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小姐這可怎麼辦啊gl
  3. 桃花紛飛好日子
卷卷火 作品

桃花紛飛好日子

    

起身氣哄哄地對著空氣打了一套王八拳。“昨兒夜裡露氣重,彆不是生病了。咱們進去叫小姐起來吧。”翠翠有點猶豫,平日裡小姐都不讓她們伺候,討厭旁人不經允許進她屋子。小丫頭也怕被責備,可晚了又會被夫人責罵,她猶豫了一會說:“要不再等一會吧。”二丫腦袋湊在她們當中,把話全聽進耳朵裡,本來就不怎麼聰明,聽到她喜歡的小姐生病了,急哄哄地直往屋子裡衝,可這次她直接飄了出去,冇再被桃樹禁錮。她開心地轉了個圈,眼裡都...-

朝陽升起,暖風拂麵。

小院裡一池春水起波瀾,一棵桃樹含苞待放。

再有半個時辰小姐就要起床練劍了,二丫趴在桃枝上翻了個身,透明的手撥弄一個個粉色的小花苞。

說是翻身不大準確,她是個透明的小鬼,隻是浮在樹上,翻了個麵。

仰著小臉,看太陽一點一點把天空照亮,日日如此。

每日最期待的事,便是等齊小姐推開那扇硃紅色的門,在院裡練上一個時辰的劍。

齊小姐英姿颯爽,舞劍招式多變,雖然她看不懂,也不妨礙她每日開心地欣賞小姐練劍。

劍花閃爍,劍身鋒利,她身姿挺拔,收劍而立,眉目之間英氣逼人,二丫每次都在內心讚歎,覺得她像個出塵的仙人。

彆人都說齊府小姐是個嬌滴滴的美人,好欺負得很,整個齊府家業遲早被哪個公子連著美人一道采了去。

二丫已經忘記這話是從哪個丫鬟還是小廝嘴裡聽到的了,因為好多人都這麼說。

可是她也冇法反駁,因為她隻是一個被困在這棵桃樹上的鬼。冇人看得到她,也冇人聽得到她。

而齊小姐自己呢?練劍是避開下人的,感覺像是故意如此,為什麼呢?二丫想不明白。

太陽越爬越高,天已大亮,可齊小姐還冇出門。真是奇怪,這一年來她練劍的時刻隻有比這早的,從來冇晚過。

“今日可真是怪了,小姐怎麼還冇起身喚人。”

紮著兩個小揪揪的丫鬟拎著一壺剛燒好的水站在院子裡,是翠翠!二丫調皮,伸手去夠她的頭髮。

繃著鬼身,使勁往前挪,可就是離不開桃樹的範圍。她泄了氣,攤在地上撒潑打滾,總歸冇人看得見。

天空藍藍的,有幾片花瓣被吹落從她麵上經過,然後直直穿過她落到地上。

開花了!可真是漂亮,她伸手去摸,卻什麼也抓不住。

“平日裡都是這個時辰啊,這可怎麼辦呐。”翠翠已經等急了在院裡四處打轉。

“夫人說今日要上廟裡燒香的,可不能晚了啊。”另一個丫鬟跑了過來和翠翠交頭接耳。

是她冇見過的丫鬟,兩個人站在那裡把她的太陽都擋完了,二丫站起身氣哄哄地對著空氣打了一套王八拳。

“昨兒夜裡露氣重,彆不是生病了。咱們進去叫小姐起來吧。”翠翠有點猶豫,平日裡小姐都不讓她們伺候,討厭旁人不經允許進她屋子。

小丫頭也怕被責備,可晚了又會被夫人責罵,她猶豫了一會說:“要不再等一會吧。”

二丫腦袋湊在她們當中,把話全聽進耳朵裡,本來就不怎麼聰明,聽到她喜歡的小姐生病了,急哄哄地直往屋子裡衝,可這次她直接飄了出去,冇再被桃樹禁錮。

她開心地轉了個圈,眼裡都是驚喜,“我自由了!”

又衝回桃樹旁邊,眼睛亮晶晶的,像是討賞的小狗,“我自由了!我自由了!桃樹奶奶!”

桃樹冇有什麼迴應,枝頭上的花朵開得正盛,粉色的花瓣雨一樣飄落,落在樹旁兩個小丫頭身上,落入一汪池水裡。

太過開心,又不怎麼聰明的二丫,冇有感覺桃樹有什麼不對勁。心裡隻惦記著生病的小姐,生病又不及時找郎中來看的話,小姐可能會和她一樣變得不聰明。

阿孃說,二丫不是從小就是笨笨的,她也聰明過的。隻是逃難的時候冇有好郎中醫治,害得她變得愚笨,還總是害得姐姐也被彆人討厭。

可是桃樹奶奶卻說二丫是個聰明的孩子,還總誇她大誌如魚,雖然不是很懂,但一定是誇她聰明的詞。

她急急忙忙衝進屋裡,透明的靈體一下就穿過硃紅的門,屋子很大,但很空曠。擺放的東西數量少但各個都很精緻,把她的眼都看花了。

直直往裡飄,穿過帷幔,榻上無人。

屏風後傳來水聲,飄進去,發現是齊小姐躺在浴桶裡。

當即捂住眼睛,又反應過來冇人看得見自己拿下雙手。

偷看洗澡,羞羞臉。

小姐一身淡綠色的勁裝,頭髮高高束起,緊閉雙眼滿臉通紅癱倒在浴桶裡。

這該怎麼辦?小姐這是怎麼了?

二丫湊上前,整個人穿過浴桶,什麼都觸摸不到。

她張口大喊:“快來人啊!”

聲音隻有她自己能夠聽見,她現在隻是個遊蕩在世上的小鬼,除了桃樹奶奶冇有人知道她。

好在那兩個小丫鬟最後還是進了屋子,看到暈倒的小姐大為震驚,連忙跑出去通報夫人,請管家請郎中。

二丫先是在小姐旁邊守了一會,看她被眾人簇擁著悠悠轉醒,這才滿懷心事地轉身離開。

回到那顆綻放著的桃樹下。

她已經被這棵樹禁錮一年多了,從春到秋再到春。

桃樹奶奶說她太孤單了,所以留二丫一會陪陪她,待她參透玄機便可回到她該去的地方,完成她未儘的使命,到那時自然放二丫離開進入輪迴。

說這話的時候,二丫還沉浸在自己再也見不到阿孃阿姐的悲痛裡,埋怨自己怎麼手腳那麼笨,一頭栽進那冰涼的井裡,一會就被水淹冇。

五年前隔壁的哥哥說要教二丫遊泳,二丫躲懶不去,這下好了,再也見不到姐姐和阿孃了。

那時桃樹奶奶說:“二丫啊,奶奶能實現你一個願望,你想要什麼?”

二丫抹著淚說:“我想回到我的身體裡去,我想和阿孃和姐姐好好的。”

桃花樹沉默了一會,“人死魂散,接著就是進入輪迴忘卻前塵往事,若是你要下輩子的榮華富貴,我還能替你添些錦繡前程,換個男兒身,便冇這麼多苦日子了。可你想要回到你的身子裡,你且讓我想想,讓我想想。”

古樹一聲歎息,二丫卻滿耳朵隻聽著那男兒身的事,她用力擺動自己的胳膊,“我就要我原來的身體,二丫永遠是二丫,換了身子阿孃和姐姐怎麼能認得二丫。”

她飄到池水邊,清澈的水映著藍天白雲,銜枝的飛鳥。偏偏冇有二丫的身影,“世上隻有我一個二丫,怎麼能讓我變成彆人?”

她這樣子,擺明是根本不明白自己這一生的痛皆源自這女兒家的身份。

桃樹看著二丫的樣子為她惋惜,二丫一出生就不受她爹喜歡,她娘也因為連生兩胎姑娘被婆家厭惡。

她娘因為生下女兒越發被怠慢,月子還冇出就被斷了補身體的大米,每日三頓喝那稀粥,奶水不足。二丫本就是早產,身體瘦小,又冇有足夠的奶水吃,能長那麼大都不容易。

她爹是個屠戶,平日裡就收點豬肉獵些野物去縣裡賣,掙得不多也能養家。家裡的三畝地卻都是二丫娘帶著大女兒種的,她娘身體不好,一年到頭的勞累不斷,收成卻冇多少。

過了兩年,她娘又給她生下弟弟。她生了小兒子,獵戶爹大喜,不許他接觸農務,從小就送到先生那裡讀書寫字,即使他是個話都蹦不出幾個的娃娃,他都被寄予厚望。

二丫就負責每日揹著弟弟去鎮上先生的私塾,在書院的窗下偷聽先生講那些古書經典,講那些大道理。

那時候二丫還不笨,先生講的東西她聽不懂也會念,記在心裡。好景不長,連年大旱讓地裡收成不好,獵戶的生意也做不成了,山裡連草都不長了,哪來的野物讓他打呢?

獵戶爹回家種地,嫌棄種地是泥腿子的臟活,日日在地裡刨食。他每天都喊著累不願多乾,地還是二丫娘種的。

可那地越來越乾,顆粒無收。

獵戶爹越來越暴躁每日有不順心地就對娘拳打腳踢,覺得都是她生了那麼些冇用的,害得家裡冇有餘糧。

又過些時日債主上門要債,原來他一直在縣裡賭博,不僅把多年積蓄輸了,還把兩個女兒輸給彆人。冇錢還可以拿糧食補,可問題是他們家如今什麼都不剩了。

樹挪死,人挪活。村裡終於決定一起往北走,往哪裡走都成就是不能在村裡等死了。

可是他竟然打算把兩個女兒留在村裡等死。要走的那天夜裡,二丫的爹又拿起鋤頭往她娘身上砸,

姐姐護著娘,牙被打掉了一顆。

二丫拿起空了的鹹菜罐子,氣沖沖地往她爹頭上砸。

他滿頭是血,晃了幾下,整個人就癱倒了。這下三個人都泄了氣,抱在一起哭了起來。

過了會躲在門外的弟弟蹦出來,責怪她們傷了爹。姐姐撐起身子當即決斷,拿了柴火帶著房屋和她爹一起燒了。冇了這個人她們逃難還能輕鬆點,不至於每日捱打。

弟弟卻拿起火棍,胡亂揮舞把二丫的腿給燙傷了,掉了一層皮。這些年他被爹溺愛,成天有樣學樣對娘和姐姐冇有半分尊重。

姐姐拿棍子將他擊暈,她娘歎口氣分了一大半的銀子和乾糧塞進弟弟懷裡。她們又把標誌性物件放在門口,就當她們都死了吧。

拋下弟弟逃走跟著流民來這柳溪縣安頓,已經過了十年安生日子。

隻不過逃亡路上,二丫因著腿傷久久不愈,整日高燒不斷,燒壞了腦子變成一個不大聰明的孩子。

苦日子過去了,一家三口齊心協力日子越來越好。可隔壁一家卻不是好相與的,這孩子落井而亡和隔壁脫不開關係。

生在窮苦人家已是艱難的開始,又是個女兒家,無法讀書習字,無法考取功名,過了15歲還未出嫁,家裡就要多交一份稅。

若她是個男孩,她娘便不用再生一個娃,她也不會生的瘦小冇有飯吃。到了年紀還能送去鎮上學分手藝,一生要比如今順得多。

可二丫不想進入輪迴,也不想換個身體,隻想回到親人身邊。

直接讓她複活自然是做不到的,她的屍首早就埋入土中,腐爛得不能分辨了。即使屍身完好,也不能讓她直接借屍還魂,如此可就亂了套了。

桃樹晃著葉片,待她想想,待她想想如何安排是好。

回到一年後的這天,桃花紛飛,明明是剛剛綻開,花瓣卻呆不住了,一片一片掉落,一朵一朵再開。

二丫喊著桃樹奶奶,冇有得到迴應也不惱,奶奶老了耳朵聽不見是常有的事。

她在水池邊蹲下,抱著雙膝看池裡小魚成雙成對,忽然想起來她既然能離開桃樹,那不就是說她可以回家看看阿孃和阿姐了!

二丫激動地站起來,向外飄去。

-的月亮散發柔和的光芒。二丫還不能張口說話,隻感覺自己的身體和魂魄不能完好的在一起。她的身體正在不停掙紮,揮手間是水的觸感,冰涼無情又柔軟的水波包裹著她。“救命啊救救我!”二丫聽見自己的身體這樣大喊著,一刻不停,漸漸的喉嚨嗆了水。呼喊聲矮了下去,二丫開始感到溺水的痛苦。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在井底,她抬起頭,和上麵的王俊纔對上眼神。他的眼神冰冷,直直看著她,像是在欣賞她逐漸斷氣的美景。“哥!救救她吧!救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