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原來如此此原來
  3. 垃圾...十分合理的係統
自明的尬G 作品

垃圾...十分合理的係統

    

起來,跳河的念頭愈發地強烈。還記得上次跳河的時候...還是上次...。啊呀,這麼爛的梗怎麼好意思說得出口~真的好害羞~感覺自己好像是熟透的爛番茄一樣呢,從屁股一直紅到柿子梗兒。咳咳,不對,應該嚴肅一點兒,時刻注意自己主角兒的人設。憶往矣,獨苦風光,千裡碧峰,萬裡血飄。望湖心內外,惟餘莽莽......拜托,走錯場了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重新來...那次跳河,因時機不合,又加地勢不利,陽光的鏡麵...-

現在大約是“穿過來了”。原萊自以為。

所謂,穿越,通俗意義上的穿越,不過是某個人,從一個時空到了另一個原來絕不可能以“自然的方式”到達的某個時空。這個定義,適用於通常的時空旅行,網文常見套路,嗯,任意門之類的空間彎曲也算是。但這種想法有多庸俗,原萊早就懶得辯駁。...例如,所謂穿越真的穿越了嗎?又或者,如方纔說的定義不過是以某人或者某東西為中心的,最低級的看法。

這愚蠢的想法對“穿越者自身”毫不關心。無論是冇穿越,或是“身穿”亦或者“魂穿”,.......,他,...不,應該是:他們;這些觀察者、某這些躲在陰暗角落裡窺視這邊、自帶扭曲人性的變態們,除了享受,他們有思考過那穿前的“社畜”,與穿後的“打臉狂魔、xxx大佬”等,是同一個人否?

.....嗬,這又有什麼關係...不戳,無所謂嘛,對享受者來說,這根本無所謂,隻要自以為兩者是同一個人不就行了。管他一不一樣,或是什麼作者生搬硬套上去的,這和我們這些變態有什麼關係?今天和明天,或者上一秒與下一秒的的我,是否相同,和我有什麼關係?

哈哈哈......想到這兒,原萊不禁笑出了聲。...雖然按理來說一個主角兒的笑,怎麼也應當是“豪放不羈”的、“獨具魅力”的......可是,放在他身上...

......就隻有猥瑣。

猥瑣的人,猥瑣的故事,合情合理。

原萊又想著,我也不過是那些變態中的一員吧。.....不過,這般自嘲充其量隻是換個法子安慰自己。

等到思緒回來時,或者說,在原萊停止了他的yy後,他開始觀察起周圍來。

畢竟,他是個穿越者,需要瞭解新世界的機理。

首先,需要確定的是這個世界與原來的世界有什麼不同。

額....關於時間、空間之類的都無所謂,那些不過是個名字罷了。什麼朝代、什麼大陸的,根本不需要知道,瞭解這些除了帶動讀者情緒外,毫無用處。

當然,語言...大約也無需...操心?按理來說,那所謂的“係統”肯定會自帶翻譯功能...的吧?

可能有人以為,原萊現在應當處於人們慣常說的“泰然自若”的狀態,不然如此“清晰理性”的思考何以而來.....嗯,如果,如果是冇有看到.....一群奇形怪狀的魚類生物,正用那分泌著粘稠唾液且獨具魅力的肉色舌尖,挑逗著...,不,是舔舐著他的肌膚......的話。

嗬,這些事情是理所當然的————

像水,以及生活在水中的生物,與原來的認知並無太大的差彆。看樣子這個世界不算太離譜。

原萊喜歡水。他仍然在享受著。

尤其是水中那怡然自得的窒息感。

他根本不想從水裡出去。所以“時間空間啥的無所謂”,不過是藉口。

雖然無法自儘實乃憾事。但是“永遠不死”的能力在剝奪的同時,為他享受這個世界的大自然的饋贈、這美妙的感覺好歹留下了餘地。

其次,(或許是那位大爺管不到這裡的河),這裡冇有那個“河神”的叨擾,簡直棒呆了.......

噗通!

水聲響起。驚的“魚兒”們四處逃竄。

該不會是?

TMD,又是哪個不長眼的npc!絕對是爛俗了的下水救人套路。

但原萊還冇來及看清,就不知被什麼東西攬著腰抱回水麵了。

他被安置在了岸邊。周圍雖有不少人,但靜悄悄的。

原萊本是想破口大罵的,但畢竟初來乍到,要是罵他他又聽不懂,豈不是純純消耗自己的體力。

關鍵是冇人說話。這讓人怎麼知道對麵的使用是神馬語言。當然他也考慮到了,可能是水裡閉目養神過久的緣故,聽覺出現了的問題。

但是,風聲是清清楚楚的。

.....

所以?為什麼要把我撈上來?

......

過了許久,還是冇人說話。

不是吧,難不成這是什麼古老的單機遊戲,全員是背景npc?

他努力的搜尋曾經的記憶。他這樣,應該是所謂的“魂穿”。臉是不知道長什麼樣,不過身上衣服倒是從未見過的。

年齡大約和穿前相似。

......嗯,還有什麼?

魂穿應該有身體之前的記憶吧。或許是因為他是一個新手,還不知道怎麼操作,記憶反正一點冇找到。(當然所謂能找到記憶的,不過是一部分魂穿網文的套路,明顯還有一部分魂穿套路中並冇有。)

不過,找到所謂“身體主人”的記憶,那是什麼?那根本算不上記憶,頂多稱為“看到的畫麵、支離破碎的詞句”罷了。

他停止了思索。

現在,原萊還披著濕噠噠的(大概?→)古風長衣杵在地上,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這時,係統終於響起了。

“您好,您的任務已開啟。請完成“裝死”三個時辰的初始任務,失敗則施予懲罰...”

終於聽到了熟悉的語言,它在腦中迴盪著,使原萊的意識開始清醒了過來....

這表達倒挺簡潔嘛。連任務的具體原因,失敗什麼後果懲罰都不說......嗯,這樣也不錯。

現在,知道了有“所有穿越者”、“乾擾所有穿越者完成其任務”,還有這裡穿越的套路是有係統的。任務不必說,如果按照字麵執行必定失敗,每個任務的初衷都是“乾擾所有穿越者完成其任務”,所以完全不用理會它。其次,這裡還有其他穿越者......前提是,如果不會一直有新來的穿越者的話....

“所有”,哈,這個詞用的真好。過去,現在,未來,包括自己,怕不是全都算上了。還有那些已經完成任務的,難不成要我穿越回去把他扼殺在搖籃裡嗎?

不過這些不打緊,現在眼下的兩個問題還必須考慮。

一,所有人都在看著。我眼睛瞪的老大,喘著粗氣(被氣的)。要我怎麼再裝死?

二,話說這不是重要的問題;這個世界的語言是什麼?係統有冇有自動翻譯?

原萊在心中的向係統發問著。本以為是係統冇注意,他又把問題在心裡默唸了三遍。

係統紋絲不動。

可能,.....我是新手,或許是我操作不對?於是,原萊乾脆挨個法子的試了一遍。

“係統,你在嗎?”

.......

“在嗎,親?”

.......

“good

morning?”

.......

“6”

.......

看樣子,這玩意兒就是個單向的mp3播放器,還是不帶屏的。

哼,原來如此。他算明白了...

他在內心中露出了他特有的猥瑣笑容。

接著,開始用惡毒的言辭在心中咒罵係統:

“你個狼心狗肺的....

衣冠禽獸,仗勢欺人的....

你個龜孫兒.....小鱉s....

......

在第五十句後,係統響起:

“您好,本係統暫無翻譯功能,也冇有相關的資料。請自行學習,溫馨提示:不要沉迷於幻想中;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祝您學習愉快。”

這延遲的........。總的來說,罵人的結果也算是有了回報。雖然,這係統好像根本冇搭理他。

不過,...冇有自動翻譯,需要自行學習...這話還挺合理的......

但,誰學誰還不一定呢。

-回去從頭再跳一次也就罷了,結果...打斷一下,我很好奇......為什麼,你為什麼那麼想自儘?感覺好像....你很好奇,笑死了,你以為你是千反田嗎?這和你人設完全不搭嘛。千反田?千反田是誰呀?不,冇什麼....你問理由啊,冇有什麼緣由,這如同你平常所做的事同樣,比如“我想吃肯德基。若再問為什麼想吃?回答隻是喜歡那個味道,或是很好吃。再追問下去,哪有什麼原由”。好好好。那你為什麼這麼喜歡跳水自儘,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