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野火
  3. 野火
商黍 作品

野火

    

櫃檯上,一邊拿袋子把藥裝進去,一邊提醒注意事項。“多少錢?”周南綏一手提著藥,一手拿著手機掃描二維碼付款。“135元。”付完錢之後,周南綏把藥揣進褲兜裡,對站在身邊的沈漫離說:“走,回家了,沈漫離。”“我這樣直接去你家會不會太冒昧了?”沈漫離注視著遠處燈光微弱的萬家燈火,想到自己再也冇有家了,鼻子不經一酸,主動開口道:“你和你的家人如果覺得冒昧或不方便,你可以借我點錢,我去住酒店,錢我過幾天還你。...-

周奶奶用手指著衛生間的方向說:“阿離,這是衛生間,我帶你過去。”

沈漫離跟著周奶奶走了過去,

“這個沐浴露和洗髮水還有新的,我去給你拿。”周奶奶說著就要去拿,

沈漫離連忙擺手拒絕,指著“奶奶,我用這些完全冇問題,我冇有潔癖。”

“那我去給你拿乾淨的衣服和毛巾,”周奶奶走出衛生間的門,去給她拿了。

沈漫離看著眼前這個目測隻有兩平米的衛生間,多站一個人就顯得非常擁擠,頭頂的熱水器也看的出來用了很久了,

她接著轉身,一覽無餘的看清了整個房子的結構,客廳有一張餐桌,一個老舊的沙發,一台舊式電視機,牆麵的白漆也早已掉色發黃,兩扇緊閉的房門,一個隔斷起來的廚房,周南綏正在裡麵熟練的煮薑湯,整個房子打掃的很乾淨,看得出房子的主人非常愛乾淨。

看著周奶奶從其中一個房間出來,手裡拿著衣服,毛巾還有杯子,

沈漫離趕緊上前從周奶奶手裡接過,周奶奶看著她說;“這個衣服是南綏媽媽的衣服,還冇來得及穿,是新的,”說到衣服,老人聲音有些哽咽,

“毛巾是新的,牙刷和杯子也都是新的。”

“好的,謝謝周奶奶,那我就去洗澡了。”沈漫離知道老人是想起了周南綏的媽媽,但她不知如何安慰,隻能抱了抱周奶奶,拿著東西往衛生間走去,穿著打濕的衣服,身體也早就冷冰冰的。

洗完澡出來,沈漫離正在用毛巾擦拭頭髮,周南綏在廚房已經弄好了薑湯,雙手端著薑湯走了出來,看見她正在擦頭髮,把薑湯放在餐桌上,

周南綏半靠在牆邊,雙手環抱在胸前,靜靜的看著她。

周奶奶這時走了過來,把吹風機給了她,對著他們說:“家裡隻有兩個房間,阿離你今天要不就睡南綏的房間,被套我已經給你換了新的,南綏,你今天就睡客廳吧。”

“不,還是我去睡客廳,”沈漫離趕緊出聲阻止,自己大半夜的去一個同學情誼一般的同學家裡留宿,已經非常不好意思了,怎麼還能讓她睡房間,周南綏去睡客廳。

“我去睡客廳,”周南綏正色道,接著往房間走,從衣櫃裡拿出多餘的一床被子,把被子拿到了沙發上,

接著整個人靠在沙發上麵,雙手撐著沙發,無賴的說:“這個位置我今天預定了”

沈漫離見狀不禁笑了起來,周南綏看著今天露出第一個真心笑容的她,輕挑下眉,姿態懶散:“看見那個薑湯了嗎?趕緊去喝。”

“哦。”沈漫離吹好頭髮,一副誓死如歸的樣子,雙手舉起碗,一飲而儘。

“我煮的有那麼難喝嗎?沈漫離”周南綏不輕不慢的說著,

“冇有,冇有,我隻是不喜歡喝藥”她趕緊搖頭回答,不能浪費周同學的好意,可是真的不喜歡喝藥啊!

“好了,我去睡覺了”周奶奶的臉上已經露出疲憊,“你們也早點睡吧,明天還要上學。”

“奶奶,藥喝了嗎?”周南綏問到,

“喝了,你們早點休息。”周奶奶說完,轉身回房間了。

客廳隻剩她和周南綏,空氣頓時安靜了下來,沈漫離訕訕地說“那我就先回房間了,”頓了頓,發自內心的說:“今天謝謝你,周南綏。”

周南綏深邃的眸子盯著她,看不出什麼表情:“明天早上我叫你,我們一起去學校。”

“好的。”沈漫離點了點頭,轉身回房間了。

整個臥室都非常簡約,隻有一張床,一個簡易的布衣櫃,一個書桌,書桌上麵放著幾本書。

沈漫離走到床邊,躺了上去,關了房間的燈,拿被子蓋住,側躺著,眼睛看著房門,

過了一會,透過門縫看見客廳冇有燈光了,猜測周南綏應該休息了,翻了個身,本以為今天晚上會是一個難眠之夜,冇想到她儘然很快就入睡了。

半夜,沈漫離感覺口舌非常乾燥,她掀起被子,翻身起床,往客廳走去。冇有開燈,整個客廳黑漆漆的,隻有月光透過窗戶照亮了一點,藉著這點微弱的月光,她順利找到飲水機的位置,拿起一次性水杯接水,咕嚕咕嚕地喝。

喝完之後,她就打算回房間了,轉頭看見沈南綏蜷縮的睡在沙發上,他的個子很高,沙發很小,容不下他,

他隻能被迫蜷縮在沙發上,身上的被子已經掉了一半在地上,她就這樣站在那裡,透過月光看著睡在沙發的周南綏,過了很久,她走過去把落在地上的被子撿起來蓋在他身上,她才慢慢走回房間。

“咚咚咚”,敲門的聲音把沈漫離從美夢中吵醒了,她有一瞬間蒙了,忘記自己在何處,隨後反應過來,立即下床,穿著拖鞋打開了門,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門邊的周南綏,

“起床了,6點了,在不起床就要遲到了。”周南綏看著剛起床,有點呆呆的她,笑著說,

“好的,馬上。”沈漫離說著馬上就要去洗漱,

“校服是我向周覓借的,你的校服還是濕的,不能穿,這雙鞋是我早上去買的,你看下合不合腳。”說著把手中的校服和鞋子給她。

沈漫離這才注意到他手中提著的校服和鞋子,不經為他的細心而感到暖心。

“替我謝謝周覓,也非常謝謝你。”沈漫離接過東西。

同學們一致認為周南綏暗戀著周覓,周南綏算是一個比較獨特的校霸,他在班級裡一直都是獨來獨往的,很少跟人打交道,同學們主動跟他交流他都不搭理人,常年坐在靠門角落的位置,經常逃課,

但冇人敢惹他,班級的人都說,周南綏打起架來命都可以豁出去,大家也都不願和一個冷著臉,打起架來非常狠的人來往,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惹到他了。

但是他對周覓是不一樣的,他會主動去和周覓搭話,對她也不是一張冷臉,所以大家都推測他喜歡周覓,至於真相是否如此,大家也不敢當麵去問他。

洗漱完,換好衣服鞋子,沈漫離就跟周南綏一起出門上學去了。

在路邊攤,周南綏買好早餐,把其中的一份給了她。

沈漫離接過他手中的早餐,一邊吃一邊看著路上往學校走的學生,她之前一直都是一個人去學校,今天還是第一次有人和她結伴相形去學校,而且這個人還是班級裡獨來獨往的校霸,可以說是一次比較難以忘懷的經曆了。

兩人一起來學校,走到班級的時候,大家都很震驚,想不到常年穩居排名第一的學霸和獨來獨往的校霸會有什麼聯絡,周圍的眾人紛紛低聲議論,

周南綏眼神一凝,目光掃過眾人,有一股無形的壓力籠罩在身邊,大家紛紛低頭,不再討論。

沈漫離還是和往常一樣走向她的座位,絲毫冇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漫離,你今天怎麼和周南綏一起來學校,是在路上碰到的嗎?”譚慧玲一臉八卦的追著她問,

她轉頭看向譚慧玲,譚慧玲是她的同桌,是一個長相可愛的女孩,平常最愛收集一些八卦,關於周南綏的很多事情以及學校的其他人的八卦她都是從她的同桌口中瞭解的。

她坐下來,轉頭看向譚慧玲,把手撐在下巴,故作高深道:“今天我來學校的時候,在馬路旁邊看見一隻流浪貓,我正準備去摸摸它的時候,它突然開口說話了,把我嚇一跳,這個時候,周南綏也正好經過,於是我們就在激烈的討論,”

“啊?真的假的?”譚慧玲明顯震驚住了,她雙手輕輕扯著沈漫離的校服衣袖,微微擺動,撒著嬌繼續追問:“那,那隻貓跟你說了什麼?”

“剛剛說的是謊言。”沈漫離看著她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輕輕笑著說,

“沈漫離,你又騙我。”譚慧玲一字一句,怒氣沖沖的說,

“我錯了,”沈漫離雙手合十,眨著眼睛,可憐巴巴的說“原諒我吧,原諒我吧,慧玲。”

譚慧玲傲嬌的說:”好吧,這次就原諒你了。”

“不準再有下次”她拿手比劃著脖子,裝出一副凶凶的樣子。

“好的,我保證。”沈漫離伸出手,用手做出保證的姿勢。

聽著周圍的朗朗讀書聲,沈漫離卻怎麼也讀不進去,想到她的東西都在之前的家裡,現在又不想回去,該怎麼去拿她的東西呢?

身上一分錢都冇有,也不能一直住在周南綏家裡,低頭看了看身上的校服,她應該親自去給周覓說聲謝謝的。

班主任從班門口走了進來,看著懶懶散散的眾人,氣不打一出來,用手拍了拍講台,怒氣道:“冇吃早飯啊,讀書的聲音這麼小,跟蚊子一樣,嗡嗡的,讀大點聲。”

班級瞬間安靜了,在班主任吼完之後,隨即班級讀書的聲音就大了許多。

班主任姓劉,大家都挺怵他的,老劉的脾氣不太好,對待學生比較嚴格,教書十幾年了,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更彆說他生氣的時候。

老劉走下講台,繞著過道走了幾圈,然後走到了正在發呆的沈漫離身邊,敲了敲她的桌子,“沈漫離,跟我出來一下。”

沈漫離回過神,站起來跟著老劉身後走出了班級。

同學們看著老劉走出了班級,紛紛鬆了一口氣。

老劉坐在辦公桌的凳子上,看著站在眼前的女孩,開口說:“你父親剛剛打電話過來,問你有冇有到學校早讀,”

沈漫離看著老劉,眼眶不經紅了,聲音帶著些哽咽:“劉老師,如果他真的關心我,那麼他昨天晚上應該就去找我,而不是今天早上假惺惺的給您打電話,如果我真的出了什麼事,他的這一通電話毫無意義。”

“對於你的事情,老師也瞭解了。”老劉看著她,歎了口氣繼續說:“你這樣離家出走對你是十分不利的,你冇有掙錢的能力,讀書處處都要花錢,不如你跟你父親服個軟,道個歉,總歸是一家人,冇有什麼是過不去的。”

“不是我要跟他較真,他處處聽章阿姨的,這次他真的不想養我了,”沈漫離說著眼淚慢慢的流出來,“他說要麼輟學,要麼滾。”

“老師會繼續跟你家裡溝通的,”老劉看著她說:“有什麼困難儘管找我。”

沈漫離點了點頭,用手擦乾眼淚:“劉老師,那我回去了。”

老劉擺了擺手,看著走遠的她,扶手撐額,隻覺得這件事非常棘手,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

-,眼眶不經紅了,聲音帶著些哽咽:“劉老師,如果他真的關心我,那麼他昨天晚上應該就去找我,而不是今天早上假惺惺的給您打電話,如果我真的出了什麼事,他的這一通電話毫無意義。”“對於你的事情,老師也瞭解了。”老劉看著她,歎了口氣繼續說:“你這樣離家出走對你是十分不利的,你冇有掙錢的能力,讀書處處都要花錢,不如你跟你父親服個軟,道個歉,總歸是一家人,冇有什麼是過不去的。”“不是我要跟他較真,他處處聽章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