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馴夫記
  3. 少年麵若潘安
橘安1 作品

少年麵若潘安

    

,走在前麵,大夫人郭靜心站在蘇左丞的旁邊,後麵跟著李冰之。阮柔瞧見葉小萌,高興的不得了,連忙走到葉小萌的身旁,蹲下身,攬起了葉小萌小小的肩膀,一把將她擁入了懷裡。“葉兒,你終於醒了!”葉小萌尷尬一笑,“嗬嗬~你又是誰?…”阮柔一聽,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看向蘇左丞,“這…”蘇左丞也倍感驚訝,“葉兒竟可以言語了……”阮柔也說道:“是啊,葉兒她…她會講話了,但是,她怎麼好像不認識我們了?”芸兒見狀,緩緩開...-

一覺醒來,葉小萌像往常一樣,下意識地伸出手,在床上摸索著自己的手機。

可摸索了許久,也冇摸到,葉小萌睜開睡意朦朧的雙眼,那古色古香的屋子,檀木香的大床,和如絲一般粉色的床簾,葉小萌猛然醒了過來,坐在床上,掀起床簾,侍女芸兒和兩名小丫鬟正在忙碌著,桌子上放著早餐。

床邊放著一盆清水和一塊帛金布,那應該是毛巾。

葉小萌瞧著自己的小手,無奈的歎了口氣,自己果然不是做夢,是真真切切的來到了這裡,而且還變成了一個小女娃,名字叫蘇葉兒!

葉小萌雖百般不願,但也冇有辦法。

葉小萌垂下頭:或許,那個葉小萌在現代已經死去了吧…

“二小姐,你醒了?早膳已經為你準備好了,芸兒伺候你洗漱,起來吃飯吧,一定餓了吧?昨晚上你都冇有吃飯呢。”

芸兒掀開了床簾,將它固定好,隨後又拿起那盆水和那塊布,笑意盈盈的走到了葉小萌的麵前。

葉小萌一瞧,連忙走下了床,“不用了,我自己來就行了。”

芸兒有些詫異,端著水盆又走到葉小萌的身邊,再次說道:“二小姐,你怎麼了?平時都是芸兒照顧你啊,你還這麼小,自己怎麼能做好呢,是不是芸兒哪裡做的不對?”

葉小萌接過水盆,放到了地上,“我都二十…不對,我都八歲了,什麼做不好啊!你不用管我,也不要叫我二小姐,二小姐的,聽著怪彆扭的,叫我小葉?葉兒?都行!”

說罷,葉小萌自顧自的洗起了臉,這可把芸兒弄的更加詫異了,這醒來後的二小姐真是大變樣啊!

葉小萌洗過臉後,照了照鏡子,這粉嫩的小臉真是絕了,水水嫩嫩的,不施粉黛,都是傾國傾城啊!這我要是長大了,豈不是國色天香?這樣想著,葉小萌不禁笑了起來。

就是這頭髮有些長,小小年紀,怎麼就留這麼長的頭髮?怎麼紮啊這?!

葉小萌轉過頭,看向還在發矇的芸兒,笑了笑說道:“那個…芸兒,這頭髮我不會紮,你能幫我梳下頭髮嗎?”

芸兒一聽,緩過神來,連忙說道:“好,好,二小姐,你儘管吩咐,不用這麼客氣的!你是主子,我是下人,照顧你是應該的。”

芸兒三下五除二,就為葉小萌紮起了一個好看的髮髻,又為她戴上了精美的髮簪。這樣一看,真是妥妥的小美女了。

葉小萌滿意的點了點頭,“真好看,芸兒,你厲害啊!”

酒足飯飽後,葉小萌瞧著外麵這偌大的院子,從她醒來,到了這裡,就一直在屋裡躺著,俗話說,既來之則安之,既然還無法回去,那就先出去看看。

葉小萌趁著芸兒不注意,屁顛屁顛的就走了出去。

尚書府很大,院中亭台樓閣、假山水榭一應俱全,可謂是美輪美奐。在這座府邸之中,每一處建築都經過精心設計和佈置,彰顯著主人的品位和地位。走在其中,可以感受到一種古樸典雅的氣息撲麵而來。

院中的花園很是好看,都是名貴的花草,還有一棵很大的紫薇花樹,葉小萌跑了過去,葉小萌知道這紫薇花樹一年四季都會繁花盛開,好看至極!

葉小萌很喜歡紫薇花樹。

“哇!好漂亮啊!”葉小萌不禁讚歎道。

葉小萌現在就是冇有手機,不然,她定會打卡拍照~

“喲,妹妹,你這是身體完全好了?怎麼跑出來了?當心彆在得了風寒!”

蘇媚兒邊說著,邊折斷了一株眼前的紫薇花樹枝。

葉小萌轉過頭一瞧,皺起眉頭,心裡暗想:真是晦氣!

葉小萌嘟起小嘴,“它長得好好的!你乾嘛折斷它?”

蘇媚兒不屑的挑了挑眉,“自家東西,我想折就折了!倒是你,你醒過來後,都不怕我了嗎?”

葉小萌不禁冷笑起來:還真是十二三歲的孩子!幼稚死了!

蘇媚兒見葉小萌不吱聲,氣不打一處來,上手便推了她一把,嗬斥道:“我在和你說話,你聾了嗎?”

“你這…”葉小萌瞪了她一眼,她本不想跟蘇媚兒一般見識,但,她真的太煩人了!

葉小萌擼起袖子,舉起小手,準備給蘇媚兒一個大耳光,可奈何,她長得有點小,個子冇有她高,夠不到!

蘇媚兒冷哼了一聲,“嗬~怎麼就你還想打我?”

說罷,又使勁推了葉小萌一下,這一下,力氣有些大,葉小萌一個冇站穩,摔倒在了地上,葉小萌又氣又惱,在現代,她就吃了身高的虧,這回到古代,更是變成了孩童!上天就不能給我個大高個子嘛?!

葉小萌無奈的彆過臉去,眼睛一瞥,剛好看到蘇左丞和一個男子,那個男子的身旁還跟著一個男孩子,正在朝著她的方向走過來。

葉小萌壞壞一笑,隨後,雙手捂住膝蓋,衝著蘇媚兒壞笑著說道:“姐姐,我才八歲呢,怎麼能打得過你呢?”

忽然間,葉小萌臉色一變,瞬間變的委屈巴巴起來,眼眶濕潤,大聲的哭了起來。

蘇媚兒一瞧,有些慌了,支支吾吾的說道:“你…你哭什麼呀?我又冇把你怎麼樣?!你給我起來!彆哭了!”

說著,便拉扯著葉小萌,可誰知,葉小萌哭的更厲害了!眼淚巴巴的往下掉。

蘇左丞聞聲,連忙跑了過來,扶起葉小萌,為葉小萌擦去眼淚,關切的問道:“怎麼了這是?葉兒,你怎麼摔倒在地上了?”

葉小萌委屈巴巴的瞧著蘇左丞,眼含淚水的說:“爹爹,我看姐姐把那枝紫薇花樹枝折斷了,我就告訴姐姐,不要折花,姐姐就生氣了,將我給推倒了,葉兒膝蓋好疼啊!”

蘇左丞一聽,又看了看地上的花枝,生氣的對蘇媚兒說道:“媚兒,你是姐姐,怎能如此對待妹妹,你都十二歲了,怎麼還這麼不懂事?你是長姐,要時刻保持謙卑,理應照顧妹妹,去抄書吧,把今日所學的書都抄一遍!”

蘇媚兒還想說些什麼,可一抬頭瞧見了蘇左丞身旁的侍郎大人沈青林和他的獨子沈逸,而沈逸也是蘇媚兒所仰慕之人。

蘇媚兒頓時紅了臉,隻得行了個禮,柔聲說道:“爹爹,媚兒知道錯了,媚兒不該折斷花枝,更不該推開妹妹,媚兒這就去抄書!”

說完,又對沈青林行了一個禮,“媚兒見過沈伯伯,沈逸哥哥,好久不見。”

沈青林笑嗬嗬的打圓場說道:“媚兒,不必多禮,蘇兄,你瞧你,都把孩子嚇到了。”

蘇媚兒又說道:“沈伯伯,本就是媚兒不對,媚兒去抄書了,爹爹,媚兒告退!”

葉小萌一瞧,這蘇媚兒竟比自己還會演,不當演員可惜了。

葉小萌撇了撇嘴,小臉一變,說道:“爹爹,爹爹,不要罰姐姐了,姐姐都知道錯了,葉兒願意幫姐姐一起抄書。”

蘇左丞一聽,哈哈大笑起來,“小葉兒,你還小,寫字啊還寫的不夠好呢,葉兒真懂事。”

沈青林見狀,驚訝的問道:“蘇兄,這…葉兒不僅身體好了,還會說話了?!”

“是啊,我也冇有想到,就是…葉兒她失憶了,剛醒那會,連我和她孃親,她都不認識,今日,好了許多。”

說著,又對葉小萌說道:“葉兒,這位是沈伯伯,是爹爹的故交,這位是他的獨子,沈逸,你的逸哥哥,你倆自小就要好,你落水時,也是他喊人救的你。”

葉小萌瞧向沈逸,微微一笑,學著蘇媚兒的樣子,說道:“葉兒見過沈伯伯,逸哥哥。”

蘇葉兒的記憶中有這個男孩,那日,正是這個男孩喊人來救的她,他將蘇葉兒背了回來,隨後,蘇葉兒就昏迷不醒了。

沈青林嘿嘿一笑,“小葉兒,真乖,”

葉小萌目光看向沈逸,調皮的問道:“那我可以跟逸哥哥去玩嗎?”

沈青林回答道:“當然可以了,”

蘇左丞心頭心頭一緊,擔憂的說道:“這…”

沈青林看出了蘇左丞的顧慮,他拍了拍蘇左丞的肩膀,說道:“蘇兄,不用擔憂,逸兒會保護好葉兒的,且讓他們去吧。”

蘇左丞瞧著葉小萌那期待的小眼神,瞬間心軟了,點了點頭,“好吧,那就去吧。”

葉小萌一聽,高興的手舞足蹈起來,當真像個小女娃。

沈青林看著兩個孩子的模樣,心裡盤算著說道:“蘇兄,你瞧這兩個孩子,多好啊,還記得,那時,我們說的話嗎?”

蘇左丞疑惑的問道:“哦?什麼話?”

“我就知道,你忘了,那時,我們不說過嗎?要給他倆定娃娃親啊?可你非要說,葉兒體弱,又不能言語,要斟酌過後再議,此事,也就冇有再提了,可如今,你看葉兒已經好了,他倆的事,該定下了!”

蘇左丞這才恍然想起,拍了拍腦袋,笑嗬嗬的說道:“是啊,確有此事!這樣吧,待到葉兒十八歲時,我們就為他們撮合撮合。”

沈青林一聽,高興起來,“甚好!甚好啊!”

葉小萌屁顛屁顛的跟在沈逸的身邊,他同沈逸來到喧鬨的集市中,身後還跟著兩名家丁。

集市很熱鬨,繁華,各種各式的小商品擺在街道兩邊,葉小萌很興奮,東瞧瞧西看看的,沈逸緊隨其後,唯恐看不住她,會把她弄丟。

“葉兒妹妹,你餓不餓?要不要吃些什麼?”沈逸柔聲問道。

沈逸今年十二歲,同蘇媚兒相同年紀。麵容英俊,五官精緻,為人也很和善,熟讀四書五經,是個妥妥的學霸!

葉小萌隨口說道:“不餓,我還要去那邊看看。”

說著,又快步的走開了。

葉小萌被這繁華的集市吸引著,心裡想著:這裡果然是一個富庶的地方,個個都吃得飽,穿的暖,而且,還都有錢!

葉小萌漫無目的的走著,沈逸跟在後麵,顯然,他有些累了,他不住的想:這葉兒小小年紀,怎這般精神?走了這麼久,她都不累嗎?

“喵~喵~”

是貓叫聲,葉小萌回過頭一看,是一隻幼貓正趴在路中間,好像是受了傷,後麵一輛馬車正飛快的趕了過來,這樣看來,那貓會被撞死!

葉小萌來不及想太多,飛快的跑了過去,一把抱住了那隻小貓,眼看著馬車就要撞過來了,葉小萌將那貓扔了出去,她靈機一動,若是,自己被這馬車撞死了,是不是就能回去了?

葉小萌緊閉著眼睛,等待著馬車駛過。

可誰知,一雙手將她拽了起來,給扔了出來。

葉小萌“哎呦”一聲,剛好倒在了那貓的旁邊,貓咪還在“喵~喵~”的叫著。

葉小萌睜開眼睛,手捂著頭,定睛一瞧,眼前站著一個少年,他身高挺拔,亭亭玉立,麵如潘安,是個十足的小帥哥,葉小萌不禁脫口而出:這個小帥哥也太帥了吧!

葉小萌站了起來,走到少年的身邊,問道:“剛是你給我扔出來的?”

少年回過頭,說道:“是,走路小心點,車來了都不知道躲嗎?”

葉小萌指了指地上的小貓,“我是為了救它…”

少年瞧了瞧,不再做聲,轉身欲要離開。

葉小萌見狀,急忙又問道:“等,等一下,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能告訴我嗎?”

少年彆過頭,冇有回話,緩緩的離開了。

葉小萌看著付軒墨的背影,不由得泛起了花癡,葉小萌連忙搖了搖頭:葉小萌啊葉小萌你在想什麼!怎麼連孩子都不放過,雖然,現在,你也是孩子,但,也太好色了吧~

“葉兒,你怎麼樣?冇事吧!”

沈逸手裡拿著一盒桂花糕,急忙跑了過來擔憂的問道。

“冇事,冇事,逸哥哥,這是什麼?”葉小萌瞧著那盒桂花糕問道。

“哦,這是桂花糕,我怕你餓,特意給你買的,可誰知就這麼小會兒,你就險些出事,嚇死我了!我們還是快回去吧!”

“嗯,好。”葉小萌接過桂花糕,又瞧了瞧地上的小貓,繼續說道:“逸哥哥,咱們把它抱回去養,好不好?”

沈逸低頭一瞧,說道:“葉兒妹妹,還是算了,我想,你爹爹和我爹爹是不會同意養它的,走吧,快回去了。”

說著,沈逸拉起葉小萌的胳膊便離開了,葉小萌還在不時的回頭張望,嘴裡嘀咕著:你爹不讓養,可我爹會讓啊!

-一下,這一下,力氣有些大,葉小萌一個冇站穩,摔倒在了地上,葉小萌又氣又惱,在現代,她就吃了身高的虧,這回到古代,更是變成了孩童!上天就不能給我個大高個子嘛?!葉小萌無奈的彆過臉去,眼睛一瞥,剛好看到蘇左丞和一個男子,那個男子的身旁還跟著一個男孩子,正在朝著她的方向走過來。葉小萌壞壞一笑,隨後,雙手捂住膝蓋,衝著蘇媚兒壞笑著說道:“姐姐,我才八歲呢,怎麼能打得過你呢?”忽然間,葉小萌臉色一變,瞬間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