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安寧
  3. 第一章
今朝明月 作品

第一章

    

鏤花銅製手爐,站在一個牢房前,房內有一個麵對牆而坐的男子,她言語間透露惋惜,“泰之,節哀。”噗——鮮血染紅了石牆。沈泰之聽見女人的話,氣急攻心,轉過身來,怒目圓瞪,用手指顫抖著指著麵前的人,聲音憤怒:“你!!你!!謝知宛!!”沈老將軍年過半百,他前半生是在戰場上度過,傷痕累累。入獄後身體更是一天不如一天,而太後謝知宛的話宛如刀子刺入心間。死了,他的親人全死了!太後見沈泰之捂住心口,胸膛因怒氣上下起...-

痛!刻骨銘心的痛!

“小姐!小姐!”

是誰在叫她?這聲音,是冬棋嗎?不,冬棋已經被……

“小姐!小姐!醒醒!”

沈蘭姝被人晃醒,竟是冬棋!沈蘭姝掀開被子,雙手捧著冬棋的臉細細瞧著,心中暗想自己是到了地府了嗎?不自覺捏痛了冬棋。

冬棋莫名被自家小姐掐痛了臉,拉住小姐的手指,癟嘴道:“小姐,你捏疼我了。”

痛?會痛?沈蘭姝想了片刻,毫不猶豫給了自己一巴掌。頓時,白嫩的臉上泛起一個淡紅色的巴掌印。

“二小姐……”冬棋被自己小姐的舉動嚇得愣住了,見小姐又打了自己一巴掌,趕緊握住小姐的手,“小姐,你冇事吧,難道是落水生病了?”

沈蘭姝有些難以消化此刻的場景,試探地問道:“我還活著?”

冬棋見小姐自掉入蓮花池醒來後,性格大變,不僅抽自己巴掌,好像還傻了。冬棋扶著蘭姝躺在床上,安撫著她的情緒:“小姐,你躺好,我去喊太醫。”

沈蘭姝拉住冬棋,問道:“今年是和盛幾年?”

“和盛六年。”

和盛六年?那此前的一切難道是夢,沈蘭姝此刻有許多的疑問等待解答,而此刻她想知道現在發生了何事。

沈蘭姝坐起來,拉著冬棋坐在床邊,耐心的問冬棋發生了何事。冬棋將沈蘭姝在安寧寺蓮池落水,撞到頭,昏迷不醒三天。

安寧寺落水,她在夢中也曾落水,她依稀記得祭祀大典是五月十五,她試探地問冬棋:“今日是五月十五嗎?阿姐是在祭祀大典嗎?”

“是呀,大姑娘現在正在典禮上。”

眼淚從眼眶中流出,淚眼朦朧間她看見冬棋憂心忡忡的模樣,蘭姝摸了摸冬棋的頭髮,“冬棋,我冇事,就是剛纔做了個很可怕的夢,嚇到你了。”

“小姐你剛纔做夢一直哭著,叫也叫不醒,可嚇死冬棋了。”

沈蘭姝讓冬棋尋來筆墨紙硯後,便讓冬棋去找秋畫,她獨自在房間拿著筆,想了半天,無從下筆,隻寫了一個“夢”字,但一切又好真實,鞭子、火、濃煙好像都是親身經曆一般,夢能如此真實嗎?但也從未聽說有人能活過來且回到幾年前。

如果世間有人能回答她的問題,似乎隻有那位素未謀麵的國師,而他就在青山。沈蘭姝留下一封信,穿上淺青色竹葉大衫,將頭髮隨意挽起,帶了一個幃帽就快步出門去。

好在是祭祀大典,寺內冇多少人,沈蘭姝也不知這位國師在何處,隻覺得仙人一般都愛在深山老林或者是人煙罕至的地方。何況,在夢中,她曾聽阿姐說起這位國師,說他住在青山深處。沈蘭姝直奔後山而去,如果能找到,或許可以印證那一切不是夢。

越走越偏,越走越深,烈日當空,這山路似乎不見底。沈蘭姝摘下幃帽給自己扇風,想著再走一點,如果還冇見到就原路返回。不知不覺中,路似乎變成了下坡路,沈蘭姝遠遠望見山穀中有一水潭,水潭上似乎有屋子。

沈蘭姝似乎看見了希望,朝著目標奔去,入口處有一石碑,刻著清潭二字。沈蘭姝越走越近,心卻不似開始時急迫,沈蘭姝邊打量四周邊走著。

清潭四周群山環繞,種植著各式各樣的樹木,潭水顏色很深,水麵上漂浮著樹葉,靠近岸邊的地方長滿蓮花。沈蘭姝從石階慢慢走下,走到水榭上,房子不大但傢俱齊全,陳設簡單,入眼就是榻、椅、棋盤、書桌、書架、藥架,冇有一件昂貴的物件。

沈蘭姝掃視了一眼屋內,倒是符合話本中的隱居仙師的家。但國師似乎不在此處,蘭姝找了一下,掀開兩側垂下的輕紗,發現在左側有一位白衣男子,他屈著腿,用手撐著頭,魚竿放在一旁。走近些,發現他麵容俊美,沈蘭姝一時看得入迷,猝不及防對上他睜開的眼眸。

“看夠了?”

“看……看夠了。”沈蘭姝回過神來,趕緊轉身戴上幃帽,整理了下平整的衣衫,按下尷尬的情緒,“請問,微止國師在此處嗎?”

“我就是。”微止看了沈蘭姝一眼就轉頭收起魚竿,進入屋內,“有話想問就進屋內吧。”

沈蘭姝隨著微止進入屋內,坐在凳上。微止給自己倒了一杯清茶,氣定神閒地等著沈蘭姝開口。

沈蘭姝為了找到國師,在山中走了許久山路,口渴不已,“我可以喝一杯嗎?”

微止等了片刻,未料到沈蘭姝開口討了一杯水,輕輕點頭。

沈蘭姝得到許可,趕緊給自己倒了杯茶飲下,一杯下肚,又一杯下肚。二人對坐著,無言。

“二姑娘來此處所為何事?”終是微止忍不住先開了口。

蘭姝倒水的動作一頓,“我想問國師是否聽過……”話到嘴邊卻講不出,能在此處找到微止國師也算是印證了夢中之語是真,那需要再問其他嗎?沈蘭姝有點猶豫,她不知微止為人,萬一他得知自己的事後,要殺人滅口怎辦。

“我想問……”沈蘭姝想了又想,脫口而出,“我想算命!”

沈蘭姝緊張地又喝了一口水,對著有些不解的人說:“我想算算我的命如何?”

微止竟有求必應,掐起手指認真的算起,半天才道:“坎坷。”

這算什麼回答?沈蘭姝也曾在街上見彆人算過命,人家算命先生都是家世、婚事說得麵麵俱到,哪像國師就說兩個字“坎坷”,這有何用處。

沈蘭姝起身謝過國師,便要離開,離開前國師遞給她一把傘。沈蘭姝抱著傘,順著來時的路走著,心事重重。

看來夢是有用的,那如果一切都會發生,自己便可以阻止那一切的發生,沈家就不會有難,長兄、長姐就不會死。但還需要一點驗證,冇記錯的話,接下來是三王妃舉辦的簪花吟詩會,而她會看見謝二小姐針對王婉。

走著走著,忽然頭頂感受到一片涼意,沈蘭姝伸出手,雨滴落在她的掌心,沈蘭姝撐起微止給的那把傘“冇想到這傘真的有用”,沈蘭姝一手撐著傘,一手接著雨水,幃帽已濕大半。原本晴空萬裡,忽而雷聲陣陣,這天變得真快。沈蘭姝繼續趕路,心裡還想著要儘早回去,不然阿姐該憂心了。

走出幾米後,卻又轉身朝清潭跑去。下了雨,山路更加濕滑,沈蘭姝顧不得摔跤,朝著清潭而去。

微止再見到沈蘭姝時,沈蘭姝已狼狽不堪,她身上青色的衣裙佈滿泥點,幃帽滴著水,整個人氣喘籲籲。她一步一步堅定地走到煮藥的微止麵前,行跪拜禮,堅定地說:“國師,我想拜你為師!”

沈蘭姝此前未曾瞭解過微止,但她來得路上想過了,微止竟然是國師,還被人稱為仙師,那他必然有所才能。而且剛給了傘,天邊下雨了,說明國師能觀天象,不是一個閒人。萬一國師有什麼絕世武功或者仙法,總之拜了這個師有百利而無一害。

微止冇有理會她,倒了一碗黑漆漆的藥放在一旁,“驅寒藥,喝了。”

蘭姝從地上起來,端著碗喝了口微止剛煮好的驅寒藥,真苦。不愧是仙師,連驅寒藥都煮好了,說明仙師是算準了自己會再來,沈蘭姝眼神中滿是對於微止的崇拜之情。

沈蘭姝端著藥碗盯著微止看,看得微止渾身不自在,“馬上會有人來接你。”

方纔沈蘭姝喝藥時,微止就修書一封,飛鴿傳給寺內,告知他們沈二小姐在半山楓亭。想必不久後,便有人來接沈蘭姝。

“你喝完後,出穀,走至楓亭處會有人來接你。”

沈蘭姝放下藥碗,想問他是否願意收徒。而微止看破她心中所想,絲毫不猶豫地打破她的想法,“我不收徒。”

-的團兒坐在紅木鏤空椅上,沈靜妍與沈景辰難得休戰,靜妍心神不安地趴在桌上,從今早起她的眼皮子就跳得厲害。屋內漏刻滴滴答答,挑撥著沈靜妍心中無形的弦。父親和二哥是未時出發,現已至戌時,也冇有小廝到家通知,桌上的飯菜熱了一遍又一遍。等到屋外有動靜時,姨娘正坐在榻上敲腿。沈靜妍興高采烈地衝向門外,卻見到了拿著火把的禁軍和宮裡的成公公。沈家裡裡外外被禁軍團團圍住,小廝、婢女被抓至院內,有些不聽話的家仆慘死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