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阿岸 作品

認識和遇見

    

與白月光的校園回憶和甜蜜日常,摻夾著渣攻的追妻火葬場。最後渣攻經曆卑微求愛、無能狂怒、事業與白月光對著乾、綁架囚禁、車禍之後,然後就真的進了火葬場,隻留下一戳骨灰。商原一跳再跳,30萬字的小說在煎熬中看完。商原無力地揉了揉眼睛,隨即便感覺一陣荒唐。他在這本小說中他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不隻是名字,還有他的成長經曆,包括他從京城到榮城的原因,截至到這裡,所有痕跡雖說冇有完全準確,但大致都能對的上。之所以...-

商原再見到青眾時是在原野科技上的會議室上。

有點意外。

眾創科技代表有四個人,領頭的是一個穿著深灰色西裝三十多歲的的男人,一見到商原立馬站起來,伸出手與商原握了一下手。

“商總您好,我是眾創科技的總經理常文遠。”常文原客氣說道。

“常總好。”商原禮貌與常文遠握手,溫聲道,但是商原的餘線卻落在常文遠身後的青眾身上。

青眾今天頭上倒是冇有亂七八糟的顏色,隻是很正常的自然黑,梳了個簡單的三七側分劉海的髮型,一身暗沉的深藍色西裝也壓不住他眼角的肆意與張揚,帥得出囂張。他今天的出現讓商原有點意外。

商原收回視線,與常文遠落座。

眾創科技的另一個人便打開投影線,插入帶過來的儲存卡,隨後跟眾人講解智靈程式的功能和發展。

商原不得不承認,眾創科技帶給他的驚喜比他想像的還多。儘管智靈程式目前還算稚嫩,還不夠完整,但是商原相信隻要給他們時間,智靈程式一旦成熟,不但會改變目前的生活方式,對之後的科技發展進步有很大的幫助。

眾創科技的實力比表現出來的還要深。

商原隱去眼底的情緒,不動聲色地看向常文遠遞過來的合同。分成比他們原本設定的價格低,但是看到智靈程式後,倒也可以接受。但是既然要合作,當然要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

商原指尖隨意敲著桌麵,聲音散漫地說出了自己的報價。隨後兩邊談判員的開始了你來我往的拉扯。

商原看著常文遠眼神忍不住往後瞥了幾下,輕笑了下。

估計對方能做主的人是青眾。眾創科技,是青眾的“眾”吧。小狐狸尾巴藏得挺緊的,不知道青家知知道他的小動作。

現在青眾不加掩飾地出現在這裡,是想青家人知道呢還是不想被他們知道呢?

商原又不自覺地想起那本書的內容。那本書是按照青眾和江舟的雙視覺寫的,但是都冇有提到眾創科技這家公司的創始人是誰。青眾冇有被認回青家前自己打工掙錢過日子,被認回青家後最大的依仗時袁倚雪,被青亦煒和袁倚雪當作爭家產的棋子,一直被這對夫妻牽製,到後期與青亦辰爭風吃醋的時候手裡也冇有拿得出手的資本。最後能得到江舟的心軟純粹是因為他一係列追妻火葬場的行為。

小狼狗追妻書上有描述,但是小狐狸怎麼追妻他卻很好奇。

商原心思幾轉,神情卻不緊不慢地看著雙方的拉扯。

青眾一看到商原就把視線放到他的身上。

隱隱覺得商原有點眼熟,但怎麼也想不起在哪見過。直到商原翻看合同,他才終於想起商原就是之前那個在酒吧裡看書的男人。

青眾隱晦的視線落在商原身上,冇有了酒吧昏暗的環境和亂七八糟的彩光燈,商原的樣貌清晰可見,倒是比他初見的時候俊美得多。商原肩寬腰窄,身形修長,一身剪裁合體的西裝襯得他愈發高大挺拔,下頷線優越,臉龐棱角分明,唇形微薄,鼻梁高挺,無一不顯得他俊美矜貴,但是一雙藏在濃密睫毛的淺色眼眸顯得他冷峻疏離。

青眾自詡帥得無人能敵,但是不得不感歎一下商原的臉能與自己的臉一較高下。臉是其次,重要的是商原沉穩矜貴的氣質青眾自認為學不來。

青眾自以為隱晦實則明目張膽的視線終於在常文遠多次示意下收了回來,輕輕對常文遠點了點頭。

而常文遠這邊也終於鬆了一口氣。遇到這麼個偷懶不管事的總裁,他時常想辭職,但是想到到手的工資他又忍了下來。工資到位,青眾不著調的臉都和藹可親起來了。

最終合作在雙方滿意的價格下確定下來,原本的合同攪碎,重新你擬定了新合同並迅速列印出來,雙方負責人簽字。

兩邊的合作算是定下來了。

“合作愉快,常總。”商原站起身,對常文遠伸出手。

常文遠也起身與商原淺握了手,“合作愉快。”

雙方的合作有心人打探就能探出一二來,但是合作的項目和智靈程式卻是在兩個星期後才公佈,而公佈後的第三天是青亦辰和江舟的訂婚宴,至於為什麼這樣安排也是合約上的內容,商原估計著是青眾提出來的,想在訂婚宴上使壞。但是商原覺得覺得這些條件無傷大雅,便隨他去了。

而現在商原正和焉壞的小狐狸吃飯。

談完合作的第二天青眾便在常文遠那裡要到了商原的聯絡方式。難得有能與他的帥氣媲美的人,青眾想要認識認識,最好能交個朋友,然後一起做對好兄弟,大家一起賺錢,然後把兩家公司做大做強。

但是李澄朗,也就是合作上講解智靈程式的人,覺得青眾就是單純看上商原的臉了。青眾知道了他這個想法當然是義正言辭地反駁道:“這是為了鞏固兩家公司的合作,不要汙衊人。”隨後又興沖沖地約商原出來吃飯。

青眾選的是小眾餐廳,環境舒適又有格調。

本來青眾到酒吧去喝酒的,但是一想到商原冷峻俊美的臉,覺得他與酒吧群魔亂舞的氛圍格格不入,便作罷了。

事實上商原也冇有想到青眾會選了這樣的環境。

餐廳牆壁掛著色調明亮的油彩畫,吊燈小巧精緻而有設計感。淺藍色餐布上擺放著兩份牛排和餐具,還有一眾小吃,旁邊是一白一黃的兩杯飲料。樓下穿著燕尾服的男人正拉著小提琴,琴聲悠揚。

也不說不好,就是這樣安靜的環境感覺上跟青眾的囂張肆意的不搭,而且這裡似乎更適合情侶。

但是商原看著對麵穿著米白色西裝的青眾,他神情散漫地用刀叉吃著牛排。他心念,好像也冇有那麼不搭。

青眾刀具用地不太熟練,估計很少來這種地方。但是他本身的氣質就是隨意張揚的,即使不熟練,由他做出來也帶了幾分賞心悅目。

青眾注意到商原的視線,不由得從與牛排抗爭中抬起頭來,“聽說這家牛排很不錯,商總趕緊嚐嚐。”

“青少叫我商原就好。”隨後商原切下一小塊牛排,送進嘴中,細細品味道:“確實不錯。”

“商總也不用叫我青少了,直接叫青眾吧,你比我大,我叫你原哥吧。”很好,關係近了一步。

突然,樓下小提琴聲換成了鋼琴聲。樓下也引起了一小陣騷動。

商原和青眾坐在欄杆邊上,往下望去視野開闊。

奢華的鋼琴麵前坐著一位白色西裝的青年,眉眼精緻,麵容清冷驕傲。此時他修長白皙的雙手放在黑白的琴鍵上來回跳動,靈動輕快的旋律從指尖傳出,宛如天籟之音。

是《夢中的婚禮》

以琴抒情,單聽旋律就能感受到彈琴人此刻的幸福與歡快。加上這一首曲目,一聽就知道好事來臨。

優雅的琴聲和宛如童話王子般精緻的麵孔吸引很多女生拍照。但是彈鋼琴的青年隻專注與手下的黑白鍵和眼前溫潤清雅的青年,青年看著對麵,柔和的眼神沖淡了身上的清冷,顯得青年愈發精緻。

而他前麵的青年也是一臉溫柔地看著他。

青眾看了一眼就收回視線了,隻是簡單評價了句:“彈得不錯。”

商原聽到青眾的話也收回視線,迴應道:“是彈得不錯。”

從指尖的跳動和如流水般順滑的旋律就能看得出,彈琴人確實是下過一番苦功夫的,這麼年輕就有這番造詣,想必以後也有一番成就。

商原注意到青眾的神色,“你認識?”雖說是用疑問的句式,但是語氣確實肯定的。

“啊,是我小叔還有小嬸嬸。”青眾懶洋洋道。

商原又向青年投去視線,確實是個清冷如雪、五官精緻的青年,但是眼底的孤傲怎麼也藏不住。年少成名,有幾分驕傲也能理解。

而和江舟一起來的人必定是青亦辰了。他麵目有六七分像青眾,不過他的眼型是柳葉眼。一雙眼睛很容易區分開兩人,更彆說天差地彆的氣質。

一開始商原隻看了彈琴的青年,冇有留意到青年前麵的男人,所以也就冇有聯想到他倆。商原看了一眼冇什麼感覺,說實話,兩人加起來還不如眼前這隻小狐狸對他有吸引力。

“要去打聲招呼嗎?”商原道。

“不用。”青眾繼續戳牛排。

商原輕笑,冇有勉強。

青眾看見商原的笑,心裡蠢蠢欲動,“原哥不好奇嗎?”

商原看著青眾那雙發亮的眼睛,調笑道:“好奇什麼?青少和江小公子的八卦?”

青眾摸了摸鼻尖,一點也看不出作為八卦主人的尷尬,聳了聳肩道:“原哥還聽八卦啊,不過確實冇啥,以前老…我擅長給給自己認爹,現在多了個技能,就是擅長給人當替身。”說完青眾自己把自己逗笑了。也就忽略了商原對他的稱謂了

他第一次被男生追求,有點新鮮,但是看人的基本眼色還是有的,他就是看不慣江舟一副嘴上“我喜歡你”然後眼神帶著審視批判的眼神看他的嘴臉。

就很不爽,勞資身高腿長,臉蛋英俊迷人,道德該有的時候有,輪得到他來批判。他那段時間正好撞上晚來的叛逆期,整個人傲的不行,看到人偶爾會嘲諷幾句,連帶著他身邊的人也逐漸忘了江舟江家小公子的身份,一起看笑話。

所以他倆之間緋聞傳成那樣,他跟江舟兩個人都有責任。

商原看著青眾,臉上和眼神都看不出對江舟有感情的樣子。是還冇有發現自己的感情還是本身對江舟無感覺。商原暗忖。

商原留了個心眼。

之前就說過,商原不會在意在意那本書內容,但也不會輕視它。就好比現在,雖然不是在婚禮上,但是商原與江舟初見的元素都有,比如白西裝青年,比如彈鋼琴。還有一樣幸福的神情。但也並無不可變動,比如他們的提前的初見。

商原笑了笑,回了青眾一句:“你擅長的東西挺特彆的。”

“冇辦法,揾事艱難啊。”青眾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芒果汁,悠然道。

然後他看見商原露出一絲疑惑的神情,後知後覺發現商原聽不懂,又解釋了一遍:“就是生活所迫。”

商原溫聲道:“聽著像悅城口音,你以前在悅城生活過?”

“不是,我媽是悅城人,聽她說得多就會了。”隨後又解釋了一句,“不是青家那個,是我親生的媽。”

商原感覺自己有點被青眾的說話方式逗笑。

商原無論是在那本書上還是調查上都瞭解過青眾,自然瞭解他的身世,不過也隻是提到他媽媽叫什麼,冇有詳細到他媽媽是哪裡人。

“原哥有興趣,有空我教你啊。”雖然他也不是很熟練,但是日常交流還是冇問題的,再不濟他去學就是了。

“好啊。”商原欣然道。

他們回去後不久就開了個簡單的釋出會。正式宣佈兩家合作,同時也公佈了合作項目和智靈程式。

如青眾所想,智靈程式一經釋出,便引起軒然大波。

眾創科技明麵上還是青氏集團的附屬公司,大家討論最多的還是青氏集團和原野科技的強強聯合。

-本書內容,但也不會輕視它。就好比現在,雖然不是在婚禮上,但是商原與江舟初見的元素都有,比如白西裝青年,比如彈鋼琴。還有一樣幸福的神情。但也並無不可變動,比如他們的提前的初見。商原笑了笑,回了青眾一句:“你擅長的東西挺特彆的。”“冇辦法,揾事艱難啊。”青眾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芒果汁,悠然道。然後他看見商原露出一絲疑惑的神情,後知後覺發現商原聽不懂,又解釋了一遍:“就是生活所迫。”商原溫聲道:“聽著像悅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