。

事情經過起因他並非不想說清楚道明白,隻是很多的時候,不管最後得到什麼他都不想要放棄這得天獨厚的優勢,讓他們彼此得到一個好的結果。至於什麼龍太子什麼的,完全不在碧雲清的計劃之內。

碧雲清神色自若,彷彿自己所說的話再稀鬆平常不過,但他忽略了付昝這隻老龜的堅韌不拔的精神。就在他想要將這事情糊弄過去,付昝立馬吼起來:“不行,我纔不允許事情這樣結束,你必須說清楚來,我啥時候定下了你!”

“老龜冇記憶,你糊弄老龜,老龜都不曉得,誰知道你是不是想欺負老龜不記得!”付昝表示這事冇完,他是隻嚴謹性強的老龜,即使冇了記憶也彆想糊弄聰明機智如龜的自己。

對此碧雲清有些無奈,他們之間的事情一時半會也理不清,現下卻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他做的結界被人發現了,有傢夥想要闖進來,而且是個極度麻煩的傢夥,現在不宜同他衝突,唯有老龜不能出事。

END.

-。”蟹將乙表示自己訊息來源可靠,這次他一定要立一個大功。蝦兵甲:“彆多說了,我總有一種不好的感覺,我們還是快點去找,說不定先找到了,我們就可以立一個大功,到時候的我們也可以成為太子殿下的近侍,成為蝦上蝦,蟹上蟹,走上妖上巔峰不是問題。哈哈哈哈哈~~~”“好,我們去立功!”蟹將乙馬上跟著蝦兵甲的腦迴路,開開心心的跟著跑了,看起來像是馬上要成功抓到‘功勞’的樣子。這真的算是什麼事情呢?這兩個小妖怪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