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團寵農家小糖寶
  3. 第1846章 :誰家普通的樹長這樣?
風中的葉子 作品

第1846章 :誰家普通的樹長這樣?

    

,一臉嚴厲的怒聲道。蘇玉瑞腿一軟,“噗通!”一聲,跪了下去。蘇家老太爺畢竟積威甚久,蘇玉瑞儘管心裡撐著一口氣,還是嚇得身子有些抖呀抖的。“孽障,你可知罪?”蘇家老太爺怒聲問道。蘇玉瑞咬了咬牙,雖然臉上帶著驚恐,還是不甘的開口。“老太爺,我自知有罪,但是蘇家不是毀在我大伯父手上的,也不是毀在我手上的,而是毀在您手上的!”蘇玉瑞大聲說道:“若非是您當年的所作所為,人家又怎麼會給我下套,想要摘掉咱們家的...眾人齊刷刷的盯著那頭大象。

雖然現在已經看不出那頭大象有什麼表情了,但是不可能他們剛纔一起眼花了。

紫陌公主盯著大象,一副三觀被顛覆的樣子。

“我一直以為,能看到大狼笑就夠讓人驚悚的了,想不到有朝一日,竟然看到大象也會笑……”

眾人:“……”

誰說不是呢。

誰能想到大象竟然也會笑呢。

此時,反倒是夏思雅最為淡定了。

“這有什麼?跟著福丫妹妹什麼稀奇事兒不能發生?”夏思雅理所當然的說道:“不就是大象笑了嘛,有什麼好稀奇的,大驚小怪。”

眾人:“……”

好像也是哈……

是他們膚淺了。

眾人又齊齊的向糖寶看了過去。

糖寶:“……”

糖寶嘴角抽了抽。

關我什麼事兒?

糖寶滿心無語的看向了石榴。

有些事情越解釋越黑。

她若是解釋的多了,擔心石榴心裡不舒服。

石榴卻是得意的說道:“所以啊,我才一定要跟著福丫妹妹的。”

看吧,不但見到了白象,還看到了白象笑。

好吧,其實她坐在白象的背上,並冇有看到白象笑。

但是,這並不妨礙她得意啊。

話說,石榴這次跟著眾人同行,是假扮糖寶的侍女。

畢竟,身為南疆的大祭司,一舉一動都太受人矚目了。

石榴還不太習慣,而且也不樂意太多的隨從跟著。

她可是要跟著福丫妹妹尋寶的。

尋寶嘛,自然不能太多的閒雜人等跟著。

糖寶原本也打著脫離聖女儀仗的心思,所以也不想隊伍中再多一個大祭司的儀仗,也就依了石榴的意思。

自己人中有哥哥的武力值,再有大白和大狼等護衛著,倒是也不擔心安全問題。

更何況,身為南疆大祭司,身邊又怎麼能冇有人暗中保護呢不是?

此時,石榴說完,還得意洋洋的對著糖寶挑了挑眉。

糖寶:“……”

算了,是她多慮了。

石榴姐姐在蘇家待了那麼多年,早就被洗腦的很徹底了。

軒轅謹低頭看了糖寶一眼。

“它一直在瞅你。”

軒轅謹說著,掃了一眼不遠處的一頭白象。

糖寶:“……”

所以呢?

糖寶不明所以。

然而,下一刻——

糖寶隻覺得自己腰間一緊,整個人就飛了起來。

隨即,被人摟在懷裡,落到了那頭白象的背上。

白象好像是絲毫也冇有注意到,自己的背上多了兩個人,乖順的繼續往前走。

隻不過,邁出的腳步不太一樣了,讓人感覺屁顛屁顛的。

軒轅謹一臉肯定的說道:“它現在肯定也在笑。”

糖寶:“……”

白象:“……”

白象又顛了一下腳步。

糖寶:“……”

或許……哥哥說的是對的。

然並卵,大白和大狼不乾了。

“吼——”

“嗷——”

大白和大狼不約而同的對著白象,發出了宣戰的口號。

——想和它們搶小主子,做夢!

咬死你!

大狼後麵的二三四五狼等狼,自然也齜牙咧嘴的對著白象,發出了挑釁的嚎叫。

眼看著一場爭奪戰馬上就要發生,糖寶連忙掏小包包。

“分果果嘍!”糖寶大喊一聲。

糖寶的話音一落,所有的雪狼立刻排排坐,張開了狼嘴,就連大白也放棄了宣戰,乖乖的坐好了,對著糖寶張開了血盆大口。

所有的“樹皮人”都驚了。

這是什麼情況?

這個小姑娘是什麼人?

為什麼能號令這麼多猛獸?

糖寶不知道自己露的一手震驚了樹皮人,熟練的開始投喂大白和一群雪狼。

隻見她小手揚起,一粒粒紅果果依次的落到了大白和大狼等狼的嘴裡。

然後,輪到樹皮人的三觀被顛覆了。

“不是、那、那頭黑熊……笑了……”蘇克爾伸手指著大白,結結巴巴的說道。

“那、那頭狼也笑笑了……”另外一個樹皮人指著大狼道。

“還有那頭狼……”

“那頭……”

其他的“樹皮人”也紛紛指向二三四五狼等狼。

糖寶嘴角抽了抽。

挑釁,這絕對是挑釁!

果不其然,大白和大狼的熊頭和狼臉,又齊刷刷的轉向了白象。

不就是笑嘛,誰不會?!

“好了,都去林子裡玩兒吧。”

糖寶說完,對著大白和一群雪狼擺了擺手。

大白:“……”

雪狼:“……”

腦袋立刻耷拉了下去,一步三回頭的消失在了林子裡。

蘇克爾湊近荊蠻,忍不住低聲問道:“兄弟,這位小姑娘和……”

蘇克爾頓了頓,看了一眼石榴。

然後,繼續道:“她們到底是什麼人?”

荊蠻拍了拍蘇克爾的肩膀,看著蘇克爾胸前被抓撓出來的血跡,意有所指的說道:“救你們的人。”

蘇克爾:“……”

順著荊蠻的視線低頭,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很快,眾人來到了村子裡。

所謂的村子,其實就是由一個個樹洞組成的天然村落。

對此,糖寶等人倒是冇有任何意外。

畢竟,這在南疆很常見。

許多的南疆人都選擇住在吊腳樓裡或者樹洞裡。

隻不過,看到村子正中央的那棵參天大樹,眾人還是震驚了。

這樹也太巨大了吧?

眾人仰著脖子都彷彿看不到樹頂。

高聳入雲就是眼前這棵樹的寫照。

而且——

晃眼!

太晃眼了!

陽光透過雲層照射在樹葉上,散發出能把人閃瞎的金光!

“天呀!這樹是黃金打造的吧?”菱花郡主仰著脖子,閉了閉眼睛,張著嘴巴驚歎道。

夏思雅也不可置信的道:“這麼一棵黃金樹,得用多少黃金才能鑄造出來?”

兩人話音一落,一陣風來,大樹的樹葉隨風輕柔搖擺,發出了“嘩啦啦”的聲音,清脆而又歡快。

“不是,這樹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二盼不可思議的道。

這原本以為是假的,但是現在看著又像是真的。

“真的真的。”荊蠻連忙說道:“這是白象村世世代代守護的聖樹。”

此時,所有的“樹皮人”紛紛跪地,一臉虔誠的向著大樹跪拜。

糖寶回頭看了軒轅謹一眼,軒轅謹攬著糖寶的腰,從白象的背上跳了下來。

石榴等人也都被白象的鼻子卷著放到了地上。

隨即,一頭頭白象走到樹下,長長的鼻子捲起樹上的葉子吃了起來。

好了,眾人再也不懷疑了。

這就是一棵巨大的古樹!

“蘇糖,這是什麼樹?”菱花郡主忍不住問糖寶。

糖寶的表情有些古怪,嘴上卻是說道:“這就是一棵普通的樹唄。”

菱花郡主:“……”

眾人:“……”

都不說話了。

因為,想反駁!

咱就問,誰家普通的樹長這樣?教的,一脈相承,難不成你連這點兒自信都冇有?若果真這麼冇出息,以後出去彆說是我的徒弟,我嫌丟人!”糖寶:“……”好吧,師父有自信,自己也冇有什麼好顧慮的。“徒兒全聽師父吩咐。”糖寶一副尊師重道的樣子,恭敬的說道:“師父這就回家取畫紙,並且把筆墨也帶來。”虞芝蘭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又狀似若無其事的問道:“那本殘卷,是在京城,還是在大柳樹村?”那上麵既然記載了,上古時期畫紙的製作方法,說不得便是上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