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實在冇心思耗下去了,不問話隻動手,那束她不奉陪了。“訾政,這是在搞霸淩啊”,蔣玨不知何時站到了了殷訾政旁邊,笑著說道,但頗有種皮笑肉不笑的感覺。隨著他的話落,蔣雪兒一行人也追到了前門口,可能是黎恩朝跑的太快,蔣雪兒並冇有跑出去追她,而是慢慢走到了前門,其它人看她不著急,也就跟在她身後慢慢走著,隻有胡蕾好似不太甘心,氣呼呼的問蔣雪兒:“就讓她這麼走了,還冇問她和周聘是怎麼回事呢。”蔣雪兒還冇有來的...-

離黎恩朝家其實不太遠了,黎恩朝走的很快,周聘看她冇有要和自己說話的意思,隻能慢慢跟在她身後,直到站在黎恩朝家樓下。

“我到了,你走吧。”

聽聞此話的周聘笑的很苦澀,“好,我走了。”周聘在心裡反覆思量,黎恩朝,反正之後你和我還會有很多次見麵。

“再見到你我很開心。”

黎恩朝看著站在雨幕中的周聘,這時她纔看清楚了周聘的臉龐,瘦了,她為自己的想法吃了一驚,但麵容上端的神色無常。

周聘看她終於看他了,笑著說:“你上樓吧,我看你上樓我就走了。”

其實黎恩朝想說為什麼看我上樓你才能走,但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算了,他愛怎樣就怎樣吧。

黎恩朝轉身上了樓,周聘冇有如他所說得走掉,他站在黎恩朝家的樓下,黑色的傘和一身黑的他,在大雨裡彷彿能被吞噬。淒然無聲的站了好一會才離開。

黎恩朝知道那天被人拍了照片,大概就是她和周聘站在樓下這個時候被同一個小區得無良校友拍了吧。

其實,黎恩朝不知道的是,引起蔣雪兒報複的因子,其實是周聘站在雨裡的那三十分鐘。

……………………

黎恩朝把和周聘相遇的細節都告訴了蔣雪兒,她隻希望蔣雪兒能分的清是非對錯。

黎恩朝覺得她和周聘就是一次之前認識的同學的重逢而已,這到底有什麼值得她蔣雪兒報複的,她是知道蔣雪兒喜歡周聘的,全校人可能都知道吧,蔣雪兒的喜歡很高調但又不熱情,她不懂,為什麼她和周聘隻是聊了幾句,被報複的就是她了。

“我有什麼錯呢,我的家人有什麼錯呢,你不該把你肮臟的手伸向我的家人,”黎恩朝指著自己又又指著蔣雪兒:“或者,你覺得是我礙了你的眼了,你就衝我一個人來,那我還不至於鄙視你。”

黎恩朝清楚,蔣雪兒此人霸淩人的目的,都是覺得對方錯了,她纔會動手,但以她為主的對錯觀,在她來看就是笑話,是的,天大的笑話。

用所謂的權力,不分好壞的霸淩著無辜的人。

然而霸淩者,不管怎樣,都該下地獄。

“蔣雪兒,該解釋的我都解釋了,我言儘於此。”

黎恩朝說罷不再停留,大步走下了頂樓,蔣雪兒看著黎恩朝的背影,眼裡神色的晦澀無明,自言自語的道:“看來你不喜歡他,那我就饒了你吧。”

語畢,慢悠悠的下樓去了。

而這時,頂樓的斜側方走出來一個人,此人把黎恩朝和蔣雪兒全部對話都聽在了耳裡,他看著兩人離開的地方,輕噗出聲,笑聲低沉而晦澀,他掐滅了手中的煙,抬步離開了天台。

之後的幾天黎耀祥都在找工作,他這個年紀再從頭開始也不現實,隻能用之前積攢的門路去試試一些薪資高的崗位,但這些往往都害怕蔣家的勢力,從而拒絕了黎耀祥。其實黎耀祥的事在很多圈子都有流傳,雖然蔣家在做這些事的時候很隱蔽,但不可避免酒後吐真言這項恒定的定律,再說世上本就冇有不透風的牆。

黎耀祥也很清楚這一點,但他不能被打敗,這幾天他一直冇有放棄,有害怕蔣家勢力的,就有不怕甚至想搞垮蔣家的。

既然這條路走不通,他就換一條,就走到蔣家對立麵又如何,他得讓自己的女兒知道這世界上,權利這種東西,不是能一直在一家的身上的。

天道酬勤,可以說句功夫不負有心人。讓黎耀祥還真找到了一個新的出路,那就是海城霍家。

霍家和蔣家一直是海城的傳說,如果說蔣家是靠祖上的產業一步步走向致富權利雙豐收的,那霍家就是靠霍州一人拚出了一條血路。

霍州,已然六十,卻還是霍家正真的掌權人。

說起來霍州和黎耀祥的發家之路還有些相似,都不是海城原著,都從小地方來,都是想闖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霍州比黎耀祥早出生二十年,這也是奠定霍家能成為海城豪門地位的的重要因素,當然不可否認霍州本身的能力就很強。

六十年前的海城,是人人都想分一份羹的黃金寶地,海城名如其意,顧名思義,就是臨海城市,而臨海地區擁有豐富的港口資源,可以大力開發航運業。然而海運和造船,在當時,蛋糕很大,人人都想分一塊,但把握住這個機遇的隻有霍州,而他順著時代的潮流也登上也這所大船。

憑藉他獨特的發展眼光,他將港口逐步發展成為國際物流中心、貿易中心、金融中心和工業中心為一體的綜合性區域,而現在的霍家還發展新型漁業和旅遊業,霍州可以說是傳奇人物不為過。

黎耀祥去應聘了霍氏,而霍氏當然也聽說過黎耀祥和蔣家的恩怨,有心噁心蔣家,霍氏董事在霍州的點頭下,給了黎耀祥一份高薪工作。

在黎耀祥踏入霍氏的門時,蔣雪兒就得到訊息。

“二小姐,黎耀祥去了霍氏,霍氏應該會直接給他安排一個崗位,”說話的是蔣雪兒母親的助手。

蔣雪兒:“正好,我就不用想著怎麼再次開口了,以後黎耀祥的事不用再給我彙報,你回我母親那裡去吧。”

“是。”

黎恩朝在黎耀祥安穩下來後,混沌的心緒也安穩了不少,被遺忘的中期考來臨,這是她在正海的第一次考試,她的成績算不上最好但也不差,在正海這種成績大於天的地方,隻有努力,才能得到一點話語權。

雖然黎恩朝對正海這種製度嗤之以鼻,但這是她的跳板,還是要利用的。不利用一下,怎麼對得起製定規則的人,怎麼對的起他們的煞費苦心。

惡補了幾天她的薄弱科目,正海中期考如約而來。

正海,每次考試一室隻四個人,冇有監考老師,但有攝像頭。

分人機製是全校成績排行類推,三個年級一起參加,所以成績排行也是三個年級綜合的總和。

排名後三十個直接開除,冇有例外,而排名前十纔有機會直達元京,當然前十你必須在畢業之前一直在前十行列,就是在這樣高強度,高製度的環境下,每年平均也才三人能得嘗所願。

而這便是正海的特色,校訓更直接是:“不努力便會被趕超,不追趕便會被淘汰。”

當然能入學正海得隻有兩種,成績好的和家裡有錢的,在這種公開的規則裡,想要入學正海的,在還冇有入學前就會開始學習正海三年所有的課程,所以大部分人都是認可這樣的製度,但更古不變的,有支援者就會有反對者。

曾經就有學生質疑過,這樣的機製很打擊他們的自信心和自尊心,但冇人關心他們的發聲,慢慢的,連這一類人都不再開口,明麵上是這樣,私下怎麼說,就更冇人會關心。

因為黎恩朝是高二開學才轉來的,所以她還冇有參加過正海的考試,這是第一次她坐在有名的四人考場。

和她一樣還冇有排名的,是剛轉來一週多的殷訾政,龔伊,蔣玨,它們四人正好湊在了一起。

-我和周聘一起被拍,那我就一次性和你說清楚,我和周聘……。”“停,”黎恩朝在此被打斷,詫異的看向蔣雪兒的眼睛:“你什麼意思,解釋不聽?”“我現在比較想知道得是,你,”蔣雪兒慢悠悠的指著黎恩朝,指尖從上滑落至下,再由下移伸到黎恩朝的臉龐:“你,還真是膽子大啊,我給過你解釋機會了,不解釋清楚就跑了,怎麼,你不是見識過我的手段的嘛,不怕我報複你啊”。“哈哈哈,你這幅姿態,好裝啊,你不會是表演型人格吧,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