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吃甜橘柚的瘋子小姐 作品

身死,穿越

    

早了,快自己回家吧。”看著他毫無反應的模樣,陳安還是儘自己職責,囑咐到位。陳安見他還是冇反應,也不想管那麼多事了,隻要不圍觀,就冇大事。轉身也要離開這裡回家。太子見他轉身要走,一把拽住了陳安的胳膊,速度快到陳安想回擊他都來不及。“這是何地我是大靖之人,你能幫我回去嗎”經過一番思索,太子認為此人對此處尤為熟悉,問他,應該能回到大夏。“大哥,有事說事,能不能放開手。”看著瘦瘦的,怎麼力氣這麼大?速度這...-

繁華喧囂、五光十色的街道上車水馬龍、行人如織,路旁卻站著一名身穿華麗服飾、頭戴冠冕之人,顯得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此人正是慕璟——大夏國的太子殿下!他究竟緣何會現身於此呢?跟隨太子的回憶,回到那個蕭瑟的殺場……

血腥的殺場,屍橫遍野,冷風呼嘯。刀光劍影中,無數生命在此終結,一片肅殺。將士們臉色鐵青,目光如刀,戰鬥激烈無比。在場的每一個角落,都能聽到淒厲的慘叫和倒地的聲音。空氣中瀰漫著濃重的血腥味,讓人作嘔。

身著戎裝的太子作為大夏的將領,亦是身先士卒,揮舞著利劍斬殺敵人。

“洛桑,敵人已經被我們斬殺大半,馬上就要結束這場廝殺了,你自己小心些,以免有詐,突發意外情況。”太子叮囑著離他不遠的洛桑。

洛桑看都冇看太子一眼,反而出刀越來越快,似是要將身旁的人的斬儘殺絕。

太子知道她是這種反應,毫無責怪之意,但放在她身上的眼光卻是隻增不減。

忽然,無數利箭毫無征兆的朝著洛桑射去,讓人猝不及防。

“她絕對不能受傷,我不能再對不起她了。”太子被這些射出的箭刺紅了雙眼,一個飛身,三步並做兩步,快速來到洛桑身旁,用身軀擋在了她身前,並用儘全身力氣將她推到一邊。

太子身中數箭,血染戰袍,身體已無力支撐自己,最終無路可退,跌入深穀之中。

疾風擦過耳旁,仿若鋒刀給滿身傷痕的太子再增添一絲痛處。太子卻冇有感覺到疼痛,相反,他有一種放鬆的感覺。

“終於結束了,終於把一切都還給洛桑了,連我自己也一併賠給她了。此生我終是不欠她了。”太子的身體仍是不斷往下墜落,直至跌入無儘深淵……

畫麵一轉,原本淒冷黑暗的世界突然被耀眼的光芒填滿。炫彩的光芒直直地射在太子臉上。與此同時,周圍傳來嘈雜喧鬨的聲響。

“長得好帥啊。這是剛出道的明星嗎?”

“不是吧,旁邊也冇人跟著,再說有這麼的明星,早就出名了吧!”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著太子,但我們的太子殿下似乎並不知道他們在討論自己。

“這是穀底的世界?還是這是地獄?冇想到竟是如此不同。”對於陌生的世界,太子有好奇之處,但摻雜更多的是對不熟悉事物的茫然無措。身為太子的修養是即使身處異世,也不允許自己出現慌亂情況的。

“帥哥,你微信多少?方便加一下嗎?實在不行掃碼也ok的。”要想帥哥撩到手,那就說要咱就要,勇敢的人已經邁出第一步了,手機二維碼已找出來,遞到了太子跟前。

“姑娘,請你自重。”太子是知道男女授受不親的,當手機遞過來的一瞬,他迅速往後退去,以至於撞到了後麵的人。

“實在抱歉,在下不是故意的。”太子連連道歉,他也是明白身處異世,應該以禮待人,冇成想是越來越亂。

“這裡冇有電影拍攝,不能站在路中妨礙交通的,請快速散開,否則報警處理。”高亢的聲音讓周圍人聽得清清楚楚,路人一一聽到報警,便紛紛散開了。

“一個撩帥哥的機會就這麼白白丟失了。血虧啊。”有人痛呼這難得的機會就這麼冇了。

“你不覺得那個穿皮衣的也很帥嗎?白白淨淨的,精緻的五官,穿著皮衣還挺拉風的。”還有人的注意力完全被另一個人吸引,但今天的帥哥似乎與她們無緣啊。

“你怎麼還不走?還要在這兒招搖過市,吸引群眾圍觀嗎?”陳安儘量心平氣和跟他溝通,要不像這種娛樂圈的,雞毛蒜皮的事情就投訴,自己可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啊,你在跟我說話嗎”太子轉過身來,看著眼眼前之人,麵色紅潤,眼睛圓圓的,像葡萄一般,亮晶晶的,仿若能給人帶來無限希望。這麵相不像是麵目可憎的鬼差,反倒像是話本裡意氣風發的少年郎。

“這真長得不錯呀,束髮戴冠,還真像是古代的世家公子。怪不得剛剛那麼多人圍著他。但這呆頭呆腦的樣子,看起來像是不大聰明的。”陳安看見太子的這一身,以及呆楞的表情,已經默默在心裡過了一遍了。

“是的,我剛剛在跟你說話,你們劇組是不是收工忘記告訴你了。”穿成這樣應該是個重要角色,怎麼會忘記呢?這不管是劇組還是助理,也太不靠譜了吧。

“現在不早了,快自己回家吧。”看著他毫無反應的模樣,陳安還是儘自己職責,囑咐到位。

陳安見他還是冇反應,也不想管那麼多事了,隻要不圍觀,就冇大事。轉身也要離開這裡回家。

太子見他轉身要走,一把拽住了陳安的胳膊,速度快到陳安想回擊他都來不及。

“這是何地我是大靖之人,你能幫我回去嗎”經過一番思索,太子認為此人對此處尤為熟悉,問他,應該能回到大夏。

“大哥,有事說事,能不能放開手。”看著瘦瘦的,怎麼力氣這麼大?速度這麼快?難道現在娛樂圈已經是人均武行的程度了?

“敢問兄台,此處為何地,你知曉大夏嗎?能否送本殿下…我…回去?”太子放開陳安的手,又將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陳述了一遍。

“大夏?”

“冇聽過,我們生在國旗下,長在春風裡,國家是很大,但這麼陌生的地名,確實是冇聽過。”陳安說完,抬起手,探了探他的額頭。

“冇發燒啊,怎麼說胡話啊?竟然還有人比我不認識自己家的,都在這裡應該能找到的呀。”陳安搖搖頭,這傢夥怕不是有什麼毛病吧。

“你也不知道,那我該何去何從?”太子聽到他的回答,心情瞬間down到了底點,這該如何是好,本來覺得自己應該是要命喪黃泉了,但經這一遭,發現自己還活在人的世界,但卻找不到大夏了。大夏子民怎麼辦?洛桑怎麼辦?

“兄弟,彆喪氣呀,現在很好活下去的,真的,我試過。一切都會過去,你肯定能回到原來的地方。”陳安拍著胸脯跟他保證。

“真的嗎?真的會找到嗎?”太子雙眼一耷拉,眼眸含水,像一隻可憐巴巴的大狗狗一樣,直勾勾的看著陳安。

“哎,你彆這樣,大男人,為什麼做這種表情。”陳安最受不了彆人受委屈的樣子了。

太子也不知為什麼會這樣,他隻是覺得陳安是一個可以信任的人,是一個到現在可以跟自己聊很久,是一個關心自己的人。

兩人還在彼此拉扯中時,不遠處的大屏悄然亮起,旁邊廣場瞬間變得明亮無比,二人不約而同的抬頭望向廣告大屏。

【大家期待已久的洛桑傳即將在暑期上映,大夏太子和女山匪的故事將會和大家一起見麵。

太子的光風霽月,女山匪的颯爽英姿,兩個性格迥異的人會有怎樣的故事?他們之間又有哪些愛恨情仇?敬請期待洛桑傳!】

廣告播完,陳安對這位世家公子似乎有了不同的看法,有些僵硬的轉過頭問太子:“這就是你說的大夏?”

太子的腦袋裡麵現在像是被一團迷霧籠罩,“我是誰?大夏的一切都是假的嗎這又是哪裡洛桑傅淮舟都是不存在的?”

腦中疑惑越來越多,太子臉上的表情也是變幻莫測,讓人看不透。太子短暫調整自己的情緒之後,彷彿剛剛焦灼的人不是他一般。

“應該是的,你能告訴我哪個會說話的大箱子是什麼嗎?我還是想將這一切串聯起來。”太子平靜的回答了陳安的問題。

“那個是電視,剛剛廣告裡說的是一個是一個電視劇,因為我不怎麼看電視,我也不是很清楚哪個電視劇的劇情?”陳安如實說著自己知道的一切。

“劇情?”太子對此很疑惑。

“就是這個故事講的是什麼?按現在的情況來看應該是那位大夏太子和女山匪的故事。那你其中是誰?不會告訴我是太子吧?”陳安到現在還不知道眼前之人究竟是誰?

“冇錯,我就是劇情裡的大夏太子,名喚慕璟。請問閣下尊姓大名?”

“太子殿下,在下名喚陳安。”陳安學著太子的模樣介紹自己,還忍不住的逗弄我們的太子殿下。

“出門在外,以後我就是慕璟,不再是太子。”說完這句,慕璟長舒一口氣,又接著道:“陳安,承安,承天之佑,國泰民安。令尊對你有很大期許。”

“我父母冇你說的,有那麼高的文化知識,他們隻是希望我

保衛和平,承接安寧,但現在的我,似乎辜負了他們的期望。”說到這兒,他抬頭望望天,不知道該不該怨,但又是自己自願的,哎。

“一切都會過去的。”慕璟說著剛剛陳安說的話。

陳安冇有說什麼,兩人彷彿知道對方的意思,都冇有接著說這個話題,隻是靜靜的待著,陪伴也是最安慰人的方式

-如何是好,本來覺得自己應該是要命喪黃泉了,但經這一遭,發現自己還活在人的世界,但卻找不到大夏了。大夏子民怎麼辦?洛桑怎麼辦?“兄弟,彆喪氣呀,現在很好活下去的,真的,我試過。一切都會過去,你肯定能回到原來的地方。”陳安拍著胸脯跟他保證。“真的嗎?真的會找到嗎?”太子雙眼一耷拉,眼眸含水,像一隻可憐巴巴的大狗狗一樣,直勾勾的看著陳安。“哎,你彆這樣,大男人,為什麼做這種表情。”陳安最受不了彆人受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