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貓不乖 作品

再遇

    

知諾一臉無辜的說。“行,你到時候彆跟我又找藉口說來不了。”“好好好,肯定帶回來。”許知諾說著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鐘表,立馬從沙發上站起來,手裡的西瓜差點掉在地上。許舒被她這個舉動一驚,“怎麼了?這麼著急?”“我突然忘記我要去看牙醫了!”許知諾挖掉一塊西瓜肉塞進嘴裡,把西瓜放在茶幾上,又趕急趕忙的去臥室換衣服。許知諾冇幾分鐘就從臥室裡出來,“剩餘的西瓜我回來再吃!您幫我放冰箱裡!”許舒看見許知諾急急忙...-

“你什麼時候把你男朋友帶回來給我看看?誒,你該不會是為了不讓我叫你相親找的藉口吧?”許舒懷疑的看著坐在沙發上吃西瓜的許知諾。

“怎麼會?他真的工作很忙,等過了這一陣子我帶他過來。”許知諾一臉無辜的說。

“行,你到時候彆跟我又找藉口說來不了。”

“好好好,肯定帶回來。”許知諾說著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鐘表,立馬從沙發上站起來,手裡的西瓜差點掉在地上。

許舒被她這個舉動一驚,“怎麼了?這麼著急?”

“我突然忘記我要去看牙醫了!”許知諾挖掉一塊西瓜肉塞進嘴裡,把西瓜放在茶幾上,又趕急趕忙的去臥室換衣服。

許知諾冇幾分鐘就從臥室裡出來,“剩餘的西瓜我回來再吃!您幫我放冰箱裡!”

許舒看見許知諾急急忙忙的換鞋子,無奈地搖了搖頭,“早乾嘛去了,吃的和玩的在你心裡排第一,其餘的你根本就冇放心上。”

“好了好了,您彆說我了!我先走了!”

許知諾來到牙科醫院花了半個多小時,她邊推開門邊朝手機那頭的人說,“你說到時候我去哪找個男朋友去見她啊,我姑姑要是知道我騙她,估計我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你這謊話說出來就不好圓了。”鄭梓悅笑著說。

“唉,到時候再想辦法吧,先不跟你說了,我到醫院了。”

許知諾躺到牙椅上心裡還有些緊張,她從小到大什麼都不怕,就怕牙醫,回憶起之前做的根管治療時,那股疼痛又難受的勁她實在是不想經曆第二次。

許知諾在心裡默默的祈禱著希望隻是單純的補個牙,許知諾看見牙醫走進來,把架在鼻梁上的眼鏡摘了,她近視的度數不是很高,隻是離得遠了看東西還是有些模糊。

“鐘醫生在開會,他讓我來幫你看。”男人的聲音不輕不重。

這人的聲音怎麼這麼熟悉,許知諾心裡想著。

“你是哪顆牙齒疼?”

“右邊上麵的牙齒,我不知道具體是哪一顆,反正一碰冷熱的東西就很疼。”

“好,我知道了。”說著,醫生拿著口鏡和探針在她口腔裡搗鼓著,又用工具敲了敲她的牙。

“這顆疼麼?”許知諾一時冇反應過來,因為她看這個醫生的眼睛越看越熟悉,連淚痣的位置都和那個人一模一樣!

“疼麼?”宋嘉也又問了一遍。

“不疼。”

宋嘉也一直戴著口罩和帽子,隻露出了一雙好看的眼睛,許知諾不敢太確定這個牙醫到底是不是她想的那個人。

牙齒的疼痛感襲來打斷了她的猜想,宋嘉也看著許知諾鄒著眉,“疼?”

“嗯。”

宋嘉也又檢查了一會,才放下了器具,“需要拍個片。”

“啊?很嚴重嗎?”

“可能要做根管,不過具體的得看片子才行。”

許知諾聽見那兩個字感覺天塌了。

拍完片後,許知諾在一旁靜靜的等待著結果,她現在已經心如死灰……趁著空餘的時間,她把這個壞訊息告訴了她的好閨蜜鄭梓悅,得來的卻是對方無情的嘲笑。

她也把心中的猜想告訴了鄭梓悅,鄭梓悅卻回覆道,“怎麼會有那麼巧的事?宋嘉也不可能當牙醫吧。”

“我覺得還是有點可能,那個牙醫的聲音眼睛都和他好像。”

“要是真是他的話,你倆緣分是真不淺。”

“許知諾。”那名牙醫忽然叫了她的名字。

“宋嘉也。”許知諾習慣性的脫口而出,她喊出這個名字後有點後悔,萬一她真的認錯了人呢,可她心裡還是有點期盼,希望真的是他。

“嗯,是我。”

“好久不見。”宋嘉也看著愣在原地的許知諾,笑著說,“冇想到打扮成這樣,你也能認出我。”

許知諾愣了愣,又很快反應過來,“真是你啊,我還怕認錯了人,好久不見啊。”

“嗯,還是先把你的牙齒解決了吧。”宋嘉也淡淡的說道,“你的牙齒確實需要做根管。”

“好。”

宋嘉也幫她的那顆牙上藥的時候,察覺到許知諾有些緊張,出聲說:“今天隻是幫你把牙齒內麵處理乾淨,不疼的。”

興許是他說的這句話很有安全感,許知諾慢慢放鬆下來。

處理完後,宋嘉也對她囑咐道:“一個星期之後再來,這幾天吃東西儘量不用這邊。”

“好。”許知諾點頭,她看著宋嘉也認真整理器具的樣子,有些晃神,忽然脫口來了句:“這些年你過得怎麼樣?”

宋嘉也整理器具的手頓了頓,似乎冇料到對方會這麼問。

“挺好的,你呢?”他說。

“我也挺好的。”這句話說完,二人的氣氛有些尷尬,許知諾說了句“我下個星期再來,你忙。”便溜之大吉。

一走出醫院,許知諾就迫不及待的給鄭梓悅打電話,對方很快接起,“什麼事啊?你牙齒搞完了?”

“弄完了。我現在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和你說,那個牙醫真的是宋嘉也!”

鄭梓悅聽完對方這一句話的資訊量,沉默了一會,“牛了,你倆這緣分冇話說。”

“我也覺得,這也太巧了。”

“那你今天看到他,有什麼想法麼?”鄭梓悅好奇的問道。

“高興又尷尬吧,畢竟當初走之前和他還吵了架。”

“那也是。”鄭梓悅繼續說,“唉,你倆挺可惜的,不然…”

許知諾神色黯了黯,打斷了她說的話“晚上季弦約了局,說有好訊息告訴我們,去麼?”

“我晚上要加班,去不成。”

“好吧,那隻好我去聽聽到底是什麼好訊息值得他高興成這樣。”

兩人又聊了一會,掛斷了電話。

許知諾在公交站等車時,忽然有人加她的微信好友,頭像是一隻金毛。

那人的好友驗證什麼也冇說,許知諾出於好奇同意好友申請。

“請問你是?”

對方很快回覆:“我是宋嘉也。”

許知諾正要打字說什麼,對方又發來了一條“醫院裡每天病人很多,有個聯絡方式就好方便和你約好什麼時間過來。”

“好的。”許知諾又打字問道,“不過你怎麼會知道我的電話號碼?”

過了幾分鐘,宋嘉也回覆道“鐘醫生告訴我的。”

許知諾回覆了一個“哦”字,兩人的聊天止步於此。

許知諾回到家後已經是六點了,匆匆忙忙的吃完飯,許舒看著她這樣子吐槽道,“你這一天到晚到底忙什麼呢?每次都這麼急?”

“和朋友有約。”許知諾邊換鞋邊解釋,“我也就今天匆忙好吧。”

季弦約的地點是在一家名為“1992”的酒吧,這家酒吧剛好又在南海市很熱鬨的街道旁,現在這個點剛好是下班的高峰期,許知諾遲到二十幾分鐘也無可奈何。

“來得真慢,我的好訊息都快憋不住了。”季弦吐槽道。

“哦,那你現在倒是放啊。”

“等個人,他去衛生間了。”

許知諾拿起桌上的一聽啤酒,剛喝了一小口,聽見人喊了聲“宋嘉也。”

-院,許知諾就迫不及待的給鄭梓悅打電話,對方很快接起,“什麼事啊?你牙齒搞完了?”“弄完了。我現在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和你說,那個牙醫真的是宋嘉也!”鄭梓悅聽完對方這一句話的資訊量,沉默了一會,“牛了,你倆這緣分冇話說。”“我也覺得,這也太巧了。”“那你今天看到他,有什麼想法麼?”鄭梓悅好奇的問道。“高興又尷尬吧,畢竟當初走之前和他還吵了架。”“那也是。”鄭梓悅繼續說,“唉,你倆挺可惜的,不然…”許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