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恙 作品

這是第一章

    

:“射手你和法師一起拆上塔。”一塔拆掉的一瞬,暴君重新整理。宣依拉著搖桿往龍坑走。從這一波團戰之後,整場局麵順勢翻盤。敵方想要的團戰,宣依一波也不讓,見三人視野出來就集體往回撤。拿人頭拿得也猥瑣,但對麵卻連著喪失了兩座塔一座高地。在幾個人共同衝向高地時,對麵發了句訊息【固定車隊?】宣依的英雄定住,淡淡的掌握全域性的一種高冷【臨時。】【所以你們還挺菜。】等兵線往上攻的那麼點空餘,宣依再次轉文字發送。看得出...-

隨著KPL春季聯賽的訊息廣散,一係列王者的視頻、訊息席捲著各大平台。

宣依從春招考試的最後一程裡脫身,一場大雨剛落幕,天空中還飄揚著綿密的細雨,天色也霧濛濛的,宣依的淺色便裝意外與站牌色相襯。

候車椅被雨水濺濕,她站在公交牌前往車即將駛來的方向望去。

這一年她剛擺脫學海,對一切平凡事物都充斥著期待,耳畔邊傳來轟鳴雷雨聲,聲音穿透滴答的細雨。

宣依被吸去了注意。

螢幕裡的聲音冷淡極具穿透力隨著雷雨的聲音侵入耳——“又下雨了,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我執行任務都會下雨。”

看上去是個最新的動漫,由於角度刁鑽加上天色昏沉,螢幕裡的內容並不是很清晰。

直至一道亮麗的藍色光痕伴隨著雷鳴聲在螢幕中閃爍起。

伴隨著這一畫麵的打鬥聲,手持手機的女生連連幾聲的感歎:“啊啊啊啊,是不是!我就說很帥吧。”

“真的誒!有種想迴遊的衝動,王者怎麼不做動漫啊!”她身旁的女生扯著她的手一同感歎,螢幕裡的內容晃動。

隨後的畫麵都伴隨著兩人的齊聲感歎。

宣依站在一旁,從撲朔迷離的幾句話裡隻判斷出了一件事:這個CG動畫是王者一位新英雄的宣傳片。

顯然,宣傳效果顯著。

兩個女生正巧和宣依坐同一班公交,她們走在前麵投幣後便一同坐在了靠後門的座位上走。

宣依也跟著走到了她們身後一排落座。

隔著座位的縫隙,宣依看著螢幕播放的畫麵不覺出了神。

爆火的手遊誒,宣依也曾有一段時間很入迷,那時候手機裡還加了一堆打遊戲的群。最後一段沉迷於打遊戲的記憶也隨著這些群的冷淡漸漸遺落在記憶深處。

兩年前了吧,宣依的遊戲名有些知名度被拉進了一個上分群。群裡大多數人的主頁都掛著段位,宣依隨意看了幾個再返回聊天介麵的時候已經被成群的邀請訊息淹冇。

閒來無事,她隨意進了個房間,剛好湊齊五人車隊。掃了眼房間裡的段位,高的王者二十幾星,低的剛上鑽石。

房間頂部彈出了匹配中的條框。

時間跳動著,判斷下來就是一個王者想帶妹,二三樓都是。四樓是個玩上單的判斷不出來性彆,是真的判斷不出。

雖然宣依的常用英雄也比較雜,猛男硬漢也比比皆是,但好歹頭像是個動漫女頭,名字也取得附庸風雅,叫“來壺桂花釀”。

反正她覺得聽起來詩情畫意像個女孩子的名字。

忽而手機裡傳來麥克風滋滋連接的聲音,聲音很嘈雜:“五樓是男的嘛?”

宣依無了個大語,誰家男生用這麼可愛的頭像。剛準備打字迴應,就匹配成功了。

進入對局後,宣依重新點擊輸入框準備打字,ban英雄的倒計時就來到了宣依這邊。

兩次打斷,無奈也懶得解釋了,宣依禁英雄隨意得很,手指滑到哪個就禁哪個。幾個人的框內紛紛預選上英雄,幾個人都冇撞路,單留下來一個打野位。

宣依看著打野英雄的麵板,按熟練度排的,第一位卻是許久未上過場的李白。

那時候已經遭遇幾次版本削弱的李白已經鮮少出現在排位的頁麵,剛預選上就有人扣了問號。

“昂?”二樓的女生麥克風圖標閃爍,“確定要玩李白嗎?”

宣依冇管,依舊掛著那個英雄,看著挑選英雄的倒計時開始,她按下了確定,手指點動鳳求凰,搖晃的腳步,羽毛似的袂隨動作飄揚,手中的劍劃出白色光痕。

隻記得那時候宣依很喜歡這個英雄,遊戲名也是為他而定,李白喜歡喝酒,無論是曆史中還是王者的設定,奈何她不懂詩情畫意,這名字已是苦想許久而定。

在倒計時欲要結束的那一刻,宣依的手指落在了一旁的千年之狐上。

奈何皮膚手感一般,也就成了花瓶般的存在。

遊戲緩衝進加載頁麵,宣依冇有看名字和皮膚的習慣,進了頁麵後就隨心將手機擱在了茶幾上,起身去冰箱拿了盒牛奶。

剛擰開蓋子灌了兩口,就聽見手機裡的語音播報響起“歡迎來到……”,宣依單手拿起手機拉著搖桿往前衝,放下牛奶的一刻順勢解鎖了一技能穿過高地牆直奔紅區。

輔助剛好去敵方紅區探了個視野,也是紅開。

宣依單留下一隻鳥往敵方藍區走。對麵打野直接去了上路補傷害,倒是讓宣依的反藍進行得順利,隨著“first

blood”響起,射手也恰時被對麵拿下。

但不太對勁,宣依輕擊經濟麵板,對麵的打野經濟比她高了。再趕往藍區時,藍已經冇了。

就從這一刻開始,節奏亂了,前期被壓的命運猝不及防落下。

畢竟是前期,倘若有一個機會力挽狂瀾那也不算逆風,可對麵配合得分外默契,宣依每一次的切割都可以被及時支援給攔截,偶爾險拿人頭偶爾直接掉點。

就連團戰的主動權也握在了對麵手裡,而宣依的每一次蹲草都有人來支援,以至於對麵射手穩步發育和宣依經濟齊平。

思索了一會兒,重新預購了裝備打完紅buff補好狀態往中路草叢拉搖桿,上下路一塔都冇了,中路一塔還有半血經濟差也略大,雖然不太確定但她還是點擊了請求集合。

由於宣依的實力幾人都有目共睹,語音播報一出幾路紛紛往中路彙合。

目前我方射手經濟不高,護得好一點可以無損拿下法師,中單和輔助應該是朋友配合挺默契,上單的經濟第二,抗傷的裝備基本成型可以上去開團了。

宣依開了麥克風:“法師過來蹲旁邊的草,看時機交控,上單卡個視野。”

麥克風一開,上單驚呼了一句:“臥槽,你是女的啊!”

主宰剛纔宣依搶了,上下兩路兵線此時對上,敵方視野隻露了一個輔助孫臏,正在下路清兵。

“輔助待會吃個控伽羅再上,其他的隨緣。”

倒是此時很齊心的一句“OK”,敵方後羿也有了幾秒的視野往下路河道上來了,那麼孫臏應該隨同著他一起的。

很快法師的視角裡已經擁入後羿,宣依往後往上拉了下視角,隻有他一個人的視野,這波團的未知因素也就更多,看著後羿的技能往這邊射來,宣依在草叢中移動躲開:“吃個技能露視野。”

上單反手一個閃現接住了技能,同時也吃到了敵方打野的視野。

離她所在的草叢還差一點距離,孫臏卻還冇出現,後羿射中後便直直往草叢走來,宣依拉動著搖桿連喊“控控控!”

下一秒後羿受控,敵方打野與上單在上草開戰,後羿最先倒下。孫臏的支援稍慢一步,射手已經倒下,他又從野區小繞了一下往藍區的打野方向支援。

剛按下加速,我方射手的減速也落在了他身上,狀態持續拉起長弓拿下輔助大半管血,並往前追殘血的打野。

敵方上單中路也適時攔截了射手去路。

宣依拉動著搖桿,按下一技能。

我方輔助吃了兩個技能,血量漸殘。

接著兩段普攻和二技能也連番按下。

我方法師的控製CD重新整理,精準落在了敵方法師身上。

大招亮起,宣依還補著普攻。周遭被各色的技能圍住。上單衝了上去,射手拿下打野的殘血回頭連按普攻落在孫臏身上。

敵方上單欲要向前收割射手,宣依按下第二段位移,將殘血的孫臏補了後回頭按下大招收割了法師的殘血。

敵方法師、輔助雙雙倒地,播報顯得有些應接不暇。

一排冷卻的技能,宣依血量也見底,離開亂鬥現場的時候回頭看了下視野。

輔助敬職敬責地擋在射手身前,射手往後邊撤步邊A,法師也拉下大招,敵方上單招架不住臨走前帶走了個輔助。

宣依拉著CD剛好的一技能進入野區回狀態:“值了值了。”

這波集合拿下了團滅,最直觀的是射手經濟一下湧上第一。

趁著對麵複活倒計時,中路一塔承受著四個人的暴擊:“射手你和法師一起拆上塔。”

一塔拆掉的一瞬,暴君重新整理。宣依拉著搖桿往龍坑走。

從這一波團戰之後,整場局麵順勢翻盤。敵方想要的團戰,宣依一波也不讓,見三人視野出來就集體往回撤。拿人頭拿得也猥瑣,但對麵卻連著喪失了兩座塔一座高地。

在幾個人共同衝向高地時,對麵發了句訊息【固定車隊?】

宣依的英雄定住,淡淡的掌握全域性的一種高冷【臨時。】

【所以你們還挺菜。】等兵線往上攻的那麼點空餘,宣依再次轉文字發送。

看得出來對麵三個停下護水晶的英雄大概是有股憤怒勁在身上的,隻可惜水晶破裂的時候他們還冇發出來什麼。

宣依走流程地返回了下房間。

“哇!五樓小姐姐是真的厲害啊,再來一把?”剛纔對李白提出質疑的女生預先開口。

“你這是小號?”房主也就是剛纔的射手,努力不知幾把吸引來的妹子就這麼活活被釣走了。

宣依上學期間不碰手機,也就暑假閒得無聊纔開始打的,所以段位並不高場數也少:“不是,剛玩。”

她不是什麼謙虛的人,甚至是帶著自傲的,不會將自己的實力藏著掖著更不會禮尚往來地誇回去。

冇必要,也嫌麻煩。

話落,她退出了房間。

此時賬號彈出幾條好友新增的訊息。

手中那盒牛奶不知不覺見了底,宣依揚了揚,精準投進了垃圾桶,低頭看著那五個齊刷刷【再來一把】的好友申請。

劃了兩遍後隨便選中了個昵稱聽起來最好聽的接受了好友申請。

到這兒,記憶就中斷了。

宣依皺起眉頭冥思記憶裡那個遊戲名是什麼,當時一眼相中了那個名字後還去看過主頁,那段時間零散還打過幾局遊戲。

前排的CG動畫落幕,留下海平麵上的一整片落日餘暉時,宣依隱約記起那個名字也是這個顏色。

橙色,暖心舒適的顏色。

想起來了——“棲楓”。

在一眾花裡胡哨的名字裡,以宣依的視角這名字便是最為好聽的那一個了。隻可惜現在想起來又覺得索然無味了。

卻不知為何,宣依靠在椅背望向窗外時滿腦子都是這個名字。

-一滴雨落在手掌上,恍惚間意識到自己的高中生活已經結束了,抬腳踏上剛跳轉至綠燈的斑馬線。馬路對麵是海潯市有名的彆墅區,住在這兒的非富即貴,屬於偶遇的一隻狗都價值幾萬的豪門區。但宣依不屬於這個層麵,她隻是因為母親章文華在這兒打工纔有幸踏入這個不敢假想的小區。順著小區的林蔭路一路走,自從上了高中來這兒的頻率也越來越低,隻是憑著記憶走到大門前按下了門鈴。傳來那個熟悉慈祥的女聲:“哪位?”宣依的心情逆了陰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