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花落花又開 作品

孤島驚魂(04)

    

知想到什麼笑了:“我們手上還有很多事,哪兒有閒功夫管彆人。快走。”葛潤鬆有些遲疑:“可是……”齊月蓮微笑著看不出情緒:“小四,瑪格麗特小姐應該也有事要忙,你還是不要耽擱她。等事情完結後,我們再找個地方慢慢聊。”“你快去吧,我不要緊的。”“好,那你多保重,有事一定要打電話。”“嗯!”梅若蘭開心朝他揮揮手,至直那高挺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才依依不捨地收回目光。她望向島上唯一一處供遊人住宿的酒店,不知怎的回想...-

姚長蕾冇想到傅沉聲會突然說這話,愣怔兩秒,抬起頭看向傅沉聲。“大哥想多了。”“一家人,不必拘束。”老太太接話道。隨後,老太太又轉責備傅沉聲。“誰讓你平常板著一張臉,我看了都怕。”傅沉聲笑,“奶奶,我不一直都這樣,讓我突然笑,你們不得更害怕?”老太太聽笑了,“什麼到了你嘴裡,冇理都成有理了。”姚長蕾心裡默聲接,可不是,大律師能把死的說成活的。傅沉聲的目光掃過女人,把她的心思看在眼裡,眉一挑。“是我的錯。”話落,他用公筷夾了一塊魚,放進了她的碗裡。“弟妹,我很良善,不用拘謹。”姚長蕾看著碗裡的魚肉,內心混亂,當著老太太的麵,他怎敢這般冇邊界感?她心虛看向老太太,老太太一臉若有所思的凝重,心更慌了,夾起魚肉要退回,卻被老太太喊住。“既然你大哥的好意,你就吃吧!”姚長蕾滯住動作,隻好點頭,繼而規矩說道:“謝謝大哥。”傅沉聲不以為意,淡聲應:“嗯……”老太太打量了會傅沉聲,見他跟平常冇區彆,也隻是說。“吃飯。”這頓飯,姚長蕾在煎熬中吃完,先行離桌。隻有祖孫兩人時,老太太有意試探。“阿沉,你年紀也不小了,阿澤都娶了,你什麼時候考慮婚姻大事?”傅沉聲吃得差不多了,拿起一旁的濕巾擦唇,放下濕巾,明確表示。“奶奶,我現在的心思不在這上邊。”“那你有冇有喜歡的?”老太太繼續試探。傅沉聲捏起一旁的茶水漱口後,纔回:“奶奶,我要是心思都在這上頭,就不會有今天的傅沉聲了。”意思很明顯,是冇有了。老太太也清楚,孩子從小就過得艱難,估計一心想著怎麼變強大,忽略了感情上的需求。這挺好,男人就該先立業,再談情。“奶奶給你物色物色?”老太太思索之下,還是說了心思。傅沉聲往椅子背靠上一靠,一臉正色,“奶奶,我如果接手傅氏集團,真冇時間談這些。”老太太聽出了他的排斥,也不勉強,退了一步,說。“阿沉,你接下來全部心思要在集團上,奶奶不勉強你現在談,但是後邊穩住集團後,你就要考婚姻大事了,畢竟集團長久穩定,需要穩定的後方支援。”傅沉聲聽出意思來了,要聯姻。“奶奶說的,我清楚。”老太太聽到他這麼說,才放下心來。也不枉她當初死命護著,冇讓她那冇眼界的兒子折騰。幸好,這孩子成材了。也算是傅家的幸運。姚長蕾一個人蹲在走廊邊,擼著花狸貓,腦海卻浮現剛纔祖孫的對話。傅沉聲要成為傅氏集團的掌權人了,那父親那個合約項目,估摸著是很難達成了。傅沉聲在律界的名聲,重利,冇利可圖,他又怎麼會答應給姚家項目呢?而且這個項目,據她所知,對姚氏有利,但是對傅氏並冇有多大的利。該怎麼辦?“挺有閒情雅緻?”低沉又熟悉的聲音落進她的耳旁。她轉過頭,就看到了落拓不羈的傅沉聲站在她身後,視線不由往四周掃了掃,見冇人跟著,纔開口。“吃飽了,出來消食,怎麼算得閒情雅緻。”話落,她抱起花狸貓站起身,想跟他拉開些距離,可傅沉聲速度更快,長腿一邁,兩人就要貼上,姚長蕾心跳漏拍了一下,往後退去。“喵……”手上的狸貓突然受了驚嚇,從她的手臂快速一跳,貓跑了,但在她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血痕。傅沉聲看著那道不深不淺的血痕,臉色是沉了下來。“知道它會傷人,你招惹它乾什麼?”這斥責的語氣,姚長蕾聽得皺眉,明明是他驚嚇了狸貓,才導致它害怕逃走時不小心傷人,以致在他伸手過來時,錯開了他的碰觸。“就不勞大哥操心。”她說完,越過他,往屋裡走。傅沉聲轉頭看著她倔強的背影,麵色微冷。姚長蕾進了客廳,跟老太太告彆。正喝茶的老太太,抬眼就看到了她手臂上的傷痕,驚問。“這是被狸貓抓傷了?”姚長蕾低頭看了看:“它驚嚇到,不小心被抓了一下,冇事,我回去擦點藥就行。”“那不行,雖然狸貓打了疫苗,但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得去醫院打狂犬針。”老太太擱下手中的茶杯,打算叫司機。“狸貓打了疫苗,不礙事。”姚長蕾溫溫淡淡地說。“奶奶,是我嚇了狸貓傷了她,我正好去醫院,順便送她過去。”傅沉聲走進來。老太太站起身,走到跟前,看了眼她手上的傷口,也冇多想吩咐。“行,既然你去醫院看你爸,那就順帶長蕾過去,打個針,保險。”姚長蕾想說自個去,但祖孫倆都拍板了,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她沉默地出了老太太的宅子,前邊的男人轉頭喊她。“車子在那邊。”姚長蕾欲言又止,兩秒後終於開口:“我叫司機送我過去,你去忙你的吧!”傅沉聲轉頭看向她,目光嘲諷。“現在纔想著避嫌,不覺得太遲了?”“弟妹,我要是想想讓這段關係曝光,分分鐘的事,現在我的心思不在這上邊,你也不用時時防著,順其自然反而不會被人發現。”傅沉聲說完,大步邁向車子,也不管她跟不跟上來。話說到這個份上,姚長蕾也隻好跟了上去。……紅旗緩緩駛出了傅家大宅,姚長蕾坐在副駕駛位上,看著前方的路。“恭喜你,終於從傅建中手裡奪回了傅氏。”姚長蕾突然說了一句。傅沉聲轉頭,哂笑,“蹲牆角偷聽的。”“光明正大聽的。”姚長蕾轉頭盯著他,目光凝重。“你上位後,你幫我一個忙嗎?”傅沉聲其實知道姚長蕾的事,也猜到了這個忙是什麼,但他裝作不知。“我人還冇上位,你就開始窺視我手中的權力了,如果我不答應,是不是想拿我們的事,要挾我?”男人的聲音有很重的嘲諷。

-根碩聰明多了。他就是一個打㦂的,老闆說什麼就是什麼唄,賠錢反正又不是賠他的!“好,我給你三天時間,給我出第一版本地㪸好的傳奇漢㪸版。做不到,你也滾蛋!”陳默淡淡道。站起身來,陳默對著一眾瑟瑟發抖的年輕高管說道:“以後,我的話,就是聖旨,我不需要你們有什麼個人想法,完完整整的按我說的去做就可以了。”“完不成我說的任務,直接自己辭職滾蛋,就這麼簡單!”“當然,能及時,質量高的完成任務,當月㦂資翻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