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榆街
  3. 第 1 章
野蝶戲鹿 作品

第 1 章

    

有了逆反心理,從初二開始,他開始悄咪咪的認識一群社會人士,抽菸打架染黃毛,當時正流行非主流風,互聯網也剛剛在鎮子上普及。後來,他在中考時候擦著分數線上的高中,父母以為,他上了高中,日子有了盼頭,可惜成績太差導致跟不上。老師也多次勸告,實在不行,與其在這裡混日子,不如出去打拚,學些技術。他也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學習的那塊料,但卻又不知道怎麼個父母開口,每天看著父母辛苦的背影,這話到了嘴邊,卻也無法述諸...-

“哎哎哎,聽說了嗎,八班那個張越錦不唸了。”

“走的好啊,一個混世魔王,巴不得他快點走呢。”

“噓,小聲點。”

“這全校都知道了,他這種人,不唸了老師也省心。”

聽著後麵的幾位同學竊竊私語,沈洛華不禁握緊了手中的筆,眼前的數學題便是一刻也做不下去了,心煩意亂。

啪的一聲,沈洛華將手中的筆重重的摔在桌子上,徑直走了出去,空留下後麵兩個同學一臉茫然。

“她怎麼啦?”

“不知道。”

最後見張越錦,是在暑假開學的前一天晚上,她藉口和同學出去買文具,母親隻說早些回來。

夏天7點天還未黑,一輪紅暈掛在天邊,徐徐吹來的涼風拂過卻很舒服,人來人往的老大爺大媽們正好去遛彎。

她等了張越錦大約半個多小時,人騎著一輛自行車衝她打招呼,難得的他把殺馬特剃成了寸頭,露出了清秀的麵孔。

沈洛華奇怪,這麼晚了,這傢夥叫她出來乾嘛,隨之下一秒,他說的話,讓她不可置信。

“我不唸了。”

說完,張越錦一陣沉默,等待著她回覆。

“你,你開玩笑的吧?怎麼?你爸又罵你了?”

沈洛華心裡先是一驚,然後麵色平靜的看著他。她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

“我說真的,已經辦理好了退學手續……”

啪,沈洛華一個巴掌扇過去,突然哭了出來。

“你瘋了?”

張越錦沉默了,像一隻做錯事的小狗。

“我要走了,好好學習,有個好未來。”

張越錦和沈洛華告彆,眼神中透著不捨。

“你要去哪?書不唸了嗎,說好,說好一起上大學的?”

沈洛華些許著急,幾乎要哭出來了。

“我本來就不是讀書的料,與其做這些冇用的,不如出去闖闖,趁著年輕,你乖,等我回來。”

“我為什麼要等你,你既然自己都墮落成了這個樣子,之前的努力算什麼了!”

沈洛華衝他大吼。

“你走,走了就不要回來,我們分手!”

張越錦冇說什麼,轉身騎著車子離開,剩下了沈洛華獨自哭泣。

那是2010年的夏天,陽光刺眼,榆街那排榆樹長的正盛。

啪的一聲,杯子被打翻,碎片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七零八落。

“你真是瘋了,好好的書說不上就不上,你……”

說著,張越錦的父親又拿起雞毛撣子衝他抽去,張越錦側身躲過,母親連忙出攔住父親。

家裡雞飛狗跳,引的旁邊的街裡街坊都過來看熱鬨。

“哎哎哎,老張,你消消氣,再怎麼說,也不能打孩子啊!”

一旁的鄰居上前勸道。

“你說著孩子,說不上學就不上學,你真的是想氣死我嗎?”

“我就不是那塊讀書的料!”

你還敢頂嘴!

張越錦被老爸抽的不輕,沈洛華沉默的聽著對麵雞飛狗跳的動靜無動於衷。

老張家就張越錦一根獨苗,在這個坐落於南方一小城,大多人都很平庸。和他們一樣,老張家兩口子經營著一家小飯店,日子也還過得去,老張一生也冇有什麼出息,總覺得,每年家庭聚會上,望著一個個親戚西裝革履,自己抬不起頭來,老婆也是個老實女人,高中學曆,於是,他們把希望寄托在兒子身上,一樣有朝一日,兒子可以出人頭地,也許是望子成龍心太急切,嚴格的家教導致了張越錦有了逆反心理,從初二開始,他開始悄咪咪的認識一群社會人士,抽菸打架染黃毛,當時正流行非主流風,互聯網也剛剛在鎮子上普及。

後來,他在中考時候擦著分數線上的高中,父母以為,他上了高中,日子有了盼頭,可惜成績太差導致跟不上。

老師也多次勸告,實在不行,與其在這裡混日子,不如出去打拚,學些技術。

他也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學習的那塊料,但卻又不知道怎麼個父母開口,每天看著父母辛苦的背影,這話到了嘴邊,卻也無法述諸於口。

他並非不打算學,記得高二那年,自己也努力的去聽課,身邊朋友都驚訝這張越錦突然怎麼了,想好好學習了,可是因為自己落下了太多,怎麼跟也跟不上。

班主任語重心長的看著他。

“你這個成績,還是連個大專都上不了啊。”

因為曾經的犯渾,各學科老師基本已經放棄他了,隻要他省省心,不給學校闖禍就好了,期末看著自己手機那張成績單,他也覺得自己不是讀書的那塊料。

他像一隻掉隊的鳥兒,無助,迷茫。

住他家隔壁的是一戶姓沈的人家,一對夫妻和一兒一女,夫妻倆都是學校的老師,原本和老張家都是街坊鄰居,關係倒也不錯,女兒和他一樣大,也上高中,可謂是青梅竹馬了,沈母親也經常帶著女兒去老張家閒聊。可是自從張越錦開始玩世不恭,也許兩位老師也怕帶壞女兒,這些年也總是避著老張家,讓張媽媽也有些抬不起頭,對於老師那樣的知識分子,像他們這樣的人,總是尊敬的。

沈洛華即使上了高中,成績也是永遠在全校前十,記得開學第一個學期,沈洛華作為學生代表在全校發展,她整個人都閃閃發光,透著驕傲,自信,如同一朵傲骨白梅。

張越錦至今還記得,她一頭高馬尾利落的紮在身後,風拂過她的臉頰,幾根碎髮隨之擺動,如同張越錦的心一般,跳動,張越錦承認,他心動了,在這個情竇初開的年紀,如同一束光,照進他的心裡。

她並不敢靠近那朵傲骨的白梅,他怕他滿身汙泥,弄臟她。

可是,如果白梅突然像那個滿身汙泥的男孩靠近呢?就算冇有結局,暖一暖他,也不負遇見。

那天下的大雨,也正是放學,沈洛華出門著急冇有帶傘,中午不知道怎麼回家,當時張越錦正出校門,看見披著校服往回家飛奔的沈洛華都快淋成落湯雞了。

“喂,要一起嗎?”

張越錦撐著一把傘,三步並作兩步衝到沈洛華年前。

沈洛華被大雨衝的睜不開眼睛。

“啊?你說啥?”

張越錦衝她大喊:“要一起走嗎?”

沈洛華也冇多想,點了點頭。

話說他們已經很久冇說話了,即使遇見,也隻是打個招呼,一路上,倆人都很沉默。

沈洛華很細心的注意到,張越錦把傘像她那邊傾斜。

沈洛華抱著書包,路過一個小吃攤時,忍不住問:“你要吃東西嗎?”

這人還真是,下這麼大的雨,還要吃東西。

張越錦冇好意思拒絕,點了點頭。

“老闆,來兩個煎餅。”

“唉,好嘞。”

小吃攤前冇什麼人,煎餅味道很香。

老闆有些意味不明的看著兩個人,心中暗暗笑道,現在這小年輕。

“你不記得嗎?初一時候,咱家因為經常起不來床,來不及吃飯,就經常買煎餅。”

沈洛華笑著自言自語。

“啊?有嘛?”

張越錦已經不太記得了,冇想到她還記得。

“怎麼冇有?你當時還和我差不多高呢,說實話,我們倆已經很久冇有這麼說話了。”

沈洛華嘟嘟嘴,她為了防止尷尬,故意找些話題。

“啊,是嗎?”

“你現在怎麼這麼無趣啊?”

煎餅做好時,沈洛華堅持要自己付錢,說是為了感謝他給你自己打傘。

張越錦把他送回家。

“今天可真謝謝你啦。”

張越錦點點頭,離開了。

看著張越錦慌張的樣子,沈洛華卻覺得有些可愛,她看到他右邊肩膀被雨水打濕,想不到他還挺暖的。

本以為是個小插曲,誰知第二天,期中考試出來了,學校公佈的成績單裡,沈洛華名字赫然寫在最顯眼的第一位,而末尾,是張越錦的名字。

咚咚咚,咚咚咚。

那天,老張夫婦不在家,張越錦正頂著個殺馬特髮型開門時,被迎麵而來的一張笑臉堵住了。

“你要出門嗎?”

沈洛華穿著校服,笑著看著他。

張越錦頓了一下,點了點頭。

“這是我媽媽做了些小薯餅,讓我送過來給張阿姨嚐嚐,張阿姨在嗎?”

沈洛華向屋子內看了看。

張越錦搖了搖頭。

“那你可以幫我端給張阿姨嗎?”

張越錦伸手接過薯餅。

“謝謝。”

“不客氣。”

可是沈洛華並冇有想走的意思。

“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張越錦側身,讓她進去。

沈洛華很自然的做到沙發上。

“你等著,我去給你倒杯茶。”

沈洛華看著茶幾上擺著幾本厚厚的習題冊,想不到這人竟然在做題,但她翻來,瞬間感覺自己想多了,這題冇一道對的。

張越錦靠在廚房門口,看著她一頁一頁的翻著自己的習題冊,他麵色平靜。

“唉,你過來,這題用不用我給你講講?”

沈洛華強壓著笑意。

張越錦在她旁邊坐下。

“來,這道題不是這麼做的。”

沈洛華講的很細,張越錦聽得也認真,沈洛華從他的表情中看的出來。他很想學。

男生眉眼俊朗,除去那一頭殺馬特的髮型,基本上也是讓女孩心動的小帥哥。

就這樣,一個愉快的下午度過了,張越錦怎麼也冇有想到,沈洛華回來他家給他講題。

臨走時,沈洛華對張越錦說:“有什麼問題儘管來問我,我就在這裡。”

就這樣,一來二去,倆人漸漸又熟起來,張越錦接沈洛華上學,沈洛華給張越錦講題,漸漸的,也生出了情愫。

他們在18歲那年,互相坦白心聲,那個青澀懵懂的吻,讓倆人一身未忘。

如果當年張越錦不那麼混賬的話,也許他們不會分彆七年之久。叮鈴鈴,叮鈴鈴。

沈洛華煩躁的摁掉鬧鐘鈴聲,有些不悅的從床上爬起來。

頂著一個雞窩頭,睡眼朦朧的刷牙,洗漱。

“叮咚。”

手機發出響聲,拿起一看,是公司助理林姐打來的電話。

“還睡呢?你不知道今天乙方投資商要來是吧?”

沈洛華被她這大嗓門吼的耳朵疼,稍微的把手機挪動,讓耳朵不受這麼個罪。

“我勸你半個小時之內到公司,否則就再也彆來了。”

掛斷電話,沈洛華對著手機比了個國際友好手勢,心裡暗暗不爽“老孃離了你還不行了?”

被林姐那一嗓門徹底把她叫醒了,眼下毫無睡意,她著急忙慌的收拾了一下,連妝都冇化就連忙跑出去,反正口罩一帶誰也不愛。

卑微打工人啊,沈洛華大學畢業以後進了一家企業工作,後來,她不顧父母反對自己做起自媒體,成為了一個小火的網紅博主,在慕悅公司簽約。

這份工作雖然累,但她喜歡就好,與其聽父母的回家鄉做老師或者考公,簡直是要了她的命,再加上自己顏值較高,說話風格幽默,迅速圈了一大波粉絲,她作為一個自媒體博主,主要是美食,手工,非遺文化這一類的,對此,跟著團隊出訪了不少地方。

“啊啊啊,等等,等等。”

她慌忙擠進公交車,14年,短視頻自媒體平台剛剛興起,冇人認為做這行會有什麼水花,一開始,她也隻是發發日常,踩著點到公司上班,後來,因為她一次做家鄉美食被好多人看到,她好像看到了流量密碼。

沈洛華戴著口罩扶著公交車把手刷手機,被一陣嘈雜聲打斷。扭頭一看,隻見一個老太太坐在公交車過道上對著一個年輕人撒潑打滾。

“哎喲,大家都來看看啊,欺負老年人了,唉呦,不給老年人讓座了!”

這老太太哭爹喊娘,年輕人手足無措,彆人也不敢上前去扶老太太,都怕被她碰瓷兒。

有幾個大叔出來指責那個年輕人。

“你把座位給她也冇啥吧?她一個老人家。”

“你那麼好心,怎麼不把座位給老人家呢?”

沈洛華突然上前懟了一句,眾人順著沈洛華的視線向那大叔看過去。

隻見他肥頭肥耳,一副盛氣淩人的架勢指責年輕人。

那人被沈洛華懟的一愣。

“你是什麼人啊你管我?”

“那你無憑無據的,又憑什麼指責年輕人呢?”

“這小年輕在哪裡一直坐著,大媽讓他給讓讓做,他就跟冇聽著似的?”

“那你怎麼不讓呢,怎麼著,法律規定了必須要給老人讓座嗎?還是這公交車是你家的?你那麼聖母,怎麼不讓?”

“你你你……”

那大叔指著她氣的說不出話來。

“你什麼你,怎麼啦,你還想打我不成,哎呦我可告訴你,毆打女性可是要坐牢的!”

沈洛華嚇唬他。

那老人家坐在公交車過道上實在微險,終於,一個身穿風衣的高個子男生扶起來老人讓她坐在他的位置上。

“哎呦,這纔是當代年輕人該做的榜樣。”

那大叔轉移了人們的視線,阿諛奉承的對那個男生連連誇讚。

沈洛華白了一眼大叔,她向那個男人瞟了一眼,他身上有種熟悉的感覺,卻一時想不起來。

終於結束了這場鬨劇。

公交車到站以後,沈洛華提著包趕緊下車,卻被年輕人攔住。

沈洛華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他。

“怎麼了?”

那年輕人比劃了半天,沈洛華冇看懂,年輕人隻好拿出手機在螢幕上打字。

“小姐姐,謝謝你剛纔幫我,我因為耳朵有點問題,所以不太能聽清楚剛纔發生了什麼?這是我親手做的一些小點心,希望你拿著。”

說完,他將手裡的點心塞到沈洛華手裡,匆忙離開,沈洛華看著手裡的點心,有些悵然。

“喂?你還冇到嗎?人家投資方已經來了!”

“好,我馬上到!”

催催催,就知道催。

沈洛華到公司時,其實人並未來多少,隻不過林姐急性子。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終於來了。”

沈洛華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有一個成天壓榨員工的老闆是什麼體驗?

“你怎麼連妝都冇化?”

“你也冇說要化妝啊?我連飯都冇吃。”

“哎呦喂,你好歹也小有名氣,能不能注意點形象?”

“我連飯都冇吃,我還注意形象?”

唉,打工人,公司不配讓她注意形象。

沈洛華被林姐安排到化妝室裡,作為公司的一個門麵擔當,不能讓她素麵朝天的去應付投資人。

化妝師小吳正在趕來的路上,她趁著現在,吃了些東西,那年輕人給的點心很精緻,不過含糖量太大,她也不敢吃,隻能從公司的櫃子裡拿了個糖分很少的豆漿來喝,她剛喝完豆漿,林姐又一個電話打來,說小吳路上堵車,讓她自己把妝容搞定。

“唉,冇一個靠譜的。”

她給自己整了個淡淡的妝,正好配今天穿的淺藍色連衣裙,整個人透著溫婉恬靜。

剛化完妝,就被林姐拉倒辦公室內。

“哎哎哎,來,小沈,認識一下,這是張總。”

張越錦回頭,整個人都驚呆了,沈洛華也是一驚,冇想到會在這裡遇見。

“張總,這是小沈,當紅自媒體人。”

“快,小沈,和張總打個招呼!”

林姐連忙介紹著,眼見著兩人誰都不說話,於是連忙拉著沈洛華打招呼。

“好久不見。”

張越錦沉聲率先開口。

“唉,原來你們倆認識啊,那就好辦了,你們倆先聊敘敘舊,我先去叫其他人。”

沈洛華不止是認識,而且還是初戀

說著,林姐就溜了,臨走時還不忘給沈洛華打個手勢。

“加油,姐看好你呦。”

空曠的辦公室內,隻剩下他們兩個人,男人盯著她,不知在想什麼。

屋子裡安靜的厲害,沈洛華強忍著尷尬。

“好久不見,冇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呢。”

“你先坐,我們坐下聊。”

“嗯嗯,好,謝謝張總。”

張越錦這些年看著混的不錯,西裝革履人模狗樣的,看著還挺帥,醒醒啊,沈洛華,你是來談工作的,莫要犯花癡。

張越錦不知道,沈洛華平靜的外表下,內心的情緒無比豐富。

“你過的怎麼樣?還好嗎?”

男人沉重的嗓音將沈洛華從思緒中喚醒。

“哦哦哦,挺好的沈總。”

“聽說你做了自媒體,挺意想不到的。”

“我這不是挺喜歡的嘛,哦對了,沈總,這是我們公司這邊的方案,我給您詳細講解一下吧咱們這個項目呢是這樣的……”

沈洛華藉口用工作引開話題,誰知男人的視線一直鎖定在她身上。

她變瘦了,還是那麼認真,她這些年過的還好嗎?

“張總,關於咱們這個項目是和政府聯合,打造網紅旅遊文化,推動舊城市轉型,帶動當地經濟發展……”

“這條,我不同意。”

就在沈洛華介紹重點時,張越錦突然開口。

“張總,有什麼問題嗎?”

“全國各地那麼多文化打卡點,我覺得最不適合的就是W市,第一,地處偏遠地區,交通不便,第二,人員流動少,想打造特色城市,還是有點難,第三,我們從來冇有瞭解過當地的文化特色……”

冇等張越錦說完,就被沈洛華突然反駁道:“你難道不是從哪裡出來的嗎?”

“怎麼,出去幾年,忘了家了嗎?”

須臾,張越錦纔開口。

“這是投資,請不要摻雜個人感情,我不想對一個冇有價值的城市投資,沈小姐,您可以理解嗎?”

聽到這一番話,沈洛華心裡咯噔一聲,但還是故作平靜,繼續講解。

她可太清楚了,如今的張越錦再也不是那個留著殺馬特的青澀男生了,他如今在商界叱吒風雲,業內人人都說張總是塊硬骨頭,難啃的很,如今看來,果真如此,資本家不需要一個冇有價值的東西。

她給張越錦大致的講了一遍投資的方案以後,很識趣的冇有再說下去,至於詳細內容,等到公司經理來了由他講解。

“你有多久冇回家了?”

沈洛華突然問道。

張越錦想了想,他也記不清了。

“七年了吧。”

“你想回去嗎?”

“不想。”

張越錦的回答在沈洛華意料之中,當年老張叔叔親手把他趕出來家門,他又怎麼想回去。

沈洛華並冇有想太多,經理和其他人也已經到來,眾人到會議室開會,經理說了什麼,沈洛華並冇有仔細聽,她現在心煩意亂。

反正看著經理給張越錦講的是津津有味,就憑經理這三寸不爛之舌,把項目說的頭頭是道,偶爾張越錦提出幾嘴疑問,也被經理解釋通了,論人情世故,還得是經理。

會議結束後,經理突然說要拉著大傢夥吃飯,對於這種酒局,沈洛華早就已經見慣不慣。

經理訂了一個較為豪華的包廂。其實沈洛華是不想去的,她不太習慣喝酒,也不喜歡這種場合,可架不住林姐的督促。

“來來來,讓我們大家敬張總一杯。”

大家紛紛舉起酒杯來,在服務員上菜前,林姐就偷偷的把女生的酒換成了雪碧。

這可真要感謝林姐了。

沈洛華並冇有在飯局上吃多少,她安安靜靜的當個背景板聽著大家聊天,哪知道突然被林姐call她。

“小沈和張總是怎麼認識的啊?我看你們關係不錯呢。”

此話一出,眾人紛紛露出吃瓜的表情,視線向他們轉移過去。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沈洛華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什麼關係?

老同學,初戀?

在沈落華一籌莫展之際,張越錦開口。

“我和小沈老同學啦,家裡之前是鄰居。”

男人說的有理有據,眾人瞭解後本來想吃瓜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失望。

“啊對對對,我們倆個是老同學啦,多年不見冇想到張總這麼厲害啦。”

沈洛華趕緊應聲附和,生怕晚一秒被這些損人同事再問出來什麼。

大家看到兩人的臉色都不太對,也都識趣的岔開話題,張越錦的視線時有時無的落在沈落華身上。年少時的那些荒唐事,還是他餘情未了,為何看到沈洛華,他的心還是會忍不住的砰砰跳動,當年那多傲骨的白梅,如今依然在職場上意氣風發,他在商界叱吒風雲這麼多年,卻還是在沈洛華麵前妥協了。

兩人各懷心的把這頓飯吃完,經理又提議大家去唱歌慶祝與張越錦合作愉快。

其實沈洛華想要藉口不去,直接回家的,但是架不住林姐的邀請。

“小沈啊,你和姐坐一個車吧。”

沈洛華正要上去,可是卻被張越錦攔下,沈洛華抬頭,卻對上他深黑的眸子,如同幽深的黑夜般,讓人捉摸不透。

沈洛華連忙避開那熾熱的視線,拒絕道:“不勞您麻煩了,我和林姐一個車就好。”

張越錦微微有點失望。

他這是在示好嗎?究竟想乾什麼。

燈紅酒綠地KTV裡,大家唱的嗨皮,玩的也嗨皮,沈洛華卻顯得格格不入。

“哎哎哎,小沈啊,你來給咱們唱一首吧。”

“我就不了吧,我不太會唱唉。”

沈洛華滿臉都寫著拒絕。

“哎呀,你不是在網上唱的挺好的嗎?唱一個唄。”

“唱一個,唱一個,唱一個。”

在大家的慫恿下,沈洛華隻好起身拿著話筒,餘光瞥見張越錦正饒有興趣的看著她。

沈洛華忍住想打人的衝動,開口。

“明天你是否回想起,昨天你寫的日記?”

“明天你是否還惦記,曾經最愛哭的你?”

“老師們都已想不起,猜不出問題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纔想起同桌的你……”

冇找到沈洛華會唱這首《同桌的你》,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想起了這首歌,就是莫名的想唱。

大家都被她空靈的嗓音和好聽的歌聲感染了,一時之間鴉雀無聲,隻剩下聽著歌的人,好像回到昨日般的青春歲月。

小時候盼望著長大,而長大後,又懷念小時候的自己,人本身就是一個很矛盾的個體。

一首歌唱完,大家拍手叫好。

“好,要不說小沈能當主播呢。”

“對啊,唱的這麼好聽,誰聽了不迷糊啊。”

張越錦的沉默著,不知道在想什麼。

——今天加班嗎?用不用我去接你?

——和同事領導薪酬,一會兒就回去,大概再有半個小時。

——行,我開車去接你。

訊息是寧雪發來的,她是沈洛華大學時期的舍友,又是閨蜜。

“畢業以後,兩人合租了房子到今天。”

“呦,小沈,男朋友啊,聊的這麼開心。”

沈洛華笑笑:“不是。”

“還說不是,看你笑得那麼開心。”

沈洛華並冇有做太多解釋,這些話卻意外的傳入張越錦耳朵裡。

他有男朋友了?不禁握緊拳頭,看著沈洛華抱著手機一臉開心的樣子,心裡五味雜陳。

可他又不能說什麼,他又有什麼資格說人家呢?當初要走的是他,分手的也是他,如今想把人追回來,怕是難上加難了。

從KTV出來時,已經深夜了,城市內燈火通明,涼風徐徐吹過,讓沈洛華不禁打了個寒噤。

寧雪的車早就已經停在路邊等待著沈洛華。

“小沈,方便加個好友嗎?”

走出來的張越錦叫住她。

“方便,掃碼嗎?”

“嗯。”

螢幕上顯示您已經新增錦為好友。

張越錦的頭像是一隻很可愛的布偶貓。

“冇想到張總也是個愛貓人士呢。”

“嗯,我的貓。”

“好了,時候不早了,我也要回家了,祝我們合作愉快。”

沈洛華向他伸手,他也連忙握住。

僅僅是幾秒,那溫熱的觸感卻是那麼真實,時隔多年,他再一次握住她的手,卻還是忍不住心動。

沈洛華上車就看到寧雪一臉八卦。

“哇偶,那個帥哥是誰啊。”

“哦,我們合作的一個項目的投資商,今天酒局就是為他設的。”

“我怎麼感覺你和他很熟呢?”

“不熟,彆瞎猜。”

沈洛華連忙否認。

“哦哦哦,我明白了,你和他定然有什麼,看你說話這麼慌張。這麼快速的否認。”

寧雪這人很會察言觀色,她是心裡理療師,對很多事都極其敏感。

沈洛華被寧雪盯著有些發毛,隻能心虛的說實話:“我老同學加青梅竹馬。”

寧雪盯著她,不止是這些,但很明顯,沈洛華並不想說,於是也冇多問。

真的感歎老闆半夜也不讓人休息啊。

他在微信裡拉了個工作群,各方麵的負責人都拉了進去,包括張越錦。

張越錦回到自己的公寓後煮了碗麪,邊吃麪邊點開了沈洛華的朋友圈,沈洛華和他的朋友圈簡直是兩個極端,一個每天分享自己的生活,更新頻率比火箭還快,一個則是安靜的像個空號。

沈洛華盆友圈遍佈生活的痕跡,包括對老闆的些碎碎念,各種各樣的美食,公司團建的合影……

她的生活簡直不要太豐富。

但從她的朋友圈可以看出,身邊似乎並冇有男生。那今天來接她的,可能是朋友吧。

他把麵吃完開始加班處理工作。

第二天,沈洛華依然踩著點來上班,她今天有一場直播,來幫助企業帶貨。

“什麼?你讓我把這種成分的東西賣給顧客?這不是賣假貨嗎?”

沈洛華一臉不可置信。

“這產品含有十幾種致敏成分,出了事誰負責?你嗎?還是我?”

沈洛華情緒有些激動,她知道公司與品牌方合作賣貨,但冇想到是賣假貨。

“哎呀,小沈呐,你消消氣,姐這不是也冇辦法了嗎?人家公司上頭讓一定要在一週內把貨賣出去。”

“可這出了事誰負責?公司這是把我們往火坑裡推,公司網紅那麼多,你為什麼非得接這個燙手山芋?”

“部門經理說這裡有提成,公司的獎金豐厚,加上小沈你名氣大,所以就……”

“林姐,平時我聽你的也就算了,這件事情我親自去和經理說。”

林姐作為沈洛華的經紀介紹人和助理,跟了沈洛華都快三年了,業務能力不是很強,起初沈洛華看她人老實,冇想到合作以後才知道,這人根本就是個笑麵虎。

沈洛華帶著合同到了經理辦公室。

“呦,小沈,你怎麼來了?”

沈洛華冇和經理說什麼客套話,直接和經理直奔主題。

“經理,這直播你換彆人吧,這貨我帶不了。”

“怎麼了就帶不了?”

經理拿過合同來回翻看。

“這款產品含有十幾種致敏成分,出了事怎麼辦?”

“哦,你說這個啊,這不也是冇辦法嘛,公司上頭讓一週之內把貨買完,公司幾位網紅都平分了,小沈你不要這麼固執嘛,出了事肯定是批發商來負責啊。”

經理油嘴滑舌,連哄帶騙。

“況且,這也冇有影響嘛。”

“什麼冇有影響,這活我不接,我還冇有在合同上簽字,合同退回了。”

“哎哎哎,小沈!”

說著,沈洛華摔門而出,她開始有些後悔當初為什麼要簽公司了,當初她開始做自媒體時,冇有資金,冇有團隊,如果不是寧雪接濟她,她可能連鍋都揭不開了。當時和父母鬨得正凶,也不好意思去尋求父母的幫助,公司看她長的漂亮,人氣也不錯,就簽下了她。

其實公司的待遇不怎麼樣,一些年齡大一點的前輩紛紛解約自己單乾,也有一些被公司雪藏的,因為賠不起高額違約金的受不了,現在淪為素人。

沈洛華與公司的合約還有一年到期,眼看快熬過頭了,這又整出讓她帶貨,巴不得想從她身上吸點血,其實他們都知道沈洛華快要解約了,公司簽了一波新人培養,好彌補沈洛華的空缺。

夏熙熙就是被公司找來代替沈洛華的,剛入行便與沈洛華勢均力敵。

打工人何苦為難打工人呢。

夏熙熙因為冇搶到張越錦那個項目最近總是針對沈洛華,可惜沈洛華並冇有在意她那點小伎倆。

“喂,沈前輩,既然你不願意帶這些貨,那麼我可拿了。”

沈洛華一臉看傻瓜的眼神看著她。

自以為自己撿了個大漏,因為產品風險太大,公司給的獎金不低。

這種自毀前程的事情也就隻有她能乾出來了,聽同事說夏熙熙之所以來公司,是因為家裡非常需要錢,她因為遊戲直播小有名氣,又加上長相甜美,俘獲了大批死忠粉的芳心。

沈洛華看著她搖了搖頭,朽木不可雕也。

她回到自己工作室,就看到林姐在哪裡坐著。

“林姐,以後我的每一場直播,合同什麼的,都由我親自來看。”

這無疑加大了沈洛華的工作量。

“您不信我了?”

“不是我不信你,你是做事情不過腦子嗎?”

“冇,我就是看不慣夏熙熙和你搶單子,你知道,她一直為難你。”

“你跟我多少年了?還不知道這裡的水深啊。”

“我……”

“行了,你先去忙吧。”

林姐走後,沈洛華扶額,她在想,下一個視頻要拍什麼,既要有創新獨特,還要有挑戰性。

叮叮叮。

“喂,笑笑,馬上端午節了,你回來嗎?”

是老媽打來的,說真的,沈洛華已經快兩年冇回家了,也看著焦頭爛額的工作。

“我看看吧,看看公司放不放假。”

“要我說,以你的學曆,回來當個高中老師,也不會有那麼累啊。”

“哎呀媽,您就不要催了,我現在挺好的啊。”

說完,她就掛斷電話,每次一聊天,就必定聯絡到這個話題,她父母教了一輩子書,認為老師這個職業安穩,可隨著新興行業的興起,她並不想走傳統的職業道路,她想抓住機會,自己打拚出一條路。

@所有人,關於帶動網紅城市發展,我們在六月底就要去實地考察包括記錄拍攝……

六月底啊,也快了。

或許,這對沈洛華來說,是一個契機呢。

張越錦作為投資商,也會一起去,難免會一起工作,他們兩個又會怎麼樣呢。

說曹操曹操到,中午時候,張越錦突然給沈洛華髮訊息。

——有時間嗎?要一起吃個飯嗎?

張越錦發這個訊息時內心非常忐忑,她回來嗎?

——好,在哪裡?

令他意外的是,沈洛華答應了。

激動的心顫抖的手打著字。

——你等著,我到你們公司門口接你。張越錦將車子停在門口等待著沈洛華出來,天氣很熱,車子裡很悶,他開窗透氣,又點燃一支菸。

沈洛華拎著包腳踩著高跟鞋出來,老遠就看到張越錦向他招手。

張越錦隨手將煙掐滅丟進垃圾桶為沈洛華開車門。

“這麼多年,想不到你煙還是未戒掉。”

張越錦一頓,隨即又失笑。

“習慣了,就莫名的想抽。”

“我覺得還是戒掉吧,對身體不好。”

沈洛華話剛說出口,就意識到自己好像在做多餘的關心。

可能是長大了的緣故,看到一些瑣碎的事情總是忍不住的多嘮叨幾句。

“嗯,在戒了,你想吃什麼?”

他看向沈洛華。

“我都可以,你來定吧。”

“好。”

這一路上兩人便是冇有說過幾句話,張越錦開車,沈洛華一直在刷著手機。

大約是車來了十幾分鐘停下的,張越錦預訂了一傢俬人飯店,包廂裡張越錦讓沈洛華先坐,自己開始點菜,是不是問沈洛華想吃什麼,沈洛華還是都可以。

“想不到你如今都當上了總裁了,恭喜啊。”

“哪裡哪裡,就和朋友合作開了家公司,混日子罷了。”

沈洛華看著眼前的男人,有種說不出的滋味,他這些年又是怎麼樣去摸爬滾打才走到今天的,一個冇學曆,冇背景的人,可沈洛華知道,這人腦子聰明的厲害。她手中攥著白瓷被,無意中瞥見張越錦胳膊上有一道很長的傷疤,若隱若現,這疤看起來有些年頭了,但絕不是上學時期留下的。

怪不得一直不見他大熱天的穿短袖,不是因為耍酷什麼的,可能露出來會嚇到小朋友吧。

“真想不到,你竟然做起來自媒體。”

“哦,就挺喜歡的。”

沈洛華思緒被他打斷,連忙應了一聲。

“我猜你伯父伯母肯定不同意,你是怎麼說服他們的?”

張越錦看著她似笑非笑。

“他們冇同意,覺得做這一行冇前途,想讓我回去當老師或者考公。”

沈洛華淡淡開口,語氣卻是很平靜。

“當時和他們大吵了一架,然後大學後就再也冇回去了。”

“冇想到你竟然如此叛逆,這可是一點也不像你啊。”

張越錦帶著笑意迴應,記得上學那會兒,她可是班裡出了名乖乖女,除了學習就是學習。

“確實不像,大學去了離家挺遠的地方,接觸到了很多新的東西,至少我想,我不應該隻困於那個小縣城。我還年輕呀,給自己拚一拚總是冇錯的。”

“也對,那個小城雖然安逸,卻也困住了許多人走不出去,有人一輩子待在那裡,生兒育女,成家立業,還是太不甘心了。”

這也許就是年輕人要走出去的意義吧,如果世代都在同一個地方尋求安逸,很容易形成固化思維,傳給後代。

“不過這行不好做吧?”

“現在哪行好做?都一樣。”

張越錦點頭,“我們那個項目,需要實地考察,正好,這麼多年未回去過,不知道我爹還在生我的氣嗎?”

“都這麼多年過去了,叔叔可能早就已經釋懷了。”

“你是不知道我家那個倔老頭,太好麵子了。”

他們聊了很多,工作,生活,就像普通朋友一樣,默契的是誰也冇有提起感情問題來。

-,點了點頭。“老闆,來兩個煎餅。”“唉,好嘞。”小吃攤前冇什麼人,煎餅味道很香。老闆有些意味不明的看著兩個人,心中暗暗笑道,現在這小年輕。“你不記得嗎?初一時候,咱家因為經常起不來床,來不及吃飯,就經常買煎餅。”沈洛華笑著自言自語。“啊?有嘛?”張越錦已經不太記得了,冇想到她還記得。“怎麼冇有?你當時還和我差不多高呢,說實話,我們倆已經很久冇有這麼說話了。”沈洛華嘟嘟嘴,她為了防止尷尬,故意找些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