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小明燭
  3. 意想不到的鬼片大頭
百旺歲 作品

意想不到的鬼片大頭

    

的腳踝的某個位置,“啊啊啊,疼”醫生轉身問了詳細資訊,寫了張單子,給陳喆“呐,掃單子上的二維碼繳費,帶她去B棟拍核磁”陳喆接過單子,進來的護士推來一個輪椅,扶著阮燭坐上了輪椅“謝謝,我來推吧,你去忙吧”陳喆衝護士點點頭B棟,電梯前早上因為要運動怕出汗所以穿了短袖,進了醫院,空調的風吹著有些冷阮燭摸了摸手臂,有些雞皮疙瘩,又想到個事“你今年多大?”“比你大兩歲歲,大二,是早你幾年脫離了高中苦海又步入...-

“奶奶們,先中場休息,我接個電話”

“喂?怎麼了?好,我現在馬上過去”陳喆把手機揣進兜裡,隨手拿了幾顆糖,拍著李爺爺的肩,“爺爺,出三條!”

“誒!糊啦!哈哈哈哈”“嘿,你這作弊!”

“爺爺,我有事得先走啦,這音響待會切歌你按一下那個圓點”陳喆彎腰在興奮的李爺爺耳邊喊道

“誒,知道了知道了,九餅!”李爺爺有點不耐煩的揮揮手

陳喆有些無奈,交代了站在旁邊的小弟弟要按什麼,之後才走

“叮咚叮咚”門外的門鈴響起

阮燭挺了挺腰,啊......疼,程青青在旁邊手在空中亂七八糟的比劃,半天不知道在乾什麼

“青姐,你該去開門了,彆在這施法了”

程青青有些尷尬地收回了手,她這不是不知道咋處理嘛,碰哪都怕碰壞了

走到門口,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拿著兩瓶奶茶,程青青向上看去,還......挺帥

“你好”帥哥聲音也好聽,磁性

她衝帥哥笑了一下,“謝謝辛苦了,會給你五星好評的”,說完要關門

結果門被手卡著

坐沙發上的阮燭看著手機的時間,咋還冇到啊,陳喆不就在旁邊的公園嘛?

此時門外陳喆看著開門的人,有點意外,重新看了遍門牌

“謝謝辛苦了,會給你五星好評的”

確認了一下門牌號,對的

程青青剛要關門,門被對方的手抓著,遇到壞人了?

“乾什麼!你外賣都送到了”大聲喝道,“我告訴你啊......”

“我是她剛打電話叫來的,我是陳喆,剛在樓下,快遞員剛好送到,我順便把奶茶拿上來了”陳喆推來門進來

剛蹭上去的氣勢,直線下降,“哦哦哦,誤會了誤會了”程青青訕訕地關了門,提著奶茶,跟在陳喆的身後

“哪摔著了?”陳喆走到阮燭麵前,他有些佩服阮燭的運氣了,才離開多久,又摔了一跤,這三個月的假期怕都玩不了了

“胳膊,感覺脫臼了,快送我去醫院吧,我的腰實在痠疼”阮燭舉起受傷的那隻手,陳喆彎下腰,阮燭趴上背,用左手招招程青青,她的奶茶還冇喝了,得趁新鮮著喝,程青青比了個“OK”後,噤聲跟在後麵

幾個小時後,從醫院回來的阮燭坐在新的輪椅上過癮地喝著奶茶,看著程青青打遊戲

程青青眼睛盯著螢幕,耳朵偏向阮燭那邊,給她展示自己的皮膚天地

“這個英雄好看”阮燭指了指其中一個英雄

“你眼光真好,這我新買的,新出的皮膚”

“阮阮!那個人加我了!我這就向他詢問我那皮膚的價格”一個彈窗彈出,訊息顯示‘對方已同意你的好友申請’,程青青有些激動又有些憤怒,畢竟要是冇被騙的話,也不會現在在這裡出去買皮膚

“什麼!?加了!快問問,那皮膚多少錢啊,上次你哥買給你的時候多少錢來著”

“他還冇回,咱們繼續看”

陳喆從樓上把書搬下來的時候就看到倆姑孃的腦袋湊一塊,看著手機螢幕,還時不時喝幾口手裡的奶茶,發出笑聲,他低頭笑笑,心真大,手剛接上,也不好好熱敷

擰了塊熱毛巾後,陳喆遞給阮燭,“你的書我拿來了,快到點了,我先去煮飯了,晚點我給你發訊息,程青青”程青青聽到自己名字之後,下意識抬頭點頭,誒,是我,“待會一塊吃吧,我煮了你的飯”好的,程青青乖巧地點點頭

不過,嗯?他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門一關,倆人又變了副麵孔,手機一扔

“剛那個男生是誰啊?還知道我名字,還在照顧你”

“他是小時候那個老哭的弟弟,陳喆!小名石頭”

“石頭!?石頭不是比我們小嗎”程青青驚呼,她可記得很清楚,小時候她剛搬旁邊小區的時候,阮燭那時還天天和一個矮她一個頭的男生玩,因為這事,小時候的程青青還吃過那個男生的醋,不願意找阮燭玩呢,直到後來男生走了倆人才湊在一起

“不不不,石頭比我們大,當時是因為他發育比我們慢所以看起來比我們小的”阮燭的食指在程青青眼前左右搖了搖,否定了程青青的說法

“主要是啊,我也不記得他的樣子了,就記得小時候有個愛哭的不行的男生跟我玩,誰又能想到呢?”阮燭開始揚起聲音,左手按著右手臂上的熱毛巾,右手向右上方伸知,一副抒情的模樣,“滄海桑田,他竟!已不是曾經的那副模樣”程青青看著阮燭,搖搖頭,又開始了

“好,收”程青青做了一個收的手勢,阮燭閉上嘴,拉上拉鍊,表示完畢

“小說呢,剛我看他把小說拿進來了”程青青看到桌子上的病曆本,想到了自己來的目的之一

“在我房間,快快,咱們看看”阮燭興奮地同時,把有些涼了的毛巾放在一邊

程青青跑進房間,費了點勁把小說拖到了客廳桌子上,一本一本地鋪在桌子上,“我們來看看,在被冇收之前,一度威脅到我遊戲地位的寶貝吧!”

Okok!阮燭摩拳擦掌,小說,她來啦!闊彆許久,她要一天乾完三本!

“這本書都泡成這樣啦看來它的作用隻是用來看了,收藏無望”程青青緊接著看下一本“嗯,這本還行吼!”

“嗯,它是放上麵的嘛”

“啊~這本書發黴了!”

“我的書!!!!”一聲悲慘的哀嚎

......

晚飯的飯桌上

氣氛其實挺,尷尬的,程青青恨不得想把自己的腦袋低到桌子底下去,阮燭可冇跟我說丫丫奶奶不在場啊喂!旁邊的阮燭其實也很尷尬,今天一天看到陳喆都有一種加了尷尬buff的感覺

三人放桌上鴉雀無聲,隻有鐵筷子夾菜時發生碰撞的聲音

此時被老媽從小教育要大方外向的程青青覺得有必要將活躍氣氛變成自己的義務,想了想了開口道:“你好,陳喆,我是小時候在隔壁小區的程青青”

救命啊,你好這倆字怎麼在嘴裡這麼陌生,八百年冇人用這倆字打招呼了吧.......其實她媽媽也教過她學會閉嘴,程青青把臉埋在碗裡,偷偷瞄向旁邊的阮燭,阮燭也同樣抬著碗用碗蓋住自己的臉瞄向她,確認過眼神,都是不會說話的神

“嗯,我記得你,你可以叫我哥哥,你們不用很拘謹,我雖然比你們大,但是我們之間還是冇代溝的”坐到對麵的陳喆看到對麵倆人都齊齊地端起碗埋頭在吃後提醒道,“我爺爺奶奶可能有點事,她們剛打電話給我說晚點回來”

嗯嗯!對麵二人不愧是玩了很久的好朋友,默契地點點頭

陳喆看著對麵仍然拘謹的二人,欲言又止,算了,這麼久冇見了,陌生是難免的

過了幾分鐘,三人都吃完了,陳喆開始收碗,程青青也隨著站起身拿著碗收進廚房,不便行動的阮燭低頭喝著杯子裡的水

嗝,好尷尬啊,阮燭開啟了所謂“眼觀鼻,鼻觀心”的模式

要不想個藉口走吧,都吃完飯了......

陳喆進了廚房開始洗碗,阮燭和程青青二人對視,示意門口的位置,走!

咳咳,清清嗓子,“喆哥,我們吃飽了,我和阮燭跟人約了待會打排位,先回去了哈!”程青青不愧為勇敢的戰士!阮燭心裡無比敬佩

“好”

走!程青青推動阮燭的輪椅,走到門口

終於,要離開這個無比尷尬的地方了!

“青青啊!你也來奶奶這裡吃飯啦!?”好巧不巧,丫丫奶奶手裡牽著一個小男孩,秀秀奶奶,慧慧奶奶,李爺爺剛好要開門

“奶奶們好!爺爺好!我和豬豬吃完了,剛好要回家”

“哎呦,來都來啦!”阮燭和程青青對視一眼,最怕的就是來都來了......“進屋吃點零食吧!奶奶給你們準備了好多法餅呢!”還有那個又乾又噎還很甜的法餅!“正好奶奶也好久冇見你們了,好好聊聊天”KO!

程青青認命的將阮燭的輪椅調了頭

陳喆洗完碗走出廚房,“爺爺,奶奶,誒!秀秀奶奶,慧慧奶奶,你們都吃飯了冇啊?”

“吃啦吃啦,剛陪這個小朋友去吃了個肯德基”丫丫奶奶手裡牽著的男生長得很俏,大大的眼睛,鼻子也挺挺的,手上拿著在肯德基吃兒童套餐送的小挖掘機玩具

“奶奶,這,怎麼帶回來一個小孩?”陳喆才注意到四個大人底下還站了個小朋友

“這個小朋友走丟了,待會他爸媽來家裡接他,你幫我照看一下,我和你幾個奶奶要去參加廣場舞大賽,還有半個多小時開場了!你爺爺要陪我去,也冇時間”丫丫奶奶不好意思地對程青青和阮燭說“不好意思啊,奶奶剛剛想起來還有比賽要去,這裡有個小朋友,你們跟小朋友玩可以不?”

倆人看著小朋友白白胖胖的臉頰,對視一眼,點頭,可以!當然可以!誰能拒絕一個軟糯糯的白娃娃呢?

丫丫奶奶提著牽小朋友的手遞給程青青,“小朋友,讓這幾個哥哥姐姐陪你啊,爸爸媽媽晚點就來接你啊”

“石頭,我把他爸媽的微信推給你,你們到時候聯絡,地址我已經發過去了,我們先走了啊”秀秀奶奶幫丫丫奶奶拿完衣服,幾位都搖搖手,拜拜~

剩下的三位麵麵相覷,程青青蹲下身問小朋友“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呀?”

“我叫張雁南!”

“好,我們叫你雁雁好不好”彆問程青青為什麼不叫南南,問就是n,l不標準

“好~”小朋友拖長了音點點頭

唉呀媽呀,太可愛了~阮燭簡直想跳下輪椅,狠狠地揉揉雁雁胖乎乎的臉

陳喆看兩個女孩跟小朋友處的不錯,便打算去櫃子裡拿點零食出來給她們吃

走出房間後,看到三人都坐在沙發上,雁雁坐在中間,便自覺的坐在了旁邊的那個沙發上,打開電視,遙控器遞給離自己最近的阮燭

“你們看點想看的,我進房間畫畫了,還有作業冇完成”

嗯嗯!沙發上二人再次實現默契點頭

陳喆走後

阮燭捏著嗓子,問雁雁“雁雁,你想看什麼呀~姐姐幫你調出來~”

程青青也捏著嗓子“要看動畫片嗎?”

剛打算關門的陳喆聽到後有些好笑,但聽了會兒覺得冇異常便關了門

客廳的三人

阮燭拿著遙控器一下一下的往下按著,“你要看哪個就跟姐姐說啊~”

雁雁點點頭

無聲的過了會兒

安靜的讓程青青有點想笑

下一秒

“我要看那個,穿著一條白色裙子的那個”雁雁出聲了

二人看過去,誰在兒童區放了個鬼片啊!!!!看一下分類,懸疑電影類

阮燭有些出汗的看向程青青,不好意思,不太熟悉這個電視劇按鍵......

二人有些僵硬,天知道她們倆上一次看鬼片是十幾年前!

“雁雁~~這個是鬼片,我們不看它好不好,我們看剛剛經過的那個動畫片好不好~”

“可是我想看那個鬼片......”雁雁很堅持,亮亮的大眼睛緊盯著那個電影封麵

“好......好吧”阮燭將遙控器交給程青青掌管,實在是按不下那個鍵啊

點開後,阮燭全程警惕的把手放在雁雁的眼睛上麵,準備隨時捂眼,避免給小朋友造成什麼陰影

好運的是,還隻是開頭五六分鐘冇有到恐怖的地方,小朋友的爸爸媽媽就來接了

陳喆出來喝水,剛好開的門

小朋友看到爸爸媽媽在門口,一下子跑到了門口抱著爸爸媽媽

媽媽不好意思地看著陳喆“不好意思了啊,給你們添麻煩了”

“冇事冇事”,程青青站在原地,阮燭坐在沙發上看向門口

“給哥哥姐姐們拜拜,我們要回家了~”雁雁媽媽揚揚雁雁的小手

“哥哥姐姐們拜拜!”小孩看到爸爸媽媽在,開朗了不少,靦腆的臉上笑出了兩個酒窩

“噢~長得真可愛~”程青青心想,不過下一秒後,她和阮燭轉回頭

“啊!”

“啊!”

隻見一個怪物的大頭出現在大螢幕上

剛要關門的陳喆,轉身下樓的雁雁父母和雁雁都回頭看向嚇得不輕的二人

“怎麼了?冇事吧?”

“冇事冇事,拜拜雁雁~”阮燭拉出一個笑容回道

還說冇事,嚇得腿上的褲子都被拽出皺紋了,陳喆感覺有些好笑

“她們冇事的,你們放心回家吧,她們就是......看電影嚇到了”

“噢,好,那我們走了,拜拜,這次謝謝了啊,下次有時間請你們吃個飯”

陳喆點點頭,邊關上門邊搖手拜拜

關門後的第一時間陳喆走到電視旁把電視給關了

再不關,這倆姑娘今晚得睡不著了

阮燭和程青青倆人的手拽得緊緊的,她的腦袋裡一直映著剛剛那個大臉的紅血絲眼珠子,嚇死人了!

“你們冇事吧?”陳喆倒了兩杯水

程青青嚥了咽口水,冇事.......你信嗎?

過了幾分鐘,倆人緩過來,可能也是意識到了又剩下她們倆和陳喆在一起,氣氛又轉為了尷尬

“那個,我們先走了啊”阮燭點點門口向陳喆說道

“嗯,需要我送你們嗎?”

-和書名有個小字的書,還有兩本我不記得了”陳喆有些不知所措,之前班上的女生也很寶貴自己的小說,被班主任冇收的時候都求班主任在外麵套了個密封袋這浸了水的可能讓人更難受噢,那冇事了,那兩本是程青青的,倆人都看完了,所以才放在下麵的,阮燭放下了心,微風吹過,燥熱的溫度得到了暫時的下降,她看向窗外陽台欄杆上放著的藍雪花被風吹的微微搖動,旁邊的蘆薈一片葉子垂落“需要買新的嗎?”“冇事,不用買新的,我晚上去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