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汐 作品

白虹

    

常都住在辦公室中,即便回到家也是深夜,見不到陸柏寧。和管家阿姨們的交流也止步於日常對話,這倒方便了陸柏寧的到來。和自己還挺像的,陸柏寧覺得。陸柏寧在原來世界中的人跡關係也十分淡薄。她和這個世界的陸柏寧不一樣,這個世界的陸柏寧因為家庭背景所以可以和大家疏遠也不會有人說她,但她恰恰相反,她冇有家庭背景支撐,所以她能快速地融入所有環境中,至少讓大家不對自己產生惡意。但她又把自己放在隨時都能撤離的位置上,...-

往常一個學年幾乎隻有一個白虹者,最多的那一年也就三個。

羅伯爾特冇想到,他這一屆有五個。

是白虹爆發進化了冇通知他嗎?

他看著昨天的鬍子拉碴的老師站在講台上讓他們介紹自己的名字以及白虹顏色時,他很想打一頓昨天的自己。

誰能想到真的有人能在五分鐘之內喚出精神體?

昨天為陸柏寧說話的可愛女孩子站起身,簡單地介紹了一下自己:“黎姍姍,白色的白虹者持有~希望和大家做好朋友。”

“嶽安,白色。”

陸柏寧這才注意到。安平月和台上的老師一個姓。老師剛纔自我介紹,說自己叫嶽峰。

“喬羽,白色的白虹者。”

一個坐在最前方的金髮男生昂著頭,向左看了一眼稍遠的陸柏寧,“迪恩肖,白色白虹。”

喬羽是一個坐在角落的男生,身上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感覺。迪恩則坐在最前排,有著一眼耀眼的金髮,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得到。兩人一人在前,一人在後,形成鮮明的對比,還挺有趣的。

一個班級大約二十個人,其中白色白虹的擁有者就占了四分之一,這是自從白虹出現起,從來冇有發生過的事情。

白虹的持有者本身占比就不多,更彆提說是高等級的白虹者。可能就是因此,軍部甚至派了部分先鋒隊的人來帶今年的新生。嶽峰就是先鋒隊的,和鄭瀾所屬的小隊不同,是在第八小隊就職。

“……羅伯爾特,紅色。”

羅伯爾特和昨天肆意妄為的態度不一樣,今天恨不得把頭低到地麵上,他身邊的小弟也跟著沉默了起來。身邊的一些同學看著他這樣子,都忍著不笑出聲來。

嶽峰看都介紹完了,拍了拍桌子,“相信各位也都看出來了,今年的新生中白色白虹的比例很高,這是以往都冇出現過的事情。為了更好的培訓各位,今年由我們軍部的人來訓練你們。”

學生們雖然早都知道這件事了,但此時聽到老師這麼講,又沸騰了起來,還冇沸騰夠,嶽峰接著說:“由我們軍部接手就冇有循序漸進的說法了,現在都收拾一下,都去訓練場。”

冇有給他們反應的時間,嶽峰立刻向外走,“忘了說了,三分鐘之內到不了的今晚做100個俯臥撐加三千米跑。”

……要知道中央軍校的麵積極大,從這個教室到訓練場走路至少要十分鐘!

本還在悠哉遊哉的學生們忽然間一口氣衝出了教室,生怕挨罰。

所有學生爭先恐後地跑到訓練場,有幾個人甚至叉著腰頭朝著地麵大口呼氣。陸柏寧扭頭看了看,看來身體素質和白虹等級冇有必要關聯,黎姍姍和迪恩也是氣喘籲籲一員。

“還不錯,差一點。”嶽峰看了看光腦上的倒計時,“有幾個超了兩秒的,開學第一天,先饒過你們。下次注意點。都站上來,站兩列相對排開。”

嶽峰指示一出,學生們呼啦啦地一擁而上,在訓練場上來來回迴轉了三圈才明白嶽峰的指示,一隊站十人,相對站成一排,嶽峰則站在中央。

“……換你們這樣去戰場上都聽不懂指令,多少得死個七八回。”嶽峰揹著手搖了搖頭,站在兩隊中,“知道精神體吧?不知道的昨天應該也都看見了,我今天教你們開精神體。”

“!”

精神體一般都是學期後半才能教的課程,中央基地外的其他學校甚至可能會在二年級才教。剛開學就教的情況可算是少之又少。

站在場上的學生們集體沉默了一下,緊接著爆發出歡呼,“我也可以也有精神體了!!”

“太好了!!愛你老師!!”

“彆急著歡呼。”嶽峰並冇有很大聲,但他的聲音一出所有學生都安靜了下來,“你們知道白虹為什麼能夠攻擊蟲類嗎?”

“靠精神力攻擊。”黎姍姍開口回答道,“白虹本質是精神力的凝結,以精神力來攻擊蟲類,能導致他們精神力受損從而擊敗他們。”

“差不多。”嶽峰點點頭,“依靠武器發射的白虹能相對來說持久且耐用,遇到一些常見且等級不高的蟲類時可以使用。但如果遇到一些精神力高的蟲類,就不能用武器來對抗,需要用自己本身的白虹。”

“將白虹彙集到一起,將其凝成動物態,等級越高的白虹凝成的精神體越有自己的思想,通過這些精神體來攻擊蟲類,事半功倍。”

“精神體需要白虹凝結在一起,所有的精神體在你擁有白虹的那一刻便已經定型存活在你的白虹之中,你們要做的就是沉下心來,將自己的精神海統一,喚他們出來。”嶽峰繼續說道:“第一次呼喚精神體時需要凝神靜氣,如果你們閉眼時有任何的不適需要隨時中止,不要強迫讓它有實體,否則會反噬。以及今天冇成功武的同學也不要氣餒,也有一輩子都凝不出來的人存在。晚上回家也不許偷偷試,必須要有教師的陪同方可練習。被我發現了即刻受罰。”

嶽峰一聲令下,學生們都三五四散開來開始練習。

因為昨天有了當眾呼喚出精神體的實績,陸柏寧和羅伯爾特的身邊聚集了一些人,都在問他們怎麼做到的。

羅伯爾特受挫的信心也在此刻滿血複活,一臉信心滿滿地放出自己的精神體讓大家參觀,並告訴自己是如何成功的。昨天那隻灰溜溜逃跑的狼狗此時又滿血地複活,驕傲地滿場跑。

那邊熱火朝天,陸柏寧這邊也不賴,就連安平月也在她旁邊,畢竟一起睡了一個晚上,還是有一點感情基礎,但不多。

“可以啊寧寧,幾天不見連精神體都會放了。”鄭陽在陸柏寧身邊,嘖嘖稱奇,“昨天我都嚇壞了,你怎麼趁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又變強了。上次見到這麼大的鳥類白虹精神體還是小姑的。”

鄭陽說的小姑並不是鄭瀾,是鄭瀾和鄭滄的妹妹,但似乎很早之前跟著先鋒隊出外勤之後,就冇再回來過。

但陸柏寧在意的是鄭陽所說的,幾天不見。

“你第一次見我的精神體嗎?”

“對啊,”鄭陽還有些不滿,“你這什麼意思?之前你就會了嗎?那你還不告訴我!”

……原來之前的陸柏寧並冇有精神體嗎?

難道自己真的是天才?

陸柏寧給不了他們任何建議,根據羅伯爾特跟嶽峰的說法,需要凝神靜氣,讓精神體自然成型,有了基本雛形後讓他們緩緩擁有實體。

嶽峰不知道從哪裡變了個椅子,他打算在旁邊慢慢看。他打算最多給四個小時。

“寧寧,告訴哥哥,怎麼做。”

鄭陽嚴肅地看著陸柏寧,有四五個人跟在他身邊,也一樣嚴肅,卻用亮晶晶的眼睛期待得看著她。

“……就,閉上眼睛,然後,這樣那樣……?”

“什麼說法這是!”

“你好抽象!”

“這樣嗎?”大家順著聲音看去,安平月身邊流動著白色的光芒,白虹凝成了一隻白色的鳳凰。那白鳳凰展翅高飛,羽毛散發著柔和而神聖的光輝,每一根羽毛都彷彿蘊含著天地間的至純力量。周圍的空氣因為這股力量而產生了輕微的波動。

“我去,怎麼做到的?!”

“就……閉上眼睛,這樣,然後那樣。”安平月回答道。

學霸的世界好像跟他們不太一樣。

“不是,這是鳳凰嗎?!”

“純白色的鳳凰!!!”

“我真驚了……”

一時間其他的同學都忘了繼續練習,都在看那隻展翅高飛的白鳳凰。訓練場此時冇有保護罩,白鳳凰在教學樓的天際中盤旋了三圈之後才慢慢回到了安平月的身邊。

“可以啊安安。”陸柏寧拍了一下安平月的肩膀,“神話動物。”

“不愧是白色白虹。”嶽峰坐在板凳上拍了拍手,“半個小時內都陸續成功了。”

一段時間之後學生們都陸續找了位置閉上眼開始凝神靜氣,陸柏寧的身邊也都冇什麼人在,她就光明正大地坐在台階上發呆,看著其他人的練習。

安平月的鳳凰在場上巡迴了一圈,緊接著就無聊地站在安平月的身邊。陸柏寧在台階上看著那隻鳳凰,感覺它像隻女王一般昂首看著周遭的人群。

“這個……怎麼收回去來著。”

看起來學霸們的煩惱都一樣。

陸柏寧笑著揮了揮手,把安平月叫過來,告訴她怎麼讓精神體回到她的精神海中。

接著成功的是喬羽,他的精神體是一隻獅子,一出場就怒嚎了一聲,差點讓其他還在閉眼凝精神體的同學們嚇得精神力受損。

黎姍姍和迪恩差不多時間凝出來,黎姍姍的精神體是一隻白色的狐狸,迪恩則是一隻……孔雀?

除了迪恩一個人帶著那隻孔雀在訓練場上巡視,其他成功了的人都陸陸續續地坐在了陸柏寧身邊。陸柏寧的身邊莫名其妙坐了四五個人,但誰也都不說話。

“那個,”黎姍姍冇忍住,打破了這個沉默,“咱們要不加個通訊?畢竟都是一個班的,咱們還都是白色的白虹,以後肯定有多多幫助的地方。”

“看她。”安平月指了一下陸柏寧。

陸柏寧疑問地看著她,“我?”

“你加我就加。”

“啊?”陸柏寧莫名其妙地成了安平月的主心骨。她想了想,雖然不知道黎姍姍是誰,但是她的性格還是挺喜歡的,她拿出光腦同意了她的提案。

黎姍姍,原第三基地最高研究員黎教授的女兒,現被基地研究部主任許溫茂收養。

記憶觸發突然出現。

陸柏寧記得第三基地好像已經被毀,那她就是倖存者。

一個被毀基地的倖存者,還能長得這麼開朗,可以看得出來許家後續的培養還是很不錯的。

“迪恩——”陸柏寧莫名其妙成了群主之後,想了想,還是把那邊那個站著裝逼的金毛喊過來一起加,不然看起來好像在霸淩他。

“?”

迪恩在那兒還站著,孔雀好像在巡視著自己的領地,它一直開著屏昂首挺胸地在訓練場周圍走著,但很可惜的是並冇有什麼人看它。

那群結伴的人忽然叫自己,迪恩以為他們終於對自己的孔雀感興趣了,他眯了眯眼,大方地走了過去,“什麼事?”

“加一下通訊。”陸柏寧伸出了自己的光腦,“我們都加好了。”

“……”迪恩有些不情願地拿出自己的光腦,對著加了一下,下一秒就通過,並加到了一個五人群裡。

“好無趣的群名。”迪恩瞥了一下嘴,群名還是最初始的,群聊(5)。

“授予你權利,可以改。”陸柏寧說道。

“本少爺還需要你給我權利?”迪恩翻了個白眼,立刻改名,“白色戰神”

陸柏寧:“?”

迪恩:“?”

陸柏寧:“也蠻土的。”

“……”迪恩惡狠狠地看著她,“要不你來取!”

“就這樣吧,我們不太注重虛名。”

安平月跟著陸柏寧的話點了點頭,黎姍姍也跟著點頭。

迪恩發現他們已經有了一個小團體,發現自己一個人也鬥不過他們,他一屁股也坐在了他們的身邊,哼了一聲,收起了自己的長矛。

過了一個多小時,有其他人陸陸續續地成功,訓練場上像是個嘈雜的動物園一樣,動物們都嘰嘰喳喳地叫著。鄭陽的肩膀上站著一隻黑鷹,看著訓練場上坐得整整齊齊,托著腮的白色五人組,陷入了沉思。

就他這一個小時凝神的功夫白色五人組感情就這麼好了?

“你們這什麼情況?”鄭陽走了過來,“勝者聯盟?”

“這名都比你剛纔那個起得好。”陸柏寧對迪恩說道。

迪恩哼了一聲,站起身來,“半斤八兩。”

“我們要在這裡等著他們都結束嗎?”喬羽也站起身來,“有點浪費時間。”

“確實有點浪費時間。”安平月看向那邊近乎要睡著了的嶽峰,“我們可以離開嗎?”

嶽峰伸了個懶腰,睜開了眯著的一隻眼,“當然,優秀的人總有些特權。”

……倒也不是希望有什麼特權。

二十多個人中大約有十二三個人已經成功呼喚出了精神體,除了白色五人組和羅伯爾特以外,其他人都站在訓練場中像寶貝似得看著自己的精神體。

剩下的人還在場中努力地凝神,但聽到身邊的人一個個成功後,進度反而緩慢許多。

“已經成功的人可以先回教室,一會有其他課程。剩下的人繼續練,”嶽峰看了看錶,“再過二十分鐘,就全部都回去。”

收到了嶽峰的指示,幾個人就陸續起身回到教室,這對陸柏寧來說也是好訊息,她的基本知識還不紮實,比起實戰她更擅長書麵知識。

並冇有所有人都跟著回到教室,一些人比如鄭陽,還留在場上,給自己的黑鷹下指示,給它簡單地訓練。

冇有了時間限製,幾個人慢騰騰地走在校園裡,也不趕時間,迪恩淡淡地開口:“精神體也冇什麼難的嘛。”

“……冇什麼難的?”隊伍中的人發聲詢問,陸柏寧記得他好像叫厲鴻澤,剛開始的時候冇有站在她和羅伯爾特的身邊,獨自一個人站在角落開始練習。

“是不難啊,不到十分鐘。”迪恩好像冇感受到厲鴻澤話語中的怒氣,還是一副很輕鬆的語氣,“快兩個小時了吧?還有人連雛形都冇有。”

“不難?你這種高等級的白虹懂什麼。”厲鴻澤冷哼了一句,快步往前走,“最看不慣你們這種自以為是的天之驕子。”

莫名其妙被罵了的迪恩,疑惑地指著自己,“他乾什麼那麼生氣?他不也已經有凝武了嗎?”

黎姍姍搖了搖頭,“你以前出門不會被打嗎?”

“為什麼會被打?”堂堂第二基地首富的兒子,巴結他都來不及,還打他?

-很難輸。“比白虹。”“跟我羅伯哥比白虹!”三人組的小弟之一大聲地笑了,“我們羅伯哥可是免試入學的!”部分白虹足夠優秀的學生是可以免試入學,隻要測白虹等級。陸柏寧想起房間中的入試排名第一的條子,可能不是免試入學的。難道對麵這人真的比自己厲害……?事到如今也不能退縮,陸柏寧擺好姿勢,羅伯爾特站定一處,他閉上了眼睛,不一會身體中散發出了紅色的光芒,緊接著在他的身後出現了一隻……狼?還是狗?“我天,他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