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辭曦 作品

麵試

    

還是離開這裡。他在心中分析兩種選擇的利弊,計算著自己捲入這場不明原因的事件中的概率。就在這時,前麵那位老伯走了過來,他看了看溫言頌,然後問道:“小夥子,你是新來的吧?”溫言頌點了點頭,老伯歎了口氣,“這裡是覓誕樂園,一個特殊的地方。你最好小心一點,這裡的事情很複雜,所以前麵我並冇有迴應你。”溫言頌心中一動,問道:“老伯,您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嗎?為什麼那麼多人會被帶進那座建築?”老伯沉默了一會兒,...-

溫言頌緩緩起身,整理了一下衣領,然後走到門口,輕輕打開了門。他看見房東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飯菜站在門外,臉上帶著慈祥的微笑。

“房東,您這是?”溫言頌的聲音溫文爾雅,語氣隨和。

房東看著他,眼中閃過一絲關切,“知道你第一天來身上肯定冇錢,所以我讓你一個月後再交房租。這麼晚了,我想你也應該餓了,所以給你送些吃的來。”

溫言頌微微一愣,冇想到房東竟會如此細心。他點了點頭,微笑著接過房東遞過來的飯菜,“謝謝您,房東。您真是個好人。”

房東擺擺手,“彆客氣,孩子。快吃吧,等會兒涼了就不好吃了。”

溫言頌點點頭,房東和他聊了幾句之後便離開了,他坐下邊吃邊覆盤今天所發生的一切。

自己因想整一整渣男男友,卻反被渣男男友殺死。然後又莫名其妙地來到了這個成為覓誕樂園的世界。雖然現在的他處於靈魂狀態,卻有生前一切的感官,且這個世界的運作機製基本與他原來的世界一模一樣。

這讓溫言頌感到有些欣慰,至少在這個陌生的世界裡,他還能憑藉自己的能力和經驗找到生存的方式。他相信,明天一定能在這裡找到一份工作,能讓他堅持到找到離開方法的時候。

一夜很快過去,第二天一早溫言頌就起床準備找工作要用的東西。

他穿戴整齊,鏡子前的人臉龐輪廓分明,線條流暢,如同古典雕塑般優雅。皮膚白皙如雪,透出一層淡淡的紅暈,給人一種嬌嫩欲滴的感覺。一雙眼睛深邃明亮,直擊靈魂深處,讓人不由自主陷入其中。嘴唇紅潤飽滿,鼻梁高挺,一種高貴的氣質若有若無地飄散出來,而那雙眉毛如畫般修長,為主人平添了幾分英氣。

他見冇有什麼問題後打開門準備出去,卻冇想到與剛抬手想敲門的房東撞了個滿懷。幸虧他看見房東時及時刹住了腳,兩人隻是堪堪撞在一起。

溫言頌退後兩步,“您冇事吧?”

房東穩住身子,擺擺手說道:“冇事。哦,對了。我今天來是是想提醒你一下,你今天去一下這條街的最深處,那裡是身份登記處。你去登記一下身份,登記成功後會發給你一條手鍊。”

說著房東露出手腕上帶有和鎖鏈上同一種符文的手鍊。

溫言頌問道:“這個手鍊有什麼用?”

房東將手鍊收了回去,神色認真,“這個手鍊是我們能生活在這裡的標誌,憑這個你才能在這裡找到工作,切記,今天務必去登記,明天就逾期不候了。”

溫言頌微微頷首,示意房東自己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現在就去登記。”

想要傳達的東西已經傳達到了,因此房東也就順從溫言頌的意思轉身離開了。

溫言頌下樓順著街道一直往裡走,冇走多久就遠遠看見前方門牌上“身份登記處”幾個大字。

他加快腳步走進了登記處,隻見屋內坐著登記人員是一位穿著製服的女職員。

溫言頌走到她跟前,冇想到那位女職員隻是撇了他一眼,然後麵無表情地問道:“姓名,性彆,年齡,還有怎麼死的。”

溫言頌:“……”

他有些懷疑人生,合著他這麼一個大男人站在她麵前,竟然看不出來,他,溫言頌,是個血氣方剛的男人。

儘管心裡暴跳如雷,溫言頌表麵還是一副謙謙君子的樣子,“溫言頌,男,20歲,至於怎麼死的……說來有些慚愧,被前男友殺死的。”

“出生日期和死亡日期。”

“2003年11月9日,死亡日期就在昨天。”

“您生前處於哪個世界?”

“我生活在一個名為地球的星球,暫且稱它為現實世界。”

“您現如今的身高為多少?”

“182。”

“最後一個問題,您喜歡同性還是異性?”

“……”

為什麼連這個都要問,他的**從此不複存在了。

“……同性。”

女職員依舊麵無表情地將溫言頌的資訊錄入係統,然後將“機器”吐出來的手鍊遞給了溫言頌。

前麵房東露出來的那麼一小會,他冇有機會仔細觀察,現在自己的手鍊拿到手,他細細的觀察起來。

手鍊並冇有什麼繁雜的設計,卻不失美感。手鍊左半邊是類似螺紋形的銀鐲子,右邊正中間串著三顆實木的珠子,珠子之間,點綴著複古的墨綠色竹節。

實木珠子刻著的正是和鎖鏈上相似的符文,既然是鐲子是身份登記處給的,想來這些符文的內容應該是自己的身份資訊。

溫言頌沿著來時的路原路返回,再次來到人聲鼎沸的街上時,前方告示欄處的路段卻已經被人們圍得水泄不通了。

溫言頌心中一動,加快步伐,穿過人群,來到告示欄前。隻見上麵寫著一張紅色的告示,用醒目的字體寫道:

【編輯部招聘通知】

因公司業務擴展,編輯部現缺編輯工作人員,誠邀各位有才華,熱愛寫作的編輯人才加入我們。

職位:遊戲編劇

工作職責:

負責驚悚遊戲劇情的編撰與玩法的創新;

與開發團隊緊密合作,確保劇情與遊戲設計的完美結合;

根據反饋及神明意見,對劇情和玩法進行持續優化。

任職要求:

冇有要求,誰都可以報名參加競選。

薪資待遇:

有神明的神秘禮品一份。(注:在公司工作,有神明的庇護待遇當然是最好的,在這裡就不贅述了。)

有意者可將自己手鍊上的身份資訊錄入告示欄旁邊的係統。我們會儘快與您取得聯絡,安排麵試。

身旁的居民看到告示後,議論紛紛。

“公司怎麼會來我們這裡招聘職員?”

“不知道,難道是真的缺人了?”

“我覺得不大可能,真的匪夷所思,之前我們這裡人都隻有被抓去當‘清潔工’的份。”

“我也覺得,不過這個薪資待遇有神明的神秘禮品一份,讓我心動了。”

溫言頌看著告示上的內容,心中不禁湧起一股激動。他一直對小說中無限流的驚悚遊戲充滿興趣,並且對劇情的設定與玩法的創新有著自己的想法。這次機會似乎是為他量身定做的,既可以找到工作在這段時間生存下去,又可以接觸那位神明尋找離開方法。

他決定立即行動,將自己的身份資訊錄入到了告示欄旁邊的係統,靜靜等待著公司來找他麵試。

公司的效率很快,第二天那位給他登記的女職員找到溫言頌,帶他來到了公司總部麵試的會議室門前,並叮囑了幾句麵試時的注意事項。

溫言頌握上會議室的門把手,扭轉打開會議室的門,就看見昨天在鎖鏈旁見到的那位神秘的先生笑眯眯地看著自己。

“你好,又見麵了朋友。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靳瑾瑜,是你今天的麵試官。”靳瑾瑜嘴角微勾,站起身向溫言頌伸出手。

溫言頌也不失態,禮貌地回握住了靳瑾瑜的手,“您好,靳先生。很榮幸能夠再次見到您。我是溫言頌,期待與貴公司的合作。”

靳瑾瑜微笑著點了點頭,開門見山地說道:“溫言頌先生,你不用擔心我會因為昨天不愉快的事情而夾帶什麼私情,我們公司對於人才還是很重視的。下麵請你談談你對遊戲編劇這個職位的理解。”

溫言頌開始緩緩陳述自己的理解,“我認為遊戲不僅僅是娛樂,更是一種藝術表現形式。作為遊戲編劇,我希望能夠通過我的文字,為玩家創造一個沉浸式的遊戲體驗,讓他們在遊戲中感受到故事的魅力和情感的共鳴。”

靳瑾瑜聽完溫言頌的陳述,眼中閃過一絲讚許,“那麼你是否知道我們公司製作的驚悚遊戲是玩家親身進去體驗,在遊戲中受到的傷害是實打實的,並且在遊戲中死亡現實世界的他也將會死亡。”

溫言頌:“知道。”

靳瑾瑜突然湊近,在溫言頌的耳邊說道,“那你不害怕嗎?”

溫言頌搖搖頭,“仔細想想也冇什麼好怕的,畢竟……我又冇進去。”

靳瑾瑜迴歸正題,“那麼,你為什麼想要加入我們公司呢?”

溫言頌答道:“我認為貴公司的環境能促使我發揮出自己最大的潛力。”

溫言頌心中暗自補充道:“說的我自己都不信了,哪有這麼冠冕堂皇,我隻想接近神明尋找離開的方法罷了。”

靳瑾瑜點點頭,“最後,我想問問溫言頌先生對於驚悚遊戲有什麼自己獨特的見解嗎?”

溫言頌思考了片刻,然後回答道:“驚悚遊戲的核心在於營造緊張、恐懼的氛圍,同時激發玩家的好奇心和探索**,當然我們這個遊戲是激起玩家的求生欲。我認為,一個吸引觀眾的驚悚遊戲,應該劇情具有深度與複雜性、環境注重心理恐怖的營造,以及角色的塑造深入人心。我希望我能夠在這些方麵多鑽研,創作出真正吸引人的驚悚遊戲作品。”

靳瑾瑜聽完,滿意之色溢於言表,“很好,溫言頌先生,你很符合我們公司對人才的需求。今天的麵試就告一段落了,我們會儘快給出麵試結果。如果你對我們公司還有什麼想要瞭解的,或者還有什麼問題不明白,可以隨時來公司與我取得聯絡。”

溫言頌站起身,微笑迴應,“好的,我很期待與貴公司的合作,希望我們能一起共同打造更好的作品。”

兩人握手言彆,溫言頌帶著勢在必得的信心離開了會議室。他有直覺,這次自己一定能選上,他的旅途就要開始了。

-來。手鍊並冇有什麼繁雜的設計,卻不失美感。手鍊左半邊是類似螺紋形的銀鐲子,右邊正中間串著三顆實木的珠子,珠子之間,點綴著複古的墨綠色竹節。實木珠子刻著的正是和鎖鏈上相似的符文,既然是鐲子是身份登記處給的,想來這些符文的內容應該是自己的身份資訊。溫言頌沿著來時的路原路返回,再次來到人聲鼎沸的街上時,前方告示欄處的路段卻已經被人們圍得水泄不通了。溫言頌心中一動,加快步伐,穿過人群,來到告示欄前。隻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