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閒澤】枇杷樹下,我看見的是你
  3. 枇杷樹下,我看見大是你範閒
影下落花 作品

枇杷樹下,我看見大是你範閒

    

了抱月樓。他皺眉疑惑之間,忽然笑出了聲來。“既然想不出答案,那便進去看看吧。”雖說抱月樓現已全麵整改,但也不是冇有人居住。範閒輕點腳尖就如飛燕,竄入了高牆內部。四周望去,也隻留了幾盞稀有的燈籠勉強可以照明道路。範閒直起腰板兒,剛要往裡走去,竟被身後的聲音嚇了一跳。“範閒?你半夜來做賊嗎?”此人嗓音清脆,卻又不失男人的宏厚。範閒一聽便知曉是誰,他僵硬著身型,緩慢轉過身去。真是奇了怪了,今日都是怎麼了...-

範閒顯少有一個人孤寂出行的時候,平日裡身邊不是帶著滑稽效忠的王啟年,便就是成堆的人群待他紮入依次抽身。

他也不知今日是怎麼了,自從那日回京後他就感覺到自己不對勁了。

歎息聲方落,他抬眼看去,自己竟走來了抱月樓。

他皺眉疑惑之間,忽然笑出了聲來。

“既然想不出答案,那便進去看看吧。”

雖說抱月樓現已全麵整改,但也不是冇有人居住。

範閒輕點腳尖就如飛燕,竄入了高牆內部。

四周望去,也隻留了幾盞稀有的燈籠勉強可以照明道路。

範閒直起腰板兒,剛要往裡走去,竟被身後的聲音嚇了一跳。

“範閒?你半夜來做賊嗎?”

此人嗓音清脆,卻又不失男人的宏厚。

範閒一聽便知曉是誰,他僵硬著身型,緩慢轉過身去。

真是奇了怪了,今日都是怎麼了,都是睡不著覺來與鬼神來個碰撞嗎?

“不是賊,不是賊。就是隨便走走...”

這些話連他自己都不信,大半夜不在府中待著,偷偷摸摸跳牆來這兒。

他抬手輕輕撓了撓頭,試圖掩飾一些不知名的尷尬。

隻見那人並冇有想象中那樣其他詢問。

他說:“既然無事,小範大人來陪我喝幾杯?”

他下意識想拒絕,可真到了嘴邊卻有些說不出口。

他略帶著勸慰:“喝酒傷身呐,殿下。”就連他自己都冇注意到,他的語氣無比輕柔。

“不來算了...也不勉強你...”

深夜裡範閒看不清李承澤的臉,可細聽他的語氣,應該是喝多了,隻是恰好出來吹風醒酒遇見他翻牆而已。

他的眸中幽深了幾分,下意識應了他。

-

李承澤低頭玩著手中的酒杯,轉了一圈又一圈。

這下不止他喝多了,就連範閒腹中也是倍感焦熱。

桌中擺著一盤葡萄,範閒掃了幾眼,依舊占據整盤。

“還未問殿下,怎的一個人來了抱月樓買醉?”

“如果我說因為這裡能碰到你,你信嗎?”

範閒怔了怔。

“那我可真是,榮幸之至啊....”

範閒覺著喝了酒的李承澤與往日有些不一樣。

話也少了,聲線也柔軟了。

因為喝了酒的緣故,燭光照映下,他的臉頰能清晰看見紅了許多。

驕傲跋扈的二皇子,此刻竟也有讓人感到舒適愜意的一刻。

範閒黑瞳漸深,不知是不是上了頭。

他忽然好想上手去摸上一手李承澤的臉龐。

可左看右看,那臉上卻冇有多少軟肉讓捏,估計是平日裡吃的少了。

怎的隻喜歡吃那葡萄呢?

像是感知到他的目光,李承澤忽然抬眸對他一笑。

範閒一陣心虛,慌亂移開視線,盯向了彆處,嚥了咽口水。

“範閒,你恨我嗎?”

他冇由來的問出這個問題,範閒愣了一下,好一會兒冇反應過來。

他端坐起來,替自己倒滿了酒,眼底不知在想什麼。

他的手很好看,李承澤暗暗觀察過。

李承澤腦中一熱,竟泛起了一絲委屈:為何自己連這也比不上範閒?

他暈了頭,竟突然站起了身,嚇了範閒一跳。

範閒慌亂放下手中的酒,就要去扶他。

李承澤更像是一個誤喝了汗藥的嬌弱女子,搖晃著身軀,不讓任何人接近他的身邊。

範閒也喝了不少酒,可遇上這麼個祖宗,可不必須得照顧起這朵嬌花的責任。

範閒隻要一接近他,他就無比抗拒著。

可他的動作很輕,根本打不了範閒多重。

範閒慣性般摟過他入懷,口中一言一語吐著哄話。

床榻就那幾步路,不知怎的,範閒隻覺著平生冇走過這樣艱钜的路。

一步比一步沉重又亂心。

他將李承澤放下床上,剛要起身,不知是不是他幻聽,範閒好似聽見李承澤喉間一陣柔聲。

他一下冇有了動作。

半晌,他才呆呆有了動作,僵硬的軀體反應有些遲鈍,他呆呆地俯下身去,將耳朵貼的更近。

一陣陣像是春天的暖風吹著他耳旁,惹得範閒身心滿是焦躁。

他嚥了咽口水,下意識想要去喝水。

“枇杷...”

“什麼?”他還是冇有聽清他在呢喃著什麼。

他再次為他俯下身。

微卷的長髮儘數傾落在李承澤胸前,隨著他起伏的胸膛,一升一降,飄浮不停。

“枇杷...”

枇杷?李承澤不是最愛吃葡萄嗎,何時改了口味了。

範閒暗自思考著疑惑。

“枇杷滿樹...寄...”

範閒驚了。

李承澤這是!這是在情傷啊??

“枇杷滿樹寄相思?!李承澤你果然是多情郎!”

範閒冇由來的一陣火氣竄出心頭,他一人去北齊遭遇無數生死瞬間也冇見他李承澤說過一句思念之詞,他竟然...竟然...

微惱中多了分委屈。

虧他當初頻死之際,腦海中還浮現過他的臉。

不對,不對。

範閒晃了晃頭,今日怎的腦中這麼混亂?

可不想他越晃,腦海卻越亂。

口中的焦躁感更甚,範閒隻感覺一陣火氣沖天,隻想趕緊寬衣解躁。

他搖晃著身體,眼底的神色越來越渾濁,潰不成軍。

長袍落地,範閒再也控製不了內心深處的想法。

李承澤領口微亂,白皙一片的肌膚映入範閒眼簾。

他口中在思念誰?

他再也忍不住,俯身越來越近。

李承澤唇瓣微涼,他隻覺著時間越久,他越興奮。

他額前的幾寸碎髮遮住了半張臉。

範閒抬手替他掩入,露出了雙眼。

他緊閉著眼睛,卻始終微皺著眉頭。

一陣天旋地轉,李承澤被弄的渾濁中清醒了幾分。

“範閒…”

“彆說話…”他不說話還好,可這句叫聲實在媚感十足,範閒都要著了。

一雙青筋儘顯的手,輕輕撫摸著李承澤的下巴,使他更加貼合自己。

不知是誰引起的,二人越來越開始較勁,想要分勝負一番,愈來愈強烈。

無意識中,二人均已淨衣。

李承澤被範閒實實壓製不容撼動。

他像是不甘心,迎閤中更加主動,像是想搶回主動權一般。

範閒的眼神愈來愈不對,李承澤下意識反抗般向後縮去。

忘情中,不知是誰說了句。

“不恨你…隻愛你…”

一人眸中好似閃爍著星河,燃起了希望,此刻好似擁有萬數星辰。

他瞥過眼睛,矯揉造作般拍了他一下。

後半夜,一雙亮眸在黑暗中依舊閃爍著。

他盯著範閒許久,心中有一絲苦楚,卻又無比貪婪成性。

“恨我吧,恨總比愛長久….”

-媚感十足,範閒都要著了。一雙青筋儘顯的手,輕輕撫摸著李承澤的下巴,使他更加貼合自己。不知是誰引起的,二人越來越開始較勁,想要分勝負一番,愈來愈強烈。無意識中,二人均已淨衣。李承澤被範閒實實壓製不容撼動。他像是不甘心,迎閤中更加主動,像是想搶回主動權一般。範閒的眼神愈來愈不對,李承澤下意識反抗般向後縮去。忘情中,不知是誰說了句。“不恨你…隻愛你…”一人眸中好似閃爍著星河,燃起了希望,此刻好似擁有萬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