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渡 作品

第一章

    

契約,他當時還以為是假的呢,畢竟誰會對一把武器有所求呢?想清楚後裁決鬆開了手,略微有些歉意的摸了摸狐之助的脖子,但好像把它嚇了一跳,隻好揪住狐之助的後脖頸把它提在自己的頭上裁決伸出手放在心裡口處,感受著另一股力量,他微蹙眉團扇那傢夥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在他身體裡沉睡了在裁決走神時,頭上的狐之助小聲的朝他喊道“審神者大人!審神者大人!前麵穿過那條小溪就是本丸了,我們快過去吧!”他定了定神朝狐之助說的地...-

裁決在黑暗中醒來,這是他第一次擁有意識

周圍漆黑一片隻有一點月光照映出樹木的輪廓

“啊!審神者大人!您終於醒了!”突然想起略微有些尖細刺耳的聲音讓裁決一下子掐指聲音的來源

“你...是什麼...東西?”或許是剛擁有人身裁決的說話聲音磕磕絆絆的

把掐住按在地上的狐之助感受到眼前人的殺氣大聲尖叫起來“哇啊啊!審神者大人快住手啊!咱是狐之助啦!是專門來引導您的助手!”

似乎是脖子上的手越掐越緊狐之助大聲喊“您忘了之前答應好的事情了嗎?您成為審神者我們會給予您一個改變後悔的契機!”

裁決動了動腦子,在緩慢的記憶翻動中的確有發現在記憶的最後除了那個人倒下的身影好像是有那麼一個聲音說可以讓他改變過去的契約,他當時還以為是假的呢,畢竟誰會對一把武器有所求呢?

想清楚後裁決鬆開了手,略微有些歉意的摸了摸狐之助的脖子,但好像把它嚇了一跳,隻好揪住狐之助的後脖頸把它提在自己的頭上

裁決伸出手放在心裡口處,感受著另一股力量,他微蹙眉團扇那傢夥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在他身體裡沉睡了

在裁決走神時,頭上的狐之助小聲的朝他喊道“審神者大人!審神者大人!前麵穿過那條小溪就是本丸了,我們快過去吧!”

他定了定神朝狐之助說的地方走去,他並冇有全部相信狐之助的話,但是它既然可以讓他擁有人身並且來到這個世界,那對於狐之助所說的可以改變過去自己後悔的一個契機應該還是有些可信度的

思索之間以裁決的腳程已經來到了那個所謂本丸的門口,木製的大門上有著不知名乾涸的漆黑液體,門口的兩個石像燈閃著微弱的光,整個本丸在淺淺月光下顯得格外陰森

在要推門的瞬間裁決感到了一股殺氣經管那人隱藏的極好,但裁決的前主也曾帶著他和團扇在戰國生活了幾十年,可以說那時候他和團扇幾乎每天都是泡在殺氣裡麵生活的

裁決推開門後迅速幻化出本體與來者戰在一起,灰白色的身影和血色的眼眸,淩厲的刀法與美貌的臉蛋相應自天空落下像隻灰鶴一般

裁決向前一蹬,藉著對麵用刀側格擋的勁在空中一翻落在幾步之外,他微微弓起身體攥緊本體,隻等待一個時機變能將眼前的鶴斬殺

但眼前的人隻是挽了個刀花便收刀入鞘,用著有點高昂的語氣說道“呦!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嚇到了嗎?阿路基?”

裁決腦子裡一片空白,有些不理解剛剛還殺氣騰騰的人突然搞怪一樣的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讓他摸不著頭腦,他隻能帶有疑問的發出一聲“哈?”

-我們快過去吧!”他定了定神朝狐之助說的地方走去,他並冇有全部相信狐之助的話,但是它既然可以讓他擁有人身並且來到這個世界,那對於狐之助所說的可以改變過去自己後悔的一個契機應該還是有些可信度的思索之間以裁決的腳程已經來到了那個所謂本丸的門口,木製的大門上有著不知名乾涸的漆黑液體,門口的兩個石像燈閃著微弱的光,整個本丸在淺淺月光下顯得格外陰森在要推門的瞬間裁決感到了一股殺氣經管那人隱藏的極好,但裁決的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