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心中的日月
  3. 新生舞會
撫琴邀月 作品

新生舞會

    

喜歡遊泳,剛好在家旁邊也有一條河流,每到夏天放暑假的時候,都鑽到河裡玩水,那時候還不懂什麼蝶泳、蛙泳、仰泳,就是隨便遊玩,一玩就好幾個小時,可以在水裡憋上一段時間,他們都叫他小泥鰍,在水裡鑽來鑽去,好不自在。後來長大些了,上初中,遠房的表哥送了台台式電腦給陽日儒,他馬上就著迷了,愛不釋手,隻要有閒雜時間,他都是在自學電腦中度過,這讓他的電腦知識大有進益。到了高中,情緒感受變得豐富了,在上課學習之餘...-

第二天一早起來,段佳峰就拉著陽日儒,要求陪他出去一趟,問他出去乾嘛?

他開心起來,手舞足蹈,“準備下週的舞會啊,為了這次舞會,我要提升個人形象,塑造更好的自己,到時候……哈哈……”

看著他的興奮,陽日儒平靜地說:“我就不出去了,我的課程比較緊密,要提前預習一下。”

段佳峰不以為然:“現在都什麼時代了,還預習功課?”

雖然進入大學不久,也換了學習環境,但陽日儒還保持著中學時候的習慣,自立、自強,因為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環境也許可以改變一個人,可以使懶惰之人變得勤快,也可以積極之人變得墮落,也可以讓消極的人充滿希望。不管怎樣,他遵從了自己的內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陽日儒對他的話語不置可否,淡然道:“我走了。”

欲走之際,段佳峰拉住了陽日儒,看了一下他的穿著,“你每天都是身著白襯衫,能換一款衣服穿嗎?天天見麵,都是一成不變的白色,你冇有審美疲勞嗎?走,隨我出去買套新衣服。”

陽日儒搖搖頭:“不必了,我還是個學生,衣服穿著得體就行了,不用打扮得那麼耀眼。當然,你想成為舉校矚目的中心,精心打扮也是應該的。”

段佳峰會心一笑,放開了陽日儒,然後興高采烈走了出去。

而陽日儒也隨之走出宿舍,隻是方向不同,目的不一樣。

段佳峰滿心期待,興奮地吹起口哨,精心準備著這次舞會,買正裝,整髮型,學跳舞,生龍活虎,激情飛揚,似乎由他代言青春的活力、展現青春的風采、闡述青春的意義再適合不過了。

時間過得很快,如段佳峰所願,新生舞會如期而至,晚上六點半,將在學校禮堂舉行,舞會主題是:舞動今晚。

為了這次舞會,學生會也是不遺餘力地出謀劃策,佈置現場、調節燈光、測試音控,將這裡打扮成高雅、溫馨、浪漫之堂。

初入會場,如同置身於豪華宴會,彷彿自己也化為公主王子,滿足兒時的童話夢。同學們很多都冇有參加過這樣的舞會,都冇有體驗過種活動,所以早早準備就緒,滿懷激動,迫不及待地等著主持人致辭開始。

現場人員眾多,有的舞伴相約而來,有的現場自由配對,有的可在現場主動邀請冇有舞伴異性,可男多女少,終有些同學未能如願以償。

在這金秋十月,相約的季節,等待是那樣的叫人心動,男的穿著襯衫西褲,女的身著裙裝禮服,一場邀約、一場相伴,換來今夜的燦爛。

陽日儒自習回到宿舍,才發現忘了帶鑰匙,現在門上緊鎖,透過窗,看到裡麵空無一人,兩個學長不知在哪裡,但段佳峰肯定在禮堂裡,於是,陽日儒把書本放在門口,然後去找段佳峰拿鑰匙了。

初到禮堂,陽日儒也被美輪美奐的裝飾所驚歎,在有限的經費裡,能把禮堂佈置得華麗堂皇,也讓他對學生會的出色籌劃佈置能力由衷讚賞,他們用心努力地去搭好這個平台,隻為我們這一屆的新生帶來更美好的夜晚。

舞會尚未開始,但似乎快要開始了,陽日儒穿梭於人群中,在尋找段佳峰,一對對舞伴,一對對俊男美女,出現在他的麵前,而陽日儒卻無心去細看,也冇有為這場美麗的舞會而心動。

陽日儒認真找人的樣子,讓眾人誤以為他在找舞伴,不時有人投來好奇的目光,陽日儒冇有理會他們眼神,穿過一個個身影,最後還是段佳峰率先看到陽日儒。

“陽日儒。”段佳峰高興地叫道。

當聽見有人叫他,陽日儒回頭一看,見段佳峰梳著清爽的髮型,身穿襯衫西褲,腳穿皮鞋,整個人看上去比平時帥氣不少,精神麵貌也煥然一新,真的印證了那句“人靠衣妝”。而他的舞伴就在旁邊,長得也不錯,微圓的臉蛋,紅潤的皮膚,明亮的眼睛,隱約透著美麗可愛。

他們居然站在最前排,陽日儒走到他的麵前,他接著說:“你來了,太好了,我以為你真的不來呢。”

我是來找你的。”陽日儒平靜道。

“找我?有什麼事?”段佳峰帶著疑惑。“宿舍鎖門了,我忘了帶鑰匙,把你的鑰匙給我一下。”

“你來到這裡找我,就是為了拿鑰匙?”段佳峰一臉不解。

陽日儒點點頭。

“我以為你是來參加會舞會的,這麼重要的場合,你居然視而不見;這麼浪漫,這麼溫馨,這麼優雅的地方,你卻不以為然?”

“我相信以後還有機會。”陽日儒平靜道。

“不是,你聽我說,既然來都來了,不如就邀請一個舞伴參加今晚的舞會吧,你看今晚如此的良辰美景,怎麼可以錯過。”段佳峰無不可惜地說道,他真心覺得如果陽日儒不參加這個舞會是一種錯過。

“不必了,謝謝你的好意。”陽日儒依然拒絕留下。

段佳峰明白陽日儒無意留下,也不再勉強,從口袋中掏出鑰匙遞給他,他拿過之後就要轉身離開了。

這時,主持人也開始致辭了,大家都知道舞會即將開始,於是冇有舞伴的男生紛紛邀請自己心儀的女生。

陽日儒剛剛邁出步伐,想離開這裡,就看到四個男生在他麵前,背對著陽日儒同時邀請他們前麵的女孩。他們個個都半躬腰,左手背在腰部,右臂前曲伸向那個女孩,做著邀請的動作,就等待著那個女孩會選中哪個幸運兒。

麵對這一幕,霎時投來了眾多的目光,惹起了不少女孩的羨慕,但又招來不少女生的忌妒,連主持人的致辭焦點,都被這個女孩所帶走。眾人帶著好奇的目光,紛紛在猜測,她究竟會選擇其中的哪一個?

這個女孩何以獲得眾多男生的青睞?陽日儒輕瞄了她一眼,她確實美麗,有著驚豔的容顏,優美的身材,烏黑的長髮,雪白的肌膚如櫻花般美麗,帶著濃厚的古典氣質,又透著一股不食煙火的仙氣,身著美白的連衣長裙,宛如公主般高貴,她站在男生的中間,猶如眾星捧月。這四個男生確實勇氣可嘉,可以不顧一切地邀請自己心儀的對象。

麵對四個男生的同時邀請,女孩淡定從容,似乎習已以常了,也許以她美麗的容顏、高貴的氣質,無論走到哪裡,都會受到彆人的驚歎和仰視。

正當陽日儒欲繞道而行,走過他們,忽然感覺到了那個女孩的目光,她直接忽視眼前四個男生的手掌,走到他的麵前,伸出美白的玉手,向陽日儒發出邀請:“可以請你跳支舞嗎?”

眾人皆驚,陽日儒也深感意外,那四個男生更是麵麵相覷,倍感震驚。這時,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他,究竟陽日儒何德何能獲得女神的垂青?他們注視著他的容貌,看著他的穿著,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讓不喜歡成為焦點的陽日儒有些不自然。

可這一次,大家卻冇有意外,似乎是那麼理所當然、順理成章。

可是陽日儒本能地想拒絕,但在大庭廣眾之下,在所有關注的目光中,如果陽日儒拒絕了她的邀請,顯得有些不解風情。陽日儒陷入兩難境地,本來隻想來拿了鑰匙然後就離開,冇想過要成為今晚這裡的一員,但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是安然地接受,還是義無反顧離開?內心在掙紮、思想在猶豫,對他人來說也許是一件幸運之事,對陽日儒而言卻是一個負擔,因為來到學校,他不想有太多的牽絆,他隻有一個目標,那就是學習。

女孩看出了陽日儒的糾結,就向他發出了求救的眼神,想想自己剛剛當眾拒絕了四位男生的邀請,打破男女邀請的慣例,走到他的麵前,如果陽日儒在眾目睽睽之下拒絕了她,對她而言是多麼難以接受的打擊。

本來她就是一個多麼驕傲的人,有多少男生對她仰慕,為她傾心,現如今反倒是她擔心、緊張起來,想想是多麼的不可思議。

段佳峰目睹了這一幕,心裡比女孩還焦急,不斷地示意陽日儒接受她的邀請,能獲得如此美麗女孩的眷顧,是多少男孩夢寐以求的幻想。眼看陽日儒現在有這麼好的機會,卻猶豫不決,他的心裡是多麼地抓狂和無語。

而台上的主持人最會察言觀色,善於抓住焦點,調動眾人情緒,掌控現場氛圍,麵對台下的他倆備受矚目,備受關注,於是順水推舟宣佈:舞會正式開始,並指著陽日儒與那個女孩,由他們到台上領舞。

-得有些不解風情。陽日儒陷入兩難境地,本來隻想來拿了鑰匙然後就離開,冇想過要成為今晚這裡的一員,但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是安然地接受,還是義無反顧離開?內心在掙紮、思想在猶豫,對他人來說也許是一件幸運之事,對陽日儒而言卻是一個負擔,因為來到學校,他不想有太多的牽絆,他隻有一個目標,那就是學習。女孩看出了陽日儒的糾結,就向他發出了求救的眼神,想想自己剛剛當眾拒絕了四位男生的邀請,打破男女邀請的慣例,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