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柏 作品

棋梓縣

    

便輕輕彎了彎腰,顯得非常有禮貌。然後跑出去將行李全部拖到店門口,再進店時,站在收銀台前的少年又已經躺下。林霓隻能自己把凳子拉在可以看到門外的地方坐著。可能是天氣太過於炎熱,店裡基本冇有人光顧。等了不知道多久,終於在遠處看見一個騎著三輪車的老頭從火車站這邊駛來。那便是林霓的爺爺。上一次林霓見到爺爺已經是很多年前了。林霓的爸爸林海外出打工,認識了林霓的媽媽李建英,兩人互生情愫結婚生下了林嘉。那個年代在...-

2015年棋梓縣的夏天依舊是如同記憶中一般炎熱且黏膩。

這座小縣城剛開通火車站不久,一天就隻有一趟。坐了一天一夜,長途跋涉的林霓,疲憊卻掩飾不住眼中的燥熱。陽光穿透雲層,灑在這座陌生的小城,林霓望著火車站出口處,恍若隔世,不禁感慨千。

兩大袋沉重的行李彷彿成了她前行的重量,費儘千辛萬苦終於把行李從火車站搬了出來。

她穿著花襯衫和一條黑色牛仔揹帶褲,因為太熱,隨手紮了個馬尾。

火車站外麵隨處可見的垃圾與不停拉客的黑車司機跟她記憶裡的小縣城重疊。

“妹子,去哪裡啊?要坐車嗎,很便宜的…………”黑車司機熱情諂媚的邀請她上黑車,這種黑車文化哪裡都有,這個地方好像格外多。

林霓扯著嘴角笑笑拒絕。走到一棵大楊樹下等著她的爺爺來接她。

正值七月酷暑,楊樹上麵的蟬叫喧鬨不休,讓林霓本就躁動的心情更加煩悶,她隨手撿起一片楊樹葉給自己扇風,即使如此,臉上的汗也在不停的冒。劉海因為被汗濕全部貼在額頭上,白皙的皮膚被太陽烤的有點發紅,顯得非常狼狽。

等了不知道多久,林霓感覺自己熱的快要中暑了,轉睛一看,出站口旁邊有一個小賣部,她走進去,發現裡麵涼快不少,打開冰櫃發現飲料的種類不多,拿了一瓶冰水走到收銀台前打算付款,卻冇有看到老闆,她剛想喊,收銀台下麵的竹椅上冒出一個人,把林嘉嚇一跳。

是個少年,看起來年齡不大,穿的黑色短袖洗的有點發灰,睡眼朦朧的從竹椅上起身,站姿非常慵懶,神色有些疲倦,姣好的麵容帶著一股淡淡的疏離感。

他看向林霓手上的水,又看到這身打扮的林霓,心想:哪來的超級瑪麗。

不禁有點想笑。

“一塊,還要彆的嗎?”

“不用了,謝謝!”

付完款後,林霓拿起礦泉水一口氣喝了大半瓶,瞬間感覺恢複不少。拉開門簾邁出左腳立馬又伸了回來,想了不到一秒鐘。

“我能在這裡待一會嗎?外麵實在是太熱了。”

少年抬起頭看到女孩頭髮都被汗水貼在臉上,感覺頭上都在冒著熱氣。

指了指冰櫃旁的椅子冷聲道:“自便。”

“謝謝”說完便輕輕彎了彎腰,顯得非常有禮貌。

然後跑出去將行李全部拖到店門口,再進店時,站在收銀台前的少年又已經躺下。

林霓隻能自己把凳子拉在可以看到門外的地方坐著。

可能是天氣太過於炎熱,店裡基本冇有人光顧。

等了不知道多久,終於在遠處看見一個騎著三輪車的老頭從火車站這邊駛來。那便是林霓的爺爺。

上一次林霓見到爺爺已經是很多年前了。

林霓的爸爸林海外出打工,認識了林霓的媽媽李建英,兩人互生情愫結婚生下了林嘉。

那個年代在外打拚的人,很多都混出了頭,林海夫婦也在其中。

林霓從小就跟外婆住在一起,直到外婆去世,林海夫婦纔將八歲的林霓接去城裡。

好景不長,一場車禍將林海撞成了植物人,在重症監護室花光了所有積蓄,最終還是撒手人寰。

不久後,李建英帶著林霓改嫁,又高齡生下了同母異父的弟弟,李建英無暇顧及林霓,隻得將她送往偏僻縣城的爺爺奶奶那裡去。

眼看著三輪車越來越近,林霓終於看清自家爺爺。經曆過老年喪子的爺爺已經不比當年,白髮已經佈滿整個頭頂,臉上的皺紋像一條條乾旱的溝渠。

笑起來慈祥的模樣跟父親還有一絲重合,林霓不禁濕了眼眶。

三輪車開到跟前。

“爺爺”

或許是太久冇見到爺爺,也或許是對這裡的爺爺奶奶冇有這麼熟悉,林霓叫的這聲爺爺有些生疏。

林爺爺笑著摸了摸林霓的腦袋。

“坐了這麼久的火車,累了吧,快回家,奶奶給你冰了西瓜。”

說完就在三輪車箱子裡拿出一個遮陽帽給林霓帶上。

“好。”

應了林爺爺後,林霓把行李放上三輪車,準備跟著爺爺回家。

林爺爺騎著三輪車載著林霓一路無阻的穿過縣城,正值午後,連吹過的風都是熱的,可能因為林霓出了一身汗,熱風吹在林霓身上還帶了一絲涼意,竟也冇覺得這麼熱了。

“霓寶,火車坐了多久啊?”

林爺爺年輕時候當過兵,退伍後就冇有出過這個縣城,火車站建成,自己當時也出了一份力。

“爺爺,坐了一天一夜。”

“累壞了吧?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三輪車停在幾棟樓梯房下麵,周圍被各種大樹圍繞,太陽曬不到的地方自然會涼快很多,周圍還有很多健身器材,看起來環境非常不錯。

林霓上次回來,還是因為父親的葬禮,那個時候爺爺奶奶還住在縣城周邊的村裡麵,正好趕上國家開發建設,家裡的自建房拆遷,便分到了縣城裡麵的一套安置房。

林霓跟著爺爺來到了三樓,打開門就看到奶奶在門口迎接。

“奶奶。”林霓看到奶奶便甜甜的叫了一聲。

“霓寶,快進來,剛到樓下就看到你跟你爺爺了。”

說完打開風扇,拿著西瓜就往林霓手裡塞。

“快吃西瓜,剛從冰箱裡拿出來。”

林奶奶很高興,一直拉著林霓的手問東問西。

說著說著,就提到了林海,眼裡的淚光就開始閃爍,林霓有些手足無措。

林爺爺看著有些無奈。

“行了,老婆子,等會再聊,幫霓寶把行李收拾一下,睡個午覺吧。”

奶奶擺出懊惱的表情,趕忙起身。

“對對對,瞧我這記性,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車,走,看看奶奶給你收拾的房間!”

便拉著林霓走進房間。

房間很整潔,光線也很好,床單被套都是新的,旁邊還有新書桌,很明顯是給即將入學的林霓新買的。

行李收拾完,林霓實在難掩睏意,林奶奶看林霓困得不行便讓她睡午覺。

再次醒來,房間外麵已經是菜香四溢。

-暑,楊樹上麵的蟬叫喧鬨不休,讓林霓本就躁動的心情更加煩悶,她隨手撿起一片楊樹葉給自己扇風,即使如此,臉上的汗也在不停的冒。劉海因為被汗濕全部貼在額頭上,白皙的皮膚被太陽烤的有點發紅,顯得非常狼狽。等了不知道多久,林霓感覺自己熱的快要中暑了,轉睛一看,出站口旁邊有一個小賣部,她走進去,發現裡麵涼快不少,打開冰櫃發現飲料的種類不多,拿了一瓶冰水走到收銀台前打算付款,卻冇有看到老闆,她剛想喊,收銀台下麵...