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幺四 作品

第 1 章

    

我在轉學第一天就被他的魅力征服了。那是一個悶熱的午後,蟬鳴聲很響,我因為無法適應新生活而失眠少覺,頭腦發暈地躺到了醫務室裡想吐。流川楓額頭冒血地推門進來了。後來我聽說他其實是打球被人撞倒,摔破了皮。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敲門的聲音很有節奏很好聽,說話的聲音也慢吞吞冰涼涼的剛剛好,門被推開以後,他露出的那張俊俏的臉龐更是滿分。太帥了。宛如一陣清風吹過,涼爽了我悶熱發暈的世界。他離開以後不久,我也休息...-

00

在流川楓第一次主動回過頭牽我的手以前,我以為我會當一輩子的舔狗。

01

我的名字是小森飛鳥,關於我與我男朋友流川楓的故事,那得追溯到很多年前的初中時期。

由於年代太過久遠,戀愛故事中很多細節我已經記不清楚了,但有一件事情,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那時候的流川楓,完全就是校園男神級彆的人物。

我並不是一開始就知道這件事情的,我指的是,他這與眾不同,備受青睞的校園地位。

我是個轉學生。

還是從另一個遙遠的城市轉來的。

我對流川楓一無所知完全合理。

但是我在轉學第一天就被他的魅力征服了。

那是一個悶熱的午後,蟬鳴聲很響,我因為無法適應新生活而失眠少覺,頭腦發暈地躺到了醫務室裡想吐。

流川楓額頭冒血地推門進來了。

後來我聽說他其實是打球被人撞倒,摔破了皮。

這個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敲門的聲音很有節奏很好聽,說話的聲音也慢吞吞冰涼涼的剛剛好,門被推開以後,他露出的那張俊俏的臉龐更是滿分。

太帥了。

宛如一陣清風吹過,涼爽了我悶熱發暈的世界。

他離開以後不久,我也休息夠了,離開醫務室,結果巧合地經過了籃球場,看見他麵不改色,包紮著傷口還繼續運動的場麵。

這恰好又踩在了我的審美點上——

帥氣冷酷而沉靜的運動健將!

這個男人渾身上下每個點都是我喜歡的樣子!

我對他一見鐘情!

……結果,就是因為這莫名其妙,突如其來的洶湧好感,本該回教室的我就這麼被硬控在籃球場邊一小時。

我蹲在角落裡一眨不眨地盯著流川楓打球整整一小時。

我甚至都不知道時間過去了一小時!

流川楓在這個過程中偶爾回過臉來看了我幾眼,而我絲毫不感到羞怯,他一旦將視線轉移過來,我就跳起來站直身子,奮力朝他招手。

一開始,他冇什麼表示,後來表情似乎變得有點疑惑。

等到練習結束,他走過來,問我:

“我們認識?你找我有事?”

……他和我說話了!!!

他和我說話了!!!

我差點當場暈厥過去。

很難控製住自己的表情,我睜大了眼睛,開心地怎麼也壓不下嘴角,語氣飛揚,兩隻腳也忍不住踮了起來:

“我們剛纔在醫務室見過!”

“有事?”他的表情還是冷冷的,有種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滿不在乎。

“冇有冇有,”我連連擺手,雖然他的態度很冷漠,但還是踩在我的審美點上,我美滋滋地笑著回答,“我就是想認識你,我叫飛鳥,小森飛鳥,你是幾年幾班的?”

流川楓:“……?”

“告訴我嘛,”看他隻是露出困惑表情,並不作答,我合起雙手做出可憐的神態請求,“這是我一生的請求了……我不會做奇怪的事情的!我就是想認識你!求求你了?”

他的球衣上其實已經寫上了他的名字,我說著說著,就忍不住轉過眼看他的球衣,流川楓順著我的視線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文字,沉默片刻。

大概是意識到就算不告訴我也冇有用,又或者是出於什麼彆的理由……流川楓的腦迴路不是一般人能摸得透的,總之最後他答應了我的請求,告訴了我他的班級。

我開心地攥緊了拳頭大喊“好耶”,立刻原地轉了一圈,裙襬跟著飛揚起來,他毫無波瀾的臉又露出一點困惑,似乎難以理解我的精神狀態,而我笑嘻嘻地和他道:

“你剛纔看見了嗎?我的裙子飛起來了!我超喜歡這樣轉圈的,因為我是飛鳥,這樣很像飛起來吧?”

說著說著,我又轉了一圈。

而流川楓木然的:“……哦。”

然後就抱著球走了,徒留我一個人在原地:“……?”

這就是我們的初見。

順帶一提,後來我被班主任臭罵了一通。因為我從醫務室消失了一個小時,他差點以為我翻牆從學校逃跑了。

然後他問我到底去哪裡鬼混了。

“對不起老師,”而我誠實地和他道,“我在體育館看見了一個帥哥……然後就……”

“……小森飛鳥!!!”班主任暴怒。

“對不起對不起!”而我在他的怒火之下,狼狽地抱頭鼠竄,吱哇亂叫,“我再也不會這麼做了!大人!請放過小的!!小的知錯了啊!!!”

這風趣十足又誠意滿滿的道歉隻獲得了一半的諒解,班主任最後大發慈悲決定不會通知我的家長,但需要我打掃走廊公共衛生區一星期。

我感激極了——雖然在籃球場罰站了一小時,又要回來罰掃地,但我和頂級心動選手互相認識了啊!

這點代價,值了!

02

後來我和流川楓說了我被罰掃走廊的事情。

他還是那樣,總是冇什麼表情,聽完沉思片刻,恍然大悟:

“怪不得你總是拿著掃把和我打招呼。”

我:“我在掃地啊……”

他卻道:“你當時很像勒索錢財的不良,我還以為那是你的武器。”

我瞪大了眼睛:“……你認真的嗎?”

他點點頭,肯定地道:“態度很可疑,所以我每次都不和你打招呼,想繞開你走。”

“可是我每次都有追上去……!”我驚呼。

“所以更可疑了,”流川楓補刀,道,“你的眼神,很凶。”

我:“……”

拜托!我精心製造的相處場景在這傢夥眼裡到底是什麼畫麵啊?

崩潰。

說好的我們是浪漫愛情喜劇故事呢?怎麼摻入了奇怪的東西啊?

03

認識的一開始,我一直以為我們有雙向奔赴的趨勢。

當時的我完全不知道流川楓覺得我長得太有攻擊性,像不良……我確實長得像惡毒女配,我承認,但不管怎麼說,都不至於像勒索同學的那種校園惡霸吧!

我已經很努力地在和他表達友好了。

比如說他每次一出現在走廊另一邊,我一看見他,就會馬上放下手裡的打掃任務,扛著掃把,過去找他:

“嗨呀!流川同學!!!”

他通常都隻是默默看我一眼,不作聲,眯著眼睛,困困的。

流川楓總是一副冇睡醒的樣子。

怕他睏倦中撞牆,我忍不住湊近他一點……當然還是維持了基本社交距離的。

“我,小森飛鳥,記得吧?”我一邊問,一邊盯著他的步伐,時刻準備著把可能撞牆的他拉回來。

……話說他真的好帥。

我盯著他的臉總是會情不自禁地入迷,然後鬼迷心竅地提問:

“話說你能不能……唉,算了。”

差點想問能不能莫名其妙做一下我的男朋友。

太唐突了,還是不問了。

我們的對話通常就這麼結束了,他到班了。

我含淚目送他離開。

……

“所以,”在我回憶完我們的相處後,流川楓總結,“你真的很像來和我要錢的。”

我感到非常冤枉:“……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啊!!!”

流川楓還是呆呆的,若有其事地道:

“嗯,我也不能確定你到底有冇有這個意圖,所以在你正式開口向我勒索之前,我並不打算說什麼。”

“這就是你當時對我那麼高冷的理由……不等等,我真的不會勒索同學啊!!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我悲哀地輕輕一捶桌。

不敢用力,怕手疼。

04

所以是什麼時候,流川楓纔開始覺得我說不定是個好人,對我觀感轉變了呢?

我這麼問他。

他思考片刻。

“天台的時候。”然後他回答。

我迷茫了:“什麼天台?”

“有一天中午,”他說,“你在天台吹風。”

我還是冇印象:“然後呢?”

“像飛鳥一樣。”他言簡意賅。

我卻還是不太懂:“……啊?”

我本來就是飛鳥啊。小森飛鳥。

流川楓卻冇有急著解答我的疑惑,而是自顧自地思索了一會兒,突然道:

“這麼說來,我也是。”

——也是一見鐘情。

——不是隻有你在單方麵地愛戀。

微妙的畫麵反覆開始在腦海裡回放。

藍天,白雲,陽光,迎麵吹來的風,屋頂聚眾吃著午餐,喧鬨的同學。

穿著藍白製服的少女,踮著腳,走在天台正中花壇的邊緣,臉上帶著微笑,兩手張開,裙襬飛揚,眼角餘光注意到他的一瞬回過頭,燦爛地笑,奮力招手,眉眼彎彎,語調上揚:

“流川楓——!”

像籃球離手後投入籃筐的瞬間,飛鳥一樣的自由肆意,輕鬆快樂。

小森飛鳥對流川楓一見鐘情。

流川楓對“小森飛鳥”也是一樣,突如其來的一見鐘情。

——是個很不錯的女孩子。

會突然有這種想法,沖淡之前覺得她可怕又莫名其妙的印象。

愛情的萌芽大概就起源於這樣兩顆心互相靠近,開始有了共鳴的瞬間。

-這就是你當時對我那麼高冷的理由……不等等,我真的不會勒索同學啊!!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人了!”我悲哀地輕輕一捶桌。不敢用力,怕手疼。04所以是什麼時候,流川楓纔開始覺得我說不定是個好人,對我觀感轉變了呢?我這麼問他。他思考片刻。“天台的時候。”然後他回答。我迷茫了:“什麼天台?”“有一天中午,”他說,“你在天台吹風。”我還是冇印象:“然後呢?”“像飛鳥一樣。”他言簡意賅。我卻還是不太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