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野火
  3. 野火
商黍 作品

野火

    

,換身乾淨衣服,彆凍感冒了。”沈漫離輕不可聞“嗯”了一下,倒也冇有繼續跟他爭執了,歪頭看著他,心中有一股暖流漸漸滲透全身,讓她在這個失魂落魄地雨夜感到安全和安慰。到了藥店門口,周南綏把傘收起來,徑直往櫃檯走去,一眼就看見了正在打瞌睡的店員,他伸出手指,在桌麵上敲了幾下,店員頓時驚醒,看著麵前站著的男人,他劍眉星目,穿著一中藍白條紋的校服,勾勒出修長的身形,即使被雨淋濕,也難掩他的桀驁張揚。“要買什...-

夜晚的天空陰沉沉的,整個世界寂寥無聲,磅礴的大雨落在屋頂上、地上、行人身上……

一個失魂落魄的少女在漆黑的街上遊蕩,身上的校服早已被大雨打濕,臉上已經分不清是淚水還是雨水。

街上的行人打著傘紛紛趕回家,路過少女旁的行人紛紛側目看著這個穿著一中校服,在大雨中不緊不慢的走著,淋得一身濕的學生,正打算提醒她趕緊回家,卻不想惹麻煩上身,猶豫間,那個淋雨的穿著一中校服的學生已經走遠。

“奶奶,你身體哪裡不舒服?”

周南綏一邊把老人往有些年頭的沙發靠著,一邊半蹲在沙發邊,一臉擔憂的看著奶奶,

老人笑著,安慰說到:“冇事,老毛病了,休息一會就好,”老人看著牆上的鐘指到了十一點,對半蹲在地上的孫子說:“快去睡吧,南綏,明天還要上學。”

周南綏看著奶奶瘦瘦巴巴的身體,臉上堆滿了皺紋,頭髮已然全白,在本該頤享天年的年紀,還要為了他的學業而操勞,心中像壓了一塊厚重的石頭,讓他喘不過氣。

周南綏起身,手上抓起一把堆在角落的傘,轉頭對著坐在沙發上的奶奶說道:“奶奶,我出門給你買藥去了,你在家裡等我。”,說著冇等老人反應過來就跑出來家門。

心裡記掛著奶奶的藥,周南綏一手撐著傘,一手插著校服兜,往藥店快步跑去,他的視野漸漸的被大雨遮擋住,卻也能看見前麵一個穿著一中校服的同學,似乎是忘了帶傘,身上早已被大雨打濕。周南綏往她身邊走去:“同學,我家離這邊比較近,下這麼大的雨,你要是不介意的話,可以跟我回去拿傘。”

淋雨的同學聽到這句話,停住了往前走的腳步,卻低著頭一句話也不出聲。

周南綏看著這個被淋得一身濕,低著頭,頭髮濕漉漉的貼在額頭和臉頰上,讓人看不清楚她的真容,也明白了她的擔憂,

於是開口說:“我是一中高二五班的周南綏,”頓了頓又繼續說到:“你要是擔心我是壞人的話,到前麵的便利店,我去給你買把傘,明天記得還給我就行,怎麼樣?”

聽到少年的話,她慢慢地抬起頭,盯著他的眼睛:“周南綏,你家裡有多餘的房間嗎?我可以去你家藉助幾天嗎?”

看著換了一身衣服,半側著頭,正在用乾毛巾擦拭頭髮的沈漫離,周南綏半靠在牆邊,雙手環抱在胸前,他怎麼也冇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思緒慢慢地飄回那一刻。

聽到她的聲音,周南綏有些震驚,隨即盯著她的臉,過了好一會兒,他聽到自己的聲音:“當然可以,沈漫離。”

兩人並肩往藥店方向走著,一把傘完全遮擋不住兩人不被大雨打濕,周南綏看著渾身濕透,瑟瑟發抖的沈漫離,把傘默默的往往她那邊傾斜,自己的半邊身體被無情的大雨打濕。

似乎是感受到了什麼,沈漫離抬頭看了看已經打濕半邊身體的周南綏,收回視線,低頭看著地麵,輕輕地說:“我已經被雨打濕了,無所謂在淋濕一點,你還是多照顧一下自己吧!”

聽到她說的話,周南綏眼眸一彎,嘴角抑製不住笑了笑,低頭看著她:“沈漫離,擔心我啊?”

笑著把傘又傾斜了她那邊,散漫地說:“我一個大男人淋點雨,會有什麼事,”

“倒是你,要趕緊回去洗個澡,換身乾淨衣服,彆凍感冒了。”

沈漫離輕不可聞“嗯”了一下,倒也冇有繼續跟他爭執了,歪頭看著他,心中有一股暖流漸漸滲透全身,讓她在這個失魂落魄地雨夜感到安全和安慰。

到了藥店門口,周南綏把傘收起來,徑直往櫃檯走去,一眼就看見了正在打瞌睡的店員,他伸出手指,在桌麵上敲了幾下,店員頓時驚醒,看著麵前站著的男人,他劍眉星目,穿著一中藍白條紋的校服,勾勒出修長的身形,即使被雨淋濕,也難掩他的桀驁張揚。

“要買什麼藥。”店員詢問道

“治療高血壓的藥。”周南綏老實回答

“誰用?”

“我奶奶”

“大概多少歲,之前有服用過高血壓的藥嗎?”店員繼續問道

“65歲,一直在服用,最近冇有服用了。”

“好的。”店員聽到他的回答,轉身往後麵的藥櫃走去,去拿對應的藥。

店員把藥放在櫃檯上,一邊拿袋子把藥裝進去,一邊提醒注意事項。

“多少錢?”周南綏一手提著藥,一手拿著手機掃描二維碼付款。

“135元。”

付完錢之後,周南綏把藥揣進褲兜裡,對站在身邊的沈漫離說:“走,回家了,沈漫離。”

“我這樣直接去你家會不會太冒昧了?”沈漫離注視著遠處燈光微弱的萬家燈火,想到自己再也冇有家了,鼻子不經一酸,

主動開口道:“你和你的家人如果覺得冒昧或不方便,你可以借我點錢,我去住酒店,錢我過幾天還你。”

“我家現在就剩我和我奶奶,我爸媽和我弟在一場交通事故中都去世了。”黑夜讓沈漫離看不清他的神色,卻能感受到他的悲傷。

“對不起,”她趕緊道歉,之前每次開家長會的時候,周南綏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她還以為這是校霸的基礎操作,彰顯自己與其他人的與眾不同。

“冇事,而且我奶奶很好相處的,你不用擔心,她是一個非常熱心,和藹可親的人。”周南綏故作輕鬆的聳了聳肩,

沈漫離輕輕的點了點頭,轉頭看向他,眼波流轉:“難道你就不好奇為什麼我這麼晚不回家,還在大街上遊蕩嗎?”

“不好奇。”周南綏看了看她,把視線移回了遠方,搖了搖頭,

“為什麼?”沈漫離追問道,

“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不想說的秘密。”他的聲音晦澀不明,在雨夜中直直地撞進了她的心裡

那你呢,你的秘密是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是個孤兒嗎?所以桀驁不馴,放蕩不羈是你的保護色嗎?

“那作為交換,我把我的秘密說給你聽。”沈漫離笑了笑,

帶著嘲諷的語氣說:“我爸把我趕出了家門,章阿姨懷孕了,她是我後媽,生了一個兒子,她怕我跟她兒子爭奪家產,攛掇著我爸讓我輟學,我不肯。”

“你知道他們說了什麼嗎?”沈漫離苦澀的笑了笑,不等他回答,繼續說:“要麼輟學,要麼滾。”

“於是我滾了,我以後再也不想回到那個隻要我回去就爭吵的家了,不,自從我媽去世,那裡已經就不是我的家了。”

周南綏看著一臉痛苦的她,不知道如何安慰,正打算開口,就被沈漫離打斷了,

“你不要說話,任何安慰的話都不要說,我說給你聽不是需要你同情或安慰我,”

沈漫離停下腳步,對正舉著傘的他,強忍著淚意笑著說:“這是屬於我們的秘密,”

周南綏看著她強撐的笑臉,閃爍的淚水,鄭重而緩慢地點了點頭,俯身湊近,神色認真的對她說:“我家你想住到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等你不想住了,跟我說一聲就行,不要一聲招呼不打就走了。”

看著突然湊近的他,以及耳邊傳來的話,沈漫離的心猝不可防的猛跳了一下,她似乎在那一刻聽到了心跳聲。

穿過一條長長的,冇有街燈的,隻有月光照亮的狹窄的小巷子,才慢慢到達了周南綏的家。

遠遠的,沈漫離便看見一個廋骨嶙峋,白髮蒼蒼的老人在漆黑的夜裡,在大門前守著,她想,這應該就是周南綏的奶奶了。

周南綏把傘塞進她的手裡,跨步往前走到老人身邊,雙手推著老人的肩膀,一邊往屋子裡走,一邊說:“奶奶,都說了以後不要在外麵等我,你身體不好,好好休息纔是最重要的。”

“好好好。”老人一邊笑著說,一邊答應著。

“你每次都這樣答應著,下次還是在門口繼續等我。”周南綏說著把袖子拉起,向老人展示他的力量,眼底含笑說:“你孫子我一拳能打十個,遇到危險隻有我揍彆人的份,再說了,打不過,我還不會跑嗎?”

“奶奶,這是你的藥,記得喝。”周南綏把手伸進褲兜,把裡麵的藥拿了出來,放在老人的手心,低聲囑咐著。

沈漫離在門口看著這和睦的一睦,感到非常羨慕,想到自己的家,心裡便湧上一股悲傷。

老人看著門口站著的全身**的女孩,用眼神示意他這是哪家的姑娘,

周南綏看到老人的暗示,看著站在門口侷促不安,冇有進來的她,

徑直走到她的旁邊,用手抓住她的胳膊,帶著她往前走到老人身邊,開口說:“奶奶,這是我同班同學,沈漫離。”

“她家裡出了一點事,冇有地方去,我就讓她先住我們家。”

“奶奶好,我叫周漫離,叫我漫離,阿離都行。”周漫離連忙乖巧的向老人問好。

“好,那我以後就叫你阿離,我姓周,你叫我周奶奶就行。”

周奶奶拉過她的雙手,摸到掌心的手冷冰冰的,擔憂的說:“被雨水淋了一身,手上冷冰冰的,你先去洗澡,彆凍感冒了。”

對站在一旁的周南綏說:“去給阿離熬碗薑湯,等她洗完澡出來就可以喝了。”

聽到奶奶發話,周南綏二話不說,到廚房去給阿離熬薑湯了。

-該休息了,翻了個身,本以為今天晚上會是一個難眠之夜,冇想到她儘然很快就入睡了。半夜,沈漫離感覺口舌非常乾燥,她掀起被子,翻身起床,往客廳走去。冇有開燈,整個客廳黑漆漆的,隻有月光透過窗戶照亮了一點,藉著這點微弱的月光,她順利找到飲水機的位置,拿起一次性水杯接水,咕嚕咕嚕地喝。喝完之後,她就打算回房間了,轉頭看見沈南綏蜷縮的睡在沙發上,他的個子很高,沙發很小,容不下他,他隻能被迫蜷縮在沙發上,身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