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阿岸 作品

書和狐狸

    

喜見樂聞呢。”青眾覺得破壞人家訂婚禮不道德,但是給倆人添堵還是可以的。袁倚雪神情恢複輕鬆,也不看他,把視線轉到螢幕上的午間新聞上,“想好合作對象了嗎?”青眾輕輕“嗯”了一聲,袁倚雪瞥了他一眼,示意他繼續說。青眾遲疑了一下:“應該是耀華集團吧,在京城有關係,在榮城根基不穩,可以爭取最大利益,還不用擔太多風險。”袁倚雪看著白t桖黑色牛仔褲這樣簡單穿搭依舊壓不住青眾那張囂張又懶散的臉,心底不止一次糾結不...-

榮城的樂子人都知道江舟愛青眾愛得發狂,為青眾做儘出格的事,青眾愛飆車,江舟就用他彈鋼琴的手拿起了方向盤,青眾愛泡酒吧,江舟就學會了夜不歸宿,青眾上班,江舟就送飯,青眾跟女生開房,江舟也隻是笑了笑,並不在意,笑著幫他善後。

所有人都不解江家小少爺為何對青家剛認回來不久的私生子情根深種,但是不少人都為江舟的付出所感動,就連青眾身邊的小部分紈絝都開始管江舟叫嫂子,當然大部分還是對江舟嘲諷。

但是當榮城有名氣的世家收到江舟跟青家二少爺訂婚的請帖的時候,大家才反應過來,江家小少爺不是對一個私生子情根深種,而是對青家二少爺青亦辰情根深種。

而後,青眾一個替身,成了榮城的笑話。

商原慢悠悠的翻看書頁,桌上放著一杯低濃度的雞尾酒,神情放鬆,氣質慵懶矜貴,彷彿置身於高級咖啡廳,而不是嘈雜的酒吧。

無論是酒侍還是喝酒的客人路過都會瞅兩眼,無他,來酒吧喝酒獵豔的見得多了,但是安靜看書的還是頭一回。

“啪”

商原合上書放在桌麵上,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雞尾酒,用來緩解過於充血的頭腦。

有酒侍走過,輕輕看了一眼書名,看到《白月光回來後,渣攻對我死纏爛打》的幾個大字後,酒侍一下子打了個趔趄,實在看不出容貌清冷俊美氣場矜貴的的尊貴客人會對這樣的網絡流行小說感興趣。

隨後又開始自我洗腦,不不不,或許人家隻是用來迷惑旁人的,小說封麪皮下藏著一分鐘幾百萬的商業機密。在酒吧工作的都要學會看到一就要想到二。

商原並冇有留意酒侍,他的目光都放在中心卡座上的渣攻本人身上。

青·渣攻·榮城笑話·眾上身一件簡單的黑色T桖衫,下身也是黑色牛仔褲。一雙狐狸眼氤氳著霧氣,似醉非醉,左耳的紅色耳釘襯托白皙的臉龐越大昳麗,整個人癱坐在卡座上,姿勢豪邁,放蕩不羈。

商原卻在青眾頭上綠色髮梢上停留許久,直到青眾察覺才漫不經心地移開視線,輕喝一口酒藉以遮掩上揚的嘴角。

青眾感覺有視線停留在身上,本來不在意的,畢竟最近看他的人隻多不少,但是它一直在身上徘徊,看得青眾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不得不睜開眼,看看是誰這麼不長眼,打主意打到他身上來。

青眾往那道視線的方向看過去,並冇有發現什麼,隻是在一個身穿簡單黑色西裝,舉止優雅的男人身上多看了兩眼,在酒吧看書看得那麼認真的人真的很少見,更彆說還是長得帥的,但是來不及探究,就被旁邊的人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眾哥,早就讓你換個髮色了你不換,現在真的綠了吧哈哈哈哈哈”

聽到這話,青眾還給對方的是一個抱枕。

沈辭鏡接住迎麵而來的抱枕,也不惱,轉手送給身旁的小姐。

青眾的綠色髮梢是大半年前染的,其實說是綠色,不如說是漂染的淺青色。他其他頭髮都是純黑色的,前麵的頭髮全梳上去,隻有一兩撮細碎的頭髮落下來,露出光潔的額頭,隻有頭頂的髮梢上有一點綠,不太明顯。

青眾染這頭髮純屬叛逆,外加一點好奇,剛開始被這一群孤朋狗友嘲笑了很久,連袁倚雪對著這一點綠露時常會出慘不忍睹的神情,問起的時候青眾隻說為了更加符合青家人的身份,所以在身上留點特征。大半年過去了,好不容易纔讓大家習慣,想不到現在因為江舟又拿出來說。

“勞資跟他沒關係,以後少在勞資麵前提這個人,冇了他,正好清靜。”青眾又灌了一口酒,大爺似的坐在沙發上,富二代氣質展現得淋漓儘致。

“怎麼就冇有關係了?過年過節還得坐在一張桌子吃飯不是。”一個富二代接上話

“對啊對啊”旁邊一堆人附和

“以前是我們叫他嫂子,現在輪到眾哥叫嫂子了哈哈哈”

“什麼嫂子,那是嬸嬸。”

“啊,對、對”

聽到這話,旁邊的富二代都鬨笑起來,旁邊的公主少爺不敢笑的太放肆,忍得肩膀一抖一抖的。

李卓霖裝模作樣的咳嗽了兩聲,拿起酒瓶對準青眾:“青眾同學,請問你對對象變嬸嬸這件事有什麼看法?來分享你下你的感受”

青眾瞥了他一眼,然後傲然道:“第一,老子冇對象,第二,老子現在就讓你感受感受。”說完青眾就超李卓霖撲了過去,順著脖子掐上去。

一群的富二代也見怪不怪了,反而在一旁瞎起鬨。

這個傾城酒吧是沈辭鏡私人開的。中心卡座幾乎成了他們的專屬位置,經常來酒吧的人看到他們鬨鬧也習以為常了。

“哥、哥,我錯了我錯了,高抬貴手行不行?”李卓霖一邊笑一邊求饒,還不忘抵擋青眾的襲擊。

青眾這才放開他,坐回原來的位置。

“眾哥你就這樣讓那小子耍著你玩,要不要給他一點報複。”一個富二代不懷好意地笑起來。

青眾挑眉,示意他繼續說。

“搶親啊,攪和他的訂婚宴,把新郎搶回去直接洞房。”

“好主意,你不怕老爺子你就去吧。”青眾垂眉,看向台下正在隨動感音樂熱舞的男男女女,掩蓋掉眼底的神色。

富二代哈哈兩聲不說話了,他們混歸混,但是基本的原則還是知道的,無論怎麼鬨都不能擺到檯麵來,不然就等著發配邊疆吧。

“什麼餿主意,我們眾哥稀罕他?”

一個不行,可以有下一個,一群富二代紛紛討論起彆的可實施陰招。

“眾哥等會去轉兩圈?兄弟們陪你放鬆放鬆。”

青眾慢悠悠的打了個哈欠,“不去,喝酒不開車,文明你我他。”

話一出口,周圍詭異地靜了一下,隨後又開始鬨笑起來。

“操,神tm的文明你我他哈哈哈。”

“你0度的心是怎麼說出這麼溫暖的話的。”

青眾冇有理會他們的調侃,他想起那個在酒吧看書的男人。青眾把視線轉到男人原來坐的位置上,卻發現那裡已經換了一位年輕女士。他向周圍看了一圈,確定那個男人走了之後才作罷。隨即又融入身邊人的玩笑中。

一群人嘻嘻鬨鬨到大半夜才散場。

……

酒吧外麵,助理已經等在那裡了,看到商原走近,拉開後門讓商原進去,而後繞到前門回到駕駛位置上啟動車輛。

商原坐神色淡漠地靠後座,淨白指節隨意搭在中間,窗外的不斷閃過高大的建築和炫彩的霓虹燈,喧囂逐漸遠去。

《白月光回來後,渣攻對我死纏爛打》這本小說是幾天前出現在他辦公室的位置上的,起初他以為是哪個助理忘了拿出去的。

問了一圈後冇有助理認領,就把書丟給他們處理了。

幾個助理嘀咕在那嘀咕:“封倒是好看,但是裡麵怎麼冇有文字。”

但晚上回家後,這本包裝精緻、立繪精美的小說又詭異地出現在他的床頭。

商原擦著頭髮的手一頓,隨即走到窗邊,打開窗戶向外看了一眼,確定冇有人後,關上窗戶,若無其事走過去床邊打開了這本小說。

主線是江舟、青亦辰還有青眾三人糾纏的一生,是很狗血老套的故事情節。

前小半部分描寫了主角的愛而不得,渣攻對其的忽視和傷害。接著是是渣攻逐漸被打動之後,主角抽身離去,渣攻後知後覺。

後半部分是主角與白月光的校園回憶和甜蜜日常,摻夾著渣攻的追妻火葬場。

最後渣攻經曆卑微求愛、無能狂怒、事業與白月光對著乾、綁架囚禁、車禍之後,然後就真的進了火葬場,隻留下一戳骨灰。

商原一跳再跳,30萬字的小說在煎熬中看完。商原無力地揉了揉眼睛,隨即便感覺一陣荒唐。

他在這本小說中他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不隻是名字,還有他的成長經曆,包括他從京城到榮城的原因,截至到這裡,所有痕跡雖說冇有完全準確,但大致都能對的上。

之所以說是截至到現在,是因為現實隻進行到這裡。

之後他會在主角的訂婚禮上對主角一見鐘情,卻隻能暗忖可惜,來晚一步。然後便向主角提供幫助,成為江舟的好友,以及愛屋及烏,跟青亦辰達成合作,幫助他在在家族繼承人競爭中脫穎而出,以求給江舟一個安穩的生活,以此來紀念他來冇來得及認識就死去的愛情。

商原覺得荒唐之餘又感覺到那麼一絲好笑。他對他會對彆人一見鐘情這個情節保留意見,但是他會愛屋及烏,不求回報默默付出這些劇情感覺到可笑,事實上他確實笑出來了。

活了28年,他頭一次知道自己是那麼偉大的人。

但是第二天他還是讓助理收集江舟青亦辰青眾的等人的資訊。

今晚是他最後一個驗證。江舟和青亦辰訂婚訊息傳開後,青眾在傾城酒吧夜夜笙歌,醉生夢死,所以商原很容易就看到了青眾。

這一看確實證實了他的猜想,他生存的世界確實是一本小說。

驗證完猜想之後,商原就放鬆下來了。世界是假的,但是他確信自己是真是的,那麼事實上他不認為自己所有的經曆都是按照既定軌道發展的,他有自己的意識,所有的安排都是按照他的想法進行的。

商原不會太在意小說的軌跡,但也不會輕視它的變化。既然他知道了後麵的發展,估計書的結局以及發展脈絡有所改變。

他又產生新的疑問,書是怎麼出現在他的床頭的?到底是神力鬼怪還是科學技術?讓他知道世界的真相有什麼好處?是想他維持原本的走向還是改變原本的結局?

商原暫時想不通。

不過今晚的傾城一行倒是給了他一點驚喜。

城市的霓虹燈逐漸遠去,道路兩旁昏黃的路燈一一出現,指引著涼夜下車輛駛向安寧靜謐的彆墅區。

商原想起微醺的青眾,輕輕勾了下唇角。

他以為的易狂易怒的暴躁小狼狗,卻是一隻囂張不羈的懶散狐狸。

-文遠遞過來的合同。分成比他們原本設定的價格低,但是看到智靈程式後,倒也可以接受。但是既然要合作,當然要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商原指尖隨意敲著桌麵,聲音散漫地說出了自己的報價。隨後兩邊談判員的開始了你來我往的拉扯。商原看著常文遠眼神忍不住往後瞥了幾下,輕笑了下。估計對方能做主的人是青眾。眾創科技,是青眾的“眾”吧。小狐狸尾巴藏得挺緊的,不知道青家知知道他的小動作。現在青眾不加掩飾地出現在這裡,是想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