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鏡水 作品

彆有所圖

    

種藍寶石在收藏室裡綻放的顏色,清亮亮的。她不敢看他,眼神在躲閃,但馬修還是看清了她湖藍色的眼睛在夕陽的照耀下一閃而過的璨光,讓他想到了小時候看到的最後一顆流星她的皮膚是雪白的,他少年時偷偷看過的女人的畫像就是這樣的,像是牛奶,他努力想象牛奶的味道,但他好像忘掉了,又或者他並不敢去想。這簡直是瘋了。馬修試圖躲閃來自這個女人的誘惑,但他顯然落入下風了,他不受控製的去想她到底是什麼,到底是他曾看過的油畫...-

凱文發現了這個女孩單薄的身體在不安的顫動,他看向馬修老爺,那個二十八歲的年輕議員直白的釋放著攻擊性,這個埃爾維斯家的男人自從進入議會後從來都冇這樣子失態過,他很顯然的墜入了愛河。

蘭克斯特小姐在風波平息之後就從馬車上下來了,她刺耳的聲音驚醒了馬修:“呀!她這是怎麼了!?”

安德莉亞更加不安了,準確的說,她在蘭克斯特小姐下來的時候就已經想要快速離開這裡了。她很清楚這位小姐在見到她的那一瞬間迸發出來的惡意究竟是源於哪裡,她從小到大都對這些很清楚。

但那個看起來身份很高的男人製止了這位小姐

他彬彬有禮地詢問道:“小姐,你需要幫助嗎?”

“謝謝您……不……”安德莉亞本來想直接拒絕他,但她看到了科爾多瓦惡狠狠的眼神,他正擰著頭,死死地盯著她。

她改口了,雖然她並不抱有什麼希望,但她實在是冇有辦法:“我需要,先生,我需要。”

馬修簡直不明白她為什麼要拒絕自己的幫助,但還好她改口了。

他聽見她懇求他幫忙把這個豬狗不如的罪犯送到警局去,他痛快的答應了,在心底還擅自給這人加上了幾條罪名,最好是一輩子都蹲大牢去。

凱文很識趣的把他坐的馬車讓給了馬修和安德莉亞,他淡定的麵對著來自蘭克斯特小姐的怒意,與她同乘一輛馬車。

而馬修早就帶著安德莉亞去鎮上的服飾店買一件新衣服,她身上的那件實在令他看不過眼。他已經把這個女人視作自己的了。

安德莉亞很惶恐,她從來冇坐過馬車。

她很快就發現了身旁的“老爺”隻是一個年輕人,他穿著西裝,看起來隻有二十多歲,眉眼深邃,麵對安德莉亞悄悄的打量,也隻是微微掀開眼簾,露出的深棕色的瞳孔讓他顯得格外不近人情,嘴唇很薄,冇有什麼血色,但含著點刻薄的笑意,亞麻色的髮絲整整齊齊的被髮蠟固定在頭上。

他的氣質有些陰鬱,並不像是那種很熱心的人,他告訴安德莉亞,他叫馬修埃爾維斯。

“埃爾維斯先生,我們……現在是要去警局嗎?”安德莉亞問道,她的膝蓋緊緊的併攏著,一雙手搭在上麵摩挲著。

“不,先去服飾店,給你換一身衣服。”馬修愉快的回答道:“至於那個人,你不用再擔心了。”

“可我……我想先回家,可,可以嗎?”安德莉亞冇法不擔心。

馬修的眉頭突然皺了起來,他急於讓安德莉亞信任他,急促道:“不,你先不要回去,我會把這個該死的蠢豬送進監獄裡讓他蹲一輩子大牢!”

他意識到自己的語氣似乎有些激動,又緩和下來,重複道:“你不需要擔心,我是下議院的議員,有我的幫助,你很安全。”

“啊,啊,好,謝謝您。”她訥訥道。

其實她還想問,比如為什麼幫她,她之後去哪裡,為什麼要給她買衣服,議員是什麼等等,但是她不敢,埃爾維斯老爺看起來就是那種冇什麼耐心的人,如果因此惹惱了他,那後果她不敢想。

但好在他看起來就是貴族老爺,她至少不用擔心被老科爾多瓦找麻煩了。

就是不知道到底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安德莉亞心中隱隱有了想法,她並不是那種天真小女孩,覺得這世界上的所有好處都是她應得的。

最好不是她想的那樣吧,她心裡慢慢爬上了苦澀的感覺,像藤蔓在一陣陣鎖緊。

馬車搖搖晃晃的到了目的地,是鎮上最好的成衣店,安德莉亞經過這裡幾次,但她從來都冇進去過,這裡從來都是給鎮上的老爺夫人們準備的。

馬修見到了地方,直接下了馬車,但安德莉亞卻不是很想下去,她承受不起這裡的衣服,動輒都要一百英鎊,這可是老菲利普半輩子的積蓄。

但前麵架馬車的人直接把她從車上拽了下來,他也是帶路的人。

他湊到安德莉亞耳邊威脅道:“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鎮長妹妹的丈夫利亞姆巴頓!你要是得罪了埃爾維斯老爺,就彆想活了!”

安德莉亞知道他,他在鎮上很有地位,但是今天卻來給埃爾維斯先生做車伕,她打了個哆嗦,隻覺得更加恐懼了。

道爾頓夫人本來都準備關門了,但是一架華麗的馬車突然停在了她的店門前,這讓她本來昏昏欲睡的腦子一下子就清醒起來了。以她毒辣的眼光,這架馬車若是不算那兩匹好馬,就要數千英鎊,而小鎮上幾乎冇有這樣富貴的人家。

她仔仔細細又觀察了幾遍馬車上雕刻的花紋,終於可以肯定,這絕對是西邊那座新修建的大莊園的主人家,也就是這個鎮上近百年都遇不見的大人物!

道爾頓夫人見車上下來個西裝革履年輕男子,頓時一驚,但是依舊喜笑顏開的迎上去。

馬修看見個四五十歲的婦人迎上來,心中些許的嫌棄已經快要溢位來了,但他麵上始終淡淡的,示意男仆告知來意。

而他則是看向了身後的安德莉亞,這個勉強算是高挑的姑娘不知道為什麼更瑟縮了,但他此刻可以說是被滿腔憐愛填滿了,他隻想要讓她能夠安心下來。

於是他柔聲道:“來,安德莉亞,到我身邊來。”

安德莉亞被他喚到,乖乖的走到他身邊去,她其實並不想過去,但看著他嘴角噙著的笑意,拒絕的話不知道為什麼有些說不出口了。

是的,埃爾維斯先生救了她,他肯定不會害自己的。

兩人一同進到了店裡,安德莉亞很討厭道爾頓夫人若有若無的打量,她往馬修身後躲了躲,被他敏銳的察覺到了。

於是馬修命令道:“把你們這裡最好的裙子全都拿過來,然後你出去。”

真是半點道理都不講的大人物,道爾頓夫人隻好收回探究的目光,把裙子找出來就離開了自己的店麵。

成衣店裡隻剩下自己和埃爾維斯先生了,安德莉亞努力抑製住自己的情緒,她很害怕,準確的來說,她現在很害怕同彆人單獨呆在一起,這是科爾多瓦這個畜生給她帶來的後遺症。

馬修看在眼裡,他默默的後退了幾步,輕聲道:“安德莉亞,你自己挑吧。”想了想,有點怕她就挑一件來糊弄自己,於是又補充道:最少十件,衣服和鞋子。”

安德莉亞驚呆了,甚至都已經忘了害怕。十件?!她這十七年的人生裡滿打滿算才八件正經衣物,這,這究竟是要她穿多久啊,她能承擔得起嗎?!

此時此刻她還抱著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而幻想著。

“先生,我,我恐怕買不起這麼多衣服……”

什麼。

她在說什麼?

馬修對此感到疑惑。

安德莉亞能看出來埃爾維斯先生的迷惑,然後她又重複了一遍。就看見了對麵那個英俊的男人正要露出刻薄的表情,但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好吧,馬修想,這種像小羊羔一樣溫順的女孩應該會受不了他平時說話的風格,他有些生硬地說:“不需要你考慮價格,你隻需要選就好。”

好,看樣子她又要拒絕了,他提高了聲調,他可以發誓就提高了一點點:“必須選。”

她果然又抖了一下。

紅的、藍的、綠的、粉的,安德莉亞簡直要被這麼多的顏色晃暈了。她挑來挑去地到最後也隻選了四條,結果埃爾維斯先生又給她拿了八條裙子、五雙鞋和四頂帽子以及六雙手套。

所以讓她選有什麼必要嗎,貌似全都買了吧。

一共一千七百三十五英鎊十六便士!

天啊,他又拿了兩條裙子,然後湊了個兩千英鎊。

她徹底要暈了。

兩千英鎊,這得要她不吃不喝五百年才能賺到這麼多錢吧!

就這樣,埃爾維斯先生還不太滿意。他好像在嘟囔著太便宜了、太不體麵了。

但安德莉亞已經無暇顧及他的情緒了,她完全被震撼到了。

安德莉亞看見道爾頓夫人高興地接過了男仆遞來的紙鈔,她冇想到第一次見到這麼多錢居然是在這種情況下,而這筆钜款居然是為自己花的。

但她開心不起來,她不敢去拒絕這些,可她同樣無法償還這些,這意味著她要任由埃爾維斯先生拿捏了。雖然很抱歉這樣想他,但是她實在想不到是什麼樣的理由才能讓一個人無緣無故給一個認識了不到一個小時的人花這麼多錢,這太匪夷所思了。

埃爾維斯先生在叫她出去,安德莉亞應了一聲,臨出門前她經過了一麵鏡子,她匆匆的看了一眼。

一張漂亮的臉蛋,它贏得了很多男人的喜愛,也招惹了許多女人的厭惡,也給她帶來了太多的麻煩。

但這不是它的錯,也不是她的錯。

安德莉亞苦中作樂的想,至少埃爾維斯先生那麼英俊,又那麼有錢。

-出來了,安德莉亞小跑過去跟她打了個招呼,就把衣服都放在地上。她不用脫鞋,因為根本就冇穿,怕把鞋子穿壞了,所以她在村子裡不願意穿鞋。但塞斯大嬸看見了她全是劃痕的腳,很是心疼。她半是自責半是悲傷地輕斥道:“怎麼不穿鞋?”安德莉亞有點羞窘,她撥弄著她金色的長髮,長長的柔順的髮辮搭在她的胸前,隨著她的動作微微擺動。陽光真刺眼,她的目光在河水和塞斯大嬸的眼睛之間遊動,不肯落在實處,於是遲疑了片刻,她低聲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