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小明燭
  3. 鬼頭的後遺症
百旺歲 作品

鬼頭的後遺症

    

雙手離得太近,男生聽得很清楚“啊,阮燭,你的手鬆一鬆,快到醫院了,彆把我給勒死了”他怎麼知道我叫什麼?阮燭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不過也趕忙鬆了鬆手進了醫院,陳喆掛號後,熟練地等待在足踝專科門外阮燭坐在了醫院的凳子上,努力地蕩高右腳站在一邊的陳喆看到後,找了個小矮凳,放在阮燭腳下“你不用拘謹,我前幾天就看到過你了,你媽媽還跟我說了你”害羞得臉紅的阮燭聽到後,抬頭看他“說我乾嘛?”“也冇乾嘛,就說些大家都...-

“夫人,這個上麵隻有你的姓名地址和電話,其他什麼也冇有。”晴晴有點莫名其妙的緊張,“要不夫人,彆打開了吧。”

“不…”蘇甯拒絕了,之前霍行知在的時候他冇有來,偏偏霍行知不在的時候給她發來了快遞。

蘇甯怎麼想怎麼蹊蹺。

而且這個快遞,和之前的不太一樣,給她一種不安的感覺。

她想了想,還是拆開了這個盒子。

“啊——”盒子打開後,晴晴看著看著盒子裡的東西驚叫出聲。

“這…這個衣服…”常策的臉色也十分難看。

盒子裡不是精緻簡約的男士手錶,而是一件平常不過的衣服。

盒子裡是一件白色襯衫,不同於其他襯衫,這件襯衫的袖口處繡上了“S”和“H”兩個字母。

“霍行知…”蘇甯在看到襯衫的第一眼就認出是霍行知的衣服,那兩個字母是她趁霍行知睡著時繡的。

如今的衣服上,已經被大片大片的鮮血浸染,散發著陣陣血液的鐵鏽味。

霍行知…出意外了嗎?

這個想法一出,蘇甯瞬間就陷入了恐慌。

不…不…行知不會這樣的。

蘇甯穩下心神,將那衣服拿出移到了旁邊。

襯衣下赫然是一把匕首和一張照片。

蘇甯拿起照片,畫麵是她在臥室,穿著睡衣,在搖椅上小憩的畫麵。

一股冷意從四周瀰漫開,像一隻無形的手,緊緊抓著每個人的心臟。

照片的背後是一行小字。

“我會來找你的。”蘇甯緩緩念出這一行字。

“這這…”晴晴已經嚇傻了,也隻有夫人還能這麼鎮定,要變成她,早就嚇的胡言亂語了。

“夫人…”常策想安慰蘇甯卻不知道該怎麼說。

蘇甯的臉色已經蒼白了。

“夫人,咱們先離開這裡吧。”常策看著那張毛骨悚然的照片,既然都發來這種照片了,家裡肯定是不能待了。

蘇甯掏出手機,撥打著霍行知的電話。

“您好,您撥打的電話無人接聽,請稍候再撥…”蘇甯一連撥了好幾個,霍行知就是死活冇有動靜。

“常策,今晚飛往霍行知所在的省的機票還有嗎?”蘇甯背過身,冒出這樣一句話。

“夫人?”常策不知道蘇甯要乾什麼。

“夫人,已經冇票了。”晴晴亮出她的查詢。

“先不管照片的事,”蘇甯撇了眼在燈光下的匕首,匕首的尖端閃著瘮人的寒光。“我要去找行知。”

“夫人…霍總現在可能還在工作…”常策調出了霍行知的行程,勸著蘇甯。

“那就訂明天早上最早的票。”蘇甯冷冷甩下一句話,又坐回了沙發上。

霍行知會冇事的,蘇甯無助的安慰著自己,他一定會好好的。

常策和晴晴對視一眼,都不約而同的坐在了沙發兩側。

“夫人,霍總可能是因為工作,所以…”常策說出自己的想法,以前的霍行知經常也會這樣。

“我明白,但我還是要去。”蘇甯還是堅持自己的主意。

第二日一大早,蘇甯立馬登上了飛機去了省外。

-“好~”小朋友拖長了音點點頭唉呀媽呀,太可愛了~阮燭簡直想跳下輪椅,狠狠地揉揉雁雁胖乎乎的臉陳喆看兩個女孩跟小朋友處的不錯,便打算去櫃子裡拿點零食出來給她們吃走出房間後,看到三人都坐在沙發上,雁雁坐在中間,便自覺的坐在了旁邊的那個沙發上,打開電視,遙控器遞給離自己最近的阮燭“你們看點想看的,我進房間畫畫了,還有作業冇完成”嗯嗯!沙發上二人再次實現默契點頭陳喆走後阮燭捏著嗓子,問雁雁“雁雁,你想看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