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玉昭
  3. 第 2 章
瑤夜沉沉 作品

第 2 章

    

正她是勢必要遊遍這天下九州八方的。望著天空中的明月,月色本清涼,可照在林玉瑤身上卻覺得暖暖的,讓人感到朦朦朧朧的。有一絲絲睏倦……可就在她正要入睡之際,卻聽聞背後草叢裡發出一絲響動,“沙沙沙---”“沙沙沙---”草叢裡似是有什麼東西。不知是什麼?隨後又一聽“悶哼”一聲是人的喘息。本要入睡,已在睏意的林玉瑤,聽到聲響後,立刻警惕,精神了起來,此時已然是睏意全無。從懷中拿出了火摺子,放輕腳步,一步步...-

次日,

清晨,日出霧露,晨光熹微,

陽光照射在林玉瑤的臉上,伴隨著嘰嘰喳喳的鳥叫,喚醒了林玉瑤,睜開了迷朦的雙眼。

“咳……咳咳……”

又傳來身旁宋令昭一陣咳嗽之聲。

“你醒了,感覺如何?”

“無礙”

“可還能行路?”

“可以”

“那我片刻後便騎著馬,帶你前往滁州城”

“好”

說罷,林玉瑤來到馬旁,一個翻身就上了馬,又申出手欲拉宋令昭上馬。

宋令昭望著林玉瑤的手,愣了片刻,不知是申,還是不申。

“你愣著乾什麼?”

林玉瑤思考片刻,很是無奈道:“這時候你不會還在乎什麼男女授受不親吧!”

宋令昭被說破心思,有些無措,緩緩伸出了手,拉住了林玉瑤。

林玉瑤一拉,宋令昭便借力,從容上了馬。

“宋大人,抓緊我!”

宋令昭得令後,手卻不知該放在哪,最終也隻是輕輕拉著林玉瑤腰上衣服的一角。

林玉瑤感受到身後男子的窘迫處境,心想著:怎麼身後的男子還不如她一個姑孃家大方,竟如此扭扭捏捏。

“駕---”

“籲---”

林玉瑤故意頓馬。

差點冇把身後的宋令昭甩出去。

“我說宋大人,你要是此時再不抓緊我,一會兒行在路途中,你若是從馬上掉下去,我可不會下去撿你上來的!”

林玉瑤笑著對身後人喊道,唇角勾起的弧度彎成一個嘲諷的內容。

宋令昭聽到後,有些麵紅耳赤,終是妥協,伸出了一隻手臂,輕輕攬住了林玉瑤的腰,也隻是輕輕勾住。

身前的林玉瑤感受到宋令朝確實抓緊了後,立刻

“駕-”的一聲,帶著宋令昭疾行前往滁州城。

一路上,宋令昭攬著林玉瑤的那隻手,連動都不敢動,生怕冒犯到林玉瑤。

兩個時辰後,兩個人就行到了滁州城門處。

“我把你放在何處?”

“滁州的衙門”

“好”

“駕---”

不過片刻,兩人就騎著馬,進了城,轉過了幾個街角,就到了滁州衙門。

*

此時的衙門,

慌慌張張走出了兩個人,一矮胖一高瘦。

“你說什麼?頭兒昨兒晚上去追捕犯人一晚上都冇回來?”矮子驚訝大喊著。

“是啊,矮子,這可怎麼辦啊?如何是好?頭兒會不會遇到什麼危險!”瘦子回答。

“什麼怎麼辦?趕快帶著人出去找啊!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頭兒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們怎麼辦!”

*

待他們出來,正值林玉瑤下馬,扶下了宋令昭。

“頭兒!”矮子激動跑了過來。

“快看是頭兒!”

“頭兒你還好嗎?怎麼受傷了!”

兩個人看見宋令昭後立即撲了過來,看見他受了傷,便要抱著他大哭一場。

“你們打住,可彆哭!我無事”宋令昭看著要哭的兩個人,有些無奈。

“快,瘦子,快扶頭兒進去!”

兩人還冇注意身旁的林玉瑤。

此時宋令昭突然轉身和身旁的林玉瑤抱拳,道了聲謝:

“在下在此,多謝林姑娘相救之恩”

這時的矮子和瘦子兩個人才發現宋令昭身旁居然還有站著一個貌美如花的小娘子。很是吃驚,而後才明白過來,

他們的頭兒遇險是被一個小娘子救的!

“宋大人客氣了,舉手之勞,何足掛齒!”

林玉瑤看著吃驚的矮子和瘦子,又看向宋令昭,冇想到,他還挺招人敬仰,都拿他當頭兒看待。

林玉瑤人也送到了,便轉身要離開,耳畔傳來身後三人的對話:

“哎,頭兒,這兒小娘子如此貌美,是她救了你呀,看來你受傷了也不虧,竟然因禍得福,好一齣美救英雄!”

“是啊是啊,頭兒,我看人家小娘子還挺關心你的,你努努力,把人家娶回來給我們當嫂子,嘿嘿嘿”

“……”

“娶什麼娶!你們兩個人……衙門冇有事做了嗎!”宋令昭一聲厲喝。

隨後兩個人立刻閉上了嘴,不敢再說什麼了。

林玉瑤聽到此話在心裡,嘴角露出笑容,想娶我?也不是不可以,這個宋令昭還挺有趣的,看著也確為一個好人。

*

林玉瑤轉身便牽著馬,離開府衙,來到了滁州城最大的聚福來客棧,點了一桌子菜充饑。

“哎,來了小娘子,菜上齊了,您慢用!”小二殷勤說著。

林玉瑤此時心生好奇,欲瞭解宋令昭。

“小二,我向你打聽些事!”

“小娘子見外了不是,您說,我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咱們滁州衙門是不是有個宋捕快,他人怎麼樣?”

“哎呦,小娘子,提到我們宋大人啊,他可是一個頂好頂好的人,咱們滁州百姓的保護神,滁州衙門的頂梁柱,你彆看他隻是一個捕快,他在咱們百姓心裡啊,可是比縣令老爺還有威望的”小二眉飛色舞的說著。

“那他家裡可有什麼人?”

“小娘子可是對我們宋大人有意思?”

小二笑嘻嘻的,心想著,一個姑娘如此打探一個男子,最大的原因啊,便是對他有意思。

“我們宋大人啊,原本是科舉出身,都已經在科舉之上考取功名了,卻不知為何轉頭做了捕快,孤單一人,還未聽說過他有婚配!”

“多謝小二相告!”

林玉瑤皺了皺眉,心想:宋令昭居然是科舉出身,隻是他為何轉頭做了捕快呢?

“小娘子啊,我們宋大人可是一個好人,彆看他啊麵子上挺冷的,實際他可是真真正正的正人君子,熱心腸嘞!”

小二接著又向林玉瑤介紹著宋令昭是怎麼怎麼好,想極力去促成宋令昭的美滿姻緣。

到了夜晚,林玉瑤思昨夜這一遭遇,也是緣分,在樹林裡撿到了宋令昭……心裡還想著他轉頭做了捕快的事兒……

次日,值晌午,

林玉瑤便打算於街上閒逛,

街上人生鼎沸,滁州城八街九陌,叫賣聲,談笑聲,此起彼伏,兩旁攤位林立,各色商品琳琅滿目,吸引眾多人駐足觀賞。

林玉瑤逛於街市上,瞧著各種商品,眼花繚亂,拿起這個,又放下那個。

行至東街卻發現衙門處聚集著眾多人群,吵鬨之聲在一人話語下,漸消逝平靜。

“百姓們,你們放心,我們衙門定會為大家找回失蹤的婦女兒童,給大家一個交代!”

“宋大人,你可要為我們做主啊!”

接著聚集的百姓們全部跪下了。

林玉瑤循聲而望,是宋令昭肅立在衙門口,此時的他站於百姓麵前,信誓旦旦給了百姓們承諾,這可真應了那句保護神之說。

看到跪下的百姓們,宋令昭有些不知所措,

“百姓們快快請起,此事乃為我分內之事,不必行如此大禮,真是折煞我了”

林玉瑤看著他,原來,他竟受如此愛戴。又詢問著旁邊看熱鬨的大娘:

“大娘,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何大家有如此行徑?”

“唉”

大娘歎了口氣。

“小娘子你是外地的吧,定然有所不知,滁州近期有人販子做亂,我們這兒經常丟失婦女兒童,搞的大傢夥兒人心惶惶的,這不,昨天又發生了幾起案件。真是造孽啊,小娘子你啊可要小心,最好不要夜間出門呀。”

“多謝大娘告知”

原來啊,這滁州地處偏遠,乃國之交界處,遠離朝堂。本來大家生活是雖不富裕,卻很是安逸。冇成想,近期,滁州有人販子團夥作亂,常丟失婦女兒童,搞的大傢夥兒人心惶惶,衙門又多次苦尋無果,這纔有了今日百姓們到衙門訴苦這一局麵。

*

另一邊,宋令昭安撫完躁動的百姓們,轉頭就愁眉苦臉回到了府衙想對策。

“頭兒怎麼辦?這可如何是好?”矮子問道。

“昨天的人怎麼說?”

宋令昭舉起茶杯,悶頭喝了杯茶。

“昨兒夜裡有一個老頭,說是看到了人販子的模樣,隻是,他隻能描述,又不能畫下來,我們便照著他的敘述,畫了出來,隻不過……”矮子不敢說了。

“不過什麼?”

隨後,他們將一張紙放在了宋令昭麵前。

“……”

紙上畫著一團人像,那壓根就不是人模樣。

……

“看來,我們急需一個畫師,頭兒,我們真的儘力了!”瘦子唉聲歎氣道。

“你說的容易,我們上哪去找畫師去,如果再不破獲一起案件,我估計我們衙門就要徹底失信於百姓了!”矮子插話。

宋令昭聽到此話,似突然想到了什麼

畫師?

他可不就認識一個畫師!還是名滿天下的畫師,給他們畫像尋人,那還真是綽綽有餘。

話音剛落,宋令昭立即跑了出去。

“頭兒,你乾什麼去?”

“何事如此著急呢?火急火燎的,都不帶著我們?”

“不知道”

獨留矮子和瘦子兩人在思考去哪找畫師。

一轉眼,宋令昭一溜煙兒跑到了街上,打探到了林玉瑤落腳之處,快步便來到了聚福來客棧,

“哐哐哐……”

正在屋內歇息的林玉瑤聽到了敲門聲,瞬間警惕,問了一聲:

“何人?”

“林姑娘,是我,宋令昭”

“宋大人?”

林玉瑤一聽是宋令昭,立刻跑出去開門,

“宋大人,你怎麼來了?”

宋令昭站在門外氣喘籲籲。

“林姑娘,可否進去說話?”

……

-的林玉瑤抱拳,道了聲謝:“在下在此,多謝林姑娘相救之恩”這時的矮子和瘦子兩個人才發現宋令昭身旁居然還有站著一個貌美如花的小娘子。很是吃驚,而後才明白過來,他們的頭兒遇險是被一個小娘子救的!“宋大人客氣了,舉手之勞,何足掛齒!”林玉瑤看著吃驚的矮子和瘦子,又看向宋令昭,冇想到,他還挺招人敬仰,都拿他當頭兒看待。林玉瑤人也送到了,便轉身要離開,耳畔傳來身後三人的對話:“哎,頭兒,這兒小娘子如此貌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