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我七個姐姐絕世無雙
  3. 第2134章 天域大帝的可怕
羅峰顧雪念 作品

第2134章 天域大帝的可怕

    

經施針完畢。隨後將吩咐下屬,專門針對十三道人的老風濕中草藥送來。“十三大師,一包熬三次,一天喝兩次,飯後服用。”“嗯,不錯,不錯,”十三道人動了動他那猶如鳥杆瘦的右腿,“還真是輕快的不少,女娃子,你的醫術確實不比那老瘋子差呀。”“跟師父老人家比,我不過學到一些皮毛,十三大師繆讚了,”慕容曉曉微笑。“謝謝慕容曉曉大神醫了,”李青山就要掏錢。“不用給錢,”慕容曉曉攔下,笑著看向老小孩兒的十三道人,“但...“花嫆!”

男子察覺到了天域大帝有異變,在呼叫同伴的一瞬間,身體急速向著身後那裂開的空間口子跳躍後退而去。

與此同時,他那藏匿在黑袍的右手暴露在了空氣之中,張開大嘴就是咬在了動脈血管之上。

赫然間,那被他咬中的肌膚表麵,極速生成了詭異的黑色刺青紋路。

“有請三生冥火君,與我達成詛咒契約,上身!”

“轟!”

詭異的火焰瞬間包裹了男子,在天穹浮現出一道詭異的背影。

然而這種異象僅僅持續不到一秒鐘忽然就彷彿被潑了一盆冷水,當場熄滅了。

“怎麼...會?”男子眸子微縮,倒吸一口涼氣。

他的器就是自己的右臂,而存在右臂的詭異生靈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

“我的詭異生靈竟然被壓製了?”

男子眉頭緊鎖,朝著身後的花嫆道,“好了冇有,快!”

“糟糕了,”外界,那女子咽喉的一張鋒利獠牙的嘴,發出嬰兒的啼哭聲音。

似乎也在這一刻被某種更加強大的詭異生靈壓製。

“怎麼可能,這混蛋的詭異生靈有問題,花嫆,快逃!”

“逃?”

全身消瘦的天域大帝那雙空洞的眸子射出,密密麻麻的眼睛宛如溶洞的蝙蝠,充滿了無儘的嗜血和**。

嘩啦啦的粘稠液體隨著天域大帝**軀體起身,在他肌膚滑落。

他動作痛苦而僵硬,宛如一個將死之人朝著男子而去。

“我如果冇有記錯,你應該是天玄帝國那個所謂虛空荒古世家消失無數歲月的老祖宗吧。”

“好歹也是荒古創始人,虛空血脈第一駕馭者,你卻選擇了跟那群攪屎棍在一起胡作非為。”

“帝血如此,你們也是如此,一切不穩定的因素,都是你們在自作聰明,胡亂使用詭異生靈的力量。”

“如今地獄之門的重新開啟,你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如果不是你們,這個世界秩序還不會淪落到這麼糟糕的地步。”

“是你們將世界紀元重啟提前推到了現在。”

“你們都該死。”

天域大帝劇烈咳嗽,鮮血出現在了他的掌心。

他淡然接受,佝僂著排骨般的身體,一步一步伸手抓向對方。

“糟糕,身體無法動彈,這混蛋的詭異生靈不是來自於魔道童子嗎,可這並不像那傢夥的詭異生靈氣息。”

陌生而神秘,尊貴而強大。

咕嚕嚕的,下一刻的天域大帝出現了無比恐怖的一幕變化。

他那空洞的眼眶,竟然急速冒出兩個凸出的眼球。

眼球血絲彌補,卻冇有眼瞳。

霎那間整個空間,乃至外界都被這股詭異的氣息壓製。

是的,僅僅隻是氣息就將這兩位壁壘組織成員壓製了。

“看起來我們是必死無疑了嗎?”

男子坦然接受,眯著眼睛好奇道,“你那詭異生靈到底是什麼存在,至今為止,我的詭異生靈都無比強大,從未被壓製過。”

“按照我們對詭異生靈的排行分析,災難等級分為五個等級,分彆是從S,A,B,C,D,我可是S級的詭異生靈。”

“難道不可笑嗎?”

天域大帝乾枯的右手捂住自己的眼睛,透過指縫之間嘲笑的打量起這位虛空荒古家族早就銷聲匿跡的老祖宗,發出無情的譏諷。

“你們哪裡見過真正的詭異存在,你們連詭異的地獄之門也僅限於貧乏的幻象之中。”

“如果說你體內那個詭異生靈是所謂的S級存在,那麼在我身體的這個詭異生靈就是S級彆的剋星。”

“難道是...”

男子猛然意識到了什麼,“該死的,彆告訴我,你見過地獄之門,你那個東西是在地獄之門得到的。”

冇有回答,天域大帝已經走到了男子的麵前,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短短的距離,就已經消耗光了他的所有體力,呼吸變得是無比沉重。

那眼眶之內的眼珠子不受控住的胡亂轉動著,好奇的窺探著這世界。

下一刻,隻聽見玻璃破碎的聲音響起。

那男子右臂龜裂,一股詭異的生靈氣息被提取了出來,直接被天域大帝那具備獨立意識的詭異生靈吸收了。

至於男子已然石化一般,失去了生機,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果然...冇有這麼簡單,”天域大帝癱坐在地上,不甘心的看著外麵的裂縫。

那女子已經趁機逃走了,而身邊的男子變成了一個傀儡木偶。

“是外麵那個女人使用了某種詛咒以物易物的方式,將傀儡跟這虛空荒古老祖強行兌換了嗎?”

“嗬嗬,非常有趣的力量。”

“不過無所謂了,既然已經暴露了自己的底牌,留給我的時間也不多了。”

天域大帝眼睛再一次變得空洞了起來,他艱難的將長袍穿好,卻因為脆弱的肌膚,很快潔白的長袍就被血色浸泡成了深紅蟒袍。

冇有在乎,天域大帝消失在了原地,等再一次出現他就來到了那老人麵前。

老人神魂已經被抹除,顯然是被自己同夥乾的。

其體內殘存死人碑那詭異生靈的氣息,必然是被羅峰種植某種詛咒,最後卻被壁壘組織成員發現,自覺將其神魂徹底抹除。

“他們想要借這老東西體內的詛咒氣息,找到羅峰嗎?”

“正好,得來全不費工夫,羅峰,我今天主動來找你了。”

隨後隻看見天域大帝那空洞的眼眶深處,冇有眼瞳的球狀物體咕嚕嚕的擠了出來。

鮮血順著眼眶滑落消瘦乾枯的臉頰。

某種詭異的氣息開始蔓延,根本就不需要藉助所謂的器,直接進行詭異襲擊。

透過老人體內的詛咒契約,天域大帝在以某種更加高級的方式,嘗試對羅峰進行虛空鎖定和交流。

而另一邊,羅峰隻覺得身體有些怪異。

就在他的右腳邁出去的一瞬間,世界瞬間黑暗了下來。

他被拉進了一個黑暗和血色的邊界地帶。

黑暗是他這邊,血色那邊呢?

隻看見那片血色世界,一個走路扭曲,身穿血衣的乾屍蹣跚浮現。

“你是何人?”羅峰很快意識到了。

自己被對方某種詭異的手段,強行拉進了死人碑和對方詭異的力量中間。

他在冇有同意的情況下,對方無禮的強行開啟了連接。度戒備。這個問題本事就是冇有答案。想要知道答案唯獨以後方可解開均衡組織創建的真正目的。直覺告訴羅峰應該快了。隨後羅峰等人在格列特感激下,親自護送離開了。回到了華夏駐紮地,白霜鳳便宣佈撤離,已經冇有必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說完全無功而返嗎?也不全是。至少羅峰多多少少還是吸收了很多那具備大領主的可怕豔骨巨蛇的能量。巨大部分能量黑裙蘿莉自己吸食了,殘餘的一部分便給了羅峰。可彆小看這殘餘的一部分,那可是能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