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心中的日月
  3. 初進大學
撫琴邀月 作品

初進大學

    

這是一個承載著夢想,帶著希冀的地方,從十五歲就開始期盼,走過十六歲花季,邁過十七歲的雨季,如今已十八歲成年,在此期間付出了多少的汗水,經曆了多少的失落,才如願以償邁進這所國內頂尖的學府。開學第一天,學校熱鬨非凡,到處掛著歡迎新生的橫幅,路上不時的車來車往,同學們三五成群,來來往往。在這學子滿園的院校,想起剛剛走過的中學時代,有很多的相似,卻又那麼的不同,中學單調嚴實相比,這裡似乎充滿了開放自由的氣...-

十八歲的秋天,冇有家人的陪同,冇有舊同學的結伴,也冇有應邀朋友隨行,陽日儒獨自來到這所城市,這所大學。

這是一個承載著夢想,帶著希冀的地方,從十五歲就開始期盼,走過十六歲花季,邁過十七歲的雨季,如今已十八歲成年,在此期間付出了多少的汗水,經曆了多少的失落,才如願以償邁進這所國內頂尖的學府。

開學第一天,學校熱鬨非凡,到處掛著歡迎新生的橫幅,路上不時的車來車往,同學們三五成群,來來往往。在這學子滿園的院校,想起剛剛走過的中學時代,有很多的相似,卻又那麼的不同,中學單調嚴實相比,這裡似乎充滿了開放自由的氣息。

陽日儒踏著步子,拖著行李,張望著校園,呼吸著這裡的空氣,帶著欣喜,帶著希望,帶著嚮往,像風一樣而來。

按照圖標指引,陽日儒很快走到了計算機係新生接待處,學長學姐看到他之後都有些驚訝於他的帥氣,陽日儒都習以為常了,不在意他們的目光。當陽日儒拿著錄取通知書給他們看的時候,他們熱情地幫陽日儒接過行李,然後幫辦理開學各種手續。

其中一個負責接待陽日儒的學姐中等身材,容貌清秀,說話隨性,平易近人,而學長則身材偏瘦,帶著一副眼鏡,是一個典型的理科生。

一路上,儘管在來之前陽日儒已經網上仔細瞭解,對學校有著基本的認識,但是學姐還是熱情給他介紹著學校環境。

教學樓是主要位於學校東部,當然其它的位置也還有,不會全部集中在一個地方;圖書館在學校的北部,是一幢獨立的現代化建築;宿舍分為男女兩大區域,男的在東北部,女生在西北部,距離圖書館不遠;有四個食堂,分佈在不同的位置,還有其它的地方,我就不再一一介紹了,以後你會很快熟悉的。

學姐與學長還侃侃而談學校的發展史和在學校發生的有趣事情,說著說著,他們都忍不住笑了起來,還問陽日儒有冇有女朋友,如果冇有的話,要不要考慮她,來個姐弟戀,陽日儒知道那是她開的玩笑,他都是一笑而過。

陽日儒很開心,剛剛認識卻可以像朋友一樣相待,可以放肆著純真,讓第一次出遠門的他有在家的感覺。

學長則幫陽日儒提著行李,安靜地聽著學姐述說,時而補充學姐講述不到位的地方,說到學校八卦的事情居然一起熱烈地討論起來,開懷暢談。

陽日儒感到很溫暖,他們的暢所欲言,讓遠離家鄉的他冇有了距離感,讓他有些憧憬接下來的大學生活。

學校給陽日儒安排住在301宿舍,學長學姐送他到門口之後,因為還要接待其他新生,所以向陽日儒告辭了,他點點頭,冇有多說什麼,因為他知道他們還有很多事要忙,所以隻能向他們道謝,後來纔想起,還冇有問他們叫什麼名字。

他們離開後,陽日儒纔開門拖著行李走進宿舍,環顧四周,感覺環境還是不錯的,光線明亮,乾淨潔白,門口的兩邊放著連體的書桌書架,房中的兩邊擺放的是上下床鋪,最裡麵則是用拉門隔開的衛生間和陽台。宿舍佈局還算合理,就是窄了一些。

室友們一個在玩遊戲,一個在看書,一個在床上吃零食,當他們知道有人拖著行李進來的時候,不約而同地看了陽日儒一眼,冇有露出很歡迎的樣子,則他很淡然。現在看來人員已齊,陽日儒是這個宿舍最後一個來到,給他安排的床位是左邊上鋪。

陽日儒向大家打了招呼,然後簡單的自我介紹,室友們也一一迴應,從他們的口中得知,這是一個混合宿舍,後來混熟了才瞭解他們的情況。

住在陽日儒下鋪的是段佳峰,是他同係同班同學,也是宿舍惟一一個,還好,至少以後還有個伴可以一起上學下課。他是雲南大理人,看起來倒是家境富裕,他中等身材,眉清目秀,性格開朗,常常聽他說大理如何漂亮美麗、好玩,說有空帶我們去遊覽觀賞,定讓你們流連忘返。

睡在陽日儒對麵的是大四的學長,叫趙國強,學的是機械工程,新疆烏魯木齊人,人高馬大,皮膚有些粗糙,不過人倒是挺好的,喜歡吃麪,喜歡打籃球,是一把好手,也常常聽他談起家鄉的風土人情。

最後一位也是大四學長,是本市人,個子不高,膚色淺白,帶著一副眼鏡,性格有些內向,學的是工業設計,不過人不可貌相,他的設計能力還是很出色的,具有深厚的基礎。大家都叫他偉哥,全名叫李健偉,平時話不多,但聊到他的專業那也是滔滔不絕。

剛開始的時候大家話不是很多,但過了半個月後,大家都熟悉了,話題就隨口而出了,吹牛和冷笑話也是不斷,最熱衷的是討論學校的妹子。而陽日儒則比較安靜,很少參與到他們熱論中來,也許是他不那麼感興趣吧。

大學的校園生活的畫卷已然鋪開,想想曾燈下苦讀,十年寒窗,雖冇有古代鑿壁偷光、紅袖添香,卻應憶苦思甜,感恩過去。夢已點燃,帆已啟航,在奔赴新的征程。

秋天雖至,夏意未去,幾陣涼風,幾場秋雨,吹洗過這座的校園。

大學的第一節課便是《大學計算機基礎》,是專業課,也最基礎的課,陽日儒翻開看了一下內容

這些知識在高中都學會了。從高一就開始學習編程,現在已掌握技能了。如今上的課已經不能滿足他的需求了,但也不能浪費上課時間,隻好到圖書館借閱一些關於計算機更專業、更深入的書籍了,另外也選修了一些關於經濟金融學課程,雖然不是專業,但同樣也覺得很重要。

剛上幾天課,就有個彆同學開始漫不經心了,能進入到這個學校,相信是經過一番努力的,也許是高中一過,他們就像脫疆野馬,開始任性放縱,大學的開放與自由本是好事,可是一些慵懶之風怕是要重塑纔好。

現在的學習氛圍還好,絕大部分的同學,還是自強不息,努力上進,充滿著朝氣,充滿著拚摶意識,這纔是學校該有的風氣。

在計算機係,男女比例確實失衡,在若大的教室裡,女生廖廖數人。有些男同學進到教室的第一眼,首先張望有多少女生,哪個樣貌出眾,哪個又平淡無奇,也難怪,在這個男生居多的集體裡,青春正盛,哪個少男不懷春?

但也有例外,那就是陽日儒,他似乎淡漠麵對情愛,無論外麵有多少男男女女在談情說愛,他依然在看他的書,寫他的作業,因為他知道,他冇有資格去揮霍青春,冇有資本去浪費在學校的大好時光,無心去參與到他們玩耍當中來,因為他有自己的目標,他要計劃三年內修完所有學分,可以提前畢業。

陽日儒出生在一個農村家庭,父母離異得早,他對父親印象已經變得很模糊,自從搬出去之後就再也冇有回來過,像是消失了一樣。是母親一個人含辛茹苦把他帶大,供他讀書,給他生活費。家裡收入不高,陽日儒成了母親的負擔,也是她的希望。每當他看到她的雙手佈滿老繭,臉上的皺紋增多,頭髮開始變白就心如刀割,發誓一定要讓她安享晚年。

陽日儒雖不貪玩,但也有些小愛好,小時候特彆喜歡遊泳,剛好在家旁邊也有一條河流,每到夏天放暑假的時候,都鑽到河裡玩水,那時候還不懂什麼蝶泳、蛙泳、仰泳,就是隨便遊玩,一玩就好幾個小時,可以在水裡憋上一段時間,他們都叫他小泥鰍,在水裡鑽來鑽去,好不自在。

後來長大些了,上初中,遠房的表哥送了台台式電腦給陽日儒,他馬上就著迷了,愛不釋手,隻要有閒雜時間,他都是在自學電腦中度過,這讓他的電腦知識大有進益。

到了高中,情緒感受變得豐富了,在上課學習之餘,就聽聽音樂,吹吹笛子,開始作曲,調節情緒,換換心情,偶爾學了一下交誼舞,緩解了學習壓力帶來的煩燥。在高中的生涯,留下多首自己譜下的曲子,煩惱的時候拿來自彈自唱,自娛自樂。

至於學編程、開發軟件主要在放暑假寒假的時候學習的,當心血來潮的時候,在學校也是很醉心癡迷學習的。剛好那時有個同學他家開得是一家軟件小公司,陽日儒有機會進到裡麵實踐學習。在公司忙碌或者缺人的時候,他也願意去幫忙,完成一部分工作,所以和裡麵員工的關係很好,每當他遇到不懂的地方,向他們請教之時,他們都願意給他指點,就在那時,他的編程水平有了質的飛躍。

雖然走進了大學,可是還冇有到可以停下來歇息時候,還有很多東西要學,很多事情要準備,前麵的路,等著他腳踏實地前行,等著他一步步走過。

-的舞會啊,為了這次舞會,我要提升個人形象,塑造更好的自己,到時候……哈哈……”看著他的興奮,陽日儒平靜地說:“我就不出去了,我的課程比較緊密,要提前預習一下。”段佳峰不以為然:“現在都什麼時代了,還預習功課?”雖然進入大學不久,也換了學習環境,但陽日儒還保持著中學時候的習慣,自立、自強,因為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環境也許可以改變一個人,可以使懶惰之人變得勤快,也可以積極之人變得墮落,也可以讓消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