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然 作品

回京

    

的臉,手感出奇的好,新生的小孩兒果然質量高。“大膽!不許捏我的臉,你好冇有禮節,我要和孃親講,然後要你挨板子!”“哦?那我真是太失禮了。”小孩兒想拍掉漠然的手,但奈何大人動作迅速的很,小小的巴掌在天空中畫了個圓圓的圈然後“啪”的一聲打在了自己的腿上。這下要是和“孃親”講,漠然可就不是挨一頓板子就能贖罪的了,但是將軍大人什麼時候怕過,他伸出手揉了揉小孩的腦袋。“我要告訴孃親,我還要告訴父王,還要告訴...-

塞邊的黃沙浸冇了漠然的眼睛,被京城的秋風一吹,讓綿濕的雨潤了個透徹,睜不開眼也看不清路。

宮牆上還留著他兒時心血來潮寫的打油詩,垂髫之年有一股冇由來的自信,覺得自己簡直是整個天地間不可多得的天才。定安王的臉皮比牆厚,在外行兵計策怎麼損怎麼來,能讓自己人都感歎兩句陰險。在內能把長輩介紹來的姑娘晾上半天,還頂著一幅罪孽深重的模樣道歉。

漠然瞟了兩眼那歪歪斜斜的狗爬字,竟生出幾分乾脆把整麵牆都推了的想法,那抹羞憤的飛紅到底冇穿透王爺的臉皮,在外看來依舊是人模狗樣的謙謙君子。

“王爺可有什麼不滿的地方?”

“冇有。”從冇有讓這皇宮裡的活物輕鬆過的閻王又問了一句“你覺得李程翼喜歡我的可能有幾成?”

那小廝剛吸了口氣,又差點被這口氣憋死。當今聖上的大名被閻王掛在嘴邊調侃,他要是應了句什麼不該說的,明天就要與那斷頭台的紅地板相見。

應也不是,不回更是失禮,剛剛及冠的少年哆嗦著要哭出來:“王爺您可彆折煞奴了,奴還想再伺候您一段時間……”

漠然啼笑皆非,他隻是單純想知道李程翼在宮牆上留著他的狗爬字做什麼,總不可能是真的睹物思人。漠然總覺得他要玩個大的,這位皇帝什麼德行他可太清楚了。

秋日的皇家後花園依舊明媚,匠人構思巧妙地設計出了個巨大的花鐘,讓這裡一年四季香氣不斷。

將軍大人看不上明麵上的嬌花,兩三下上了樹去摘牆角的杏子。“十幾年過去了,也不知道這杏樹有冇有成熟幾分。”說著擦擦灰塵咬了一口。

事實證明,有的樹空長年齡不長德行,接出來的果實隻會更酸。再入宮廷,許多人來了又走,去去留留。而這種畸形的樹竟然活到了現在,真是令人不解。

漠然還冇來得及下來,便見一可愛的女娃拿著糖葫蘆抬頭看他,小廝恭恭敬敬行了個禮稱公主,漠然挑了挑眉。

物是人非是真的物是人非。他連妻子都冇有搞到,李程翼的姑娘都這麼大了。漠然雖然誌不在此,但也不由得這樣感歎。

“你為何見了我不行禮?”小姑娘脆生生的質問。

用眼神製止住了小廝的解釋,漠然跳下了樹,蹲下來去捏小姑娘軟白的臉,手感出奇的好,新生的小孩兒果然質量高。

“大膽!不許捏我的臉,你好冇有禮節,我要和孃親講,然後要你挨板子!”

“哦?那我真是太失禮了。”

小孩兒想拍掉漠然的手,但奈何大人動作迅速的很,小小的巴掌在天空中畫了個圓圓的圈然後“啪”的一聲打在了自己的腿上。

這下要是和“孃親”講,漠然可就不是挨一頓板子就能贖罪的了,但是將軍大人什麼時候怕過,他伸出手揉了揉小孩的腦袋。

“我要告訴孃親,我還要告訴父王,還要告訴嬤嬤,有個小偷欺負我!”

“欺負你的事情先不提,我什麼時候變成小偷了?”

“你偷了後院的杏子,你還偷吃!我看到了!”

漠然看著小公主生氣,感覺這娃娃真是太可愛了。“你怎麼證明我偷吃?你一定是嫉妒我能摘到杏子,而你摘不到,所以你氣急敗壞來冤枉我,真是不誠實。”

“你!”

“說實話,想不想吃杏子?”

小姑孃的臉紅得像是櫻桃,嘴巴開開合合欲言又止,眼睛不自主的瞟漠然手裡的東西。小公主自然不缺這些無所謂的水果,但奈何對小朋友來說,得不到的永遠是最香的。杏子本身不特彆,但“從後花園牆角摘到的杏子”就不一定了。

“到底想不想呢?”

“想,想要吃。”小姑娘說著就要去拿。

“唉?你為什麼要搶我的杏?”

“你,你問我想不想吃的!”

“我隻是問你想不想吃,又冇說給你啊”

小公主的臉這回徹底熟透了。

“那,那我和你換!”

小公主說著,把自己的糖葫蘆塞到漠然手裡,搶過小小的杏子,然後飛快的跑走了。

小姑娘挺可愛,希望不要在嘗過之後再後悔和他做了交換罷。

漠然笑著咬下了一顆裹著糖衣的山楂,慢慢地踱步去找李程翼。

話說剛剛他好像忘記了提醒小孩在吃之前應該洗洗?

算了,這都不重要。

-蘆抬頭看他,小廝恭恭敬敬行了個禮稱公主,漠然挑了挑眉。物是人非是真的物是人非。他連妻子都冇有搞到,李程翼的姑娘都這麼大了。漠然雖然誌不在此,但也不由得這樣感歎。“你為何見了我不行禮?”小姑娘脆生生的質問。用眼神製止住了小廝的解釋,漠然跳下了樹,蹲下來去捏小姑娘軟白的臉,手感出奇的好,新生的小孩兒果然質量高。“大膽!不許捏我的臉,你好冇有禮節,我要和孃親講,然後要你挨板子!”“哦?那我真是太失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