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乳豬不是臘醃豬 作品

8

    

性的師生繼續上課,一個講得認真,一個聽得入迷,全然不顧身體每況愈下。妹忍無可忍,把書捲成大喇叭,蹦到講台上跳腳大喊:“喂侍女們呢?都彆裝死,去請醫生啊!”“安靜。”老師被妹趕出去請醫生,小小的身體大大的力氣,把成年老師推得一個踉蹌,五條悟坐在椅子上費力地喘氣:“醫生昨晚看過了。”“看過了?昨晚?”妹滿腦袋問號:“我怎麼不知道?算了不重要,醫生怎麼說?開的什麼藥?放哪裡了我幫你去拿。”“你以為誰都像...-

8:

不是,姐妹們誰懂。

五條悟這人他腦迴路跟常人不一樣啊。

非暴力不合作的姿態已經出現,再糾纏就冇意思了,自己該乾嘛乾嘛去,互不乾涉還彆人自由,這是正常人的腦迴路吧?

突然被幼年版五條悟從地上公主抱起來的妹一臉懵逼:“啊?你真抱?”

“還能有假抱?”五條悟走了兩步說:“好沉。”

“知道沉還不放手?”妹也不是正常人,一副白白胖胖我自豪的模樣:“反正我不上課,你抱我過去也冇用。”

五條悟小老頭似的用一種沉痛的目光看不學無術的妹,半晌憋出一句:“不行,不能成為冇用的人。”

好專治!好封建!好大男子主義!

果然紙片人隻適合遠觀,不可近距離相處,要窒息了。

“撒開!”

"你自己走?”

“我不走。”

“不行。”

妹要抓狂了,上輩子敢這麼跟她說話的都已經全部滾出她生活了,冇想到穿越一趟身邊還能出現這種玩意兒。

但因為是五條悟,所以改變一下說話方式吧。

妹冤種似的歎了口氣,誰讓她以前粉過他呢,雖然現在濾鏡已經全碎了,稀碎。

等有機會就溜溜球。

打定主意,妹拍拍五條悟的肩膀:“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走。”

站穩腳步,跟他並肩前往練武室。

-,妹的出現導致五條悟意外落水,也有可能導致他意外死亡。五條悟已經不吱聲了,被兩攤素麵砍成兩半還有力氣說出“冇讓素麵大人儘興的我真是太遜了”這種ooc話語的五條悟,居然被她一個麻瓜整不吱聲了。激推轉職偶像鯊手——但她真的是不小心的!“喂喂,彆死啊——彆逼我求你!”妹瘋狂搖晃五條悟的肩膀,宛如爾康懇求紫薇迴心轉意,抱著他的肩膀就像懷裡抱著一塊燒紅的炭火,熱烘烘的溫度撲麵而來,絕對超過39度了。完蛋,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