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耳煙花 作品

第 3 章

    

睛,錘了錘腦袋,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還有這服務器,跟剛從黃金礦土中挖出來似得。齊麥抱著手機一屁股坐在了石頭上,周圍的草叢正好隱去了他的身體,腳邊的草微微拂了下他的腳踝,弄的他癢癢的。手機傳來一聲悅耳的鈴鐺聲。匹配成功,你的隊友@離婚帶倆娃(找對象)正在召喚你儘快進入遊戲。@麥菠蘿不賣菜:姐,我來了!對方正在檢視你的主頁……對方取消檢視。對方再次檢視主頁……@麥菠蘿不賣菜:?@離婚帶倆娃(找對象):...-

【夕陽紅老年社交相親群】

“巴黎在逃公主”邀請“麥可可”加入了群聊。

(該群聊涉及資金問題,請注意防範。)

相親群?

齊麥陷入了自我懷疑,過了好一會兒才點開輸入框。

[麥可可]:不好意思,我走錯片場了。

[巴黎在逃公主]:歡迎新人進群!鼓掌□□g

齊麥看了眼群聊好友,好像冇走錯?!

[麥可可]:(鏈接)接院長通知,今天下午的課暫時不上了,請同學們自由活動。

[巴黎在逃公主]:撒花□□g

[巴黎在逃公主]:普天同慶!!!

[花開富貴]:咳咳,有可能是因為咱院缺錢了,話說小麥老師的工資已經2個月都冇發了。

[小美不美]:啊?咱們要不要想想辦法啊?

[巴黎在逃公主]:富貴哥,你把你的棺材本拿出來應應急唄!

[花開富貴]:不會說話彆說話。

[巴黎在逃公主]:小氣鬼,喝涼水。

[麥可可]:。

*

18:45

沈初檢視了一眼今晚吃飯的菜單,讓助理又添了幾道菜,拿出手機準備提醒一下齊麥。

[沈初]:你出發了冇?

[麥可可]:快到了。

19:15

[沈初]:你到哪了?

[麥可可]:快到了。

19:45

包廂裡,沈初剛打開門就看到了他哥盯著他,不知道坐了多久,他不敢得罪這尊大佛。

小心翼翼地再次點開與齊麥的對話框——

[沈初]:你到底在哪?

[沈初]:大哥,一個小時了,你就算徒步也該到了吧!

[麥可可]:我也不知道我在哪條路。揮汗.jpg

[麥可可]:我好像迷路了。

[沈初]:……

[沈初]:那你旁邊有什麼?

[麥可可]:旁邊有顆樹。

對方正在位置共享,您是否加入。

齊麥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毫不猶豫地點了加入。

沈應忱臉色逐漸沉下去,逐漸有些不耐煩,直接從沈初手裡把手機奪了過來。

[沈初]:你不迷路誰迷路。

[麥可可]:……

過了好一會兒,齊麥趕在對方還未徹底爆發之前,看到路邊有個大爺在賣蘋果,低頭在手機上點了幾下。

[麥可可]:我知道怎麼走了,這次絕對能到。

[沈初]:你站著彆動,我去找你。

[麥可可]:我不給你添麻煩。

我不知道我還不會問嗎?

包廂裡,沈應忱拿了車鑰匙準備出門。

沈初不解地看著他哥:“哥,你奪我手機乾嘛?”

“不然再讓你們嘮個五毛錢的?”

沈初:“……”

大爺使勁往這邊吆喝:“哎!小夥子,看你長得挺漂亮的,看看我這蘋果唄!”

“不好吃不要錢!嚐嚐!”大爺熱情地邀請齊麥,還順手切開了一個蘋果,遞了一半給他。

齊麥咬了一小口,忍不住誇讚:“真的很甜誒!”

“小夥子,你家裡有幾個人?我給你便宜點。”

他想了一下冇從記憶裡搜尋出來爺爺奶奶們買蘋果的情節,又看了一眼攤子,都這個點了,老人家賣點東西不容易,於是聖母心爆棚。

齊麥:“大爺,你回家吧!”

大爺:“?”

齊麥大手一揮:“我全要了!”

大爺收了錢也豪橫一揮笑容滿麵說:“攤子送你了!有緣江湖再見!”

“過上了好日子,紅紅火火,趕上了好時代,喜樂年華……”

大爺走了兩步,大爺停住了腳步,掏出手機看了一眼,疑惑了一會兒,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機,然後看了看他,像是下定決心似的對齊麥說:“小夥子,好像是你的手機響了。”

齊麥掏出手機,按下接聽:“啊?我在……在蘋果攤。”

一輛車平穩地停在齊麥麵前,眼前的人從車上下來,黑色的靴子給了他一種莫名的壓迫感。

齊麥小聲說:“謝……謝謝你來接我,我買了點蘋果。”

對方沉聲,語氣中透著點不耐煩:“拿幾個趕緊走吧!”

他以為是沈初來接他,這樣就能光明正大,毫不顧忌地讓他把攤子也一起拉走,可是眼前這個是早上剛一起拍攝的CP,還對他有意見。不敢說話,可是他花錢了蘋果也不能不要。

此時腦子裡有個小人跳出來問他:麵子重要還是錢重要?

齊麥毅然決然:當然是錢!

所以——

“不是幾個,也不是幾十……整個攤子都是我的。”

齊麥第一次感到用著最慫的語氣說最豪橫的話是什麼感覺。

迴應齊麥的是長久的沉默。

齊麥OS:我就知道完蛋了!

眼前掠過幾道殘影,齊麥回頭一看愣住了,攤子上的蘋果還剩不到十個,隻見後備箱在開著,傳說中冷漠的人正在費力地往裡塞。

齊麥傻眼了,他是被奪舍了嗎?

“愣著乾嘛,把那幾個蘋果拿過來。”一道淩厲的聲音劃破長空。

齊麥瞬間驚醒,忙跑過去把蘋果抱進懷裡,衝進了車裡。

車子達到飯點的時候,齊麥還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打了下自己,好疼,不是夢。

飯桌上,齊麥為了感謝對方的幫助,然後拿起了酒杯,趁對方不注意給自己的杯子裡倒了杯雪碧,然後把另一杯倒滿了酒,推到了沈應忱的麵前。

齊麥心虛:“沈總,這杯我敬你,謝謝你專門來接我。”

“會喝嗎?”對方不經意詢問。

齊麥大言不慚:“陪一個。”

他看著他接過酒杯,一飲而儘。

自己也不好薄了麵子,心下竊喜,他微微笑著。

下一秒——

“噗——”

不對,這怎麼是酒?

那他喝的那杯是?

齊麥抬起頭看了眼沈應忱。

他也微微笑著:“挺好喝的,要是泡沫少點就更好了。”

這石頭砸的好,齊麥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不喝了,那吃點吧。

齊麥把最後一個雞翅塞進嘴裡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把一整盤雞翅都吃完了,而旁邊這個人卻一口冇動,他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

“沈總,你不餓嗎?”

本著對方也不算太壞,還幫自己運蘋果的心態,齊麥夾起了一片蓮藕,往沈應忱麵前送去。

“小麥,他不喜歡吃藕。”沈初擔心地看了一眼他,小聲對齊麥說道。

沈應忱拿起筷子接過那片藕:“叫沈哥就行,不用這麼見外。”

他瞪了一眼沈初,把那片藕送進了嘴裡:“誰說我不喜歡?”

沈初囁嚅著:“憑什麼他就能叫哥,不公平!”

他什麼時候喜歡吃藕的?

明明早上還對小麥那麼凶,怎麼現在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果然男人都是善變的。

吃過飯,齊麥正在想該怎麼向他開口幫忙把那車蘋果運到養老院,正在無措的時候,對方開口了:

“上車,地址給我。”

齊麥說了一串地址,對方輕笑了一下。

沈初看著他哥的車越來越遠,不由得疑惑:是我看錯了嗎?冰山剛剛笑了?

孔雀開屏了?

車緩緩經過一個又一個紅綠燈,齊麥坐在副駕駛上,卻動來動去。

沈應忱似乎忍不了了:“不舒服?”

“冇。”齊麥條件反射答到。

他把車停在路邊,打著雙閃,附身把他的安全帶解開,然後調了下,重新扣上。

因為距離太近,微熱的呼吸輕輕掃過齊麥的臉頰,彷彿回到了早上那個瞬間,他的喉結輕輕滾了滾,在昏暗的車廂裡耳尖紅了一小片。

“好了。”對方彆過臉,朝窗外看著。

還真是“朝花夕拾”。

齊麥:“謝謝。”

“有駕照嗎?”

齊麥愣了一下,隨後道:“冇。”

“有機會可以考一下,以後用的地方多。”

“嗯。”

他原本是打算考的,都已經準備交錢了,但是現在養老院的情況不太穩定,他就先放一放了,等忙完這陣子,他會去學

的。

過了一會兒他又補充:“要是我今晚喝酒了,你就能開回來。”

等完最後一個十字路口,沈應忱把車拐進了一條單行道,又開了一會兒,路過養老院後門。

齊麥不好意思地說:“送到這就行了,剩下的我可以自己來。”

“順路。”

“?”

他直接把車開進了養老院,這也順路?

還冇等他開口,養老院保安先開口向他打招呼:“喲,小忱回來了?”

他們認識?

齊麥不解:眼前這個神秘的男人到底是誰?

車子直接開到停車場,齊麥打開了後備箱,隻見每一個蘋果都恰到好處地放在該有的位置,感覺隨便拿一個都會讓所有蘋果掉出來。

沈應忱向他走了過來:“今天太晚了,這裡的燈看不清,明天再拿吧。”

“先回去休息。”

“好。”他正好有些困了,便一口應下。

明天再給大家分,也不急這一會兒,反正是我斥巨資買的。

他看著一後備箱的東西,抱了會兒腦袋,半天緩緩吐出一句:“你大爺還是你大爺。”

齊麥剛走了兩步:他剛剛罵我了?他到底罵冇罵我?

直到他走到宿舍還冇弄清楚這個問題。

*

剛躺到床上,齊麥就收到了訊息——

[沈初]:你們火了,嘖嘖嘖,看看這瀏覽量。

[沈初]:[荊州故夢-鏈接]

他點開,打開評論區——

@我冇心:啊啊啊啊我的心在滴血。

@要虐不要甜(自虐狂):好虐,好爽!

@bl是靈魂:把我殺了,給他們陪葬!

@長穀深風:民國愛情,十有九悲嗚嗚嗚嗚。

@我想要綠少爺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求求來個續集吧,給孩子刀傻了。

@今天八點睡:我是什麼很劍的人嗎?這就是我大半夜不睡覺的報應。

@古希臘掌管he的神:我要甜x10086

[沈初]:下週拍個續集吧,he的呼聲最高。

[麥可可]:我倒是冇問題,就是不知道那位?

[沈初]:交給我,你放心。

沈應忱衝進浴室,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不一會兒又出來了,拿起床上的手機,給沈初發了過去。

[syc]:[紅包]

[沈初]:?

[syc]:[紅包退還教程]。

[沈初]:我怕你後悔。

他趁著他哥高興,順便提了一下——

[沈初]:哥,我們再拍個續集吧?趁著現在流量大好。

[syc]:深得朕心。

[沈初]:知道你爽,但不知道你這麼爽。

沈初撤回了一條訊息。

[沈初]:沈總,我會努力工作的。努力.jpg

齊麥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躡手躡腳爬下床,擔心打擾已經睡著的室友。

室友的肩膀在抖動,似乎在哭泣?

齊麥正想要安慰,對方突然大吼一聲——

“啊啊啊啊啊我磕的CP還冇開始就be了!”

齊麥雖然一臉茫然,但還是儘力安慰:“多大點事,夢裡什麼都有。”

南瓜竭斯底裡:“你根本不懂!”

-小麥趴下去了,躺在草裡。不一會兒,蒜也躺下去了。遠處的猹正在瘋狂標記地點,冇有人理他,回頭一看,倆人並排躺在草叢裡,隱約露出四隻腳。如此歲月靜好,憤怒的猹眼裡卻容不得半點“沙子”。@瓜田裡戴八倍鏡的猹:咳咳,這裡是大草原,不是你倆大床房。@麥菠蘿不賣菜:……@彆放蔥薑蒜:……圈在一點一點縮小,小麥有點躺不住了,衝了出去,還順便踢了一腳讓他趕緊進圈,對方不明所以,冇動。正好前方有一輛車,小麥準備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