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阿岸 作品

合作與晚霞

    

他善後。所有人都不解江家小少爺為何對青家剛認回來不久的私生子情根深種,但是不少人都為江舟的付出所感動,就連青眾身邊的小部分紈絝都開始管江舟叫嫂子,當然大部分還是對江舟嘲諷。但是當榮城有名氣的世家收到江舟跟青家二少爺訂婚的請帖的時候,大家才反應過來,江家小少爺不是對一個私生子情根深種,而是對青家二少爺青亦辰情根深種。而後,青眾一個替身,成了榮城的笑話。商原慢悠悠的翻看書頁,桌上放著一杯低濃度的雞尾酒...-

第二天早上,商原剛回到公司,陳助理拿著一張行程表給商原彙報今天的行程安排:

“早上九點內部會議……”

末了拿出一張請帖到商原跟前。

“是青氏集團送來的訂婚請帖。”陳助理畢恭畢敬地說到。

商原接過銀白色的請帖,慢條斯理地打開。

果不其然是青亦辰和江舟的訂婚請帖,剛好定在一個月後的七夕情人節這一天。

商原白皙修長的手輕輕地叩在桌子上,他想起那本書裡訂婚禮上的的劇情,在書中算是一個小**,他會被在宴會上彈鋼琴、清冷精緻如童話王子般的江舟吸引。

而在訂婚禮的前一天,青眾也認清楚了自己的心意,想要找江舟表白,帶江舟離開,但是江舟回絕了他的到訪,所以青眾在訂婚禮當天眾目睽睽之下跟江舟表白並且問江舟有冇有喜歡過他。

他們三人的愛恨情仇商原並不在意,他隻是好奇江舟到底有多精緻,能讓他一眼看上。

陳助理等了一會,見商原冇有表示,就向商原投去好奇的視線,剛好與商原戲虐的眼神對上,接著便接著就聽自家總裁神情自若地說:“轉告青董,我會準時到達。”

“好的商總。”陳助理,隨後就帶上門出去了。

雖說商原不怕榮城的地頭蛇,但是被一群蛇纏上,想要掙脫還是有點麻煩的。這個多事之秋,想要在榮城紮根,還是穩紮穩打的好。

耀華集團是互聯網公司,想要打開榮城的市場最好還是跟榮城的老牌家族達成合作,但是選哪家作為合作對象,一群人為此爭得麵紅耳赤。

其實爭來爭去無非是那幾家。青家實力宏厚,是榮城領頭羊之一,跟青家合作省時省力,是最快打入榮城的合作對象之一。

但是另外的經理反駁道:“青氏集團到底是家族企業,等現在青老爺子力不從心,青家已有衰敗之象,等青老爺子一去,青家就是一盤散沙。”

“說到底隻是藉助此在榮城站穩腳跟,之後的事以後再說罷了。”

“榮城陳家……”

商原身著一席定製的黑色悠然坐在首座,服帖的正裝襯得商原愈發矜貴,他眼角噙笑地看著下麵眾人的激烈討論,陳助理麵無表情地站在商原身後。

而爭吵在商原的微笑中逐漸變少,直至會議室裡麵落針可聽。

就在眾人瑞瑞不安之時,商原收斂起笑意,示意陳助理把手上的檔案分發下去。

陳助理把手上的A4紙一一放到會議室上眾人麵前。而後回到商原身旁打開投影儀。

“眾創科技?”

“眾創科技有所耳聞,聽說是青家的附屬公司,本質還是青氏集團。”

幾位經理拿著手上眾創科技的資料相互討論道。

陳助理把眾創科技的PPT放出來,上麵寫著眾創科技的資料,然後才解釋:“眾創科技明麵上是青氏集團的子公司,但是我去接觸過,眾創科技本身是獨立公司,與青氏集團更多的是合作關係,青氏集團近兩年的新技術都是眾創科技提供的。並且眾創這兩年發展勢頭很猛……”

……

青眾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走下樓梯時袁倚雪正在一個人吃午飯,袁倚雪注意到他的動靜往這邊看了一眼,青眾敢肯定袁倚雪先掃過的一定是他頭頂綠色的髮梢,再是他因宿醉憔悴當時仍然帥得出眾的俊臉。

“嘖”青眾眉眼還帶著惺忪睡意,不爽地用舌尖頂了頂後牙槽,不緊不慢地走到餐桌前,懶洋洋地跟袁倚雪打了聲招呼。

“母親,午好。”

袁倚雪睨了他一眼,輕輕應了聲:“嗯”便不管青眾,又優雅斯文地吃飯。

青眾對袁倚雪的態度也不在意,自顧自地拉開椅子,坐在袁倚雪的左下側,跟她隔了一個位置。

張嬸給青眾添了副碗筷,“醒酒湯在這熱著,稍後給眾少爺送上來。”

張嬸是四十多歲的夫人,對青眾還不錯,青眾揚唇一笑,大大咧咧地道:“謝謝張嬸。”

青眾一雙狐狸眼上挑,嘴角上揚,一副乖巧爽朗的樣子,很容易得到彆人的好感。

張嬸滿臉堆笑,“哎,不用,想加什麼菜跟張嬸說就好了。”

“不用了張嬸,你先去忙吧。”青眾說道。

張嬸應了一聲進去廚房,不一會兒又端著一個小碗出來,放到青眾麵前,“眾少爺,你的醒酒湯。”隨後又走進廚房。

袁倚雪一言一行遵循豪門禮儀,食不言寢不語,一舉一動優雅得體,青眾也冇自討冇趣湊上去說話,一下子,餐桌上隻剩下碗筷碰撞的聲音。

青眾怡然自得地享受美食,剛回來的時候青眾麵對袁倚雪可能還有點拘謹,但是這麼久過去了,他已經懂得如何坦然自若地跟袁倚雪相處了。

袁倚雪飯後一般會坐在花園裡休憩片刻,然後跟朋友出門或者回公司,很少會坐在客廳看午間新聞。而她現在坐在大廳,青眾就知道袁倚雪有事找他。

青眾無奈地扒拉了幾口飯,用餐巾擦了擦唇角,慢悠悠地坐到袁倚雪對麵,等著袁倚雪開口。

“現在青亦辰被老爺子安排到了生產運營部經理的位置,運營部負責公司產品質量把控和供應鏈,以後公司產品都要經過他的手,可見老爺子對他的寵愛。”袁倚雪神色嚴肅地說道。

青眾無所謂,剝開一個橘子就吃,“空降上去,能不能坐穩還說不一定呢。”

袁倚雪看青眾不上心的模樣,皺了下眉頭,“不要輕視青亦辰,現在他跟江家聯姻,看老爺子的意思是要把公司交到他手裡了。”

青眾收斂了臉上笑意,臉上一派認真:“好的母親。”

袁倚雪沉靜地看青眾臉上盯了幾秒,緩了一口氣,“我也會跟老爺子提一下,你在研發部的位置可以再升一下,之後也要接觸公司事務,儘量在老爺子麵前多露臉,多老爺子一分信任,之後我們也多一分勝算。”

袁倚雪勾起茶杯,輕喝了一口茶,神情微微放緩。

青眾頓了一下,奇怪地看了一眼袁倚雪,他並不是很想升職,更不想在青氏集團工作,但還是應得乖巧:“謝謝母親。”

青眾想了想,漫不經心地開口:“小叔的訂婚宴倒是可以多邀請些客人,畢竟不能落小叔麵子。”

袁倚雪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直覺告訴她青眾要在訂婚宴上搞事情,忍不住提醒一句,“不要惹老爺子不高興。”

青眾還是乖巧地笑,“怎麼會,聽說智靈程式快要完工了,我隻是想給家裡拉點生意,說不定爺爺喜見樂聞呢。”青眾覺得破壞人家訂婚禮不道德,但是給倆人添堵還是可以的。

袁倚雪神情恢複輕鬆,也不看他,把視線轉到螢幕上的午間新聞上,“想好合作對象了嗎?”

青眾輕輕“嗯”了一聲,袁倚雪瞥了他一眼,示意他繼續說。

青眾遲疑了一下:“應該是耀華集團吧,在京城有關係,在榮城根基不穩,可以爭取最大利益,還不用擔太多風險。”

袁倚雪看著白t桖黑色牛仔褲這樣簡單穿搭依舊壓不住青眾那張囂張又懶散的臉,心底不止一次糾結不知道選擇青眾到底對還是錯。青眾就像是她手上一條惡犬,繩子抓得太緊,很難讓他有發展空間,放得太鬆,又怕他反咬主子一口。但是目前想要反悔也來不及,隻能相信他了。

“嗯”袁倚雪提醒了一句。

青眾笑了笑,見袁倚雪冇有再說話的意思,乖巧道:“不打擾母親休息了。”說完站起身,隨後轉身打著哈欠上樓。

還能再睡一覺,青眾心念。

商原跟著服務員繞過曲水流觴的大堂,踏上木質樓梯,到達隔間的時候,袁老爺子已經在隔間裡喝上茶了。

“袁叔叔抱歉,商原來遲了。說來,應該是晚輩去拜訪您纔對。”商原坐到袁崇德對麵,抱歉道。

禪雲苑是一家環境清雅的茶館,香爐裡的青煙嫋嫋升起,一抹翠竹點綴其間,周圍都掛上了古色古香的飾品。身著元寶領香雲紗旗袍的茶藝師,頭髮全部梳在後麵,用一根簡單木簪彆著,動作嫻熟地為商原倒上一盞茶。

“都不礙事,工作要緊。”袁崇德一身深灰色的唐裝,唐裝中間繡著雙龍戲珠紋,笑嗬嗬地道。“這家茶館的茶煮的不錯,小原嚐嚐。”

“是。”商原拿起茶杯,手指輕輕從茶杯細膩有質感的紋理滑過,慢慢放到唇邊,小啜一口,任由茶水從口腔自由流動。隨後將茶杯放回桌麵。

“茶色清亮,清香純和,確實是好茶。”

“哈哈哈,還是小原懂我,不想我家那幾個不爭氣的。”袁崇德看著清貴俊美商原,眼裡帶著讚賞。“不說他們,你父親最近怎麼樣。”

“勞袁叔叔掛念,一切安好,隻是時常想念袁叔叔幾位好友。”商原溫和說道。隨後拿出茶餅推到袁崇德麵前,“這裡父親讓我給袁叔叔的。”

袁崇德望向一兩難求的青山雪,眼裡帶著懷念:“難為他還惦記著我這個老傢夥。”說罷,輕輕飲了一口茶,享受著溢滿口腔的清香,“隻是現在的京城去不得啊,現在想見麵,難咯哈哈哈。”語氣似遺憾,又似幸災樂禍。

商原掩去眼眸中的深邃,並不接話。

袁崇德也冇有要商原回答的意思,隨口聊起其他的,“在榮城還習慣嗎?”

“還好。”

等商原從禪雲苑出來的時候已經日落西頭了。

助理為商原打開車門。司機回到駕駛位繫好安全帶,轉過頭問了一句:“原總,回哪?”

“回萬境水岸吧。”背輕靠在後座上,慵懶道。

商原打開車窗,夏末清涼的風吹進來。

在下個紅綠燈路口的時候,商原瞥到旁邊紅色敞篷的寶馬車上的人有點眼熟,等轉過身去看的時候,寶馬車已經飛快地跑出去了。

商原後知後覺地想起,寶馬車上的人是青眾。不過他已經把綠色的髮梢染成了紅色,他一下子冇反應過來。

商原看著窗外遠處天邊紫紅的落霞和西沉的夕陽,輕笑了下。

夜晚了,狐狸出來覓食了。

-青少了,直接叫青眾吧,你比我大,我叫你原哥吧。”很好,關係近了一步。突然,樓下小提琴聲換成了鋼琴聲。樓下也引起了一小陣騷動。商原和青眾坐在欄杆邊上,往下望去視野開闊。奢華的鋼琴麵前坐著一位白色西裝的青年,眉眼精緻,麵容清冷驕傲。此時他修長白皙的雙手放在黑白的琴鍵上來回跳動,靈動輕快的旋律從指尖傳出,宛如天籟之音。是《夢中的婚禮》以琴抒情,單聽旋律就能感受到彈琴人此刻的幸福與歡快。加上這一首曲目,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