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小明燭
  3. 有個性的音響
百旺歲 作品

有個性的音響

    

所的時候路過他們班偷看他幾眼,他纔不可能喜歡我呢”水聲水聲’嘩啦嘩啦嘩啦’阮燭接了杯水,喝完說道“還是我青姐瀟灑,我看小說裡這表白失敗的話得哭”“你青姐我是誰啊,這都是小事,自己的生活最重要”對麵又傳來砰砰的聲音“誒不是,你到乾嘛?這聲音砰砰的”阮燭拿起手機,接到耳邊“我啊,在打雞蛋,‘重生的第一天’我要變身廚神!”程青青把碗放一邊,從酸奶機裡拿出昨天發酵好的酸奶,用勺子嚐了一口“誒,你還彆說,我...-

“本場考試結束,請考生停止作答”

考鈴一響,記憶裡的青春走向了尾聲

阮燭快速的整理了試卷和答題卡,拿好考試袋走出考場

拿起了自己的水杯,看向走廊的另一邊

未建高樓的一片田地,種滿了蔬菜,以高山為背景,下午五點多的太陽還未黃昏

金黃的陽關照在大地上,一片寂靜的景象

終於結束了,我的青春

回家之後,阮燭矇頭從晚上七點睡到了第二天的六點

睜開眼,看著正指六點的短針,呼~該死的生物鐘

“您的一位聯絡人發來兩條訊息”

狂攬一片林:“喔!早,我昨天晚上表白了”

“表白的時候簡直激動的心顫抖的手”

阮燭看了看資訊時間,5:53,撥去電話,響了幾聲,通了

“然後嘞,對方答應了嘛?”

“他開始回了個剛在打球,後來就回了個問號,結果就是表白失敗”

睡了一整個晚上,睡得太久,眼睛有點酸,阮燭揉了揉眼睛

人都回個問號了,還能說啥,想了想後

“那你打算怎麼辦?”

“不怎麼辦呀,高考結束了你覺得意味著什麼?”對麵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意味著高中結束了”阮燭開著冰箱拿出一盆葡萄清洗

“bingo(猜對了)高中都結束了,我何必把自己困在高中喜歡的人裡,表白是個交代,我高三跟他都冇啥接觸,我暗戀他的表現就是上廁所的時候路過他們班偷看他幾眼,他纔不可能喜歡我呢”

水聲水聲’嘩啦嘩啦嘩啦’

阮燭接了杯水,喝完說道“還是我青姐瀟灑,我看小說裡這表白失敗的話得哭”

“你青姐我是誰啊,這都是小事,自己的生活最重要”對麵又傳來砰砰的聲音

“誒不是,你到乾嘛?這聲音砰砰的”阮燭拿起手機,接到耳邊

“我啊,在打雞蛋,‘重生的第一天’我要變身廚神!”程青青把碗放一邊,從酸奶機裡拿出昨天發酵好的酸奶,用勺子嚐了一口

“誒,你還彆說,我第一次發酵酸奶,味道還行,你待會來我家吃個早餐唄,我親手做的,我買了新鮮的藍莓”程青青往碗裡放了一些藍莓

阮燭無奈地停下吃麪包的嘴說“我這該死的習慣,我剛吃上一口速食麪包,這還是我倆上次大促銷買的一箱麪包裡剩下的,誒,我跟你講,我昨天晚上倒頭就睡,冇有做一個夢,睜開眼就是六點,這感覺簡直久仰!”

阮燭喝口剛衝了牛奶

“我昨晚通宵了哈哈,我哥特意回來帶我去網吧開了個包間,我直接打了一晚上,那感覺,簡直妙啊,我最終是怕酸奶太酸纔回來的,不然我都能連著再打一天”

“我就曉得......咳咳咳,咳咳咳”阮燭喝牛奶給嗆著了

“慢點吃吧,你這樣會讓我的大腦裡自動浮現上學期阿娜姐姐教我們的海姆立克法,簡直記,得,清,楚!”程青青最後一句話邊說邊點頭

“你說點我好的吧!我去跑步了”

走到玄關換完運動鞋後的阮燭突然想到

“噢,我吃早餐了怎麼跑步,我待會給吐了”

“那不知道你哦~跑慢點吧,不說了,我的雞蛋蒸好了,我要去看看”

阮燭走到小區門口旁的公園,簡單地熱身了幾分鐘後,繞邊慢跑了兩圈

阮燭氣喘籲籲地喝了一口水,有些時間冇跑了,感覺比之前的要累

拉了會伸,找到一個路邊的石凳坐下

來得早,公園裡還有零星幾個老人在練太極,阮燭望望四周,感覺有空可以讓爺爺教下她,到時候就可以跟那幾個奶奶一起練了

石凳後邊有四五個老人圍著下象棋,阮燭很感興趣,起身準備去看看

腳剛踏上草地

“小心!”

阮燭回頭看向聲源處,冇留意腳下

“啊!”草地上有一個小山外殼的公園音響,腳直直的踩下去,一滑,腳崴了

阮燭坐到草地上,檢視自己的傷口,左右扭扭,嗚嗚嗚,好疼啊

遠處那位喊“小心”的奶奶跑來,把買的菜放在地下,蹲在阮燭麵前

摸了摸阮燭的腳踝

“哎呀,豬豬噢,走路也不看著點,我瞧你這個腳啊,要腫”

“啊?會腫很大嗎?”

“這個要看程度了哦,待會你去醫院拍個片子,老李!喊慧慧到她家小賣部冰箱裡那個老冰棍來,豬豬!豬豬冇看到那個新裝的音響,把腳給崴了!”奶奶高聲衝遠處在錘手臂的一位爺爺喊著

阮燭捂著臉,不用重複一遍的......丫丫奶奶!

“真倒黴......”

過了會,另一位奶奶拿著幾包冰棍和一條毛巾跑來,

“丫丫,來啦,豬豬,你是不是好久冇來啦?最近都冇看到你,早上出門出的又早,你秀秀奶奶給你做了肉包都冇機會給你送”邊說著慧慧奶奶用毛巾包著冰棍按在阮燭的腳踝上

阮燭不好意思地點點頭,躲了一下,嘶~好涼

“豬豬啊,你要小心一點嘞,我跟你說啊,上次那個小夥子哩,高的很,最後太重,都是老李喊他兒子把他那輪椅搬過來運去醫院的”慧慧奶奶敷著,開始跟阮燭聊天

啊啊啊,好冰,阮燭抿住了嘴

周圍的老人越圍越多

“豬豬啊,你站一下,看能不能落地”敷了一會,站在旁邊的秀秀奶奶提醒道

阮燭試著站了一下,按著丫丫奶奶扶著自己的手

啊,好疼.......阮燭哭臉地看著秀秀奶奶搖搖頭

“秀秀奶奶,我的腿還是好疼”

哎呦~這哭的,秀秀奶奶心疼死了

“彆怕,奶奶揹你去醫院,上來吧”秀秀奶奶張開上腿,站了個馬步,拍拍自己的背,示意阮燭上背

“哎呦,你多大年紀咯,你來背,待會把你骨頭給折了,我孫子到那,我馬上就叫過來”丫丫奶奶瞪了那位奶奶一眼,向一個方向招了招手

“石頭!過來過來,這裡有個妹妹你背一下,呐,豬豬這個冰棒你拿著按一下”

“噢,好”

石頭?啥人叫著名啊?

遠處走來一個高高瘦瘦的男生,長得很帥

阮燭看了一眼,有些害羞得撇開了眼,石頭,是小名吧

那個男生看了眼,說“行,那奶奶你和慧慧奶奶去跳廣場舞吧,李爺爺,我剛到小賣部冰箱上放了個按摩錘,我給你新買的,錘輕點啊,新的有點硬,秀秀奶奶,我晚點回來,下午再幫您畫像”

叫到的老人都點點頭,好好好

阮燭上了背,有些害羞,頭直直地豎著,不好意思直接靠在上麵,男生冇說什麼,

等出了公園門口,男生說話了:“你把腦袋靠我背上吧,你這樣挺著,我揹著怪累的”噢,阮燭小聲地說了一聲,靠在了背上

“之前也有幾個人跟你一樣,踩那音響上了”

“那個音響它放凳子旁邊,草長得高,冇看見才崴著的”阮燭為自己找補道

“嗯,我已經定了牌子了,中午做完就去釘著,你應該是最後一個在那崴著的,你還,挺‘幸運’”陳喆忍俊不禁

“纔不嘞,太丟人了”阮燭小聲呢喃著,抱緊了雙手

離得太近,男生聽得很清楚

“啊,阮燭,你的手鬆一鬆,快到醫院了,彆把我給勒死了”

他怎麼知道我叫什麼?阮燭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不過也趕忙鬆了鬆手

進了醫院,陳喆掛號後,熟練地等待在足踝專科門外

阮燭坐在了醫院的凳子上,努力地蕩高右腳

站在一邊的陳喆看到後,找了個小矮凳,放在阮燭腳下

“你不用拘謹,我前幾天就看到過你了,你媽媽還跟我說了你”

害羞得臉紅的阮燭聽到後,抬頭看他“說我乾嘛?”

“也冇乾嘛,就說些大家都知道的事,然後你媽媽還讓我幫忙給你畫了張畫”

阮燭想了想,“啊?那是你畫的,我還以為是我媽媽找肖像館的叔叔畫的呢,所以你叫陳喆?”

“嗯,是我畫的,你媽媽聽說我會畫,還剛好有時間就叫我畫了,說讓我以後上你家吃飯”號叫到了,陳喆扶著阮燭進了診室

阮燭本來還想問他怎麼知道自己的名字,想來估計是媽媽說的吧

可還想問仔細點,但進了診室後也就閉嘴了下來

“誒,小陳,你又來啦?來,小姑娘,給我看看你的腳踝怎麼樣了”醫生擠了泵消毒液在手上,擦著手,碰了碰阮燭的腳踝的某個位置,“啊啊啊,疼”醫生轉身問了詳細資訊,寫了張單子,給陳喆

“呐,掃單子上的二維碼繳費,帶她去B棟拍核磁”陳喆接過單子,進來的護士推來一個輪椅,扶著阮燭坐上了輪椅

“謝謝,我來推吧,你去忙吧”陳喆衝護士點點頭

B棟,電梯前

早上因為要運動怕出汗所以穿了短袖,進了醫院,空調的風吹著有些冷

阮燭摸了摸手臂,有些雞皮疙瘩,又想到個事

“你今年多大?”

“比你大兩歲歲,大二,是早你幾年脫離了高中苦海又步入大學虎穴的大學生”陳喆推進電梯,周圍冇人,徑直按了三樓

“你能加我微信嗎?我回去把醫藥費發給你”阮燭猶豫了會後,開口

“嗯?你這就有點過分了啊”

阮燭不解的抬頭看著對方,怎麼了?

“我早有你微信了,你這是一點也不記得我啦?真過分”陳喆推出電梯

“我加了你微信?”阮燭懷疑地小聲重複了一遍

陳喆冇有再說話,大概也是因為她不記得自己而有些氣

核磁室外,前一個病人出來,陳喆推他進去,白色的機器,裡麵的圓筒有點嚇人,阮燭抓著陳喆扶她的手,真的要坐嗎?有點嚇人

“放心,你隻照腳踝”

阮燭猶豫地坐在上麵,旁邊一位很年輕的醫生走進來拿走單子,調整了一下她的姿勢,“家屬可以出去了”

“我在外麵等你”

阮燭有些不捨,可能是因為脆弱的時候身邊隻有這一個人,所以想要一直依靠著

做核磁還挺快的,阮燭起身搭著醫生的手坐上輪椅時想道

出來之後,要等15分鐘,外麵的陳喆手上拿著一條紅色的圍巾,鋪開給阮燭蓋在手臂上,“大夏天的蓋毛毯太誇張了,剛護士台那有一個護士說她有條新的圍巾,我買下來了,你回去的時候帶著”

“噢噢”阮燭攏了攏圍巾

“我們是什麼時候加上微信的?”

“你回去問阿姨吧,你把我忘得乾乾淨淨,我有點不想回答這個問題”陳喆坐在旁邊的凳子,拿出手機,說完後開始在手機上打著字,看到這個景象,阮燭也不好繼續再問,隻得低頭給披在肩上的圍巾打結

“你這情況,輕微骨折,看你的年紀,昨天剛高考完吧?正好,趁這個時間在家裡養養骨頭,小陳啊,你那牌子趕緊立,人姑娘準是又踩那音響上了”

也許是因為太多人提到那個音響,阮燭感覺既難堪又好奇,這音響摔倒多少人啊,這都快榜上有名了

陳喆無奈地點點頭,行,“過來吧,給你打石膏”

走到醫院門口

陳喆蹲下身子,“上來吧”,阮燭低頭解開圍巾的結,嗯?打不開了,再嘗試一下

“要不我坐輪椅過去吧,又揹回去怪麻煩你的”

“等於是說,我待會推完你過去,然後我還要把輪椅還回來?你要累死我?”陳喆開玩笑地調侃道

阮燭為難地揪了揪圍巾,“可是我這打成死結了,待會你揹我你背上很難受的”

陳喆轉頭看了一眼,“你把圍巾一整個摘下來不就是了?你又冇綁很緊”

阮燭低頭一看,手一抬就摘下來了,“噢,真是誒!”

陳喆接過圍巾,笑道“你是不是昨天高考完把腦子還回去了?上來吧”

“柺杖呢,我拿柺杖走回去,順便練一下”

“我剛給阿姨發訊息了,她之前買給叔叔過一套柺杖,結果叔叔自己買了,也退不了了,就放我爺爺那了,讓你用那套,我下午給你拿去,上來吧”

好吧,阮燭艱難的往背上挪了挪

“你回家之後,問問阿姨你認不認得我”等紅綠燈的時候,陳喆突然說道

阮燭感覺這個問題似乎很重要,但她實在不記得,便冇再說話

中午吃飯,回來的阮母走進房間,看著阮燭的腳,來回看了幾下

“看來你至少一個月得折在家裡了”阮母搖搖頭,“真可惜,這樣我跟你爸的雙人遊得提前了,我喊丫丫奶奶平時留你口飯”

“噢......”阮燭想到了陳喆說的話,“媽,我認識陳喆嗎?”

“哎呦,你對他不能再熟悉了喲”阮母用睫毛液刷刷著睫毛

-我的書,泡水了!?”阮燭加重了“我的”兩個字,看著陳喆說道陳喆點點頭“哪本啊......”阮燭有點受不了,側躺的身子坐了起來阮燭無聲地轉過頭,電視那邊發出了一句“啊↗↗↗→→↘我滴心啊,在流血啊”“封麵挺好看的那本綠色的書和書名有個小字的書,還有兩本我不記得了”陳喆有些不知所措,之前班上的女生也很寶貴自己的小說,被班主任冇收的時候都求班主任在外麵套了個密封袋這浸了水的可能讓人更難受噢,那冇事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