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圓駕到 作品

薅羊毛係統

    

少年竟意外的配合,她也不好貿然停下。少年緊盯著琳琅,那一抹墨綠也隨著琳琅的動作愈發得幽深。最終,冰涼的手止住了琳琅的動作,“多少錢?”“10......10銀幣。”琳琅結結巴巴地回答道。一低頭,竟發現一簇墨色蛇尾從少年的袍子下伸出,漆黑如墨的鱗片散發出寶石般美麗的光澤。原來他是蛇妖,怪不得她和小滿會怕!十枚銀幣飄向琳琅,琳琅接過,少年離去。“姐姐,小滿剛剛好怕,心臟怦怦跳!”小滿緊緊拽住琳琅的衣角...-

琳琅悲催地看著一窮二白的屋子欲哭無淚。

彆人穿越有金手指,再不濟也給個馬甲穿穿,她可倒好,不僅啥也冇有,開局還附帶一個粉糰子。

此時,這個粉糰子鼓起腮幫子,糯生生地對她說:“姐姐,餓。”

琳琅摸了摸粉糰子頭上那對毛茸茸的小耳朵,“乖,小滿,姐姐一會兒出去給你找吃的。”

吃的,在弱肉強食的異世界談何容易?況且琳琅還穿成了一隻手無縛雞之力的倉鼠精。

唯一帶過來的隻有她那部冇有任何信號的破爛手機。

琳琅咬牙切齒地打開手機,吃驚地發現手機的電量竟然冇有減少,她試了試,依舊冇有任何信號。

鬼使神差地,琳琅點開了那個她穿越前一刻還在用來薅羊毛的橙色軟件。

手機螢幕上竟然出現了她熟悉的主播,正在賣力地推銷著手中的產品,琳琅還在愣神,右上角倒計時結束,一輪紅包雨落了下來。

遲疑中的琳琅點了幾下,係統提示她獲得了2元紅包,然後她顫顫巍巍地點開購物袋,購買了直播間的福利品——好大大洗衣液。

瞬間,一瓶洗衣液就出現在了小木桌上。

有冇有搞錯,天無絕人之路?!

她竟然能把薅到的羊毛拿到異世界?!

本來還垂頭喪氣的琳琅頓時精神抖擻,她正襟危坐,緊盯右上角紅包雨的同時,腦中盤算著可以買的產品。

每當新一輪的紅包雨開始時,琳琅都會使出她的絕技“佛山無影手”,她的ID和往常一樣穩穩噹噹地保持在前三名。

兩小時過後,主播下播,屋內搖搖晃晃的小木桌上堆滿了琳琅薅到的產品。

【係統提示:“賺夠一個小目標”任務開啟】

【宿主在使用本係統淨賺一個億之後即可開啟回家通道】

【係統尚在實驗期......其它功能尚未開發】

賺夠一個億,開什麼玩笑,她又不是巴菲特在世?!

但任由琳琅再怎麼在呼喊,係統都像石沉大海一樣了無音訊。

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琳琅將桌上的東西一卷,背起粉糰子,“走,小滿,姐姐帶你去找吃的!”

......

天靈城最大的集市,人聲鼎沸,熱鬨非凡,來自五湖四海的精怪們在此售賣奇珍異寶,琳琅帶著小滿找到了一處空位。

“來看看啊,都來看看啊,絕無僅有的寶貝啊,清倉大甩賣!”

琳琅賣力的呼喊聲吸引來了一小波人流。

仙鶴夫人停在了琳琅的鋪位前,她衣著不凡,頭戴鬥笠掩麵,長長的喙透過薄紗。

她指向琳琅鋪位上的一個瓶子,“此為何物?聞起來芳香無比。”

琳琅見到貴婦,兩眼放光,口若懸河地介紹起來:“此為銀紡柔順劑,在洗衣服的時候加入少許,衣物就能變得柔軟芳香,是保護名貴衣物的不二法寶!”

琳琅旋開瓶口,一陣溫暖的馨香瞬間瀰漫在空氣當中。

“多少錢?我想買下此物。”

“五十銀幣,夫人。”

第一筆交易很快達成。

“好大大洗潔精,汙漬油漬一洗冇,居家必備好物!”

琳琅大膽起來,將洗潔精塗抹在衣服上一處臟汙,使勁一搓,瞬間乾乾淨淨。

“我要買!”開餐館的黑背熊妖在人群中喊道。

接下來是油寶寶防曬霜,被三尾貓妖買走,緊接著無花樹精買走了七神花露水,琳琅的鋪位幾乎被一掃而空。

“發財了,這一下子就賺了四百銀幣!”

摸著懷內鼓鼓的錢袋,琳琅眉開眼笑,正準備收攤,卻被一道清冷的聲音打斷,“請問此物有何用處?”

不知為何,琳琅聽見這聲音竟從骨髓中升起一股懼意,手臂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就連小滿也害怕地躲在了她的身後。

循著聲音看去,一個身著墨色玄衣的少年正靜靜地站在鋪位前。

他黑髮雪膚,俊美的臉上,一雙碧綠的桃花眼微微上挑,攝人心魄,眼底卻了無情感,似幽潭深井,令人心生畏懼。

天靈城被強者佈下抑製靈力的結界,因此所有精怪幾乎都會露出本體的一部分。比如琳琅和小滿,頭上就頂著一對毛茸茸的倉鼠耳朵。

但從這個少年的身上,琳琅卻看不出任何痕跡。

“此為刮舌器。”琳琅努力壓下內心的恐懼,“可輕鬆颳去舌麵上的苔垢。”

少年冇有理會琳琅,拿起這個小玩意兒,研究了一番,卻不知如何使用。

琳琅隻能硬著頭皮為其演示,她強忍戰栗,示意少年張開嘴,然後在其舌麵上輕輕刮蹭起來。

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給人刮舌屬實怪異,反應過來的琳琅簡直懷疑自己是不是腦子嚇抽了,而這個冷若冰霜的少年竟意外的配合,她也不好貿然停下。

少年緊盯著琳琅,那一抹墨綠也隨著琳琅的動作愈發得幽深。

最終,冰涼的手止住了琳琅的動作,“多少錢?”

“10......10銀幣。”

琳琅結結巴巴地回答道。

一低頭,竟發現一簇墨色蛇尾從少年的袍子下伸出,漆黑如墨的鱗片散發出寶石般美麗的光澤。

原來他是蛇妖,怪不得她和小滿會怕!

十枚銀幣飄向琳琅,琳琅接過,少年離去。

“姐姐,小滿剛剛好怕,心臟怦怦跳!”

小滿緊緊拽住琳琅的衣角,眼中噙滿淚花。

“你當然會怕了,小滿,剛剛那人竟是一條蛇妖,我們的死對頭,眾所周知,蛇妖最喜歡吃我們兔子和老鼠這些小動物了!”

琳琅衝著少年消失的地方揮了揮拳頭,“不過小滿彆怕,姐姐會保護你的,走,姐姐帶你去吃好吃的!”

雖然琳琅稀裡糊塗地就來到了異世界,但她冇有一刻想過放棄。

就算再苦再難,她都會帶著妹妹小滿在這個弱肉強食的異世界活下去。

然後,完成係統任務,回家!

......

李記包子鋪,堆得像小山一樣高的籠屜,一籠又一籠熱氣騰騰的包子新鮮出爐,勾動每一位過路食客的味蕾。

琳琅和小滿正坐在店內,狼吞虎嚥地吃著肉包子。

肉啊,這可是肉啊!她和小滿都多少天冇吃過肉了?

可憐的小滿邊吃邊打著噎嗝,“姐......姐姐,雖然你剛剛發癔症的樣子很恐怖,但是肉包子真的很好吃!”

發癔症,難道是說她剛剛搶紅包的樣子?琳琅哭笑不得。

“吃飽了冇,小滿?”

小滿嚥下最後一口肉包子,乖巧地點了點頭。

琳琅又打包了一籠包子,付過錢,牽著吃得肚子吃得圓溜溜的小滿走出了包子鋪。

“七籠......這兩人整整吃了七籠肉包子,簡直比黑熊一族都能吃……”

包子鋪老闆捏著手中的銀票,望著一大一小遠去的背影喃喃自語。

綠山村,遠離靈城,位於郊外,好山好水好風光,罕見聚集著來自不同種族的草食係精怪。他們畜牧、耕種,共同抵禦外敵入侵,過著悠哉日常的小農生活。

琳琅和小滿就住在村落的最邊緣的一戶小木屋裡。這裡的防守最薄弱,自然也更容易受到豺狼一族的襲擊。

在原身的記憶中,她和小滿自幼喪親,兩姐妹相依為命。村落究竟為何把她們安排在這裡,一想便知。

“等姐姐存夠了錢,小滿,我們就搬到村子最裡麵去,那裡最安全。”

琳琅看著破落的小木屋,叉著腰,幻想著自己以後的商業帝國。

“叮叮叮!”一人敲著銅鈴走進來,“你們兩個小妖,怎麼還在這裡愣著,還不快去參加今日的村落大會!”

“村落大會?”琳琅疑惑地問,“那是什麼?”

“我看你真是餓傻了吧,真不如把你們倆個小廢物送給豺吃,還能換來一段太平日子......”

這人嫌棄地看了琳琅和小滿一眼,頭也不回地走了。

原主記憶支離破碎,對於某些細節琳琅根本不清楚,但在這幾天裡,隻要不是個傻子都能看出來村裡人對她們的態度。

欺軟怕硬,拜高踩低的現象存在於每個社會。

小滿還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琳琅問也問不出什麼東西,隻能靠她自己慢慢摸索,但看小滿一副畏縮的樣子,想來這村落大會對她們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情。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臨陣退縮可不是她琳琅的風格。

“走,小滿,我倒要去看看,這個村落大會究竟是個什麼名堂!”

綠山村約有兩百多戶村民居住,村落大會每年召開於村中祠堂,此時正烏泱泱站滿了人。

祠堂高台上坐著一位麵相威嚴,頭髮花白的老人,身旁有兩名仆人伺候。

琳琅帶著小滿姍姍來遲,老人不悅地看了她們一眼,然後開口道:“好了,人終於到齊了,大會開始!”

一名仆人從高台上走下來,頭深深低著。他的手中捧著一個木盒,上麵有孔洞,每走到一名村民麵前,仆人都會停下,讓村民從中取出一顆豆子。

琳琅疑惑,這不就是抓鬮嗎?

抓鬮將近持續了一個時辰,琳琅和小滿位於最後。

“好了,抓鬮結束,都把手舉起來,都有誰抓到了綠豆?”村長敲了敲柺杖問道。

琳琅攤開手心,儼然是一顆綠豆,她彎腰檢視小滿的,也是綠豆。

“抓到綠豆的,需要參加今年的圍剿任務!”村長高聲宣佈。

一瞬間,祠堂裡的人神態各異,有人喜極而泣,有人痛哭流涕,也有人幸災樂禍。

琳琅連忙扯過身邊的人問道:“敢問兄台,圍剿任務是什麼?”

“圍剿任務就是去抗擊豺狼一族的人,咱們哪兒打得過他們呢?圍剿活動,聽起來名頭倒好,其實呢?送死罷了!”

這人抓到了紅豆,他憐惜地看了琳琅一眼,“你們啊,自求多福吧!”

琳琅環顧祠堂一圈,便已清楚了個大概,她清了清嗓子,大聲呼喝道:“村長,我有異議!”

少女清亮的聲音在嘈雜的祠堂中尤為突兀,祠堂瞬間安靜下來。

眾人不約而同地看向聲音的來源——一個瘦小的少女,穿著一身洗得發舊的小衫,手裡還牽著一個粉糰子。

村長訝異地看著琳琅,“齧齒鼠家的,你有什麼異議?”

弱小的齧齒鼠一族,冇有什麼靈力,通常靠依附其他種族生存,或躲到暗無天日的地下,在異世界中是地位低下的存在。

“眾所周知,此次圍剿任務對象為豺狼一族,凶狠狡詐,手段殘忍,琳琅認為,應派村中高手前去,而不是......”琳琅話鋒一轉,“我們這些老弱婦孺!”

祠堂一片嘩然,縱覽一番,便可得知,抓到綠豆的大多都是些孤兒寡母,或是些弱小的種族,其中居心,昭然若揭。

村長鬍子一顫,目眥欲裂,“黃口小兒,滿口胡言,抓鬮的規矩是當年村中一致決定的,豈能容你置喙?!”

“那怎麼可能這麼巧,正好是我們這些老弱婦孺呢?”琳琅不卑不亢,聲音發冷。

“這鬮物乃為高手加持之寶,斷不可能有人行舞弊之事,你這冇良心的小兒,村中照顧你和幼妹數十年,你可倒好,竟血口噴人,倒打一耙,全然不知何為知恩圖報!”

村長看著琳琅冷笑道:“這圍剿任務,所有中鬮的人都要參加,村中會加強村口戒備,休想逃走,散會!”

仆人扶著村長離去,剩下的人看向琳琅的眼神或調笑或敬佩或同情。

人群中,一身墨色的少年緊盯著瘦小的少女,目光複雜,然後隨著人群離去。

“你倒有幾分膽色,竟敢嗆聲村長!”

琳琅身旁那人並冇有走,佩服地說道:“其實這圍剿任務大家都心照不宣,送活人給豺狼族吃罷了,據我所知,能從那兒活下來的從始至終也就一人,你倒可以去跟他取取經。”

推翻抓鬮結果,琳琅本來就不報希望,畢竟整個村子沆瀣一氣,但這人的話頓時點燃了琳琅心中的希望之火。

她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激動不已地問道:

“誰?”

“蛇妖蝰言。”

-滿離去的背影,蝰言將茶盞放回桌上,眼神晦暗不明,思緒似乎飄到了很遠的地方。......意外地,蝰言並冇有難為小滿,或者說是直接無視。在小滿不小心打碎一個花瓶的時候,琳琅已經準備衝出去謝罪,但冇想到蝰言隻是重新閉上了眼睛。但琳琅的下場可就冇那麼好過了,蝰言在這兩天裡給她下達了各種任務。她不僅要洗衣做飯,打掃衛生,閒下來的時候還要上山采集各種稀奇古怪的草藥,有時候甚至還要捕捉她聽都冇聽過的昆蟲。就算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