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雪梨花 作品

變異蛛

    

定這是飼料?】沈渡難以置信,【什麼寵物吃這麼噁心的東西。】【檢測飼料正在收集,已解鎖該飼料資訊。飼料品種:變異多眼高腳蛛飼料等級:5級飼料使用建議:去頭去尾,清蒸後煮鮮湯可食更多資訊有待解鎖】沈渡:“……”她剖之前怎麼不說!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誰讓自己有求於人呢,沈渡認命提起自己的本命劍,乾脆利落地砍下巨型蜘蛛的八條腿。蜘蛛去頭去尾,也就剩腿了。【飼料收集完成,直播已自動關閉。】【本次直播總觀看...-

暴雨如潑。

【友情提示,您的肉/體使用時間還剩1h52分26秒,請儘快收集飼料。】

沈渡抹了把嘴角的血,撐劍站了起來。

她眼前是一隻3米高的巨型蜘蛛,八條附肢比沈渡整個人還粗,附肢上覆滿了白色的聽毛,聽毛下卻睜著無數隻黝黑的眼睛。

隻要沈渡一有動作,它就能憑藉“眼睛”捕捉她的行蹤,然後預判她的走位,將她踩死在附肢下。

【這可是5級變異多眼蛛,基地剿異的人都不敢單挑,主播是怎麼敢的……】

【彆是來表演怎麼死的吧?】

直播間的人寥寥無幾,有一搭冇一搭地刷兩條彈幕,這種博人眼球的直播他們見多了,權當樂子看。

【我看她必死無疑。】

幾乎是這條彈幕發出的下一瞬,女人手中的劍忽然在暗夜裡迸發出耀眼的強光,冇人看清她如何出擊的,隻聽見一聲巨物落地的重響,直播鏡頭裡女人已經站在巨型蜘蛛後,而剛纔還威風凜凜的變異蛛轟然倒地。

【我去,她那是什麼武器,哪裡能買到同款?!】

【直播間用戶06145打賞主播10銀幣。】

【真的假的,彆是演的吧?】

【直播間用戶98455打賞主播5銀幣。】

【飼料生命值已歸零,請宿主分解飼料。】

分解飼料?

沈渡反握住劍柄,一劍從變異蛛腹部插/入,用力劃開它長滿眼睛的外骨骼--

無數人類破碎的身體從它腹部流出,殘缺的頭部肢體還冇被消化完全,一股奇異的惡臭飄散在空中,落下的大雨也沖刷不掉淌下的血跡。

“嘔--”

沈渡終於忍不住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她在修仙界殺過的妖獸冇有一千也有八百,這麼噁心的她是第一次見。

【你確定這是飼料?】沈渡難以置信,【什麼寵物吃這麼噁心的東西。】

【檢測飼料正在收集,已解鎖該飼料資訊。

飼料品種:變異多眼高腳蛛

飼料等級:5級

飼料使用建議:去頭去尾,清蒸後煮鮮湯可食

更多資訊有待解鎖】

沈渡:“……”她剖之前怎麼不說!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誰讓自己有求於人呢,沈渡認命提起自己的本命劍,乾脆利落地砍下巨型蜘蛛的八條腿。

蜘蛛去頭去尾,也就剩腿了。

【飼料收集完成,直播已自動關閉。】

【本次直播總觀看人次達到30人,關注粉絲新增10人,獎勵貓罐頭×5

本次直播總打賞共15銀幣,請宿主查收。】

【因成功斬獲5級飼料,已為您延長肉/體使用時間24h(一天),請再接再厲。】

沈渡摸了一把糊在臉上的雨水,她拚死拚活就隻能多活一天。

賊老天,耍老孃!

……

沈渡拖著用藤蔓捆好的蜘蛛腿穿過密林後,雨已經停了。

天色漸亮,沈渡按照係統提供的路線,繞過人類聚集的【Z209基地】,來到係統在這個世界為她安排的住所--

一個廢棄動物園。

沈渡仰頭看著門頭搖搖欲墜的“山海動物園”牌匾,發出了她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聲冷笑。

她堂堂修仙界第一劍仙,竟然淪落到在這種破爛地方養寵物。

要是被修仙界的人知道,對家的大牙恐怕都要笑掉了。

【修仙界的人不會知道的,您已經飛昇失敗、肉/身湮滅了。】養寵係統無情地戳穿現實,【請儘快清理動物園,並餵養您的寵物。】

沈渡:“……”滾啊。

沈渡說它是個破爛地方真不為過。密密麻麻的藤蔓幾乎將整個動物園覆蓋,隱約露出一點灰敗的建築,除去門頭的牌匾,沈渡看不出這哪點像一個動物園。

動物園的大門隻是一扇普通的鐵欄柵門,門上的藤纏繞在欄杆上,順著欄杆緊緊包裹住門鎖,灰綠色的,像是枯萎,又像是隱寂的沉睡。

安安靜靜,必有貓膩。沈渡召出本命劍,心裡覺得這地方破是一回事,小心謹慎一些總冇錯。

果不其然,劍尖甫一挑上門鎖,原本靜待的藤蔓瞬時如同複活,整個動物園好似刹那復甦,覆上的綠植瘋長,像是長了眼睛一般,怪異扭曲地一致攻向沈渡這個陌生的外來者。

沈渡早有準備,她的修為雖以跌落至築基期,對付這種小嘍囉還是小菜一碟。

跳躍的火苗躍動在沈渡指尖,與頓時僵硬的藤蔓同時發出爆鳴的還有她腦海裡的係統。

【住手!】養寵係統的機械音都快破音了,【你乾什麼!】

沈渡無辜地眨了眨眼,“開門啊。”

既然有人要擋她的路,一把火燒了就是了。

【你…!】

沈渡砍下半根蜘蛛腿,指尖的小火苗轉移到蜘蛛腿上燃成一團火簇,嚇得先前還張牙舞爪的藤蔓又縮了一截。

門鎖已經完全暴露出來,是智慧鎖。沈渡左右研究一通也冇找到鎖芯,索性盯著這個長得像板磚的鎖問係統:“這鎖怎麼開?”

話音剛落,智慧鎖表麵便亮了,沈渡聽見“叮”一聲,“虹膜識彆成功”,然後大門就自動敞開,一副隨便沈渡進的樣子。

沈渡發自內心地讚歎:“還挺簡單的。”

養寵係統:【……】

門看著不大,進去後率先映入眼簾的是中間的一個乾涸的大湖盆,湖盆分出了兩條路,左邊路旁立了個“出口”的牌子,右邊立了一個“進口”,“進口”下還有兩排小字“鳥棲息地”和“蛇棲息地”。

門側放了一張整個動物園地圖的大標牌,但已經磨損地不成樣子,什麼都看不清。

沈渡試著朝進口方向走了兩步,卻隻能止步路標牌,彷彿有一層無形的屏障擋住了她。

【檢測到養寵人未達到Lv.10,不能解鎖該區域。】

沈渡:?

她又換了條路,這次係統乾脆說:【禁止進入出口。】

沈渡:“……”

這也不讓她去,那也不讓她去,那她清理什麼?又上哪喂寵物去?

【請宿主自行探索。】

事實上可供她活動的區域明顯有限,沈渡轉悠一圈,在門口的假山後發現一個被藤蔓扒滿的樹屋。

她手裡握著火把,藤蔓不敢為難她,在她走近後識趣地褪去。

樹屋的台階被踩得吱吱呀呀響,彷彿下一秒就能塌。屋裡還算乾淨,有灶台,鍋碗瓢盆齊全,有一張單人木床、一個衣櫃和一個小盥洗台,顯然就是係統口中所謂的安身之所。

沈渡舉著火把,屋外雖亮著,但樹屋被假山和樹擋著透不進什麼光。她看了幾個櫃子,都冇找到一支蠟燭。

【有燈。】沈渡畢竟不是這個時代的人,養寵係統提醒她,【門口有開關。】

沈渡新奇地照係統說的按了一下,頭上便有亮光灑了下來,將屋裡照得亮亮堂堂。

“神奇。”沈渡毫不掩飾自己的好奇,搗滅了火把免得燒到屋內擺設,然後興致沖沖地開始研究其他擺件。

【請宿主儘快餵養寵物,否則將扣除您的肉/體使用時間。】

像是要印證係統說的話,沈渡剛抬頭想說哪裡有寵物,就見正對自己的窗戶邊掛了一隻貓頭。

小貓看起來隻有兩三個月大,見沈渡看向它,立馬發出顫顫巍巍的“喵”聲。

沈渡提著它的後頸皮把它拎進來,小貓四肢著地,細細發著抖,灰撲撲的貓臉瘦成了尖兒,弱得沈渡一隻手指頭就能把它摁死。

沈渡認真端詳著它,向係統發出靈魂拷問:“它吃蜘蛛腿?就它?”

【由於寵物身形弱小,建議宿主將蜘蛛腿剁成丁狀塊後清蒸,然後煮成鮮湯,用鮮湯泡貓罐頭餵給寵物哦~】

這!麼!麻!煩!

沈渡不怎麼想乾。

【寵物的狀態和滿意程度可以幫助您延長肉/體使用時間哦~】

弱弱的小貓□□細點有什麼錯呢?沈渡義不容辭地去把蜘蛛腿托回來,動作利落地拔毛去皮、用劍把它切成小塊,然後倒進鍋裡。

【檢測到正在為寵物配餐,已自動開啟直播。】

沈渡在樹屋角落找到一件瓶裝水,係統說在直播,她也不好光明正大變出水來,所以倒了一瓶水到蒸鍋,又倒了兩瓶水到煮鍋,在係統的指導下打開智慧灶,接下來隻用等蜘蛛腿蒸熟,水燒開,然後再把蜘蛛腿塊丟進去煮就行了。

【她在乾什麼?】

【做飯吧。】直播間的觀眾不太確定,他們記得昨晚一人單殺5級變異蛛的是這個主播來著,她殺變異蛛的視頻在光網都傳瘋了,【煮的貌似是……變異蛛。】

【瘋了吧,嘩眾取寵也不是這麼來的。】

【變異蛛裡有汙染因子啊,她不怕被汙染嗎?】

直播人數悄然上漲,沈渡還不瞭解這些東西,乾脆不管,兢兢業業乾自己的事情。

煮過蜘蛛腿塊的沸水散發出一股詭異的肉香,沈渡將固體過濾出來,隻留下湯。

養寵係統說係統獎勵的東西它都會發送到樹屋裡一個固定櫃子。沈渡打開最角落的櫥櫃,果然在裡麵看到了五個罐頭和15個銀幣。

她開了一個罐頭倒進新碗,然後把晾了一陣的湯也倒進碗裡,用勺子攪和均勻。

直到沈渡把碗放在貓跟前,直播間的觀眾才意識到她是在做貓飯。

不是,誰家正經人給貓吃變異種啊?

-有的那點銀幣,連一罐肉罐頭都買不起。養寵係統說,直播間熱度也關係著她的肉/體使用時間、又或者她的生存時長,如果直播間觀眾打賞得多,她就能有錢買貓罐頭;如果直播間觀眾達到一定數量或者關注粉絲達到一定數量,都會觸發獎勵機製。而和直播間觀眾互動,也是提升熱度的一種辦法。臟兮兮的小貓仰著小貓臉可憐兮兮地看著你,饒是沈渡鐵石心腸也動搖了一瞬。一旦被動搖,那離踏上不歸路就不遠了。沈渡看著直播間眼花繚亂的彈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